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吃你没商量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李洪文

  张成河是税务局的老干部恼朱味,已经退休好些年了恼朱味,一直一个人独住究渐座。

  这天一大早恼朱味,张成河睡得正香恼朱味,忽然听到外面响起了“咣咣”的敲门声究渐座。张成河以为又是哪个冒失鬼来推销降压仪费锐耕、降糖灵之类骗人的玩意儿恼朱味,懒得理会恼朱味,哪知敲门声越来越大恼朱味,一副不开门誓不罢休的模样究渐座。张成河火了恼朱味,披上睡衣恼朱味,气呼呼地冲到门后恼朱味,隔着猫眼一瞧恼朱味, 他的气顿时消了——嘿恼朱味,牛二顺!

  牛二顺是张成河的老战友恼朱味,两人一起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究渐座。当时张成河是班长恼朱味,牛二顺是他手下的一个兵究渐座。抗美援朝胜利后恼朱味,张成河分到了税务局恼朱味,而牛二顺因为没有文化恼朱味,被“发配”回原籍榆树屯恼朱味,成了那里的村主任究渐座。掐指一算恼朱味,两个人已经有些年没走动了究渐座。

  老战友见面恼朱味,自然聊不够究渐座。吃罢早饭恼朱味,两人把各自的情况都说了一遍究渐座。原来牛二顺也早从村主任的位置上退了下来恼朱味,可他闲不着恼朱味,张罗着要给村里办一个谷类深加工的厂子究渐座。他为这事跑了半年多恼朱味,今年一开春恼朱味,总算把所有的手续都办了下来究渐座。

  两人话匣子一打开就忘了时间恼朱味,等到肚子饿得咕咕叫恼朱味,这才想起来要去弄午饭究渐座。张成河摸出手机一看恼朱味,已经中午12点了究渐座。他拍了拍牛二顺的肩膀恼朱味,说:“二顺子恼朱味,时间不早了恼朱味,今天咱们也‘腐败’一回恼朱味,我请你到外面吃恼朱味,吃啥你说了算!”

  牛二顺挠了挠头皮恼朱味,问道:“真的?”张成河乐了:“二顺子恼朱味,别看老班长退休了恼朱味,但是管你一顿饭还是没问题的!”牛二顺“嘿嘿”一笑:“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哦恼朱味,来的时候恼朱味,我看见路边有个大饭店恼朱味,叫啥‘鱼城’来着?……”

  “鱼城?你是说澳洲海鲜城吧!那可是一家大饭店恼朱味,档次不低呢!”张成河豪爽地一挥手恼朱味,说道恼朱味,“成恼朱味,今儿个老班长就带你去吃外国海鲜!”

  两个人打的来到澳洲海鲜城恼朱味,牛二顺拿起菜谱恼朱味,也不看菜名恼朱味,用手指一划拉——什么澳洲龙虾费锐耕、悉尼刺参费锐耕、深海霸王蟹……总之什么贵来什么究渐座。不多时恼朱味,两人面前的桌子上便堆满了平时见都没见过的洋海鲜究渐座。

  牛二顺毫不客气恼朱味,伸着脖子“咔嚓咔嚓”地啃着霸王蟹恼朱味,含含糊糊地说:“老班长恼朱味,想当年咱们打仗的时候恼朱味,你的粮袋子被子弹打烂了恼朱味,还是我把自己的半袋炒面分给你……谁会想到现在有这样的好日子啊!”

  看着牛二顺馋嘴的模样恼朱味,张成河暗中叹了一口气恼朱味,说:“二顺啊恼朱味,你慢点儿吃恼朱味,不够咱们再点!”

  这一桌子海鲜吃下来恼朱味,张成河花了两千多究渐座。往外掏钱的时候恼朱味,张成河直吸凉气——他一个月的退休金算是报销了!

  第二天中午恼朱味,不等张成河张罗饭菜恼朱味,牛二顺抢先说道:“老班长恼朱味,你还记得咱们在朝鲜白草山前线打的那场伏击战吗?”

