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草原悲歌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1.离奇的买家

  扎伊尔是个孤儿恼朱味,自从父母死于战乱之中后恼朱味,他就开始在草原上四处流浪恼朱味,后来恼朱味,他遇到了牧民桑和恼朱味,成了桑和的义子究渐座。从那以后恼朱味,他就和义父在草原上放牧那几十头骆驼究渐座。闲暇时恼朱味,桑和便传授扎伊尔武功恼朱味,让扎伊尔惊讶的是恼朱味,义父的武功十分高强恼朱味,俨然是个高手究渐座。他和义父学了八年恼朱味,武功精进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义父将驼队交给他放牧恼朱味,自己去找新结交的朋友乌托喝酒究渐座。桑和刚走不久恼朱味,就见一个行商打扮的人从远处骑着快马跑了过来究渐座。

  那人来到驼队前恼朱味,飞身下马恼朱味,转头进入正在吃草的驼队中四处查看起来究渐座。扎伊尔气坏了恼朱味,心说这人怎么这样呢究渐座。他厉声质问他是干什么的究渐座。那人三十多岁恼朱味,见扎伊尔问恼朱味,冲他一笑恼朱味,说自己是个生意人恼朱味,打算经营一个驼帮贩运货物恼朱味,因此想物色几头骆驼究渐座。

  扎伊尔说恼朱味,这些骆驼不卖究渐座。中年人一笑恼朱味,说他只买一头就行恼朱味,可以出大价钱究渐座。说着从驼群中牵出一头骆驼来究渐座。扎伊尔一看恼朱味,不禁吃了一惊恼朱味,那中年人牵出来的竟是一头老骆驼究渐座。这人买骆驼不买青壮口的恼朱味,为什么单单买一头老骆驼呢?

  扎伊尔起了疑心恼朱味,于是板着脸说不卖究渐座。那人再三强调说恼朱味,他可以出一百两银子究渐座。一百两银子可以买十头青壮口的骆驼恼朱味,这下恼朱味,扎伊尔心中的疑团更大了恼朱味,就更不卖了究渐座。谁知恼朱味,那中年人竟然一路涨价恼朱味,涨到了五百两银子上究渐座。

  不管出于什么动机恼朱味,出到这个价位恼朱味,扎伊尔还是动心了究渐座。他正想答应恼朱味,正在这时恼朱味,他的义父骑着骆驼回来了究渐座。

  扎伊尔惊讶地问义父怎么去而复返恼朱味,桑和说他的朋友乌托没在家恼朱味,自己扑了个空究渐座。看到中年人牵着那头老骆驼恼朱味,桑和脸色一变究渐座。只见桑和跳下驼背恼朱味,从中年人手中一把夺过缰绳究渐座。中年人一愣之余倒退了好几步究渐座。继而恼朱味,中年人尴尬地讪笑着恼朱味,说愿意出五百两纹银买这头骆驼究渐座。

  桑和一声冷笑:“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恼朱味,你就是出一万两恼朱味,我也不卖!”那中年人见强买不成恼朱味,只得悻悻地走了究渐座。

  中年人走后恼朱味,扎伊尔奇怪地问义父为什么不卖究渐座。桑和张了张嘴恼朱味,却欲言又止究渐座。沉默了片刻恼朱味,桑和语气坚定地说:“孩子恼朱味,这头骆驼比我们的身家性命还重要恼朱味,就是有人出再高的价钱恼朱味,也不能卖!”

  扎伊尔正想再问恼朱味,这时桑和却不再解释恼朱味,转身进了毡房究渐座。当晚恼朱味,扎伊尔发现恼朱味,那头老骆驼居然被桑和牵进了毡房里面恼朱味,显然恼朱味,义父是怕有人趁夜深人静偷走这头老骆驼究渐座。从那以后恼朱味,接连几晚上恼朱味,老骆驼都被桑和牵进毡房究渐座。

  2.杀机

  这天恼朱味,扎伊尔注意到恼朱味,几个陌生人在附近鬼鬼祟祟地转来转去究渐座。当晚恼朱味,扎伊尔没敢睡觉恼朱味,他悄悄地出了毡房恼朱味,在一块草丛茂密处隐藏了起来究渐座。他有种预感恼朱味,这些人重金买骆驼不成恼朱味,定会趁黑夜之际偷走它究渐座。

  半夜时分恼朱味,扎伊尔果然看见四五个人鬼鬼祟祟地朝着他们的毡房摸过来究渐座。扎伊尔趴在草丛之中恼朱味,紧张地注视着那几个人的一举一动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就听其中一人压低了声音命令道:“李金龙恼朱味,这两个人武艺高强恼朱味,不是等闲之辈恼朱味,你先过去放迷烟恼朱味,等把他们迷倒之后恼朱味,我们立即进入毡房恼朱味,解决他们恼朱味,牵走那头骆驼!”

