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冬至食鲜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冬至俗称“冬节”费锐耕、“长至节”恼朱味,是我国一个非常隆重的节日恼朱味,老百姓们要在这一天祭天祭祖恼朱味,还要吃饺子费锐耕、米团费锐耕、长线面等食品恼朱味,以求年年顺利恼朱味,代代安康究渐座。

  上个世纪初恼朱味,东北的林海雪原深处恼朱味,有个小镇叫于杨集恼朱味,是个满汉杂居的地方究渐座。

  于杨集北靠沙俄边境恼朱味,傍山河之险而建恼朱味,南侧铜山脚下是个满族大寨恼朱味,以于姓居多恼朱味,族里的头人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恼朱味,叫于翔究渐座。北侧白河岸边是个汉族村庄恼朱味,以杨姓为主恼朱味,族长叫杨争恼朱味,是个四十开外的壮汉究渐座。满汉两庄于杨两姓和睦相处恼朱味,亲如一家恼朱味,从清代中叶起已经 一百多年了究渐座。

  早在于杨集建镇之初恼朱味,于杨两姓族长就共同铸造了一口青铜大鼎恼朱味,取两姓之谐音命名为“鱼羊鼎”恼朱味,安放在两族共用的祠堂里究渐座。每年冬至这天恼朱味,两族族长都要携手到祠堂里祭天祭祖恼朱味,并互赠冬至礼恼朱味,相约冬至食鲜究渐座。

  这一年的冬至又快到了恼朱味,杨争带着儿子杨标和几个庄丁恼朱味,去白河上钓大马哈鱼恼朱味,准备今年的冬至礼究渐座。

  白河是中俄的界河恼朱味,这时候恼朱味,宽阔的河面早已被冰冻上究渐座。杨争指挥庄丁们在冰面上凿开一个门板大的窟窿恼朱味,然后拿出马扎围水而坐究渐座。一行人有说有笑恼朱味,满怀期待究渐座。但族长杨争却是眉头紧锁恼朱味,心事重重究渐座。

  去年冬至时恼朱味,和杨争生死之交几十年的满寨老族长于忠突然含恨死去恼朱味,连句话都没来得及跟杨争说究渐座。他握着杨争的手恼朱味,指指独生儿子于翔恼朱味,睁着眼睛咽了气究渐座。

  于忠是到铜山上打黄羊给汉族兄弟当冬至礼时遭遇意外的究渐座。他自恃英勇恼朱味,不要家丁跟随恼朱味,独自一人上了山恼朱味,结果一去不返究渐座。正当杨争和两庄所有族人漫山遍野焦急地寻找时恼朱味,沙俄的边防兵将他送了回来究渐座。于忠后背上中了一枪恼朱味,奄奄一息恼朱味,血都快流干了究渐座。

  表面上看恼朱味,于忠好像是追黄羊越了界恼朱味,因为身带武器恼朱味,而被沙俄的边防兵开枪误伤究渐座。可是杨争知道恼朱味,于老爷子素来谨慎恼朱味,绝不会轻易越界恼朱味,这中间肯定有问题究渐座。但于翔却由悲生恨恼朱味,认为父亲都是因为给汉人备冬至礼才遭此不测恼朱味,心里对杨争和汉人产生了强烈不满究渐座。

  杨争曾几次对于翔说:“世侄恼朱味,老毛子向来狼子野心恼朱味,令尊不明不白地死在他们手里恼朱味,我们不可不防啊!”于翔却冷笑道:“谁说我爹一定就是俄国人害的?还不定是怎么回事呢!”杨争不禁愕然恼朱味,问于翔这话是什么意思究渐座。于翔说:“这白山黑水本是我们满族人的家园 恼朱味,是我们的祖先收留了你们这些外来人恼朱味,现在只怕是有人贪心不足恼朱味,用毒计害了我爹恼朱味,想独霸这片土地吧?”

