[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祖母的祖母绿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1.老祖母的算术题

  老祖母最近迷上了看电视恼朱味,尤其是《鉴宝》节目恼朱味,看完了首播还要看重播恼朱味,饭也忘了煮恼朱味,猪也忘记喂恼朱味,搞得儿孙们都有意见究渐座。这天傍晚恼朱味,老祖母又凑到电视机跟前恼朱味,因为听力不好恼朱味,她的耳朵都快贴到电视上了究渐座。

  “妈恼朱味,你这是咋啦?要往哪里钻啦?棺材板在那头呢!”儿子老贵回来看见冷锅冷灶的恼朱味,一肚子火没处冒恼朱味,上前一把薅了电源线究渐座。老祖母悻悻地走到一边恼朱味,闷声不响去了灶房究渐座。

  半夜的时候恼朱味,老祖母悄悄叫醒身边的重孙女小惠恼朱味,说要考考她的算术恼朱味,如果小惠答对了恼朱味,明天就给她做油炸糕吃究渐座。小惠受不了油炸糕的诱惑恼朱味,揉揉眼睛恼朱味,爬了起来恼朱味,让祖母出题究渐座。

  “咱们家那电视机一千五恼朱味,你算算恼朱味,一百万可以买多少台电视机?”老祖母出了题目究渐座。这样的算术当然难不倒小惠究渐座。她很快就有了答案恼朱味,六百六十六台半究渐座。

  “那一半是哪里来的?”老祖母问究渐座。“四舍五入恼朱味,半台究渐座。”小惠说究渐座。

  老祖母又问小惠晓不晓得镇上二癞子开的小车多少钱究渐座。“大概两万块吧究渐座。”小惠想了想恼朱味,“也可能值五万究渐座。”

  老祖母要小惠再算算恼朱味,一百万可以买多少辆那样的小车究渐座。这好算恼朱味,“两万一辆的话恼朱味,一百万就是五十辆恼朱味,五万一辆的话恼朱味,就是二十辆究渐座。”

  “小惠恼朱味,你晓得水泥多少钱一口袋吗?”老祖母问究渐座。小惠摇摇头恼朱味,说不知道究渐座。

  “你明天去给我打听打听恼朱味,看一百万可以买多少袋水泥……”

  2.老贵的算盘

  就在老祖母叫小惠做算术题的时候恼朱味,老贵的老婆大馒头也把老贵叫了起来究渐座。老贵迷迷糊糊恼朱味,问大馒头啥事究渐座。

  “啥事恼朱味,你就没觉得屋里头这些天怪怪的啊?”大馒头见老贵又要钻进被窝恼朱味,拧了他一把究渐座。这一把将老贵拧得直咧嘴恼朱味,“咋啦?啥怪事啊?”

  “你娘究渐座。怪事在你娘身上究渐座。”大馒头说恼朱味,这些天老祖母天天往电视机跟前凑恼朱味,这老太太瞧的电视可不一般恼朱味,是《鉴宝》究渐座。这是个叫人瞧着眼热的节目恼朱味,好多人拿个破玩意儿往专家跟前一摆恼朱味,人家就说值三十万五十万的究渐座。

  “我道什么奇怪事呢恼朱味,不就瞧瞧节目嘛究渐座。睡吧恼朱味,有啥大惊小怪的究渐座。”老贵又打了个哈欠恼朱味,这些天地里活儿重恼朱味,太累了恼朱味,懒得跟婆娘鸡肠鸭肚瞎扯究渐座。

  “你说她一个八九十岁的老太太恼朱味,天天瞧《鉴宝》节目恼朱味,还魂不守舍的恼朱味,就不为点儿啥?”大馒头自言自语似的说道究渐座。这话叫老贵一个激灵恼朱味,一筋斗翻起来恼朱味,顿时想起一些事来究渐座。

  老贵记得自己刚记事的时候恼朱味,就听人家说他娘是城里的富家千金究渐座。娘真的是富家千金吗?咋就没见过她回娘家呢?有一回他问娘恼朱味,娘却是泪流满面恼朱味,他就打住了探寻的念头究渐座。

  “你说你娘以前是千金小姐?”大馒头倒吸了口凉气恼朱味,“难道……难道她藏了什么宝贝?要不然恼朱味,她咋对《鉴宝》那么感兴趣呢?”

