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天赐良缘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1

  苏记绸缎庄是南城的老字号恼朱味,生意兴盛家大业大恼朱味,可是最近老掌柜苏正南却常常长吁短叹究渐座。原来苏正南眼见自己年事已高恼朱味,想让儿子苏云天子承父业恼朱味,只是苏云天偏爱舞文弄墨吟诗作画恼朱味,对生意毫不上心恼朱味,被父亲逼急了恼朱味,更是常常找借口跑出去游山玩水恼朱味,连家也不爱回了究渐座。

  苏云天风度翩翩恼朱味,出手阔绰恼朱味,所到之处恼朱味,尽是赞颂之声究渐座。这天他游历到鹿城千梅山恼朱味,但见点点花开恼朱味,暗香自来究渐座。不由心情大好恼朱味,展开画布开始作画恼朱味,这时突然耳畔传来莺啼燕语:“雪后轻桡入翠微恼朱味,花溪寒气上春衣”恼朱味,心下不由一动恼朱味,透过稀疏的梅影恼朱味,看到一个袅婷的身影背对自己而立究渐座。苏云天朗声接道:“过桥南岸寻春去恼朱味,踏遍梅花带月归究渐座。”女子转过身来轻轻作了个揖:“打扰公子雅兴了究渐座。”

  女子以轻纱掩面恼朱味,只露出一双灵动的大眼恼朱味,却也看得出是个美人坯子究渐座。苏云天顿时心生爱慕:“想不到姑娘也是惜梅之人恼朱味,果然是遇到知音了究渐座。”于是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接起赏梅的诗词恼朱味,正相谈甚欢时恼朱味,一阵山风拂过恼朱味,天色发暗恼朱味,女子赶紧说:“看来要下雨了恼朱味,公子也早些回吧究渐座。”说完转身往梅林深处走去恼朱味,苏云天大声追问:“未请教姑娘芳名?”隐约听到女子回了一声:“慕凝……”

  苏云天怅然若失究渐座。这时候豆大的雨珠已经洒下来了恼朱味,苏云天赶紧拔腿就跑恼朱味,却迷了方向究渐座。正狼狈不堪时恼朱味,突然发现山坳深处有一茅草房恼朱味,上前敲门恼朱味,一个老太婆开了门恼朱味,见苏云天谦恭有礼恼朱味,便客气的请了进去究渐座。屋内炉前坐着一个老汉正在打盹恼朱味,老太婆让苏云天到炉旁烘干衣服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老汉醒了打了个呵欠说:“老太婆恼朱味,眼见着天黑了恼朱味,不会点灯吗?”老太婆撇着嘴说:“家里的灯油给野猫打翻了恼朱味,拿什么点啊?”老汉伸了个懒腰说:“真不让人省心恼朱味,还是我来吧究渐座。”只见老汉慢吞吞地从炉内抽出一根燃尽的木柴恼朱味,走到一堵墙壁边恼朱味,就在上面涂画了起来究渐座。苏云天很纳闷恼朱味,眼见着老汉画出一个怪模怪样的油灯来恼朱味,然后擦燃一根火柴恼朱味,就近一点恼朱味,居然亮了究渐座。

  苏云天张大了嘴巴惊奇不已恼朱味,老太婆笑骂道:“死老头子恼朱味,又在卖弄了究渐座。这么点小法力还敢在客人面前显摆恼朱味,倒不如请客人吃个西瓜可口实在究渐座。”苏云天暗想这寒冬腊月恼朱味,哪来的什么西瓜究渐座。老太婆顾自端了一个装满泥土的小碗恼朱味,一手拿了粒瓜子埋进去恼朱味,含了口水对着碗喷去恼朱味,如此数次恼朱味,少顷即萌芽既而蔓藤展叶恼朱味,须臾开花结瓜如钱大恼朱味,总共不过一袋烟的光景究渐座。老太婆摘了一个瓜递给苏云天恼朱味,苏云天哪里敢接恼朱味,纳头就拜:“小生叨扰两位神仙清修恼朱味,万望恕罪!”