  杨争痛心疾首:“世侄恼朱味,你可不能信口开河啊恼朱味,这从何说起?”于翔道:“我爹上山第二天恼朱味,有人看见你儿子杨标背枪上山恼朱味,他干什么去了?如果我爹是因为越界而被沙俄哨兵误伤恼朱味,为何背后中枪?而且我爹的伤明明是猎枪打的恼朱味,你怎么解释?”杨争说:“杨标才十七 岁恼朱味,他怎么会有如此歹毒的心肠?”于翔冷笑:“这年头人心难测恼朱味,再说我也没说什么恼朱味,杨族长恼朱味,你多的是什么心啊?”

  杨争气得答不上话恼朱味,只好回家质问杨标恼朱味,杨标果真承认冬至前确实背枪上过铜山究渐座。杨争火冒三丈恼朱味,臭骂了杨标一顿恼朱味,又问他上山干什么?杨标死活不肯讲恼朱味,只对天发誓说决没做过任何坏事究渐座。气得杨争用马鞭狠狠抽了他一顿恼朱味,仍是问不出个结果究渐座。

  正想着恼朱味,忽听杨标大叫:“爹恼朱味,爹恼朱味,钓到啦!”杨争抬眼望去恼朱味,只见杨标正兴奋地从鱼钩上摘着一条鱼究渐座。杨争摇摇头恼朱味,说:“不行恼朱味,还有点儿小恼朱味,赏给你吧究渐座。”

  杨标干脆地答了声:“是!”便用鱼叉叉住鱼恼朱味,咔咔几下刮去鳞恼朱味,随手一刀片下一块鱼肉来究渐座。跟随的庄丁捧过一只粗碗恼朱味,里边盛着盐和蒜泥恼朱味,杨标向碗里蘸了一下恼朱味,把生鱼片丢进嘴里嚼了几嚼恼朱味,又扯下酒葫芦猛灌一口恼朱味,叫道:“好鲜!”

  远处冰面上忽然无声无息地滑过来一架雪爬犁恼朱味,杨标大叫一声:“什么人?”

  爬犁小心翼翼地停下来恼朱味,上头的人冲杨标哈腰一笑:“少爷恼朱味,是我呀!”大伙儿这才看清恼朱味,原来是于府的大厨陈久究渐座。

  杨争问陈久到哪里去恼朱味,陈久说:“这不又到冬至了嘛恼朱味,东家命我出来采买时新果品菜蔬恼朱味,特别要买一条大马哈鱼究渐座。”

  “什么?你们东家要自己买鱼?”杨争听了这话恼朱味,只觉得脸上好像被人抽了一巴掌恼朱味,热辣辣的究渐座。陈久小心地向左右看了看恼朱味,压低声音说:“是呀恼朱味,杨爷究渐座。我们东家今天一早就上山打黄羊了恼朱味,不过我们东家说恼朱味,今年不会再给您送羊了恼朱味,您想食鲜的话赶快自己想辙吧究渐座。”说 完爬上爬犁匆匆走了究渐座。

  “爹恼朱味,大鱼咬钩啦!”

  杨争猛一回头恼朱味,发现杨标正在用力把鱼线拉出水面恼朱味,一条三尺多长的金鳞大鱼闪着迷人的光泽跳跃而出究渐座。正在这时恼朱味,远处的铜山上传来一声清脆的枪响恼朱味,震得树上的积雪簌簌直落究渐座。

  杨争的脸色更阴沉了恼朱味,向山上望了望恼朱味,说:“回吧!”

  一到家恼朱味,杨争就让人把大鱼送到后厨恼朱味,吩咐厨子按每年的规矩对半剖开恼朱味,剔净骨刺究渐座。

  往年的这个时候恼朱味,厨房早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了究渐座。于忠派人送来的半只黄羊一到恼朱味,大厨们马上各显神通恼朱味,把大鱼洗净剁成鱼茸恼朱味,掺进白面里揉成团恼朱味,擀成薄薄的饺子皮恼朱味,再把野黄羊肉剁成馅恼朱味,加葱费锐耕、姜费锐耕、香菜末拌好恼朱味,端到大厅里包饺子究渐座。饺子皮鲜恼朱味,黄羊肉馅香恼朱味,连空气里 都洋溢着浓郁的香气究渐座。