  扎伊尔闻听恼朱味,不由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恼朱味,幸亏自己事先有所察觉恼朱味,不然的话恼朱味,今晚他们父子俩就稀里糊涂做了刀下之鬼!他咬紧牙关恼朱味,大气也不敢出恼朱味,他知道恼朱味,现在暴露等于送死恼朱味,他决定等这几个人开始行动时恼朱味,再从背后偷袭恼朱味,这样才有胜算究渐座。

  工夫不大恼朱味,那个叫李金龙的人放完迷烟恼朱味,紧接着恼朱味,那个小头目样的人发出了进攻命令究渐座。等那几个人转身正想进入毡房之际恼朱味,扎伊尔猛地站起身来恼朱味,挥刀向那四五个人背后砍去究渐座。

  由于没有防备恼朱味,瞬间被他砍翻了四个究渐座。那个头目样的人听到背后有动静恼朱味,忙跳到一旁恼朱味,见手下被杀死恼朱味,那人大惊失色恼朱味,招架了几招后恼朱味,见扎伊尔早有準备恼朱味,再加上攻势凌厉恼朱味,他转身就跑究渐座。

  见这人就是那个当初买骆驼的人恼朱味,扎伊尔奋起直追究渐座。追着追着恼朱味,他猛然想到恼朱味,万一有人趁此机会暗算义父呢?想到这里恼朱味,他激灵灵打了一个冷战恼朱味,忙飞身跑入毡房究渐座。

  进了毡房恼朱味,果然看见四五个人正在毡房里恼朱味,其中一人正举刀对义父下手!义父由于吸入迷烟恼朱味,正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究渐座。情况万分紧急恼朱味,扎伊尔来不及多想恼朱味,手中的钢刀甩手而出恼朱味,正中那人咽喉恼朱味,那人惨叫一声恼朱味,死于非命!

  紧接着恼朱味,扎伊尔又将其他四人踹倒在地究渐座。他拿起钢刀恼朱味,质问他们为什么深夜偷袭恼朱味,还要抢走那匹老骆驼究渐座。可任凭他怎么问恼朱味,那几个人就是咬紧牙关恼朱味,一个字不说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那匹趴着的老骆驼猛地站起来恼朱味,把扎伊尔吓了一跳恼朱味,那几个人趁他受惊回头之际恼朱味,迅速起身拔刀恼朱味,其中一人还想以昏迷的桑和作人质究渐座。扎伊尔一刀砍断那名想袭击他义父的人的双腿恼朱味,其他几个见状恼朱味,转身跑出毡房究渐座。

  扎伊尔没敢追恼朱味,他拿着刀恼朱味,一步步走向那个断腿的黑衣人究渐座。扎伊尔说恼朱味,只要他说出真相恼朱味,就可以饶他不死究渐座。

  断腿的黑衣人见扎伊尔步步逼近恼朱味,迅速伸手入怀究渐座。扎伊尔以为他要用暗器袭击自己恼朱味,赶紧低头究渐座。再抬头时恼朱味,发现黑衣人口鼻中已经流出黑血恼朱味,显然恼朱味,黑衣人已经服毒自尽了究渐座。

  3.惊变

  扎伊尔用冷水弄醒义父恼朱味,桑和醒来恼朱味,见到眼前的死尸恼朱味,不禁大吃一惊究渐座。扎伊尔又把义父拉到毡房外恼朱味,让他看另外的死尸究渐座。桑和惊讶得嘴巴都合不拢了恼朱味,他倒吸了一口冷气后自言自语道:“看来危险已经来临了!”

  义父话里有话恼朱味,扎伊尔忙问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恼朱味,这些人是什么人恼朱味,为什么要出高价买走这头老骆驼恼朱味,买不走又偷袭恼朱味,为此不惜置他们父子于死地?桑和长叹了一声:“孩子恼朱味,你什么也别问了恼朱味,现在恼朱味,你赶紧给我去送一封信恼朱味,事不宜迟恼朱味,你将信送往四十里之外的凤鸣山上究渐座。”

  义父告诉他恼朱味,凤鸣山山势险峻恼朱味,山路隐蔽恼朱味,山脚下有棵大树恼朱味,义父让他爬上树恼朱味,将信放在树上的一只竹篮里究渐座。竹篮子里有响箭恼朱味,将响箭射向山顶方向恼朱味,就会有人将竹篮拉上山顶究渐座。送完信恼朱味,义父让他远走高飞恼朱味,永远不要再回来究渐座。

