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盗皇传奇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1.刀下留人

  清朝雍正年间恼朱味,这年立秋后的一天恼朱味,午时恼朱味,晴空万里恼朱味,烈日炎炎究渐座。在北京城菜市口却是人山人海恼朱味,一个个眼巴巴地瞅着宣武门方向究渐座。他们在等看杀人恼朱味,看一个绰号“盗皇”的大盗被砍头示众究渐座。

  说到这个盗皇也真怪恼朱味,他不盗平民百姓恼朱味,不盗富商财主恼朱味,连王爷国公他也不盗恼朱味,专盗皇宫究渐座。是个名副其实的“盗皇”专业户究渐座。

  据说恼朱味,此人不但有一身飞檐走壁的轻功恼朱味,更兼力大无穷恼朱味,可以一夜之间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国库中八张龙床费锐耕、五张龙椅尽数盗走;他进皇宫恼朱味,如入无人之境恼朱味,能在三天之间恼朱味,七进七出皇宫恼朱味,取走无数奇珍异宝究渐座。

  然而恼朱味,俗话说得好:常在河边走恼朱味,难免不湿鞋究渐座。不知怎么回事恼朱味,盗皇这次彻底栽了恼朱味,他刚进入皇宫恼朱味,还没拿到一件宝贝就被侍卫当场捉住恼朱味,一看恼朱味,就认出他就是人称“无骨偷王”的张无骨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菜市口的百姓们兴致勃勃地议论着恼朱味,等着看这传说中三头六臂的人物到底长什么样儿究渐座。

  一阵梆子响过恼朱味,一群衙役恼朱味,团团押着盗皇恼朱味,从宣武门方向过来究渐座。人们一看这盗皇恼朱味,竟是个矮小干枯的老头究渐座。他项上戴着钢制的枷锁恼朱味,手脚缠了一圈圈镣铐究渐座。衙役们押着他上了施刑台恼朱味,红衣红裤的刽子手检查了手续费锐耕、验明了正身恼朱味,待盗皇签字画押后恼朱味,监斩官犯牌一举恼朱味,刽子手立即高举屠刀究渐座。

  就在这时恼朱味,突然从远处传来急速的马蹄声恼朱味,接着几匹快马飞驰而来恼朱味,马上人齐声高喊:“刀下留人!”当先的是个精干彪悍的大汉恼朱味,竟是京城第一名捕颜昌海究渐座。颜昌海快马来到近前恼朱味,手一挥恼朱味,一道令牌扔向监斩官恼朱味,大喝一声:“刑部有令恼朱味,立即将人犯张无骨押回大牢恼朱味,择日再审!”说罢恼朱味,不由分说恼朱味,押着犯人直往刑部大牢而去究渐座。

  刑部大牢中间一道长廊恼朱味,两旁都是铁栅栏恼朱味,栅栏里面关押的是各色凶犯与亡命之徒究渐座。颜昌海穿过长廊恼朱味,走到最里面一间牢房恼朱味,连着打开三扇铜门究渐座。盗皇费锐耕、又称无骨偷王的张无骨就关在这里究渐座。

  颜昌海进了牢房恼朱味,对张无骨说:“可知我为何救你?”张无骨茫然地摇摇头究渐座。颜昌海说:“只因我有一桩事要你来办恼朱味,若办得成功恼朱味,或许可以恢复你的自由身!”

  张无骨苦笑道:“颜捕头救命之恩恼朱味,张无骨没齿难忘!可惜我除了干些鸡鸣狗盗之事恼朱味,再无一技之长究渐座。”颜昌海笑着说:“正是鸡鸣狗盗的事儿!我需要有人帮我盗一件宝贝究渐座。”

  张无骨正要开口询问何事恼朱味,颜昌海摆手说道:“这事不用你去!我今日刀下救你恼朱味,已经颇费周折恼朱味,要想放你出去恼朱味,更得从长计议究渐座。现在恼朱味,我想找你徒弟王小山恼朱味,听说他是当今世间除你之外恼朱味,唯一会缩骨功的人?”

  张无骨点点头恼朱味,然后提笔写下了一个地址恼朱味,又附了一封信递过去究渐座。颜昌海接过书信恼朱味,就出了大牢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有个身穿商人服装的白胖老者恼朱味,正焦急地在刑部门口来回踱步恼朱味,当他看到颜昌海出来恼朱味,急忙一把拉住颜昌海问道:“事情办得怎么样?”

  颜昌海躬身说:“王爷恼朱味,卑职已经知道了王小山的下落究渐座。”老者说:“那就快去!记住恼朱味,千万不可让王小山知道张无骨关在刑部大牢恼朱味,若是走露风声恼朱味,惹来麻烦恼朱味,本王唯你是问!”颜昌海点头承诺后恼朱味,便骑上快马恼朱味,向天津方向飞奔而去究渐座。

  2.小山登场

  颜昌海赶到天津恼朱味,打听到王小山的行踪究渐座。这天恼朱味,颜昌海背着褡裢恼朱味,来到西城根恼朱味,一眼就看到不远处的王小山究渐座。只见他四十不到恼朱味,身材精瘦恼朱味,衣着考究恼朱味,手中提着鸟笼悠闲而行究渐座。颜昌海一步上前恼朱味,拦住他说:“小山兄弟恼朱味,久闻大名啊!鄙人姓颜恼朱味,京城人氏恼朱味,有一桩大买卖恼朱味,特来寻你!”