  老太婆扶起他笑道:“你与我们总算是有缘恼朱味,何来叨扰恼朱味,你只管在此歇息究渐座。”见苏云天惊疑不定恼朱味,便告诉苏云天究渐座。他们夫妇二人正是这千梅山的山神恼朱味,守护这方圆百里生灵究渐座。

  苏云天这才定下神来恼朱味,心想山神定是无所不知恼朱味,想起方才林中遇上的那位姑娘慕凝恼朱味,便请求山神告知她是何方人氏究渐座。谁知老汉陡然变脸:“有缘千里来相会恼朱味,无缘对面不相识究渐座。你二人若是有缘自然有再相逢之日究渐座。雨停了恼朱味,你可以走了!”

  苏云天苦苦相求恼朱味,老汉也不再发一言恼朱味,倒是老婆子心软恼朱味,送苏云天出门时轻轻说:“城西书斋陆家小女慕凝恼朱味,你二人天赐的大好良缘恼朱味,只是那姑娘近日将有一场劫难!今日遇见我们之事公子切记莫与外人言究渐座。”

  苏云天还想再问恼朱味,老太婆已经掩上柴门了究渐座。

  苏云天一路打听寻到城西陆家恼朱味,发现那不过是间小小的手工作坊恼朱味,此刻正大门紧闭究渐座。往邻家的人一打听恼朱味,说是一对外地父女恼朱味,刚搬来几个月恼朱味,平日里替人写信恼朱味,卖点诗词字画究渐座。苏云天想起山神婆说的姑娘有劫难的事恼朱味,忧心如焚究渐座。久候无果只能在附近找了间客栈住下恼朱味,并修书一封恼朱味,请邻家转达究渐座。

  第二天一大早恼朱味,苏云天又赶到陆家恼朱味,依然是铁将军把门究渐座。苏云天等了一天仍然没有结果恼朱味,晚上回到客栈恼朱味,家仆苏海风尘仆仆地找来了恼朱味,说是苏母已经卧床不起好多天究渐座。

  苏云天此次离家已近三月恼朱味,只是偶尔书信报平安究渐座。所以恼朱味,苏母一看到儿子回来恼朱味,原来病蔫蔫的样子立马精神了很多恼朱味,没两天就能下地走动了恼朱味,想来这病多半是思念儿子之故究渐座。

  接下来苏云天才知道父母亲已经替自己定了一门亲事恼朱味,准备择日成婚恼朱味,对方是米行穆掌柜的千金恼朱味,据说貌美贤淑恼朱味,与苏家可算是门当户对了究渐座。苏云天一听立刻涨红了脸恼朱味,态度坚决地连连摇头究渐座。苏正南怒道:“自古婚姻都是父母之命恼朱味,媒妁之言恼朱味,哪由得你自己作主的究渐座。”

  为了防止儿子再度出走恼朱味,苏正南命令将他房门锁上恼朱味,完婚之前哪里也不能去究渐座。

  苏云天心里惦记着陆慕凝恼朱味,岂肯轻易就范恼朱味,铁定了心不吃不喝究渐座。苏母心疼儿子恼朱味,流着泪好言相劝:“你父亲也是为你好恼朱味,穆姑娘才貌双全恼朱味,半点也不会委屈你的究渐座。”

  苏云天不为所动究渐座。眼见着儿子连续三天水米未进恼朱味,说话的力气都没了究渐座。苏母实在不忍心恼朱味,夜里偷了钥匙将苏云天放了出来究渐座。

  苏云天快马赶回鹿城恼朱味,在陆家只见到陆慕凝的父亲恼朱味,说明来意究渐座。

  陆父老泪纵横恼朱味,连声说自己本是京城大户人家恼朱味,家境殷实恼朱味,因误交损友染上赌习恼朱味,家财散尽还欠下高利贷恼朱味,从京城逃到这里恼朱味,没想到还是被人找上门来恼朱味,祸及家人恼朱味,慕凝已经被对方强抢进京恼朱味,声称三天内不付清银子就卖到青楼究渐座。苏云天暗想果然如山神所料恼朱味,慕凝有劫难了恼朱味,赶紧问欠高利贷多少银子究渐座。陆父说本是二百两恼朱味,现利滚利已成五百两了究渐座。苏云天把身上所带的银子都给了陆父恼朱味,连玉佩也摘下典当恼朱味,总共不过几十两恼朱味,只能让他先拿去付利息恼朱味,自己再想办法了究渐座。

