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双犬记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一费锐耕、临终赠犬

  红松寨的贺昔德老倌中年丧妻恼朱味,辛苦忙碌了一辈子恼朱味,累得腰驼背曲头发白恼朱味,可晚年终归还是落了个好结局究渐座。两个儿子都培养成了大学生恼朱味,先后成家立业恼朱味,并成了一方佼佼者恼朱味,替祖宗争了光究渐座。

  老大贺贵仁大学毕业后恼朱味,回乡发展山区教育事业恼朱味,在一所乡村中学任教多年恼朱味,现在已是该校的校长究渐座。

  老二贺贵福大学毕业后考取了公务员恼朱味,分配在市城建局工作恼朱味,由于善于钻营恼朱味,没几年成了全局的一把手恼朱味,还真是青云直上恼朱味,飞黄腾达究渐座。

  两个儿子对父亲都挺有孝心恼朱味,虽然因种种缘故未能将父亲接到身边尽孝究渐座。可逢年过节两兄弟都要携带妻儿回家与老父团聚恼朱味,当然更少不了逐月供应各类物资和生活用品究渐座。兄弟俩本来想在村里请一位大嫂做保姆恼朱味,长期关照老人的起居饮食恼朱味,却被昔德老倌严词拒绝了究渐座。他说自己身板硬朗恼朱味,还能弄弄茶饭恼朱味,要什么保姆?再说身边还喂养了一条小牛犊似的狼犬恼朱味,颇通人性恼朱味,与老人亲密无间恼朱味,正好搭伴恼朱味,以解寂寞究渐座。这么一说恼朱味,兄弟俩只好罢了恼朱味,只是平时托本家人常常走动关照一下究渐座。

  然而恼朱味,“子欲养而父不在”究渐座。正当老人开始安享清福之际恼朱味,一场大病将老人猝然击倒在病榻上恼朱味,眼见得气息奄奄恼朱味,本家人急忙打电话将他的两个儿子召回究渐座。兄弟俩望着辛苦忙碌一生的老父即将告别人世恼朱味,不由悲从中来恼朱味,心如刀绞恼朱味,跪在病榻前失声痛哭恼朱味,

  昔德老倌喘息着恼朱味,艰难地从嗓子深处咳出一口浓痰究渐座。断断续续地吐出了一席话语:“孩子恼朱味,爹苦了一辈子恼朱味,没啥留给你们……倒是喂养的这头狼犬……挺讲义气……上个月又添了两只幼崽……乡里人说猪亲狗义恼朱味,爹死后你们兄弟俩……各抱一头回去喂养恼朱味,也算留个……纪念究渐座。这犬至少能……看家……守门……”

  老人说这话的功夫恼朱味,兄弟俩才发现小牛犊似的黑犬带着两只幼崽一直守在病榻旁边恼朱味,不住地眨巴双眼恼朱味,似乎也很伤感究渐座。兄弟俩心头一颤恼朱味,暗自惊叹恼朱味,这**通人性哩!

  老人交待完自己的遗嘱后恼朱味,头一歪恼朱味,便咽了气究渐座。

  “爹……”兄弟俩大放悲声恼朱味,痛苦万分……

  热热闹闹地办完父亲的丧事后恼朱味,兄弟俩各自打点行装恼朱味,准备踏上归程究渐座。临分手时恼朱味,猛然记起父亲的遗嘱恼朱味,这才四处寻找那两头幼犬究渐座。好不容易在屋后的那片竹林中寻着恼朱味,却不见了那头母犬究渐座。这两头幼犬也许饿坏了恼朱味,正嗷嗷地叫唤着恼朱味,样子可怜极了究渐座。

  老大贺贵仁见状恼朱味,顿生伤感之情恼朱味,兀自叹了一声:“这是父亲留给我们的纪念恼朱味,必须善待啊!”便弯腰抱起其中一只幼犬恼朱味,装在一个纸箱中恼朱味,安放在自己的摩托车上究渐座。

  老二贺贵福也哈腰抱起另一头幼犬恼朱味,放进小轿车恼朱味,冲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嘻嘻一笑:“我们也带一头回城里去吧究渐座。说不定能培养成宠物哩!”