  王小山一愣恼朱味,纳闷地看着颜昌海恼朱味,问:“你认得我?什么买卖?”颜昌海嘿嘿一笑恼朱味,小声说:“当然是无本买卖!”王小山一听恼朱味,勃然作色究渐座。颜昌海低声说:“此地不是讲话之所恼朱味,借一步说话究渐座。”

  两人来到一家酒楼恼朱味,找了个单间恼朱味,关了房门恼朱味,颜昌海将张无骨的信递了过去究渐座。王小山一看恼朱味,只见信上写着:“小山如晤恼朱味,请助此人究渐座。张无骨究渐座。”张小山收好信恼朱味,叹了口气恼朱味,说:“好几年没见到师父了恼朱味,听说恼朱味,他就是盗皇?被捉住了要砍头?”

  颜昌海暗想:消息传得真快究渐座。嘴里却说:“你师父是偷王究渐座。盗皇另有其人究渐座。我从京里来恼朱味,这事清楚得很恼朱味,你可别听人胡说究渐座。”

  王小山说:“我师父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他又不想造反恼朱味,偷龙床龙椅干什么?再说了恼朱味,那么大的东西恼朱味,他就是想偷也得有那本事啊!这又不是搬家恼朱味,皇宫是那么好进的吗?”

  颜昌海说:“要不怎么说谣传不可信呐究渐座。”张小山嗯了一声恼朱味,又说:“我五年前就已经金盆洗手了恼朱味,不过师父有命恼朱味,弟子服其劳究渐座。说吧恼朱味,什么大买卖?”

  颜昌海凑上前来恼朱味,用只有王小山能听到的声音说:“我要怡亲王府里一个唐朝的听风瓶恼朱味,事成之后恼朱味,十万两白银究渐座。”说完恼朱味,两眼紧紧盯着王小山究渐座。

  王小山面无表情地点点头究渐座。颜昌海有些诧异恼朱味,又说:“这事挺难的究渐座。”

  王小山漫不经心地说:“我要先去怡亲王府摸摸情况恼朱味,半年时间给你交货究渐座。”颜昌海赶忙说:“不用!怡亲王府的图纸我这都有究渐座。”说着恼朱味,从褡裢中取出一摞图纸恼朱味,指指画画给王小山解释起来究渐座。

  这个唐朝的听风瓶存放在怡亲王府内宅的密室中恼朱味,密室四壁和屋顶都是钢制的恼朱味,只有一个小孩脑袋大小的通风孔究渐座。密室门是三尺厚的钢门恼朱味,钥匙有三把恼朱味,分别由怡亲王费锐耕、怡亲王妃和内务总管掌管恼朱味,要打开密室的门需要三把钥匙一起使用究渐座。

  王府的内宅侍卫林立恼朱味,昼夜巡逻恼朱味,严如皇宫究渐座。外宅白日仆从如云恼朱味,夜间有几十只恶犬游荡究渐座。加上外墙十几丈高恼朱味,墙头弧形檐线滑不唧溜恼朱味,专为防夜行人的飞爪而设计究渐座。若想进入怡亲王府恼朱味,难如上青天究渐座。

  王小山看完图后说:“有这个图纸就好办多了恼朱味,这样吧恼朱味,我还要去摸摸侍卫和仆从的情况恼朱味,一个月后交货究渐座。”颜昌海急忙从褡裢中又掏出一摞纸恼朱味,笑着说:“这个也不用摸了恼朱味,我这儿都有究渐座。”王小山笑了笑恼朱味,说:“看来颜兄也是道中高手恼朱味,盘子踩得如此之细!佩服佩服!”

  颜昌海客气了两句恼朱味,问道:“小山兄弟恼朱味,这样的话恼朱味,你看要几天?”

  “十天!”王小山自信满满地说恼朱味,“十天足够!”

  颜昌海不敢置信地张大眼睛恼朱味,说:“你有把握?外墙你怎么进?内外宅的仆从费锐耕、侍卫费锐耕、恶犬你怎么躲避?还有你的缩骨功真的能通过那个小通风孔?”

  王小山古怪地瞟了颜昌海一眼恼朱味,说:“所谓各弹各调恼朱味,各走各道究渐座。颜兄既是道中之人恼朱味,这么问有些坏了规矩吧?”

  颜昌海支支吾吾地说:“呃恼朱味,这个恼朱味,还有一事你可能不知晓恼朱味,就是这个听风瓶恼朱味,呃恼朱味,这个恼朱味,它很大……这是一桩难事……”

  王小山怫然不悦道:“世上无难事恼朱味,只怕有心人究渐座。十天之后我收我的钱恼朱味,你收你的货究渐座。瓶子大也好恼朱味,小也罢恼朱味,颜兄操那闲心干什么?”

  颜昌海只得抱拳说:“小山兄弟快人快语恼朱味,如此一言为定!十天之后恼朱味,我就在京城悦安客栈天字号房静候佳音!”

  3.开门揖盗

  十天之后的清早恼朱味,颜昌海坐在京城悦安客栈天字号房恼朱味,沏上一壶茶慢悠悠地品着究渐座。

  门开了恼朱味,王小山闪了进来究渐座。见王小山空着双手恼朱味,颜昌海嘴角不由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恼朱味,淡淡地说:“无妨无妨恼朱味,嘿嘿恼朱味,这事原也不那么容易究渐座。”

  王小山往旁边的空椅上坐下恼朱味,低声说:“已经得手了!但东西太大恼朱味,随身带着不方便恼朱味,我雇了人一会儿送到恼朱味,钱准备好了吗?”颜昌海听了恼朱味,吃了一惊恼朱味,说:“东西弄出来了?不可能吧?”