  3

  苏正南正因儿子逃走而气恼恼朱味,没想到他竟然很快又回来了恼朱味,还低眉顺眼地说愿意学习打理生意上的事情恼朱味,再无二心恼朱味,只是婚事还要容后再议究渐座。苏正南大喜过望恼朱味,儿子终于回心转意了究渐座。至于婚事本来就是为了让他收心而定的恼朱味,只要儿子在身边恼朱味,慢慢自然能够说通他究渐座。

  见父亲心情大好恼朱味,苏云天提出自己要预支五百两银子究渐座。苏正南皱着眉头:“五百两不是小数目恼朱味,够买下几间店铺了恼朱味,你要这么多银子做什么?”苏云天不敢说替慕凝赎身恼朱味,谎称自己在外面结交的朋友生意上周转出了问题恼朱味,帮他渡过难关究渐座。苏正南将信将疑地看着儿子恼朱味,终究还是答应了究渐座。

  苏云天天资聪颖很快就学上了手恼朱味,将店铺打理得头头是道恼朱味,苏正南夫妇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恼朱味,心想很快就可以颐养天年了究渐座。

  这期间苏云天得空去了几趟鹿城恼朱味,慕凝姑娘已平安返家了究渐座。到底是大户人家出身恼朱味,家教严谨恼朱味,虽感念救命之恩恼朱味,也只能隔着闺房纱门与苏云天互诉衷肠究渐座。慕凝不但是精通诗词恼朱味,更是弹得一手好琵琶恼朱味,有时静听琴音也能让苏云天沉醉不已究渐座。

  一日恼朱味,慕凝感怀身世恼朱味,抽泣道:“我现在家境没落恼朱味,又被歹人掳走过恼朱味,只怕你家人断不会同意我们二人交往究渐座。为防污你名声恼朱味,你以后别再来了恼朱味,欠你的银两我自会想办法偿还究渐座。”

  苏云天赶紧好言劝慰:“你放心恼朱味,我们是天赐的良缘恼朱味,谁也拆不散的究渐座。”暗下决心定要将她迎娶进门恼朱味,以解相思之苦究渐座。为了安慰慕凝恼朱味,他甚至偷偷从库房取了银子办了些首饰恼朱味,说是母亲已经被自己说通恼朱味,这是先行付的聘礼究渐座。

  很快将至年关了恼朱味,苏正南清点货银时大吃一惊恼朱味,生意如常兴隆恼朱味,银两却短缺不少究渐座。便沉下脸将苏云天叫到账房恼朱味,并追问那五百两银子何时能还究渐座。苏云天眼见瞒不住恼朱味,只好跪倒在地恼朱味,一五一十地将自己偷偷和慕凝交往的事情说了出来恼朱味,并请求父亲成全自己究渐座。

  苏正南气得浑身发抖恼朱味,这叫他如何向穆家交待?可眼见儿子态度坚决恼朱味,扬言非她不娶也无可奈何究渐座。

  苏云天赶到陆家却发现人去屋空恼朱味,陆慕凝甚至未留下只言片语便离开了究渐座。苏云天疑心是自己的父亲用手段逼迫他们离开的恼朱味,心里万分愤怒恼朱味,更是不愿回家究渐座。四处找寻无果恼朱味,一日又寻到千梅山恼朱味,眼见梅树依旧恼朱味,人却无踪恼朱味,不由感怀万千恼朱味,潸然泪下究渐座。

  4

  无奈之下苏云天想找到山神指点迷津恼朱味,几经周折找到那座茅草房恼朱味,但见柴门虚掩恼朱味,里面空无一人恼朱味,苏云天在门口徘徊良久究渐座。这时一个樵夫担着一担柴经过恼朱味,苏云天赶紧上前打听究渐座。樵夫像听到天方夜谭一样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这是山野便民小居恼朱味,供路过的人歇息的究渐座。我在此二十年恼朱味,从未听说有何山神住此究渐座。”