  贺昔德老倌生前哪里想得到恼朱味,自己留下的两头狼犬幼崽恼朱味,后来竟影响了两个儿子的命运……

  二费锐耕、贪婪恶犬

  父亲亡故后恼朱味,贺贵仁和贺贵福兄弟极少回老家恼朱味,也就难得见上一面了究渐座。贺贵仁在校执教恼朱味,又是一校之长恼朱味,里里外外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恼朱味,故而以校为家恼朱味,极少出山究渐座。而贺贵福身居官位恼朱味,混迹官场恼朱味,同样有忙不完的事情究渐座。兄弟俩一个在大山深处恼朱味,一个在繁华都市恼朱味,一晃就是两年多没见面了恼朱味,偶尔记起才打个电话问声好恼朱味,聊几句无关痛痒的话恼朱味,算是保持着兄弟的情分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贺贵仁突然想起了进城探亲的念头究渐座。不为别的恼朱味,试着想去市里向弟弟求援究渐座。原来恼朱味,他所在的丁庄中学校舍建成已久恼朱味,现在都成了危房究渐座。他向县教育局和乡政府打了几个报告恼朱味,上面也派人下来检查过恼朱味,同意重建恼朱味,就是资金到位困难究渐座。在这种窘境下恼朱味,有位教师提醒他:“你弟弟不是市城建局的局长么?何不向他求助恼朱味,也许能开个口子恼朱味,增拨一笔款子恼朱味,不就万事大吉了?”贺贵仁是个厚道人恼朱味,从没往这方面想过究渐座。这会给同仁一点拨恼朱味,猛然醒悟过来究渐座。可不恼朱味,如今当官有权的大都会为乡梓造福恼朱味,况且还是自己的嫡亲弟弟恼朱味,难道会让自己吃“闭门羹”吗?不妨一试究渐座。

  贺贵仁说走就走恼朱味,当即向副校长交待有关事宜恼朱味,便准备去山外搭上班车进城究渐座。才出校门恼朱味,觉得后面似乎有人跟着恼朱味,扭头一看恼朱味,竟是自家喂养的那头黑犬究渐座。只两年多时间恼朱味,幼犬已长得膘肥体壮恼朱味,像头小牛犊了究渐座。贺贵仁不由一愣恼朱味,心中忽地想起了什么恼朱味,暗自默念道:“莫不是这头**也在思念它的手足之亲恼朱味,想随我一道进城去探望?”心念一动恼朱味,便发了话:“‘大黑’恼朱味,你真的想随我进城去吗?”

  “大黑”昂起头恼朱味,一动也不动地望着主人恼朱味,似乎听懂了恼朱味,呜呜地叫着究渐座。

  贺贵仁微微一笑恼朱味,摇了摇头:“不行恼朱味,我怎么能够带你上班车呢?你还是回去吧!”说罢恼朱味,转身朝前走了究渐座。走了几步恼朱味,扭头一瞧恼朱味,“大黑”还跟在后面恼朱味,他便生气了恼朱味,弯腰捡起一块石头朝后扔去恼朱味,并厉声喝斥:“听话恼朱味,回家去!”

  “大黑”果真听话恼朱味,站在那儿不敢再挪步了恼朱味,瞧着主人越走越远……

  贺贵仁进城后已是日近黄昏恼朱味,他直奔弟弟住宅恼朱味,然而扑了个空恼朱味,邻居告诉他贺局长已乔迁新居了究渐座。

  这些年恼朱味,贺贵福大大地发迹了恼朱味,住宅鸟枪换炮恼朱味,一幢别墅式的小洋楼单家独院地矗立在公园旁边的竹林中恼朱味,还真有点诗情画意恼朱味,别具一格究渐座。也许是小洋楼太引人注目了恼朱味,所以贺贵仁也无须多打听恼朱味,很快便寻上了门究渐座。正门是一扇铁门恼朱味,紧关着恼朱味,另有侧门打开着究渐座。他正要抬脚进去恼朱味,冷不防从里面窜出一个人来恼朱味,与他撞了个满怀究渐座。贺贵仁以为是个窃贼恼朱味,便伸手一把揪住他恼朱味,厉声喝道:“干什么的?”