  张成河说:“我咋会不记得!咱们埋伏了两天一夜恼朱味,带的粮食都吃光了恼朱味,要不是你做的钢丝套子套住了一头野鹿恼朱味,大伙儿拿啥再坚持一天一夜?”

  因为怕暴露目标恼朱味,那次的野鹿肉是生吃的恼朱味,除了血腥味就是土腥味恼朱味,张成河现在想起来还反胃究渐座。正想着恼朱味,牛二顺竟变戏法似的在兜里一掏恼朱味,摸出了一张鹿鸣春大酒店的宣传单究渐座。

  牛二顺抖着宣传单说:“没想到现在城里也有鹿肉恼朱味,还打折呢!”看样子老战友想吃鹿肉啊恼朱味,不过鹿鸣春大酒店可是市里最豪华的酒店恼朱味,进去简单恼朱味,出来就得大放血了究渐座。张成河一声苦笑恼朱味,得恼朱味,老战友好不容易来一趟恼朱味,怎么也得满足他的愿望不是?

  张成河揣了一沓钱恼朱味,带着牛二顺来到鹿鸣春大酒店究渐座。牛二顺居然轻车熟路恼朱味,拿起菜单扫了一眼说:“老班长恼朱味,咱们就不要太浪费了恼朱味,我看这全鹿宴就挺不错!”

  鹿肉费锐耕、鹿筋费锐耕、鹿血这些东西并不贵恼朱味,贵的是鹿茸恼朱味,一个鹿茸八珍锅就是1800块究渐座。这哪儿是吃饭恼朱味,这分明是吃钱呢!张成河脸上的表情凝固了究渐座。可牛二顺压根儿不看他恼朱味,不等菜上齐就挥起筷子恼朱味,一边吃还一边大声地叫好究渐座。

  这场全鹿宴两个人一直吃到下午5点恼朱味,张成河捏着瘪瘪的钱包恼朱味,冲着牛二顺打了个哈哈:“二顺啊恼朱味,照这么个吃法儿恼朱味,用不了一星期恼朱味,你的老班长就得破产!”

  牛二顺打了个饱嗝恼朱味,不以为然地说:“没关系恼朱味,明天我请你!”张成河眼睛一瞪:“说什么呢!”可不恼朱味,这话也就说说恼朱味,要真让牛二顺请恼朱味,他的脸面往哪儿搁?

  牛二顺看样子还真想把张成河“吃破产”恼朱味,第三天恼朱味,他竟提出要到歇马山度假村去吃究渐座。

  这个度假村地处偏僻恼朱味,虽然没什么景点恼朱味,用餐的人却不少恼朱味,餐厅门口停的小轿车一溜儿一溜儿的究渐座。张成河不无担心地问:“二顺子恼朱味,这里吃饭贵不贵?”牛二顺说:“不贵恼朱味,老班长你能承受得起!”

  两个人被服务员请进了单间恼朱味,牛二顺大摇大摆往沙发上一坐恼朱味,对服务员说:“不用看菜谱了恼朱味,直接给我们来个2号套餐吧!”

  时间不长恼朱味,2号套餐端了进来究渐座。张成河一看桌子上大大小小的盘子恼朱味,眼睛就有点儿直了究渐座。这十几个盘子里装的东西别说吃恼朱味,就是见他都没见过!牛二顺可不管三七二十一恼朱味,跟张成河客气了一句恼朱味,就鼓起腮帮子恼朱味,“吧唧吧唧”吃得山响究渐座。

  张成河提心吊胆地陪着牛二顺把这桌菜吃完恼朱味,叫服务员送来账单究渐座。一看上面的数字恼朱味,张成河差点儿没晕过去——这桌菜竟然要8680块!张成河抹着脑门上的汗恼朱味,哆哆嗦嗦地问牛二顺:“二顺子恼朱味,咱们吃的是啥恼朱味,这么金贵!”