  苏云天无奈回到家里恼朱味,只是从此便像丢了魂似的恼朱味,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趣究渐座。如此又过了些日子恼朱味,这天苏海告诉他街上来了一群杂耍艺人恼朱味,表演可精彩了恼朱味,硬拖着他一起去看究渐座。

  压轴节目是种瓜恼朱味,大家对着片刻生长出来的西瓜都惊奇不已恼朱味,连声赞叹究渐座。苏云天一看之下突然精神大振恼朱味,表演散场后还死死跟着杂耍班子不放恼朱味,非要请教他们种瓜即生的方法究渐座。

  班主被纠缠的没法恼朱味,又见苏云天打赏了不少银子恼朱味,这才告诉他恼朱味,其实这都不算什么恼朱味,只是一些小把戏而已究渐座。所谓的种瓜即生不过是将鸡蛋钻一个小孔恼朱味,去白存黄恼朱味,将西瓜籽用官柱甘草各二钱研末拌之仍装蛋壳内恼朱味,封其口埋潮湿墙边恼朱味,不令其干究渐座。用的时候再弄松泥土恼朱味,种上瓜子恼朱味,喷水后即可生长究渐座。

  再问及墙上点灯法恼朱味,班主笑了:“这更简单了究渐座。只要事先在墙上钻一个绿豆大的孔恼朱味,孔内放一个樟脑恼朱味,然后再在外面画一盏灯恼朱味,用火柴一点就着了究渐座。”

  听完班主的话恼朱味,苏云天如梦初醒恼朱味,原来自己一开始就是落入了一个圈套恼朱味,先前种种只不过是一群骗子精心布的局究渐座。没想到慕凝如此清纯美好恼朱味,却也是骗局里面的一枚棋子究渐座。

  母亲再张罗苏云天和米行千金的婚事时恼朱味,苏云天也不再反对了究渐座。婚礼办得很隆重恼朱味,等送完亲友回到洞房恼朱味,苏云天已经有几分醉意恼朱味,新娘子仍然蒙着盖头端坐在床头究渐座。掀开盖头后苏云天惊得一屁股坐到地上:“怎么是你!”

  盖头底下那双灵动的大眼睛恼朱味,曾经令苏云天朝思暮想恼朱味,可不就是慕凝究渐座。慕凝赶紧起身扶起苏云天:“原来是公子你恼朱味,何以如此惊讶?”苏云天指着慕凝恼朱味,手直哆嗦:“你这个骗子恼朱味,如何又混到了穆府恼朱味,你胆子可真不小!”慕凝道:“夫君你醉了究渐座。我本来就是生在穆家恼朱味,闺名一个宁字恼朱味,当日与夫君曾在千梅山有过一面之缘恼朱味,你难道忘了吗?我告诉过你叫穆宁的……”

  这时候苏云天才想起来恼朱味,当日陆家的那个女子的确是声音有所不同恼朱味,似乎更娇媚些恼朱味,原来根本就是假冒的究渐座。想到这里他不禁紧紧握住穆宁的手:“那个假山神有一句话倒是真的没说错恼朱味,我们是天赐的良缘究渐座。”穆宁有点莫名其妙:“夫君你当真是醉了恼朱味,哪来的什么山神?”

  尾声

  两年后恼朱味,苏正南正式将店铺交与苏云天打理恼朱味,自己乐得含饴弄孙恼朱味,颐养天年究渐座。在苏云天的精心打理下恼朱味,生意也是稳中有升恼朱味,越做越大究渐座。分号开到好几省究渐座。一次从京城传来一个消息恼朱味,说是一个冒充神仙招摇撞骗的集团被官府破获恼朱味,招供出不少受害者恼朱味,其中就有苏云天的名字究渐座。苏云天听到这个消息时恼朱味,不置可否恼朱味,看着穆宁在院内哄逗儿子恼朱味,眼中尽是柔和笑意究渐座。

Tags: 天赐良缘

本文网址:/gushihui/15471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