  说话间恼朱味,门开了恼朱味,一个壮汉提着一口大箱子走了进来究渐座。王小山抱过箱子恼朱味,掏出一把碎银子打发走了壮汉恼朱味,接着打开箱盖恼朱味,指着里面的一个瓶子说:“东西已经带来了!不过颜兄恼朱味,你可走眼了恼朱味,这瓶子是赝品恼朱味,不值几个钱究渐座。”

  颜昌海走过去恼朱味,抱起瓶子恼朱味,左看右看恼朱味,忽然举起向地上摔去究渐座。只听砰一声巨响恼朱味,瓶子成了碎片究渐座。王小山脸色一变恼朱味,警惕地看着颜昌海说道:“颜兄恼朱味,你这是?莫非要出尔反尔!”

  颜昌海也不答话恼朱味,从地上捡起一块碎了的底盘恼朱味,只见底盘里粘着一张纸恼朱味,上面写着一个“颜”字究渐座。颜昌海点点头说:“是我写的字恼朱味,确实是这个瓶子!没想到恼朱味,它还真就让你给偷出来了!”说罢恼朱味,从怀中掏出两张十万两的银票恼朱味,一张放在桌上恼朱味,另一张压在第一张上面恼朱味,说恼朱味,“小山兄弟恼朱味,这十万两是你的报酬!你若告诉我是如何把这瓶子弄出来的恼朱味,那么另外十万两也是你的了!”

  王小山倒吸一口凉气恼朱味,说:“颜兄是想学艺?你可真舍得下血本!好!我这就告诉你!”于是恼朱味,王小山便说了起来究渐座。

  那天恼朱味,王小山和颜昌海分手后恼朱味,便收拾好行囊进了京城究渐座。他来到怡亲王府附近打探了几天恼朱味,发现王府内格局跟颜昌海提供的资料一致恼朱味,就放心了究渐座。接着恼朱味,王小山夜入营缮司恼朱味,盗得官衣腰牌恼朱味,雇了几个人冒充营缮官恼朱味,在怡亲王府正门挖起沟来究渐座。王府管事来问恼朱味,王小山只说是积淤治污便应付了过去究渐座。根据颜昌海的图纸恼朱味,工人果然挖到了王府人工湖的泄洪沟恼朱味,王小山当晚就顺着泄洪沟潜进王府走了个来回究渐座。

  昨夜恼朱味,王小山再入王府恼朱味,先后进入管事房费锐耕、怡亲王爷和王妃的寝室恼朱味,盗得三把钥匙恼朱味,开了密室门把听风瓶抱了出来恼朱味,今天一大清早就来给颜昌海送货了究渐座。

  说完恼朱味,王小山从身上掏出三把钥匙恼朱味,放在桌上究渐座。颜昌海听罢恼朱味,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恼朱味,指着王小山说道:“你恼朱味,你你……”却说不下去了究渐座。他端起桌上茶碗恼朱味,“咕嘟咕嘟”连干三碗恼朱味,才又说恼朱味,“你居然把三把钥匙都偷了出来?你不是会缩骨功吗?为什么不走通风

  孔?”

  王小山奇怪地看他一眼恼朱味,说:“有门不走恼朱味,费那事干吗?”

  颜昌海搓动双手来回踱着步说:“走通风孔不费事啊!比你连偷三把钥匙省事多了!”

  王小山狐疑地说:“反正瓶子我给你拿来了恼朱味,你管我走什么通风孔作甚?”

  颜昌海懊恼地说:“总之你应该用缩骨功从通风孔进去!”

  王小山冷笑道:“颜兄恼朱味,你这是消遣小弟来了?让我走通风孔?你又不是不知道恼朱味,那瓶子比通风孔大!我进去倒也罢了恼朱味,可你告诉我恼朱味,这瓶子怎么出来?”

  颜昌海顿时张口结舌究渐座。这时恼朱味,只听门外一阵喧哗恼朱味,接着一人推门而入恼朱味,他便是那天站在刑部门口的白胖王爷究渐座。王爷进门就说:“昌海啊恼朱味,今早那瓶子没了恼朱味,这王小山果然有些门道究渐座。只是恼朱味,我和王妃以及总管的钥匙都不见了究渐座。”说着恼朱味,他看看王小山以及满地的瓶子碎片恼朱味,然后不伦不类地向王小山一抱拳恼朱味,说恼朱味,“王小山壮士对吧?我乃和硕怡贤亲王胤祥!”接着恼朱味,一指地上的碎片恼朱味,又说恼朱味,“这是壮士干的吧?”

  王小山连连摆手说:“不不不恼朱味,王爷恼朱味,这个这个……不是恼朱味,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怡亲王胤祥微微一笑恼朱味,说:“壮士莫慌!这盗瓶之事无妨恼朱味,说起来恼朱味,还是本王雇了壮士来盗我的听风瓶呢究渐座。”

  什么?你花钱请我来偷你自己的瓶子?王小山傻眼了究渐座。怡亲王指着颜昌海恼朱味,介绍说:“这位是京师名捕颜昌海颜捕头恼朱味,是本王派他去请壮士的究渐座。哎恼朱味,此事一言难尽恼朱味,且听本王与壮士详细道来……”

  这听风瓶是唐朝古物恼朱味,是康熙皇帝在世时送给十三子恼朱味,也就是怡亲王胤祥的究渐座。世间仅此一只恼朱味,真是价值连城究渐座。胤祥得了瓶子恼朱味,珍爱异常恼朱味,专门建了一座钢制密室恼朱味,又重金购买了恶犬恼朱味,将王府院墙高筑十几丈恼朱味,侍卫等级升级恼朱味,把怡亲王府搞得铜墙铁壁一般究渐座。

  那座钢制密室只留了一个小通风孔恼朱味,每日早晚恼朱味,内务总管都会从通风孔中查看两次究渐座。没想到恼朱味,三个月前的一个清晨恼朱味,总管突然发现瓶子不见了恼朱味,就急忙报告怡亲王究渐座。

  怡亲王大吃一惊恼朱味,忙将王妃叫来恼朱味,三人一对照恼朱味,发现三把钥匙都保存完好究渐座。钥匙没动恼朱味,门没开恼朱味,瓶子怎么出去的呢?整个密室只有一个通风孔恼朱味,就算人进去了恼朱味,瓶子比通风孔大恼朱味,它也出不来啊?