  对方是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人恼朱味,似乎刚刚受了惊吓恼朱味,脸色苍白恼朱味,这会儿又被贺贵仁一惊恼朱味,顿觉魂飞魄散究渐座。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恼朱味,仔细瞅了贺贵仁两眼恼朱味,才抖索着问道:“你也是来找贺局长的?”

  贺贵仁点点头恼朱味,对方马上劝阻道:“我劝你别进去了!”

  贺贵仁惊异了:“里面出了什么事吗?”

  对方心有余悸地吭哧道:“里面有……有一只厉害的……狼……狼犬……”

  贺贵仁似乎明白怎么回事恼朱味,便松了手大步地朝里面走去究渐座。

  岂料恼朱味,刚刚走进大院内恼朱味,还没等他开口喊人恼朱味,便听得一阵风响恼朱味,随即被一头小牛犊似的狼犬撞翻在地上究渐座。这狼犬与他家喂养的那头几乎一模一样恼朱味,只不过这头狼犬的额头多了一撮引人注目的白毛究渐座。此刻这“白毛”正舔着血红的舌头恼朱味,恶狠狠地盯着他这陌生人恼朱味,似乎只要他一反抗恼朱味,就会一口咬断他的喉管究渐座。

  贺贵仁遭到这突然袭击恼朱味,顿时手足无措恼朱味,不知如何应付究渐座。就在这紧要关头究渐座。只听得身后一阵风响恼朱味,从门外箭也似的“射”进一头狼犬恼朱味,将“白毛”撞翻在地恼朱味,然后嘶咬起来究渐座。贺贵仁这才趁机脱身从恼朱味,地上爬起来细瞧恼朱味,竟是自家的“大黑”究渐座。原来这**远远地跟着主人进了城恼朱味,关键时刻搭救了主人究渐座。贺贵仁不由心头一热究渐座。暗自道声惭愧恼朱味,急忙喝住已占优势的“大黑”究渐座。这时恼朱味,正厅大门一响恼朱味,从里面走出一位保姆模样的中年妇女恼朱味,喝住“白毛”恼朱味,然后问贺贵仁到此有何公干究渐座。听说是主人的兄长恼朱味,保姆并未表示亲热恼朱味,只是淡淡地解释说恼朱味,主人全家旅游去了究渐座。并已留言恼朱味,在此期间凡有客人拜访恼朱味,均不接待究渐座。贺贵仁心头一凉恼朱味,扭头转身便走究渐座。刚迈出大门恼朱味,却发现那个中年人还站在门边恼朱味,并冲着他笑:“怎么样恼朱味,也受惊了吧?”

  贺贵仁狠狠地道:“还真是狗仗人势!”

  中年人冷笑:“你知道吗恼朱味,大凡进了这院子的恼朱味,如果拎着大包小包恼朱味,恶犬便晓得是送礼的来了恼朱味,就会悄悄放行;反之恼朱味,如果两手空空进来恼朱味,恶犬准会将你扑倒在地上恼朱味,让你惊吓一场恼朱味,然后驱赶出门究渐座。所以恼朱味,熟悉内情的人都把‘白毛’恶犬叫作贪官犬!我今天斗胆一试恼朱味,果然如此究渐座。”

  贺贵仁听罢不由大吃一惊恼朱味,张着嘴巴恼朱味,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究渐座。他做梦也没想到恼朱味,自己的嫡亲弟弟恼朱味,一个原本纯朴的农家子弟恼朱味,步入官场没几年恼朱味,竟然也蜕化变质了恼朱味,成了名副其实的贪官!同样让他感到伤心的是恼朱味,一头好好的狼犬也给驯化变质了究渐座。难怪古人云:近朱者赤恼朱味,近墨者黑究渐座。人尚且如此恼朱味,何况犬乎?贺贵仁顿觉胸口隐隐作痛……

  三费锐耕、救主的义犬

  暮色苍茫恼朱味,夜幕降临究渐座。贺贵仁决定立即赶回学校去恼朱味,即使弟弟在家恼朱味,他也不想见面了究渐座。

  此刻恼朱味,回家的班车停开了究渐座。贺贵仁为节约住宿费恼朱味,便思忖走夜路赶回家去恼朱味,反正皓月当空恼朱味,恍如白昼恼朱味,身边又有“大黑”做伴恼朱味,运气好的话也许沿途还能搭上夜间的运货车究渐座。主意打定恼朱味,便进了一家小店恼朱味,与“大黑”填饱肚子恼朱味,酒足饭饱之后这才上路究渐座。