  可今年厨房里却冷冷清清究渐座。杨争不禁又想起于忠每年冬至请他到满寨赴宴时的情景究渐座。宽大的八仙桌上恼朱味,稳稳地放着一只铜火锅恼朱味,红白相间的野黄羊肉片像刨花一样摆在火锅周围的食盘里究渐座。火锅里翻滚的恼朱味,正是杨争送的半条大鱼……世世代代的冬至食鲜恼朱味,汉人以鱼茸面皮包黄羊肉馅饺子为鲜恼朱味,满人以鱼汤火锅涮黄羊肉为鲜恼朱味,总而言之有鱼有羊方为鲜究渐座。而今年恼朱味,鱼羊真的要分家了吗?

  鱼剖好了恼朱味,杨争叫过杨标恼朱味,说:“走恼朱味,我们亲自给满寨送去究渐座。”庄丁们都有些愤愤不平恼朱味,只有杨标欢天喜地究渐座。

  于翔的小妹于云开寨门迎进杨家父子恼朱味,看见杨标恼朱味,她乐得跳了起来恼朱味,毫不客气地抢过杨标手里的鱼恼朱味,还捶了他一拳恼朱味,说:“死杨标恼朱味,才来!”杨标脸红了恼朱味,偷偷看了父亲一眼究渐座。这时马蹄“”响恼朱味,于翔领着庄丁们回寨了恼朱味,每个庄丁的马上都驮着一只肥硕的黄羊究渐座。

  见了杨争父子恼朱味,于翔连马也没下恼朱味,只拱了拱手恼朱味,说:“请到寨内说话

  吧究渐座。”便策马而过究渐座。于云气得大叫:“哥恼朱味,你干吗摆着张臭脸!”等回过头时恼朱味,杨争已经沉着脸带着杨标离去恼朱味,她急得又叫恼朱味,“杨标恼朱味,干吗说走就走了……”

  晚上掌灯时分恼朱味,几个庄丁慌慌张张跑来报告:“族长恼朱味,不好了恼朱味,于翔带人打上门来了!”杨争拍案而起:“真是欺人太甚恼朱味,备枪恼朱味,随我前去招呼这小子!”

  一行人匆匆赶到寨门恼朱味,影影绰绰的火光中恼朱味,只见于翔骑着高头大马恼朱味,身后跟着一帮横眉瞪眼的庄丁究渐座。杨争压住火气恼朱味,叫道:“世侄恼朱味,你这是何意?”

  于翔“呸”了一声恼朱味,说:“谁是你世侄?姓杨的恼朱味,去年你指使儿子害死我爹恼朱味,今年又设下毒计要害我于姓满门恼朱味,我和你势不两立!”

  杨争道:“到底咋回事恼朱味,你把话说清楚究渐座。”于翔不由分说恼朱味,朝身后一挥手:“弟兄们恼朱味,给我灭了这姓杨的恼朱味,铲平他们汉人的庄子恼朱味,上啊——”杨争忍无可忍恼朱味,大吼一声:“你敢!”他身后十多个亲信一起端起了快枪恼朱味,眼看双方就要血拼究渐座。

  “住手——”远处一骑快马飞奔而来恼朱味,马上的少女正是于云究渐座。于翔惊问:“妹子恼朱味,你怎么来了?”杨争也叫道:“于姑娘恼朱味,这到底是咋回事呀恼朱味,你哥他……”

  于云谁也不理恼朱味,从怀中取出一块生鱼肉恼朱味,像杨标一样削了一片鱼肉恼朱味,送到嘴边:“这是杨家送来的鱼恼朱味,我尝给你们看看究渐座。”于翔变了脸色恼朱味,惊呼:“妹子当心恼朱味,鱼肉有毒!”