  怡亲王百思不得其解恼朱味,就将京城第一神捕颜昌海招了来究渐座。颜昌海看了恼朱味,也想不明白恼朱味,就对怡亲王说盗皇已经被捕恼朱味,关在刑部大牢恼朱味,因为怕他的同伙来救恼朱味,故对此秘而不宣究渐座。只说这盗皇能将八张龙床五张龙椅从皇宫中搬走恼朱味,必有过人本领究渐座。

  依着颜昌海的意思恼朱味,干脆将盗皇请出来协助破案恼朱味,可盗皇毕竟是钦犯恼朱味,还牵涉到龙床龙椅究渐座。王爷不敢做主恼朱味,只得让刑部下令恼朱味,对张无骨暂缓行刑究渐座。

  颜昌海知道张无骨有个徒弟恼朱味,就套得张无骨的书信恼朱味,找到了王小山究渐座。他没透露张无骨被捕之事恼朱味,又隐瞒了自己是捕快的身份恼朱味,还买了个假瓶子恼朱味,与怡亲王爷合演了一出开门揖盗的戏恼朱味,是想解开听风瓶失踪之谜究渐座。

  没想到王小山没用缩骨功进通风孔恼朱味,也没让怡亲王和颜昌海看到瓶子离奇出密室的一幕究渐座。他居然偷了钥匙直接开门而入恼朱味,这可和那盗贼不是一个路子究渐座。怡亲王无奈之下恼朱味,只好对王小山说了实情恼朱味,希望他帮忙破案究渐座。

  4.偷天大圣

  听完怡亲王的讲述恼朱味,王小山安慰道:“王爷莫急恼朱味,那听风瓶是罕世之宝恼朱味,又特点鲜明究渐座。那盗贼难以轻易脱手究渐座。我们有的是时间究渐座。”

  怡亲王拍着大腿说:“本王怎能不急?那八张龙床五张龙椅更是罕世之珍恼朱味,特点更加明显恼朱味,还是犯禁之物恼朱味,可那盗皇还不是于一月之内就卖给海外红毛鬼子了究渐座。我这瓶子可过去三个月了恼朱味,要是流落海外恼朱味,我怎么对得起先皇关爱之恩呀!”说着恼朱味,怡亲王竟流下了眼泪究渐座。

  王小山急忙说:“既然王爷如此重托恼朱味,更何况以小山为人个性恼朱味,遇到这种怪事恼朱味,也一定要弄个究竟的究渐座。王爷放心!我当尽力协助颜捕头恼朱味,听风瓶必将物归原主!”

  怡亲王抹抹眼泪恼朱味,说:“有劳壮士!他日听风瓶归来恼朱味,本王定有重谢!”说完恼朱味,走了究渐座。

  怡亲王一走恼朱味,颜昌海表情尴尬地说:“小山兄弟恼朱味,只因此事干系重大恼朱味,又只有你与令师能进入密室究渐座。我王命在身恼朱味,不得不有所隐瞒恼朱味,还望小山兄弟莫怪!”

  王小山客气了两句恼朱味,就问道:“你怎么见到我师父的?我师父那封信……”颜昌海赶忙胡诌了一些和张无骨是老朋友恼朱味,他曾帮自己破案之类的话搪塞过去究渐座。

  王小山并未细问恼朱味,而是岔开话题:“颜捕头恼朱味,你刚才说只有我们师徒二人能进入密室恼朱味,这也不尽然究渐座。我认识一人恼朱味,神通很大恼朱味,做过许多不可思议的大案恼朱味,他或许也能进去究渐座。”

  颜昌海惊诧道:“哦?还有这等人!他在哪里?叫什么名字?”

  王小山说:“他是保定人恼朱味,人称偷天大圣!”

  王小山随即带颜昌海前去找偷天大圣究渐座。偷天大圣姓李恼朱味,道上都叫他“李偷天”究渐座。颜昌海一见此人恼朱味,失望万分恼朱味,只见他长得肥头大耳恼朱味,那通风孔还没他半个屁股大恼朱味,这般体格能进通风孔?他不由疑惑地望了王小山一眼究渐座。

  李偷天听王小山说明来意恼朱味,又看了看图纸恼朱味,笑着说:“小山老弟恼朱味,这么大的洞恼朱味,你运起缩骨功抱着一只猪也进得去恼朱味,还来找我做什么?”

  王小山长叹一声说:“不瞒李老哥恼朱味,兄弟我已金盆洗手五年恼朱味,功夫都撂下了恼朱味,现在甭说骨头恼朱味,连肉都硬了究渐座。不得已恼朱味,才带着这位颜先生来找老哥了究渐座。”

  李偷天又问颜昌海:“其实这事吧恼朱味,说难真不难恼朱味,你只要把钥匙偷来就简单了究渐座。京师难道没有能人了恼朱味,还要你千里迢迢跑到保定来找我?”

  颜昌海忙说:“神偷有所不知恼朱味,这门需要好几把钥匙才开得了恼朱味,可这几把钥匙在谁手中没人知道究渐座。敢问这么小的孔恼朱味,神偷能进得去?”