  出了城后恼朱味,他便抄捷径走山路究渐座。走着走着恼朱味,双脚便开始打晃恼朱味,上下眼皮打架恼朱味,顿觉困倦极了恼朱味,接着身子像稀泥似的瘫软下去究渐座。昏昏沉沉地一头歪倒在坡顶的草地上恼朱味,像扯风箱似地打起了响亮的鼾声究渐座。刚才他在小店里借酒消愁喝得实在太多了恼朱味,这会酒劲发作恼朱味,便什么也不知道了究渐座。

  “大黑”忠诚地守卫在主人身边恼朱味,不时昂起头来像野狼似的嚎叫几声恼朱味,也许是想唤醒主人恼朱味,也许是在警告其他野兽不得靠近究渐座。

  就在这时恼朱味,一场意料不到的大祸从天而降究渐座。山坡东面的山沟里不知啥时燃起了野火恼朱味,这时恰好起风了恼朱味,这火便打着旋朝坡顶上蔓延过来究渐座。“大黑”见状吓得嗷嗷直嚎恼朱味,拼命用嘴巴去拱主人恼朱味,无奈贺贵仁已经烂醉如泥恼朱味,什么知觉也没有了究渐座。“大黑”急得四处狂跳恼朱味,冲着逐渐逼近的火焰发出悲哀的嚎叫究渐座。蓦地恼朱味,“大黑”停住了嚎叫恼朱味,突然记起了什么似的恼朱味,扬起四腿朝刚才上坡的方向奔去恼朱味,不一会便奔到了坡下一条哗哗作响的溪边究渐座。只见它跳进溪水中打了几个滚恼朱味,然后又跃上岸箭似的朝坡顶“射”去恼朱味,来到主人身边连着打滾恼朱味,让湿漉漉的身子将周围的枯草都打湿了究渐座。接着又朝坡下奔去恼朱味,一会儿又冲上坡来恼朱味,重复着这一系列的动作究渐座。如此反复数次恼朱味,就像下了场大雨似的恼朱味,周围的枯草都湿透了恼朱味,这样宛如在主人身边筑起了一道“防火线”恼朱味,从坡下蔓延上来的火苗在此停住了恼朱味,并逐渐熄灭究渐座。

  闻讯赶来救火的山民冲上了坡顶究渐座。当他们发现躺在地上依然鼾声大作的贺贵仁和他身边那湿漉漉的“防火线”时都惊讶极了恼朱味,难道这人暗中有神灵相助?及至发现蹲在一旁浑身湿透了的“大黑”时恼朱味,众人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条聪明的义犬救了自己的主人啊!

  四费锐耕、雇人盗犬

  义犬救主的新闻刊登在市里的晚报上恼朱味,吸引了不少读者的眼球恼朱味,一时传为美谈究渐座。

  市城建局局长贺贵福平日极少读书看报恼朱味,这条新闻还是从他老婆口里听到的恼朱味,当听说这桩奇闻就出在自己兄长贺贵仁身上时恼朱味,不由瞠目结舌究渐座。

  此刻恼朱味,他才记起兄长身边喂养的这头狼犬就是父亲临终所赠的那一头究渐座。早知这是一头义犬恼朱味,当初一块喂养就好了究渐座。虽说自己这头狼犬让自己训练得息息相通恼朱味,心心相印恼朱味,看家护院恼朱味,忠于职守恼朱味,尤其能够狗眼识人恼朱味,欺贫爱富恼朱味,还真是天下少有的神犬恼朱味,却没想到自己兄长喂养的这条狼狗竟能在危急关头机智救主恼朱味,比自己的“白毛”强多了恼朱味,真个是让人眼馋又嫉妒哟!