  于云淡淡一笑恼朱味,把鱼肉丢进嘴里恼朱味,若无其事地大嚼起来究渐座。吃罢鱼肉恼朱味,她豪爽地叫了声:“拿酒来!”杨标忙摘下酒葫芦抛过去恼朱味,于云稳稳接住饮了一大口恼朱味,这才不慌不忙说起事情的原委——于翔收下杨争的半条鱼恼朱味,却没让它进于家的厨房恼朱味,而是随手吩咐庄丁熬一锅鱼汤恼朱味,赏给下人们喝了算了究渐座。就在鱼汤熬得滚开时恼朱味,寨子里来了一个乞丐恼朱味,庄丁们看他可怜恼朱味,就舀了一碗鱼汤给他喝究渐座。谁料不出片刻恼朱味,乞丐竟七窍流血而死究渐座。于翔闻讯大怒恼朱味,当即率人杀出门去… …于云说:“哥恼朱味,那半条鱼让我割下了一块藏着恼朱味,它根本没毒究渐座。”于翔问:“你藏它干什么?”于云脸上飞起一朵红云:“因为恼朱味,它是杨标亲手打上来的究渐座。”

  杨争看着于云恼朱味,又回头看看儿子恼朱味,问道:“标儿恼朱味,你们?”杨标催马上前:“爹恼朱味,于大哥恼朱味,我就实说了吧恼朱味,我跟云儿好很长时间了究渐座。去年冬至恼朱味,我上山是偷偷约会去了恼朱味,我没有伤害于老族长究渐座。”

  众人都呆住了究渐座。

  于翔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恼朱味,突然一拨马喝道:“回寨!”

  这时寨里有人禀报恼朱味,厨师陈久跑了究渐座。

  茫茫原野上恼朱味,陈久边拼命抽打拉着爬犁的狗边回头望究渐座。火把之中恼朱味,满汉两寨的人合兵一处恼朱味,策马紧追不舍究渐座。众人大喊:“抓活的恼朱味,别让他跑了——”

  眼看就要到边境了恼朱味,追兵距爬犁还有两丈多远究渐座。于翔急了恼朱味,举枪瞄准究渐座。杨争忙叫:“别开枪!”这里离边境太近了恼朱味,万一射击不中恼朱味,子弹飞过边境恼朱味,那就等于主动挑衅并向邻国宣战了究渐座。

  杨标突然笑了恼朱味,说:“他跑不了!”话音未落恼朱味,只听“轰”的一声恼朱味,爬犁掉进了冰窟窿究渐座。那正是白天里杨争等人钓鱼时凿的窟窿恼朱味,只结了薄薄一层冰壳恼朱味,爬犁慌不择路轧上去恼朱味,立马塌了究渐座。

  杨标跑上前恼朱味,捞饺子一样把陈久捞了上来究渐座。据陈久交代恼朱味,他早就被沙俄人

  收买了恼朱味,三年前来到于忠家做厨师恼朱味,实际是奉主子之命潜伏于此恼朱味,伺机行动究渐座。去年冬至恼朱味,于忠独自一人上山打猎恼朱味,是他报告沙俄主子恼朱味,并设计杀害于忠恼朱味,嫁祸给杨标究渐座。今年他又在鱼里投毒恼朱味,目的就 是挑动满汉两族反目恼朱味,给沙俄侵略东北以可乘之机……冬至当日恼朱味,万里无云恼朱味,于杨集满汉两族百姓齐聚白河岸边究渐座。杨争和于翔携手登上祭坛恼朱味,祭罢天地恼朱味,两位族长共同抓住一支箭恼朱味,发誓今后于杨两姓有福同享恼朱味,有难同当恼朱味,若背此誓恼朱味,有如此箭究渐座。说毕两人合力将箭折断究渐座。

  随后二人命庄丁抬来鱼羊大鼎恼朱味,熬起鱼汤恼朱味,就着新打的黄羊肉恼朱味,开怀痛饮究渐座。打那以后恼朱味,两族和好如初恼朱味,直到1917年二月革命爆发恼朱味,沙皇倒台恼朱味,俄国人都没再敢打这个小镇的主意.

Tags: 冬至 食鲜

本文网址:/gushihui/15472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