  李偷天哈哈大笑道:“莫要瞧不起人恼朱味,这小孔难不倒我!十天之后恼朱味,你准备好钱便是!”

  王小山说:“李老哥恼朱味,那听风瓶吧恼朱味,它其实……”

  颜昌海赶忙拉了他一把恼朱味,插嘴说:“那听风瓶万分珍贵恼朱味,还望神偷好好爱护!”

  李偷天嗤地一笑道:“这个我晓得恼朱味,不劳吩咐!”

  双方约好十天之后在悦安客栈天字号房交易恼朱味,就分手了究渐座。出了门恼朱味,颜昌海才说:“你是想告诉他听风瓶比通风孔大的事吧?莫怪我打断你恼朱味,你一说恼朱味,这人打了退堂鼓就不妙了究渐座。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恼朱味,只待他进了王府遇到那般窘境恼朱味,急中生智恼朱味,才能生出神妙手段究渐座。”

  王小山笑道:“你当日瞒着我恼朱味,也是这么想的吧?”

  颜昌海不好意思地笑笑恼朱味,岔开话题说:“这李胖子也会缩骨功?我看他一身肥肉怎么缩!”

  王小山说:“这人用什么功夫我可不知究渐座。不过他手法着实异想天开恼朱味,往往令人百思难解究渐座。他既然说能进恼朱味,必有十足把握究渐座。”

  十天之后的清晨恼朱味,颜昌海和王小山正在天字房说话恼朱味,就听一阵哭声传来恼朱味,声随人到恼朱味,一个胖子撞开屋门恼朱味,闯了进来恼朱味,他正是李偷天究渐座。颜昌海吃了一惊恼朱味,忙问:“神偷恼朱味,出了什么事?”

  李偷天抬起头恼朱味,泪眼婆娑地说:“大圣他……他……他升天了!”说着竟“呃”一声背过气去究渐座。颜昌海和王小山莫名其妙恼朱味,赶紧掐人中费锐耕、灌汤水把他弄醒恼朱味,听他抽抽噎噎地说起事情经过究渐座。

  原来李偷天从小养了一只猴子恼朱味,取名李大圣究渐座。这李大圣精灵无比恼朱味,跟着李偷天闯荡江湖恼朱味,学会一身偷**狗的本事究渐座。李偷天觉得这是条发财的门路恼朱味,更加着意驯养它恼朱味,并凭着它做了许多大案恼朱味,偷天大圣的名号就传开了究渐座。

  十天前恼朱味,李偷天带着李大圣进京恼朱味,来到怡亲王府恼朱味,踩了几天的盘子究渐座。昨天早晨恼朱味,李偷天带着李大圣藏在膳食房马车的蔬菜大筐里恼朱味,进入王府内宅恼朱味,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究渐座。

  到了天黑恼朱味,李偷天带了李大圣找到密室究渐座。李偷天在外望风恼朱味,李大圣就从通风孔钻了进去究渐座。可惜恼朱味,李大圣名叫大圣恼朱味,毕竟还是只猴子恼朱味,它居然没发现听风瓶比通风孔还大恼朱味,它搬了瓶子硬往里塞恼朱味,结果瓶子卡在通风孔中恼朱味,出不去恼朱味,进不来恼朱味,而且把李大圣的归路也给堵死了究渐座。

  李偷天和李大圣都急了恼朱味,一个在外面上蹿下跳恼朱味,一个在里面吱吱大叫究渐座。最后恼朱味,惊动了王府侍卫恼朱味,李偷天没办法恼朱味,舍了李大圣恼朱味,又钻进了蔬菜大筐究渐座。

  李大圣的结果可就惨了究渐座。总管叫来王爷和夫人恼朱味,开门一看恼朱味,发现李大圣在密室里又蹦又跳恼朱味,碰坏了不少名贵的瓶瓶罐罐究渐座。怡亲王爷大发雷霆恼朱味,当场命人宰了李大圣恼朱味,又把执掌活取猴脑的管事打了个半死恼朱味,说他看守猴子不尽心究渐座。

  李偷天蹲在蔬菜大筐里心如刀割恼朱味,呜咽着哭了一宿恼朱味,直到第二天被马车带到菜市口才跑了出来究渐座。

  李偷天说完恼朱味,闭目长叹道:“大圣一死恼朱味,从此道上就没有偷天这号人物!李某无力胜任恼朱味,惭愧!惭愧!颜先生恼朱味,你若有意恼朱味,我这就带你去见祖师爷!他老人家姓孔名不明恼朱味,人称梁上孔明究渐座。从无难事能难得住他!”

  5.梁上孔明

  两人跟着李偷天出了京城恼朱味,来到了济南府千佛山脚下究渐座。

  李偷天停下脚步恼朱味,说:“前面就到了!祖师爷有个癖好恼朱味,就是酷爱阿堵物究渐座。但凡请教他问题恼朱味,都要收你一万两银子究渐座。”颜昌海说:“阿堵物谁不爱?只要主意济得了事就好究渐座。”

  李偷天引着两人进了旁边一间雅致的竹园恼朱味,绕过琳琅满目的竹亭竹桥恼朱味,进入一间竹舍恼朱味,就见到了梁上孔明究渐座。这祖师爷是个双眼俱盲的秃顶老头恼朱味,当真是个名副其实的孔不明究渐座。

  李偷天跪下给祖师爷磕了头恼朱味,然后做了引见究渐座。宾主落座恼朱味,颜昌海说起怡亲王府的听风瓶究渐座。祖师爷听完恼朱味,微微点点头恼朱味,问了一句:“你是说要从一个通风孔偷一个瓶子?”就不再言语究渐座。