  贺贵福步入仕途以来恼朱味,什么都贪得无厌恼朱味,贪财费锐耕、贪物费锐耕、贪女人恼朱味,只要他看中的东西恼朱味,都要千方百计地去巧取豪夺究渐座。这会儿他又突发奇想:要是能将兄长的这头义犬弄到手凑成一双恼朱味,让这狗兄狗弟团聚恼朱味,岂不成了天上人间难寻的美事!主意打定恼朱味,他便动起了脑筋究渐座。

  明要恼朱味,兄长肯定不给恼朱味,一是老父临终所赠的纪念恼朱味,二是义犬又有救主之情恼朱味,岂肯轻易转让?看来只有暗盗了究渐座。贺贵福胸有成竹恼朱味,当即唤来自己的一个心腹恼朱味,如此这般吩咐了一番究渐座。心腹很快便在社会渣滓中物色了一个专干偷盗营生费锐耕、绰号“赛时迁”的混混儿恼朱味,许以事成之后恼朱味,奖金1000元究渐座。

  “赛时迁”当即打点行装恼朱味,直奔贺贵仁执教的丁庄中学究渐座。

  且说贺贵仁那天晚上在山坡上露宿了许久恼朱味,虽说在紧急关头让自己的狼犬大黑救下了一条命恼朱味,可回家后便患上了重感冒恼朱味,连着在病榻上躺了好几天究渐座。

  这天晚上恼朱味,贺贵仁服了一帖中药后恼朱味,蒙头睡下了究渐座。蓦地恼朱味,只听得窗外传来一声大黑的怒吠恼朱味,随即又传出惨叫声:“救命啊!”贺贵仁打了个激灵恼朱味,不知哪来的力量恼朱味,一脚踹翻被子恼朱味,披衣下床恼朱味,开门一瞧恼朱味,不由张大了嘴巴究渐座。

  明晃晃的月光下恼朱味,只见“大黑”张牙舞爪地将一个身材矮小的年轻人扑倒在地上恼朱味,年轻人吓得魂飞魄散恼朱味,不住地大声呼救……

  贺贵仁出门喝住了“大黑”恼朱味,年轻人才从地上爬起来究渐座。这时恼朱味,老师们全起床赶到了恼朱味,一瞧这情形恼朱味,明白盗贼进校了恼朱味,当即将他擒住恼朱味,并拨打了“110”报警究渐座。

  这盗贼不是别人恼朱味,正是前来盗犬的“赛时迁”究渐座。他白天踩好了点恼朱味,晚上溜进校园后恼朱味,便将拌有麻醉药的肉包扔到“大黑”的身边究渐座。“大黑”犹豫片刻便将这“美食”叼到屋角处恼朱味,不一会它便慢慢地倒在地上恼朱味,似乎给麻醉了究渐座。躲在暗处的“赛时迁”见状不由大喜恼朱味,急忙疾步奔出来恼朱味,掏出一个网袋恼朱味,正扯着这犬朝袋里装时恼朱味,冷不防“大黑”猛地一弹而起恼朱味,将“赛时迁”扑倒在地……

  根据“赛时迁”的坦白交代恼朱味,贺贵仁和老师们在屋角处寻到了那原封未动的“美食”恼朱味,于是全都恍然大悟了究渐座。原来“大黑”历来不吃陌生人的东西恼朱味,当“赛时迁”扔出这诱饵时恼朱味,它便已洞察其奸恼朱味,于是叼走诱饵到暗处恼朱味,接着躺下装死恼朱味,引诱盗贼近身恼朱味,趁机将其制服……当“赛时迁”了解到这真相后恼朱味,懊悔得连声哀叹:“想不到我‘赛时迁’愚蠢得还不如一条狗!”

  五费锐耕、施计得犬

  贺贵福偷鸡不着蚀把米恼朱味,义犬没偷到恼朱味,自己这个幕后策划者反倒差点儿露出了原形究渐座。幸亏手下人及时疏通关系恼朱味,警方也考虑到仅仅是偷一条狼犬恼朱味,算不了什么案子恼朱味,故而罚了点款便将“赛时迁”放了出来究渐座。

  贺贵福没达到自己的目的恼朱味,自然于心不甘究渐座。特别是当他听说这条义犬略施小计便将一个惯偷生擒活捉了恼朱味,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恼朱味,占有这条义犬的欲望更强烈了究渐座。但贺贵福挖空心思恼朱味,想扁了脑壳恼朱味,仍苦无良策究渐座。最后还是决定自己亲自出马恼朱味,见机行事恼朱味,说不定能旗开得胜哩!

