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夺命鸡毛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1

  南宋时期恼朱味,天下大兴科举恼朱味,看似太平恼朱味,却也盗贼四起恼朱味,特别是九虎山一带强盗头焦勇恼朱味,官府数年缉拿无果究渐座。

  话说有名进京赶考的后生恼朱味,名唤邵安昭恼朱味,途中被强盗打劫恼朱味,不仅落得身无分文恼朱味,还与一同进京的老乡失散究渐座。

  为了在下个驿站与老乡会合恼朱味,邵安昭顶着月光连夜赶路究渐座。五更时分恼朱味,天色微亮恼朱味,邵安昭路过一个村子恼朱味,闻得处处鸡鸣恼朱味,不由饥肠辘辘恼朱味,想想自己已经好几天没吃过一顿饭了究渐座。邵安昭平日里非常痛恨那些偷鸡摸狗之人恼朱味,饿昏了头的他此刻却鬼使神差一般恼朱味,悄悄钻进了一家农舍里恼朱味,摸了一只大公鸡迷迷糊糊直往外跑究渐座。

  鸡舍乱成一片恼朱味,鸡叫声吵醒了户主恼朱味,户主跑出来远远看见一个身影抱着一只鸡往前跑恼朱味,便大声吆喝:“抓贼啊……”一下子好多村民闻讯追了上去究渐座。

  邵安昭神色慌张恼朱味,人也清醒了大半恼朱味,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恼朱味,便在半路抛下公鸡一直往前跑恼朱味,跑到一个三叉路口恼朱味,忽见一个货郎挑着担子赶路恼朱味,险些撞了上去究渐座。

  那货郎三十来岁恼朱味,五大三粗恼朱味,名唤吴临琏恼朱味,是个外乡人恼朱味,问道:“公子如此匆忙恼朱味,发生什么事情了?”

  一看这情形恼朱味,邵安昭便知此人不是本村之人恼朱味,立刻跪了下来求道:“恩公救我究渐座。”

  吴临琏扶起邵安昭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邵安昭便把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一下恼朱味,急切道:“恩公恼朱味,如果村民追上来恼朱味,问起你恼朱味,你就说我往左边的路口跑走了究渐座。”

  “公子请放心恼朱味,我答应帮你引开他们究渐座。何况你也是逼不得已恼朱味,谁没有犯错的时候恼朱味,现在已知悔改便好究渐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恼朱味,你快走吧恼朱味,别耽误了考期究渐座。”

  “恩公的大恩无以回报究渐座。敢问恩公家住何方恼朱味,日后好登门拜谢究渐座。”邵安昭问道究渐座。还不等吴临琏回话恼朱味,透过树枝恼朱味,邵安昭忽见一群村民手持农具追了过来究渐座。邵安昭慌忙摸了摸身上恼朱味,从身上摸到一根五彩鸡毛恼朱味,料是刚刚从公鸡身上掉下来的恼朱味,他想也没想恼朱味,便匆忙插进吴临琏的腰间道:“恩公恼朱味,来不及细说了恼朱味,日后有缘相见恼朱味,必当重谢恼朱味,以此为证究渐座。”说完慌忙往右边的分岔路口跑去究渐座。

  顷刻恼朱味,一群凶神恶煞的村民手持农具追了上来恼朱味,在三岔口看见了卖货郎恼朱味,便问方才可见有人从此路过究渐座。吴临琏答道:“有个书生模样的客官从左岔口慌忙跑过去了究渐座。”村民们立刻往左岔口追了上去恼朱味,追了半里路路程恼朱味,忽见一早起的农妇恼朱味,便问可见一书生模样的客官从此路过恼朱味,那农妇回答并未看见有人从此路过恼朱味,村民气急败坏的折返回去恼朱味,一会儿就追上了卖货郎究渐座。

  “你为什么要撒谎?偷鸡贼并未从左岔口逃跑究渐座。”村民责问道究渐座。

  “我……我没有撒谎究渐座。”吴临琏心虚道究渐座。

  “哼恼朱味,如果你没有撒谎恼朱味,便是那偷鸡贼恼朱味,打着走街串巷卖货的幌子恼朱味,实为干偷鸡摸狗的勾当究渐座。”村民怒道究渐座。

  “你们冤枉好人了究渐座。”吴临琏紧张地反驳道究渐座。

  天色已经大亮恼朱味,村民细心打量吴临琏究渐座。吴临琏只顾埋头赶路恼朱味,大汗淋漓恼朱味,刚才撒了谎恼朱味,神色慌张恼朱味,突然有个村民大叫道:“他就是那个偷鸡贼!你们看恼朱味,他的腰上还沾有一根鸡毛究渐座。”