  颜昌海急忙掏出一万两银票递到他手中恼朱味,老头用手指轻轻一捻恼朱味,便露齿一笑恼朱味,捋着胡须想了想恼朱味,说:“这事不难!你找根中空长竹竿恼朱味,一头拴一个猪尿泡恼朱味,从通风孔伸进去恼朱味,把猪尿泡垂到瓶子里究渐座。然后对着竹竿另一头吹气恼朱味,猪尿泡鼓起来恼朱味,就撑住了瓶子恼朱味,就可以用竹竿把瓶子从通风孔拿出来了究渐座。”

  颜昌海一琢磨恼朱味,不由连连点头恼朱味,又问:“祖师爷恼朱味,这事还有个难处恼朱味,那瓶子比通风孔大恼朱味,这应该怎么办?”说着恼朱味,见老头没动静恼朱味,又递上一张银票究渐座。

  老头开心地说:“我这有一个法子恼朱味,好用但费点事究渐座。既然四壁和屋顶都是钢制恼朱味,那么可以从地底挖个洞钻进去!”颜昌海连连摇头说:“这个不成恼朱味,地底全是岩石!”

  老头怫然不悦道:“岩石怎么了?只要工夫深恼朱味,铁杵磨成绣花针!是你没有耐心恼朱味,不是我这法门不值一万两!”颜昌海只得又塞过一张银票究渐座。

  老头回嗔作喜恼朱味,道:“第二个法门么恼朱味,却是简单之极!既然通风孔出不来恼朱味,偏又无门无窗恼朱味,上下前后左右都无

  法进入恼朱味,那么找到将瓶子放进去的人恼朱味,问题便可迎刃而解究渐座。此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究渐座。”颜昌海二话不说恼朱味,又塞过一张银票究渐座。

  老头又说:“这最后一个法门恼朱味,需寻得一人究渐座。有此人在恼朱味,区区听风瓶何足道哉!”

  颜昌海连忙问:“不知此人姓甚名谁恼朱味,仙乡何处?”

  老头摇头晃脑地说:“此人绰号盗皇恼朱味,一夜之间能从皇宫盗得八张龙床五张龙椅究渐座。试想恼朱味,龙床龙椅尚且如此恼朱味,何况小小一个听风瓶?”

  三人出了竹园恼朱味,李偷天拱手告辞恼朱味,说:“颜先生恼朱味,祖师爷说得有道理恼朱味,听说那盗皇有个乾坤袋恼朱味,袋子不大却可装世间万物究渐座。找到盗皇恼朱味,当可解你之忧究渐座。”说罢恼朱味,转身离去究渐座。

  王小山说:“乾坤袋一说未免无稽恼朱味,不过听说世间有一种奇术恼朱味,叫做六丁搬运大法恼朱味,可驱动鬼神相助恼朱味,或许盗皇会这种法术也未可知究渐座。”

  颜昌海叹了口气恼朱味,说:“小山兄弟恼朱味,多谢你陪我奔波!此事你我已尽人事恼朱味,成败就只好听天由命了究渐座。今日就此别过恼朱味,他日有缘再见吧!”

  于是恼朱味,王小山告辞而去究渐座。颜昌海看着他的背影恼朱味,心说:我要禀告王爷恼朱味,找你师父盗皇想法子了恼朱味,此事当然不能让你知道恼朱味,只好请你走了究渐座。

  颜昌海见了怡亲王恼朱味,说起这几天的事情究渐座。怡亲王不由恼怒骂道:“本王一直以为恼朱味,怡亲王府已被我打造成铜墙铁壁恼朱味,没想到这些江湖人却把我这里当成自家茅房恼朱味,脱裤子就撒恼朱味,撅屁股就拉恼朱味,一个个想来便来恼朱味,要走便走恼朱味,可恨可恼!”

  颜昌海赶忙说:“俗语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恼朱味,只有百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王爷莫要放在心上究渐座。”

  怡亲王气哼哼坐下恼朱味,沉吟半晌恼朱味,才说:“非得让我去求皇上恼朱味,把盗皇放出来助你破案?再没别的办法了?”

  颜昌海说:“王爷恼朱味,我寻遍江湖异士恼朱味,无一人能办成此事究渐座。而那盗皇恼朱味,仅凭一己之力恼朱味,竟能一夜之间将皇宫八张龙床五张龙椅盗走恼朱味,若得此人相助恼朱味,必能找到听风瓶究渐座。”

  怡亲王想了想恼朱味,说:“好吧恼朱味,让本王试试究渐座。哎恼朱味,皇上忌讳盗皇的名字恼朱味,又担心此人借机逃跑恼朱味,恐怕不肯答应究渐座。”

  颜昌海小声说:“王爷恼朱味,卑职刀下救了盗皇一命恼朱味,他非常信任我究渐座。我可假意许诺事成之后恼朱味,恢复他的自由恼朱味,待他得了听风瓶恼朱味,必会前来邀功究渐座。到那时恼朱味,卑职手起刀落恼朱味,砍下他的人头恼朱味,王爷就好跟皇上交代了究渐座。”

  王爷抚掌大喜恼朱味,道:“妙计!妙计!本王这就上朝恼朱味,你在这里等我消息究渐座。”说完恼朱味,进宫请旨去了究渐座。傍晚恼朱味,怡亲王满面喜色地回来恼朱味,说:“皇上已准你之计究渐座。听风瓶归府之日恼朱味,便是盗皇归天之时!”