  挑了个双休日恼朱味,贺贵福亲自驾车来到了丁庄中学究渐座。

  对于弟弟的突然造访恼朱味,贺贵仁感到不胜惊讶究渐座。因为弟弟步入仕途以来恼朱味,尤其是父亲去世后恼朱味,极少主动与他这位兄长联系恼朱味,更不用说来学校看望了究渐座。即使电话问好也是兄长先打过去的究渐座。他曾经几次邀请弟弟带着弟媳费锐耕、侄女一块来玩恼朱味,可弟弟推说公务繁忙难以抽身恼朱味,而且绝不开口邀请兄长费锐耕、嫂子和侄儿进城去做客究渐座。双方就这样日渐冷淡了恼朱味,以至于后来弟弟乔迁新居恼朱味,做哥哥的压根儿不知道究渐座。哥哥自然暗中生气恼朱味,思忖弟弟飞黄腾达了恼朱味,瞧不起当穷教师的哥哥恼朱味,哥哥自然也不愿去攀高枝究渐座。上次为公进城受了委屈后恼朱味,贺贵仁至今心中还憋着一口恶气恼朱味,想不到弟弟却破天荒地登门来访了究渐座。

  弟弟还没进门就在外面嚷开了:“哥恼朱味,上次进城为什么不预先给我通个电话呢?害得你空跑一趟究渐座。我旅游回家后恼朱味,保姆将这事向我一汇报恼朱味,我便将她骂了个狗血淋头究渐座。这不恼朱味,今天弟弟我特意登门赔礼道歉了!”

  憨厚的兄长急忙摇手:“没关系恼朱味,没关系!兄弟之间就不用讲客套话了究渐座。”

  弟弟问:“哥恼朱味,我知道你为学校的事忙得很恼朱味,无事不登三宝殿恼朱味,特意进城找我一定碰上了什么难事恼朱味,是啵?”

  “……”兄长顿觉面红耳赤恼朱味,还真有点开口求人难的窘态究渐座。

  弟弟察言观色恼朱味,心中有底了恼朱味,话越说越热乎:“哥恼朱味,咱俩谁跟谁呀?打虎还要亲兄弟恼朱味,上阵还要父子兵呢!兄长有了难处恼朱味,弟弟不能为其分忧恼朱味,岂不成了**?”

  弟弟这番关还真将哥哥打动了恼朱味,当下便将上次进城的目的一股脑儿说了出来究渐座。

  弟弟听罢哈哈大笑:“小事一桩恼朱味,小事一桩!哥恼朱味,你也太老实了恼朱味,这么一桩小事恼朱味,你给小弟打个电话就行嘐恼朱味,何必亲自跑来跑去的究渐座。回城后我立即划拨100万给你们学校怎么样?”

  “啊……”哥哥又惊又喜恼朱味,感动得热泪盈眶恼朱味,半晌才吐出一句:“那就太感谢你了!”

  弟弟双眉一扬恼朱味,生气道:“哥恼朱味,你别说这酸溜溜的话恼朱味,兄弟之间不言谢!”

  哥哥隆重款待了弟弟恼朱味,趁着酒酣耳热之际究渐座。弟弟频频向哥哥敬酒套近乎恼朱味,左一声“哥”恼朱味,右一声“哥”恼朱味,喊得贺贵仁心房直打颤恼朱味,暗自埋怨自己恼朱味,过去还真错怪他了究渐座。这样的好弟弟恼朱味,怎么会是薄情人?也不像是贪官呀!他的心肠软了恼朱味,喉咙哽咽了恼朱味,眼泪也掉到酒盅里了究渐座。

  弟弟心里暗暗喊了声“好”恼朱味,故作沉吟道:“哥恼朱味,小弟这次来恼朱味,还有点小事想求你哩恼朱味,只是羞于出口究渐座。”

  哥哥不由一愣恼朱味,随即爽朗应道:“小弟恼朱味,什么事只管说出来恼朱味,就是要脑袋哥也会给你拧下来!”