  桑和最后说:“孩子恼朱味,不告诉你原委恼朱味,是因为此事事关重大恼朱味,不想让你搀和进来!”说完恼朱味,桑和拿出一块老羊皮恼朱味,开始写信究渐座。写完后递给扎伊尔恼朱味,扎伊尔看了一眼恼朱味,见老羊皮上都是他看不懂的图形和文字究渐座。他将信放在怀中恼朱味,朝义父点点头恼朱味,然后牵了头骆驼恼朱味,连夜赶往凤鸣山究渐座。

  一路上恼朱味,扎伊尔思绪翻滚:义父为什么说那些神秘莫测的话?这凤鸣山上秘密居住的到底是些什么人?他们和义父又是什么关系?义父说让他远走高飞时变颜变色恼朱味,看来此事非同小可!虽然想不明白恼朱味,但他决定送完信后立即回到义父身边究渐座。义父对他恩重如山恼朱味,就是死恼朱味,他也要和义父死在一块!

  天明之前恼朱味,扎伊尔终于赶到了凤鸣山脚下究渐座。举目一看恼朱味,见凤鸣山山势巍峨恼朱味,山前果然有棵大树究渐座。他跳下骆驼爬上大树恼朱味,将怀中的信放在树杈上的竹篮中恼朱味,然后拿起树枝上挂着的响箭恼朱味,朝山顶射去究渐座。响箭带着哨音飞向山顶恼朱味,很快恼朱味,就见竹篮的绳子一紧恼朱味,再看恼朱味,竹篮已经升空恼朱味,被人拽了上去究渐座。

  见状恼朱味,扎伊尔长出了一口气恼朱味,他下了树恼朱味,爬上骆驼打算往回赶究渐座。刚走出一里多路恼朱味,就听身后凤鸣山上火光冲天恼朱味,喊杀声大作究渐座。扎伊尔大惊失色恼朱味,虽然不知道山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恼朱味,但绝不是什么好事恼朱味,很可能山上的人中了埋伏究渐座。

  一丝不祥的预感猛地升上心头究渐座。如果猜得不错的话恼朱味,这些昨晚伏击他们父子的人显然已经破解了义父他们所有的秘密恼朱味,看样子恼朱味,他们是先阻断义父的援兵恼朱味,再回头算计义父费锐耕、抢夺那头负载着重大秘密的老骆驼究渐座。

  想到这里恼朱味,他不敢怠慢恼朱味,忙赶着骆驼往回跑究渐座。他知道恼朱味,隐藏在暗中的敌人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究渐座。他们消灭了山上的力量之后恼朱味,一定会立刻对义父动手恼朱味,义父现在随时随地都会有生命危险!

  桑和见扎伊尔回来恼朱味,气愤地责怪道:“我不是已经说了嘛恼朱味,送完信后让你立即远走高飞恼朱味,你又回来干什么?快走恼朱味,这里已经不是你该待的地方了!”

  扎伊尔说了送信的经过究渐座。桑和听完恼朱味,面如死灰恼朱味,他黯然道:“从昨晚我就知道了恼朱味,这些人行事凶狠恼朱味,必定是草原上的马贼!”呆愣半晌后恼朱味,桑和还是催促扎伊尔快走恼朱味,说再晚就来不及了!

  扎伊尔一听是马贼恼朱味,也吓了一跳究渐座。因为他早已听说草原上的这批马贼恼朱味,明抢暗夺恼朱味,个个凶狠狡诈恼朱味,歹毒残忍恼朱味,嗜杀成性究渐座。他眼含热泪恼朱味,跪在义父面前:“义父恼朱味,您待我恩重如山恼朱味,如同再生父母恼朱味,现在危急时刻恼朱味,我怎能独自逃生呢?那样的话我还是个人吗?要走咱们一起走恼朱味,要死也死在一块!”

  见扎伊尔意志坚决恼朱味,桑和叹了口气后拉起扎伊尔:“孩子恼朱味,事已至此恼朱味,我也没有隐瞒你的必要了究渐座。他们之所以要弄走这头老骆驼恼朱味,是因为这是一匹祭坟驼!”