  6.盗皇之谜

  颜昌海赶到刑部大牢恼朱味,见了张无骨恼朱味,将丢失听风瓶一事讲了一遍后说:“今日我放你出去恼朱味,听风瓶归府之日恼朱味,就是你无罪之时究渐座。”

  张无骨淡淡一笑说:“颜捕头放心恼朱味,十日之内恼朱味,必有消息!”颜昌海点点头恼朱味,打开张无骨的枷锁恼朱味,开了牢门恼朱味,带着他离开了刑部大牢究渐座。

  张无骨会乖乖地任凭颜昌海与怡亲王设计的计策去做吗?在江湖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偷王恼朱味,才不会这么傻呢!他早就逃之夭夭了究渐座。此时的张无骨恼朱味,正驾着马车狂奔在千里之外恼朱味,坐在他旁边的王小山问道:“师父恼朱味,你真的是传说中的盗皇?我不明白恼朱味,一夜之间恼朱味,你是怎么将那八张龙床和五张龙椅弄出去的?”

  张无骨哈哈大笑道:“小山啊恼朱味,我不是盗皇恼朱味,但我认得他!我不光认得他恼朱味,还知道那八张龙床和五张龙椅的事究渐座。现下恼朱味,他们应该追不上咱们了恼朱味,咱们车速放慢点恼朱味,我给你讲讲盗皇和那龙床龙椅的事究渐座。”

  张无骨便缓缓地讲了起来究渐座。

  两年前恼朱味,江湖上就开始有了盗皇的传说恼朱味,只不过当时并没有那么神奇恼朱味,只说有个专盗皇宫的大盗究渐座。心高气傲的偷王张无骨听了恼朱味,心里很是不服恼朱味,决定和盗皇比个高低恼朱味,就一个人进了京城究渐座。他在皇宫外整整踩了半年多盘子之后恼朱味,才决定进入皇宫究渐座。

  不料恼朱味,张无骨进入皇宫没走出十步恼朱味,就被宫中侍卫捉住恼朱味,关进了刑部大牢究渐座。张无骨不由对盗皇肃然起敬:皇宫守卫如此森严恼朱味,自己连十步都走不了恼朱味,他竟能连入皇宫恼朱味,来去自如恼朱味,真不愧盗皇之名呀!

  这盗窃皇宫的大罪恼朱味,是要株连九族的恼朱味,张无骨无亲无故恼朱味,只有一个徒弟王小山恼朱味,而徒弟又不在九族之列究渐座。张无骨没了这方面顾虑恼朱味,再加上觉得自己一把年纪了恼朱味,早一天死晚一天死也没什么区别恼朱味,所以满不在乎究渐座。

  进了刑部大牢恼朱味,当晚牢头就给张无骨准备了丰盛的酒席究渐座。张无骨自忖必死恼朱味,就放开了肚皮吃喝起来恼朱味,没想到这酒食竟是他从没吃过的美味佳肴究渐座。第二天恼朱味,张无骨等了一天恼朱味,也没见人来提审他恼朱味,到了进午餐和晚餐时恼朱味,牢头又提来了更加丰盛的鲜美酒菜究渐座。

  张无骨就稀里糊涂地连吃带喝了一个月究渐座。他心里实在纳闷恼朱味,忍不住问牢头:“难道刑部大牢的重刑犯都是这样?那我可宁死也不愿出去了究渐座。”

  牢头笑着说恼朱味,因为有一位大人物的关照恼朱味,他才有此优待究渐座。张无骨大奇恼朱味,绞尽脑汁也想不起自己认识这样一位大人物恼朱味,就对牢头说:“你明日约那位大人恼朱味,就说我借花献佛恼朱味,请他吃酒究渐座。”

  到了傍晚恼朱味,酒食上桌时恼朱味,来了一位面庞白净的中年人恼朱味,朝张无骨拱拱手恼朱味,就端起酒杯饮起来究渐座。酒至半酣恼朱味,张无骨忍不住问道:“阁下为何如此待我?”

  那白面人反问他:“张英雄可知自己所犯何罪?”

  张无骨哈哈大笑恼朱味,说:“不过是株连九族罢了!可惜张某孤家寡人一个恼朱味,没什么九族可株连究渐座。”白面人一伸拇指恼朱味,叫一声:“视死如归!真好汉也!”说罢连敬张无骨三杯美酒究渐座。

  张无骨心知此人无事来献殷勤恼朱味,必有所图恼朱味,于是说:“不知阁下有何所求?”

  白面人仍反问他:“张英雄可有什么心事未了?”

  张无骨想了想就说:“我有一个徒弟恼朱味,天津人恼朱味,名叫王小山究渐座。”白面人点点头恼朱味,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恼朱味,然后转身出了大牢究渐座。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月恼朱味,依然每餐美食不断恼朱味,而且花样日日翻新究渐座。张无骨吃得好不惬意究渐座。

  有一天恼朱味,那白面人来到大牢恼朱味,拿着王小山的一封书信恼朱味,递给张无骨究渐座。信上写着恼朱味,王小山收到这白面人百万两黄金恼朱味,并嘱张无骨在牢中好生休养恼朱味,勿生挂念究渐座。

  张无骨讲到这里恼朱味,王小山忍不住笑着说:“师父恼朱味,咱可发大财了!那些日子恼朱味,我连接收了五百多两黄金呢究渐座。”张无骨嘿嘿一笑恼朱味,继续讲述起来究渐座。

  张无骨见了王小山的信恼朱味,感到心愿已了恼朱味,就对白面人说:“阁下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白面人说:“张英雄快人快语!”说罢就坐下来恼朱味,亮出了他的身份究渐座。原来此人是宫里的司库大太监恼朱味,掌管国库物需究渐座。国库中好多旧物摆放多年恼朱味,无人问津恼朱味,这太监就生了贪心恼朱味,偷偷将一些不起眼的物件卖了出去究渐座。