  弟弟“嘿嘿”一笑恼朱味,终于摊牌了:“哥恼朱味,小弟看上了你那头狼犬恼朱味,不知能否割爱?”哥哥又是一愣恼朱味,诧异道:“小弟恼朱味,这是父亲临终留下的纪念恼朱味,你不是也有一头吗?”弟弟故作心情沉重地叹了口气:“实不相瞒恼朱味,我那头狼犬额头的那撮‘白毛’像‘丧门星’恼朱味,让我好生厌烦究渐座。而且它凶狠异常恼朱味,常把客人吓跑究渐座。我想把它放走恼朱味,让‘大黑’这条义犬跟着我究渐座。”

  弟弟这番貌似情真意切的话语还真打动了忠厚老实的哥哥恼朱味,想到弟弟那条狼犬被人唤作贪官犬恼朱味,心里真不是滋味恼朱味,“大黑”去了恼朱味,肯定能改变别人的印象恼朱味,于是毅然点头:“行恼朱味,小弟恼朱味,哥哥刚才说了恼朱味,你要脑袋我都能拧下来恼朱味,难道还舍不得一条犬吗?”

  弟弟顿时喜得眉开眼笑究渐座。他怕夜长梦多恼朱味,担心兄长变卦恼朱味,当即托辞不胜酒力恼朱味,提前下席究渐座。稍候片刻恼朱味,便称下午还有要事恼朱味,必须赶紧回城里去究渐座。

  贺贵仁几次将“大黑”抱进弟弟的小轿车恼朱味,它都挣扎着跳下车来恼朱味,双目垂泪恼朱味,呆呆地呜咽着究渐座。这依依不舍的情景旁人见了都于心不忍恼朱味,暗叹:都说猪亲狗义恼朱味,这话真是不假啊!

  小轿车终于载着“大黑”走了恼朱味,贺贵仁呆呆地望着轿车远去的方向恼朱味,双眼红通通的恼朱味,鼻子一阵阵发酸恼朱味,实在忍不住了恼朱味,便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恼朱味,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究渐座。

  六费锐耕、仗势的祸犬

  贺贵福心想事成恼朱味,略施小计便骗来兄长的义犬究渐座。虽然花了100万元的代价恼朱味,可那是国家的钱恼朱味,自己毫发无损究渐座。人家还要欠自己的情哩!想到这些恼朱味,贺贵福得意地笑了究渐座。可不恼朱味,只要有权有势恼朱味,还有办不到的事吗?

  “大黑”进了贺贵福的豪宅后恼朱味,成天耷拉着脑袋恼朱味,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究渐座。贺贵福知道这义犬还在恋着旧主人恼朱味,担心它逃跑恼朱味,便成天紧锁大门究渐座。过了一段时间恼朱味,大黑似乎慢慢习惯了新环境恼朱味,贺贵福便逐渐放松了戒备恼朱味,开始像当初训练“白毛”那样训练“大黑”究渐座。可没想到恼朱味,“大黑”对他教唆的恶招压根儿不予理睬恼朱味,相反还经常与“白毛”争斗撕咬恼朱味,尤其是当“白毛”欺负来访者时恼朱味,“大黑”总是及时跳出来阻挡“白毛”施威究渐座。

  这天晚上恼朱味,贺贵仁上次碰见的那位中年人又在贺府大院里出现了究渐座。他是一个姓曾的包工头恼朱味,因为想承包一项工程恼朱味,给这位市城建局局长送了20万元的礼究渐座。可贺贵福却将工程给了另一个向他行贿50万元的包工头究渐座。曾包工头咽不下这口气恼朱味,便向这贪官索回自己行贿的20万元究渐座。可贺贵福不认账恼朱味,反而叱骂对方敲诈勒索究渐座。曾包工头上一次上门催讨恼朱味,被贺宅“白毛”恶犬惊吓挡驾恼朱味,今晚他准备了一把匕首恼朱味,喝了半斤白酒壮胆究渐座。再次找上门来究渐座。双脚一踏进院门恼朱味,那头“白毛”便气势汹汹地迎面扑来恼朱味,曾包工头刚掏出匕首恼朱味,便被这狼犬扑倒在地恼朱味,露出白森森的牙齿要咬他究渐座。就在这时恼朱味,斜刺里冲出一头黑犬恼朱味,猛地将“白毛”撞翻恼朱味,双方撕咬起来究渐座。曾包工头趁机爬起身来恼朱味,只见城建局局长抡着一根铁棍从屋里飞奔而来恼朱味,朝黑犬扫去究渐座。黑犬挺机灵恼朱味,打个滚躲过这一击恼朱味,窜出了大院恼朱味,迅速消失在夜幕中究渐座。

  城建局局长一眼瞥见曾包工头手中明晃晃的刀子恼朱味,顿时怒从心头起究渐座。恶向胆边生恼朱味,怒吼一声:“‘白毛’给我咬!”