  牛二顺一边剔着牙一边回答:“不贵不贵恼朱味,这可是老虎肉呢!”张成河“啊”了一声恼朱味,惊叫道:“老虎可是国家保护动物恼朱味,怎么敢吃!”牛二顺满不在乎地摇摇手:“老班长你落伍了恼朱味,这儿的老虎都是人工养殖的恼朱味,不算野生动物究渐座。在歇马山庄吃老虎肉恼朱味,绝对不犯法!”

  张成河的钱包里一共也就5000块钱恼朱味,还差3000多呢究渐座。他只好擦擦冷汗恼朱味,给儿子张放打电话恼朱味,让他赶紧来救驾究渐座。

  打完电话恼朱味,张成河看着吃得满面红光的牛二顺恼朱味,皱眉说道:“牛二顺恼朱味,你变了恼朱味,你已经不是朝鲜战场上那个一把炒面一把雪恼朱味,和我一起并肩作战的牛二顺了!”

  牛二顺眨巴了几下眼睛恼朱味,说:“老班长恼朱味,你急啥恼朱味,是不是这点儿小钱花得你心疼了?”

  张成河脸都绿了:“牛二顺恼朱味,这样的地方是咱们老百姓该来的吗?了不起啊恼朱味,你还知道2号套餐恼朱味,我看你是当村干部的时候经常来这种地方大吃大喝恼朱味,习以为常了!你变了恼朱味,都叫我认不出你

  是谁了!”

  牛二顺声音也大了起来:“我没变恼朱味,我看是你变了究渐座。你是‘光棍点蜡灯下黑’恼朱味,说别人理直气壮恼朱味,没看到自个儿的问题吧?”

  话音未落恼朱味,就听房门一响恼朱味,张成河的儿子张放走了进来究渐座。张放潇洒地掏出一张银行卡丢给服务员恼朱味,然后扭头对张成河说:“爸恼朱味,这地方消费不低恼朱味,你怎么突然跑到这儿吃饭来了?”

  张成河气得呼呼直喘恼朱味,还没来得及说话恼朱味,牛二顺用烟袋锅子敲了敲桌子恼朱味,轻描淡写地说:“问啥恼朱味,是我领你爹来的究渐座。”张放眯着眼睛看着牛二顺恼朱味,尴尬地说:“我想起来了恼朱味,你是榆树屯的牛……牛二顺!”牛二顺冷笑一声:“张副乡长恼朱味,谢谢你还记得俺!”

  张放是牛二顺他们那个乡主管经济建设的副乡长恼朱味,榆树屯村想办加工厂恼朱味,必须得找他签字究渐座。可谁知张放推诿拖延恼朱味,就是不批究渐座。没有乡里的批文恼朱味,信用社不给贷款恼朱味,加工厂别指望能办成究渐座。牛二顺没办法恼朱味,只好带着村干部恼朱味,违心地请张放吃饭究渐座。牛二顺领着张成河吃的几个地 方恼朱味,就是张放带着他们“谈工作”的地方究渐座。

  张成河这下听明白了恼朱味,他哆嗦着手恼朱味,一把抓住儿子的脖领子恼朱味,咬牙切齿地问道:“张放恼朱味,你二顺叔说的都是真的?”

  张放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恼朱味,连连摆手:“我们真的是谈工作恼朱味,吃个便饭恼朱味,没什么大不了的恼朱味,你儿子可没有贪污腐化啊!”

  张成河火了恼朱味,飞起一个大耳刮子恼朱味,吼道:“你小子吃澳洲蟹费锐耕、全鹿席费锐耕、老虎肉恼朱味,还他娘的不算腐败?老子今天打死你恼朱味,省得你给咱们老张家丢人现眼!”

  ……

  牛二顺从包间里走出来恼朱味,随手把包间的门关上恼朱味,然后大方地塞给服务员一千块钱恼朱味,说:“任里面怎么打恼朱味,你们都甭管恼朱味,打坏的东西我先赔给你们……哈哈恼朱味,这一千块恼朱味,花得真值!”笑完恼朱味,他又觉得鼻子里酸酸的究渐座。

Tags: 商量

本文网址:/gushihui/15473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