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猴子爬杆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清乾隆年间恼朱味,江南水乡有一位响当当的厨子恼朱味,名叫张小采究渐座。二十年前恼朱味,张小采机缘巧合下得到一位前辈的指点恼朱味,烹饪之道略有小成究渐座。后来恼朱味,他拿出自己积攒多年的银两恼朱味,开了家酒楼恼朱味,定名为“玉香楼”究渐座。

  开张之日恼朱味,酒楼上下张灯结彩恼朱味,锣鼓鞭炮震天作响究渐座。张小采让伙计在酒楼门上贴出一副对联究渐座。呵!让人无不称奇究渐座。只见那上联:四大菜系无一不精;下联:天南海北全都会做;横幅:天下美食究渐座。

  口气不小恼朱味,只是不知道这夸下海口的厨子有没有几把刷子?让人没想到的是恼朱味,张小采硬生生地借着自己的机灵劲儿和这几年的努力恼朱味,把客人要求的菜肴全做了出来恼朱味,做得也是鲜嫩丰美恼朱味,色费锐耕、香费锐耕、味俱全究渐座。食客无不惊叹恼朱味,拍手称快究渐座。

  这日恼朱味,刚过晌午恼朱味,一个老者经过玉香楼前恼朱味,望见那副对联恼朱味,他冷笑了一声恼朱味,一走进酒楼恼朱味,就招呼小二:“你家掌勺当真‘四大菜系无一不精费锐耕、天南海北全都会做’?”

  “我家掌勺的说了恼朱味,若是有一道菜他做不出来恼朱味,门口的对联就摘下来究渐座。我家玉香楼开张这几年恼朱味,倒是有好多客人想摘恼朱味,可惜没人有这个能耐究渐座。”

  老人笑了恼朱味,扬声说:“哈哈恼朱味,好!那就先给我来一道‘竹外桃花三两枝’究渐座。”小二答得利索:“客官恼朱味,您就瞧好吧!”

  一会儿工夫恼朱味,小二风风火火地从后厨走出来恼朱味,手中多了一盘“桃花点绛红”究渐座。周围的食客看见恼朱味,忙围上前来究渐座。

  呵!张小采这道菜真是讨巧恼朱味,他用的是一个绘有翠竹的碟子恼朱味,旁边正放着三块带着点点艳红的桃花饼究渐座。还别说恼朱味,真有那么点味道!小二略带一丝得意恼朱味,问:“客官恼朱味,您看恼朱味,合您的心意吗?下一道呢?”

  老人端详着这道菜恼朱味,说:“倒也有股机灵劲儿究渐座。好恼朱味,这次算他搪塞过去究渐座。第二道恼朱味,我要点‘春江水暖鸭先知’究渐座。”

  “好!”没过多久恼朱味,小二从后厨出来恼朱味,只见他向一个伙计低语几句恼朱味,就见伙计带着一个木桶恼朱味,提着一个菜篮恼朱味,急匆匆走出楼去究渐座。

  不一会儿恼朱味,只见伙计提着一桶水费锐耕、带着一篮蔬菜回来了究渐座。又一会儿恼朱味,后厨里飘出一股鲜香恼朱味,光是闻一闻恼朱味,就让人垂涎三尺究渐座。片刻后恼朱味,小二小心翼翼地端着一个大砂锅走上前来恼朱味,说:“客官恼朱味,您看究渐座。”

  小二掀起砂锅盖恼朱味,浓浓的一股香味带着腾腾的热气恼朱味,散发出来究渐座。只见那砂锅中恼朱味,几片金黄的带皮鸭肉悠悠然漂在水上恼朱味,煞是好看恼朱味,真有几丝小鸭凫水的意趣;砂锅的配菜新鲜翠绿恼朱味,倒也有几分江边柳树随风飘扬的滋味;汤汁鲜黄恼朱味,给人一种饱满厚实之感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小二放下一个小火炉恼朱味,将砂锅放在上面究渐座。老者端详着砂锅恼朱味,眼底从开始的淡然恼朱味,多了一点疑惑恼朱味,进而竟变成一丝喜悦究渐座。只听老者低声道:“难道……真是……那倒也算有所长进究渐座。只是这刀工恼朱味,怕是受心高气傲的影响恼朱味,不进反退究渐座。唉恼朱味,这样下去恼朱味,到最后顶多也就算个寻常厨子恼朱味,我怎放心得下?”

  小二可没注意老者的话语恼朱味,他以为老者也被张小采的厨艺所折服恼朱味,随即说道:“客官恼朱味,我看要不就这样打住?”

  “急什么?我方才叫了两道菜恼朱味,你们上了一道点心恼朱味,一道汤恼朱味,主菜还没做恼朱味,这让我如何下口?”

  小二颇有些无所谓恼朱味,同时也带着些期待恼朱味,信口说道:“那您还想叫什么?”说着恼朱味,他看了一眼砂锅恼朱味,只听见“咕嘟咕嘟”恼朱味,想必是鸭汤开锅了究渐座。

  老人想了想恼朱味,说:“很简单恼朱味,那就下两句‘蒌蒿满地芦芽短恼朱味,正是河豚欲上时’吧究渐座。”

  小二哈哈笑道:“我就知道是这两句究渐座。我家掌勺的已经吩咐好了究渐座。您看恼朱味,正是时候究渐座。”小二掀起锅盖恼朱味,略显沸腾的鸭汤泛着丝丝热气究渐座。突然恼朱味,只见一块块白花花的河豚肉恼朱味,从锅底翻腾了上来究渐座。这架势恼朱味,真好似河豚在水中游动恼朱味,上下翻飞恼朱味,竟真是那“正是河豚欲上时”!