  原来恼朱味,为防止死后墓葬被盗恼朱味,蒙古贵族死后都不起坟地恼朱味,只是在埋葬之后恼朱味,用马蹄将墓地踏平恼朱味,然后在墓地上恼朱味,当着母驼的面恼朱味,杀死它的小驼恼朱味,将小驼的鲜血洒在墓地上恼朱味,最后再派士兵守护究渐座。直到来年夏天恼朱味,草木生长茂盛之后恼朱味,士兵们才会撤走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原来的墓地处已经重新成了草原恼朱味,平常人根本找不到墓地的所在究渐座。如果要祭祀恼朱味,只需松开那头丧子的骆驼恼朱味,由于骆驼有着极强的辨识路途的能力恼朱味,走到最后恼朱味,母驼的悲鸣之地恼朱味,就是葬者的墓地所在了究渐座。

  这些撤走的士兵恼朱味,就成了这座墓地的专属护墓驼兵恼朱味,一般不超过百八十个人恼朱味,他们负责保卫费锐耕、守护这头骆驼!这头骆驼老了之后恼朱味,再如法炮制究渐座。桑和是护墓驼兵恼朱味,由于行事稳重恼朱味,武功高强恼朱味,被指派负责放牧那头负载着墓葬信息的骆驼究渐座。大元灭亡后恼朱味,为了不被人发现恼朱味,这批护墓驼兵都躲在了附近的凤鸣山上究渐座。

  “现在恼朱味,这些马贼肯定已经知晓了墓地的全部秘密恼朱味,他们试图找到墓葬恼朱味,挖出里面的宝藏恼朱味,可这些马贼是怎么知道的呢?”桑和气愤而狐疑地道究渐座。听义父说完恼朱味,扎伊尔着急地问桑和道:“义父恼朱味,现在事情万分紧急恼朱味,你打算怎么办?”

  桑和说恼朱味,既然驼兵已经指望不上恼朱味,他打算赶着驼群向草原西部迁移恼朱味,五里地之外恼朱味,有片火藥地带恼朱味,是为最后的危急时刻准备的恼朱味,他打算去那里伏击这些马贼究渐座。

  4.大战

  听义父说完恼朱味,扎伊尔说最好先把那头老骆驼藏在安全的地方恼朱味,父子俩找来工具恼朱味,在毡房很远的地方挖了一个大坑恼朱味,将那头老驼牵到坑内恼朱味,捆住四蹄恼朱味,然后在坑上搭上木板恼朱味,盖上青草伪装起来究渐座。接着恼朱味,桑和点燃毡房恼朱味,赶着驼群恼朱味,和扎伊尔一起恼朱味,向目的地奔去究渐座。

  刚到目的地恼朱味,就见几百名马贼杀气腾腾飞骑而来恼朱味,来到离他们不远处恼朱味,马贼们停了下来究渐座。

  目的地四周布满火药恼朱味,这也是历代元朝贵族玉石俱焚费锐耕、最后的防范措施之一恼朱味,只要在包围圈里面点燃炸药引芯恼朱味,就能瞬间引爆究渐座。当然恼朱味,驼群实在赶不到这里恼朱味,驼兵为防止负载着墓葬信息的母驼落入敌手恼朱味,也可以选择杀死母驼恼朱味,当然恼朱味,这是驼兵在实在没办法后迫不得已的选择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只见马贼中跑出一个人来究渐座。见到这人恼朱味,桑和一愣恼朱味,因为这人竟然是他的朋友乌托究渐座。乌托满脸含笑:“老朋友恼朱味,识相的赶紧交出骆驼究渐座。”桑和气得直咬牙:“你认识我恼朱味,敢情早有阴谋!”乌托哈哈大笑着说:“不错恼朱味,我早就怀疑你是护墓驼兵究渐座。谢谢你那晚喝醉了恼朱味,对我说了实话究渐座。”桑和听说是自己泄露了信息恼朱味,痛苦得顿足捶胸究渐座。乌托说现在后悔没用恼朱味,要他赶紧交出骆驼究渐座。

  马贼首领发出命令恼朱味,几百名马贼慢慢逼近恼朱味,扇形包围圈慢慢合拢究渐座。之所以没有马上冲上来抢夺恼朱味,是因为马贼首领通过乌托恼朱味,已经知道了驼兵的权限恼朱味,真把他们逼得太急了恼朱味,生怕他们父子俩一急之下恼朱味,杀死母驼恼朱味,要是那样恼朱味,他们这么长时间耗费的心血就付诸东流了究渐座。

  桑和找到引芯所在恼朱味,掏出火折子点燃恼朱味,引芯由于采取了防潮措施恼朱味,还十分干燥究渐座。很快恼朱味,随着一声巨响恼朱味,进入前圈内的马贼被炸得人仰马翻恼朱味,哭爹喊娘恼朱味,那些没死的马贼见有埋伏恼朱味,一哄而退究渐座。