  老贵两口子再也睡不着了究渐座。到天明的时候恼朱味,两人作出了决定恼朱味,先不忙声张这事恼朱味,因为老祖母除了老贵恼朱味,还有另外

  两个儿子恼朱味,老富和老祥究渐座。老贵只有一个儿子恼朱味,儿子呢恼朱味,只养了个女儿小惠究渐座。而老富和老祥恼朱味,两人都有四个儿子恼朱味,四个儿子各自又生了两个孩子恼朱味,是多大一家子人啊究渐座。老富老祥可不是算不来账的憨子恼朱味,他们的那些儿子也个个精得像猴究渐座。

  怎么办呢?老贵和大馒头思忖着恼朱味,还是先跟老祖母套套话恼朱味,要是能把老祖母说热乎了恼朱味,把那宝贝私自交给他恼朱味,才是件大美事呢究渐座。

  3.老祖母的宝物

  老贵起床干的第一件事恼朱味,就是去镇上买了甲鱼鸽子恼朱味,还买了几盒桃酥究渐座。

  “咋啦?有贵客要来?”老祖母问究渐座。“不是恼朱味,娘恼朱味,是给你买的究渐座。”大馒头把一块桃酥塞到老祖母嘴里恼朱味,“给你补身子的!”

  听说老贵上街给老祖母买了甲鱼鸽子恼朱味,老富和老祥也觉得稀奇究渐座。三兄弟中恼朱味,就数大哥老贵最抠门了恼朱味,平常在外头拉泡屎都要用树叶子兜回来扔自家粪坑里究渐座。平常别说是甲鱼鸽子恼朱味,老祖母就是多拈两筷子肥肉片子恼朱味,老贵那个老婆也要作脸色给她看究渐座。但是现在恼朱味,老贵两口子咋就舍得给老祖母买甲鱼鸽子吃呢?

  中午的时候恼朱味,小惠给了老富和老祥两兄弟答案究渐座。放学回家一进院子恼朱味,小惠在心里叫声糟糕恼朱味,忘记老祖母的吩咐了究渐座。正好见二爷三爷在一旁恼朱味,就走过去叫了他们恼朱味,问水泥多少钱一袋究渐座。

  “水泥不论袋恼朱味,论斤究渐座。哦恼朱味,不对恼朱味,论吨究渐座。”老富说恼朱味,“去年三百多块钱一吨恼朱味,今年涨了恼朱味,得四百多了究渐座。”

  “这孩子真上心恼朱味,是老师布置的作业啊?”老祥问究渐座。“不是恼朱味,是老祖母叫我问的究渐座。”小惠回答说究渐座。

  “老祖母咋关心起水泥啦?”老富问究渐座。

  小惠就把昨天晚上老祖母要她做算术题的事情跟两个爷爷说了恼朱味,还说恼朱味,她已经算出了一百万可以买多少台电视机费锐耕、多少辆小汽车……“一百万?”老富轻轻念了声恼朱味,看着老祥究渐座。“一百万?”老祥也轻轻念了声恼朱味,看着老富究渐座。这两兄弟不约而同地想起了小时候听到的那个传闻究渐座。就是老贵昨天晚上跟大馒头说起过的恼朱味,老祖母曾经是富家千金……而此刻恼朱味,老贵和大馒头正在伺候老祖母吃东西究渐座。老贵给老祖母夹了块肥嘟嘟的甲鱼肉恼朱味,大馒头赶紧撕下鸽子大腿放在老祖母碗里究渐座。

  老祖母很不习惯恼朱味,她轻轻推开面前的碗恼朱味,看看老贵恼朱味,又看看大馒头:“你们有什么事儿恼朱味,还是跟我直说吧究渐座。”

  老贵赶紧支开小惠恼朱味,讪笑说:“娘恼朱味,你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准备给我们啊究渐座。”

  “东西?什么东西?”老祖母故作糊涂究渐座。“娘啊恼朱味,不管什么东西你都该给我们啊恼朱味,我们是你的长子长媳呢究渐座。”大馒头凑在老祖母耳朵边恼朱味,瞪了一眼门外恼朱味,“你别想着老富和老祥恼朱味,他们只会假惺惺恼朱味,对你一点儿都不好究渐座。过年在他们家吃饭的时候恼朱味,别瞧他们给你夹菜恼朱味,夹的可都是骨头恼朱味,骨头你嚼得动吗?”

  “你就别说了!”老祖母拍拍桌子恼朱味,打断大馒头的嘀咕恼朱味,看着他们说恼朱味,“不瞒你们恼朱味,我确实有样东西——”

Tags: 祖母 祖母绿

本文网址:/gushihui/15474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