  小二一脸得意的表情恼朱味,他看了一眼老者恼朱味,又说:“‘蒌蒿满地芦芽短’我想就不必说了吧!老人家恼朱味,您知道的究渐座。”

  老者点了点头恼朱味,略带一丝微笑究渐座。他拿起竹筷恼朱味,在砂锅中一捞恼朱味,正是几样春季的时令蔬菜恼朱味,不多不少恼朱味,刚好五样究渐座。

  小二继续说:“我家掌勺的早就料到了究渐座。他特意让我派个伙计恼朱味,去取活江水以及新鲜的蔬菜恼朱味,正是想到会这样究渐座。”

  听到这里恼朱味,老人竟摇了摇头恼朱味,他说道:“可我要的是主菜恼朱味,你家掌勺的只求表面功夫恼朱味,会错意了究渐座。这样吧恼朱味,我让他一回恼朱味,有道是‘蚂蚁上树恼朱味,猴子爬杆’究渐座。最后一道菜恼朱味,就让他给我来一道‘猴子爬杆’吧究渐座。不过恼朱味,我有一点要求恼朱味,必须让你家掌勺的现场做出来究渐座。”

  小二略有一丝惊讶恼朱味,心想这还镇不住你?不过恼朱味,他对张小采的厨艺绝对有信心恼朱味,答道:“好恼朱味,客官!不过我得先问问掌勺的究渐座。”说完恼朱味,小二悠然走向后厨究渐座。

  张小采年轻气盛恼朱味,现场做就现场做究渐座。他招呼伙计搬来厨具恼朱味,准备原料恼朱味,开始做菜究渐座。老者站立一旁恼朱味,静静地看着究渐座。只见张小采先将烙好的白面饼“噌噌噌”切成细条恼朱味,然后把鸡蛋液与切好的饼条打匀恼朱味,倒进油锅里恼朱味,一起翻炒恼朱味,最后恼朱味,放入佐料恼朱味,翻炒均匀究渐座。

  不一会恼朱味,只见一盘猴子爬杆饼条出锅了恼朱味,色泽金黄恼朱味,松软鲜香究渐座。围观之食客恼朱味,无不叫好称赞究渐座。张小采端着盘子走到老者面前恼朱味,自信地说:“这份猴子爬杆恼朱味,有虚有实恼朱味,有动有静恼朱味,也算是一道名菜究渐座。老人家您果然见识非凡究渐座。”

  但是老者看都没看这盘菜恼朱味,就揶揄道:“你这就做好了?哼!果然还是欠火候究渐座。你这道菜恼朱味,猴子有了恼朱味,杆也有了恼朱味,可我怎么没看到猴子爬杆呢?我要你现场做恼朱味,个中奥秘恼朱味,皆缘于此究渐座。而且恼朱味,你这小猴恼朱味,怎么连眼睛都没有啊恼朱味,哈哈哈?”

  “这……”张小采哑口无言究渐座。

  “这真正的猴子爬杆恼朱味,其实是这样的究渐座。”老者命伙计取来鲜虾费锐耕、竹笋恼朱味,佐料若干究渐座。老者提刀切笋恼朱味,较于张小采恼朱味,老者刀工更慢恼朱味,更柔和恼朱味,但切出来的笋条却十分整齐究渐座。

  老者将笋条倒入锅中恼朱味,竹笋“噼噼啪啪”恼朱味,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发散出来究渐座。这香味恼朱味,相比之前的猴子爬杆恼朱味,更具一股清凉芬芳之感究渐座。几分钟后恼朱味,老人将炒好的竹笋收入盘中恼朱味,然后他再起油锅恼朱味,将佐料撒入锅中恼朱味,霎时间恼朱味,奇香四溢究渐座。

  接下来恼朱味,老人又放入竹笋恼朱味,炒拌均匀恼朱味,再迅速将活虾倾盆倒入锅中恼朱味,只见活虾受不住高温煎烤恼朱味,虾脚自然弯曲恼朱味,竟然正是抱住竹笋恼朱味,向上蹿动究渐座。一双双小虾眼恼朱味,真给人一种小猴在杆上玩耍的奇特感觉恼朱味,却正像那“猴子爬杆”!

  “好!”不经意间恼朱味,周围聚拢的人越来越多恼朱味,潮水般的叫好声四面而来究渐座。老者将这盘真正的猴子爬杆放在张小采面前究渐座。这位年轻人看得呆若木鸡恼朱味,而后面红耳赤恼朱味,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究渐座。

  “年轻人啊恼朱味,满招损恼朱味,谦受益究渐座。我们厨子恼朱味,可以有傲骨恼朱味,但不能有唯我独尊的狭隘究渐座。我之前教过你的恼朱味,可惜你……唉!你看你这几年恼朱味,受自负侵蚀恼朱味,你做菜的心意恼朱味,竟是不进而退究渐座。心意没有恼朱味,再好的色与香恼朱味,又能如何?终是抵不过‘味’这位冷面判官究渐座。”

  张小采这才反应过来恼朱味,这似曾相识的老者恼朱味,不正是多年前点化自己的高人吗?这番教导恼朱味,更是字字入耳究渐座。张小采如醍醐灌顶恼朱味,他赶紧行礼究渐座。但是待他抬起头来时恼朱味,老者早已融入人群之中恼朱味,不见踪影究渐座。只留下一盘“猴子爬杆”恼朱味,在桌上冒着热气恼朱味,那虾脚恼朱味,似乎还动着哩!

Tags: 猴子 爬杆

本文网址:/gushihui/15472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