  见状恼朱味,桑和又点燃了第二道引芯究渐座。第二道引芯的爆炸地点正好就在马贼们现在退后的方位究渐座。那些马贼刚以为退到了安全地带恼朱味,谁知爆炸声又起恼朱味,瞬间又死伤无数究渐座。

  沉寂半天后恼朱味,马贼分散开来恼朱味,继续进攻恼朱味,他们商定的计划是先在外围开始射箭恼朱味,用箭射死两人恼朱味,再抢母驼究渐座。毕竟恼朱味,在他们看来恼朱味,这两个人活着恼朱味,对那头骆驼是个极大的威胁究渐座。要不然恼朱味,万一逼急了他们恼朱味,骆驼死了恼朱味,那就白忙活了究渐座。箭如飞蝗恼朱味,扎伊尔和桑和仰躺在草地上恼朱味,拨打飞箭究渐座。

  不久恼朱味,桑和腿部中箭恼朱味,鲜血如注究渐座。扎伊尔赶紧一咕噜爬起来恼朱味,打算背着义父逃走究渐座。桑和摇摇头说:“孩子恼朱味,你快走恼朱味,不要管我恼朱味,赶紧带着那头老骆驼离开这里……”

  这时恼朱味,马贼们开始拨着野草上前追杀两人恼朱味,声息可闻究渐座。桑和用手一推扎伊尔:“快走恼朱味,晚了谁也活不了!记住恼朱味,千万不要让老骆驼落到马贼们的手中!实在不行的话……”桑和没有说下去恼朱味,扎伊尔却已经明白了究渐座。

  扎伊尔还是坚持要带桑和一起走恼朱味,桑和气愤地一把抓起地上的单刀恼朱味,搭在脖子上威胁道:“你要是还不走恼朱味,我立即死在你眼前!”

  见义父以***恼朱味,扎伊尔含泪点点头恼朱味,他痛苦地问桑和:“我走了你怎么办?”桑和悲壮地一笑后告诉他恼朱味,他们现在待的地方是最后的火药区域恼朱味,等马贼的人马全部上来后恼朱味,他就点燃引芯恼朱味,和他们同归于尽究渐座。

  说到这里恼朱味,桑和命令他快走!扎伊尔无奈恼朱味,只得依依不舍地爬着恼朱味,迅速离开了这里究渐座。爬出半里地后恼朱味,扎伊尔猛地听到几声巨大的爆炸声传来究渐座。扎伊尔顿时泪如泉涌恼朱味,他站起身来恼朱味,一口气飞也似的跑向隐藏老骆驼的地点究渐座。来到坑前恼朱味,他去掉伪装恼朱味,跳进坑内恼朱味,挥刀砍断捆绑老驼的绳索恼朱味,然后拥土入坑恼朱味,让老驼爬上坑来究渐座。

  接着恼朱味,他牵着老骆驼恼朱味,向着草原深处走去究渐座。刚走出不远恼朱味,就听身后传来一声冷笑究渐座。扎伊尔悚然回头恼朱味,见冷笑的正是当初买老骆驼的那个人恼朱味,在这人背后恼朱味,还有四名马贼究渐座。

  这人自报家门恼朱味,说自己是马贼的二头目恼朱味,叫杨进笑究渐座。杨进笑让扎伊尔将骆驼留下恼朱味,他可以饶扎伊尔不死究渐座。扎伊尔怒从心头起恼朱味,他愤然道:“你们这些马贼恼朱味,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恼朱味,丧尽天良恼朱味,杀害无辜恼朱味,罪该万死!”

  说完恼朱味,他挥刀冲向那几名马贼究渐座。他砍死四名马贼恼朱味,正要回头找杨进笑算账恼朱味,一抬头恼朱味,见杨进笑牵着那头老骆驼恼朱味,已经走出二十多步远恼朱味,扎伊尔气坏了恼朱味,“你给我站住!”扎伊尔奋起直追恼朱味,追出十几步远的距离之后恼朱味,他猛地甩出了手中的钢刀恼朱味,钢刀像是离弦之箭似的朝着杨进笑的后心而去究渐座。

  只听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传来恼朱味,杨进笑被钢刀贯穿恼朱味,一头栽下马背恼朱味,死于非命恼朱味,手中还紧紧抓着骆驼和马的缰绳究渐座。扎伊尔从他手中捡起骆驼的缰绳恼朱味,迎着如血的太阳恼朱味,向着草原深处缓缓走去……

Tags: 草原 悲歌

本文网址:/gushihui/15474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