  后来恼朱味,宫里要检查国库恼朱味,他慌了恼朱味,和几个早有勾结的小太监一商量恼朱味,决定一不做二不休恼朱味,制造了一个国库被盗的假现场恼朱味,居然蒙了过去究渐座。从此这些太监胆子越来越大恼朱味,纷纷把国库里值钱的东西拿了往外卖究渐座。这个无底洞越来越大恼朱味,大太监害怕了恼朱味,就来找张无骨究渐座。

  白面太监说完恼朱味,扑通跪倒恼朱味,对张无骨说:“张英雄身犯大罪恼朱味,左右都是一死恼朱味,就请救我一命!将这些事扛了去吧!小人下辈子做牛做马恼朱味,报答英雄的大德究渐座。”

  张无骨恍然大悟恼朱味,原来所谓的盗皇是这么一回事!不由哈哈大笑着一口应承下来究渐座。这司库大太监留下一张丢失物品目录恼朱味,欢快地走了究渐座。不久恼朱味,什么司膳费锐耕、司乐费锐耕、司玺费锐耕、司仗费锐耕、司设费锐耕、司织的大小太监纷纷求见恼朱味,张无骨来者不拒恼朱味,只要拿了王小山的信恼朱味,尽皆一力承担究渐座。终于把盗皇塑造成了一个大到龙床御辇恼朱味,小到针线胭脂无所不要的极品盗皇专业户究渐座。

  这批太监们为报答张无骨恼朱味,也算是费尽心力恼朱味,把他的刑期一拖再拖恼朱味,一直拖到出现了听风瓶的事究渐座。

  张无骨讲完故事恼朱味,对王小山说:“所以这盗皇就是那些监守自盗的太监究渐座。至于那八张龙床五张龙椅嘛恼朱味,就是被那白面司库太监给卖到海外的究渐座。小山啊恼朱味,我且考你一考恼朱味,你可知道怡亲王府的听风瓶是谁偷的?”

  王小山笑眯眯地说:“师父觉得呢?”

  张无骨说:“小孔丢大瓶恼朱味,世间哪有这等怪事?以我之见恼朱味,也是内贼所为究渐座。不是总管就是王妃恼朱味,或者是这两者合谋究渐座。”

  张无骨说罢恼朱味,与王小山一起大笑起

  来恼朱味,笑了一阵恼朱味,王小山忽然说:“师父你错了!这听风瓶嘛恼朱味,不是王妃恼朱味,更不是总管所盗恼朱味,乃是弟子所为究渐座。弟子知道师父入了大牢恼朱味,就费尽心思设计了这么一个局恼朱味,就是想救师父脱险究渐座。”

  张无骨愕然问道:“当真?那听风瓶现在何处?你又是如何盗出来的?”

  王小山说:“这听风瓶恼朱味,我已托人归还给颜昌海了究渐座。想必这时恼朱味,他已知道我是如何盗得的了究渐座。”

  7.物归原主

  再说颜昌海与张无骨说的十天期限转眼就到究渐座。这天一早恼朱味,怡亲王来到悦安客栈天字号房内究渐座。这时恼朱味,客栈楼上楼下到处埋伏了带刀的王府侍卫恼朱味,单等张无骨落网究渐座。怡亲王坐等了一会儿恼朱味,才见颜昌海背着褡裢姗姗来迟究渐座。怡亲王说:“昌海啊恼朱味,这里一切都安排好了!这盗皇一进入悦安客栈恼朱味,就是他的死期究渐座。”

  颜昌海懊丧地摇摇头说:“王爷恼朱味,盗皇已经逃走了究渐座。”

  “什么?”怡亲王拍案而起恼朱味,“你怎么知道?”

  颜昌海说:“听风瓶乃王小山所盗恼朱味,今日一早恼朱味,他已托人把听风瓶送到卑职家里了究渐座。”

  怡亲王大喜恼朱味,拍着颜昌海的肩膀说:“太好了!你也别难过恼朱味,盗皇跑了就跑了!人跑了可以再抓恼朱味,听风瓶回来就好恼朱味,这东西没了恼朱味,可就没处去找了究渐座。瓶子在哪儿?”

  颜昌海额头冒汗恼朱味,躬着身子说:“卑职现在已经明白听风瓶是如何失盗的了究渐座。其实恼朱味,王小山早就知道盗皇就是张无骨恼朱味,而且知道张无骨被捕入狱究渐座。于是恼朱味,他就设了这个局恼朱味,只是为了救他师父恼朱味,不是为了偷听风瓶究渐座。所以……呃……他施展缩骨功从通风孔进入密室恼朱味,然后打碎瓶子恼朱味,从通风孔带了出去究渐座。”

  颜昌海说罢解开褡裢恼朱味,掏出一包东西恼朱味,递给怡亲王究渐座。惊得目瞪口呆的怡亲王恼朱味,半晌才说:“不可能!现场没有碎片恼朱味,侍卫也没听到声响……”

  颜昌海指着那包东西说:“他用包袱包着瓶子恼朱味,里面衬着棉花打碎的恼朱味,所以既无声响也无碎片究渐座。”

  怡亲王颓然倒在太师椅上恼朱味,看着手中的一包碎片恼朱味,过了好久恼朱味,才喃喃说道:“那么大一个听风瓶恼朱味,打碎了只有这么一点!让本王如何向先皇交代啊!”说着恼朱味,眼泪哗地流了下来……

Tags: 盗皇 传奇

本文网址:/gushihui/15471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