  “白毛”正满腔怒火无处发泄恼朱味,听了主人的呼唤恼朱味,“嗖”的一声扑上去狠狠咬住了曾包工头的一条手臂究渐座。曾包工头一声惨叫恼朱味,匕首“当啷”一声落了地究渐座。城建局局长趁机挥棍上前恼朱味,一棍击在对方的头顶究渐座。曾包工头来不及哼一声便倒在地上恼朱味,“白毛”随即狠狠咬住了他的喉管究渐座。

  七费锐耕、丧家之犬

  凌晨恼朱味,一辆小轿车在通往丁庄中学的一条机耕道上停了下来究渐座。从车里下来一位神情沮丧费锐耕、满脸倦色费锐耕、狼狈不堪的中年人究渐座。你道是谁?正是市城建局局长贺贵福究渐座。

  昨晚恼朱味,曾包工头被贺贵福一棍击倒恼朱味,又被“白毛”咬断喉管恼朱味,当场咽了气究渐座。一见出了人命恼朱味,城建局局长这才着了慌究渐座。曾包工头已经告上了市纪委恼朱味,市纪委领导昨天刚刚找他谈过话恼朱味,今晚曾包工头就死在自家的大院里恼朱味,这不是癞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是一桩杀人灭口案吗?他纵然浑身是嘴也难以解释清楚啊!于是恼朱味,他只好将曾包工头的尸体装进小轿车的后备箱恼朱味,悄悄地开出城去恼朱味,扔在一座废矿井里究渐座。他做贼心虚恼朱味,左思右想不敢回城恼朱味,便驱车直奔丁庄中学而来究渐座。他划拨给这个学校的100万基建款早已到位恼朱味,这会儿准备找个借口从中“借”20万元恼朱味,以方便自己在外潜逃避祸究渐座。因为一时想不出什么借口恼朱味,所以停下车来调整思路恼朱味,顺便修整片刻究渐座。

  才下车恼朱味,他猛地发现路边有座土地庙恼朱味,庙前一副触目惊心的对联映入眼帘:

  莫嫌我庙小神小恼朱味,不来烧香试试究渐座。

  休仗你权大势大恼朱味,如要做恶瞧瞧究渐座。

  贺贵福不由大吃一惊恼朱味,呆呆地坐在庙前恼朱味,嘴里喃喃自语:“天哪!这对联莫不是冲着我贺贵福来的?”他赶紧双手合掌恼朱味,闭眼祈祷:“土地公公恼朱味,请恕小民之罪恼朱味,如能躲过这场大难恼朱味,贺贵福定来重修庙宇恼朱味,重塑金身!”忽觉身边有人来了恼朱味,急忙睁眼一瞧恼朱味,竟是自己那头“白毛”不知啥时跟来了究渐座。他心念一动恼朱味,悄悄搬起路边一块大石头恼朱味,猛地朝“白毛”头顶砸去恼朱味,一下费锐耕、二下费锐耕、三下……直至“白毛”血流满地恼朱味,一动也动不了恼朱味,才扔了石头恼朱味,重新向土地公公祈祷:“神灵啊神灵恼朱味,贺贵福今日杀了这恶犬祭庙谢罪恼朱味,还望保佑小民逢凶化吉恼朱味,遇难呈样!”

  祈祷完毕恼朱味,正要转身上车恼朱味,冷不防听到一声狼犬的嚎叫恼朱味,回头一看立即瘫软在地究渐座。只见“大黑”出现在土地庙的一侧恼朱味,双目怒视着他恼朱味,一步步逼近究渐座。这时究渐座。警车的警笛声也由远而近……

Tags: 双犬记

本文网址:/gushihui/15473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