  众人一看恼朱味,果见吴临琏腰间别有一根五彩鸡毛恼朱味,便大声喝道:“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吴临琏百口莫辩恼朱味,被村民们押进了村里恼朱味,绑在祠堂内的柱子上究渐座。

  2

  吴临琏被押进村时恼朱味,看得清清楚楚恼朱味,村口竖了块石碑恼朱味,写着:张家庄究渐座。张家庄不大也不小恼朱味,百来户人家恼朱味,村民原本淳朴善良恼朱味,只因近几年盗贼蜂起恼朱味,时有村民被盗被劫恼朱味,官府也奈何不了盗贼恼朱味,村民们便对盗贼恨之入骨恼朱味,抓到一个绝不放过究渐座。

  且说村民把吴临琏绑在祠堂内的柱子上恼朱味,日夜审问恼朱味,把之前所丢之物一并算在吴临琏身上究渐座。吴临琏实属冤屈恼朱味,无从招认究渐座。愤怒的村民滥用私刑恼朱味,严刑逼供究渐座。

  吴临琏被绑在柱子上成了村民的出气筒恼朱味,村民们你一拳我一脚恼朱味,狠狠地落在吴临琏身上恼朱味,泼妇们狠狠地甩他耳光恼朱味,拧大腿恼朱味,小孩子朝他扔石头费锐耕、尿尿费锐耕、吐口水……几天下来恼朱味,吴临琏体无完肤恼朱味,全身淤青浮肿究渐座。

  “我要见官府恼朱味,我要告官……”吴临琏有气无力道究渐座。

  “呸恼朱味,想见官府恼朱味,没门恼朱味,官府一来就把你放了恼朱味,我们村所丢之物谁来赔?”村民狠狠道:“你家在哪里恼朱味,我们通知你家人来赎人究渐座。”

  “我一个单身汉恼朱味,没有家人恼朱味,你们放过我吧恼朱味,那鸡真不是我偷的究渐座。”吴临琏哀求道究渐座。

  “啪”的一声恼朱味,有个村民甩了他一个耳光道:“还敢狡辩!如果鸡不是你偷的恼朱味,为什么要撒谎恼朱味,你身上的鸡毛又是怎么一回事?”

  此时此刻恼朱味,万般无奈的吴临琏只好把如何遇见邵安昭的事情一五一十的抖了出来恼朱味,村民嘲笑道:“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啊恼朱味,还敢狡辩究渐座。”说完又是一阵拳打脚踢究渐座。全村的闲人轮流上阵恼朱味,丝毫不把人命放在眼里究渐座。

  吴临琏叫天天不应恼朱味,叫地地不灵恼朱味,血泪直往心里咽究渐座。村民却一个劲地逼他说出家人或者亲戚的地址恼朱味,他们要赎金恼朱味,吴临琏奄奄一息道:“我没有亲人恼朱味,我是冤枉的恼朱味,我要见官府……”

  不管吴临琏如何哀求恼朱味,村民们根本不肯相信他的话恼朱味,一天到晚恼朱味,只要一有闲情就过来“伺候”他恼朱味,以防他逃跑恼朱味,晚上还特意安排了一位老人看着他究渐座。守夜的老人六十来岁恼朱味,名唤张良究渐座。张良见那吴临琏可怜恼朱味,时常偷偷给他喂些干粮和水恼朱味,却因此常被村民责骂究渐座。

  吴临琏就这样在祠堂的柱子上熬过了七个日夜恼朱味,犹如一场噩梦恼朱味,生不如死恼朱味,受尽屈辱究渐座。那天吴临琏又被村民们折磨得晕了过去究渐座。半夜时分恼朱味,张良一个人看着吴临琏恼朱味,祠堂内静悄悄的恼朱味,突然吴临琏醒了过来恼朱味,耷拉着脑袋恼朱味,口里喃喃道:“水…..娘….娘……”

  张良于心不忍恼朱味,马上端起一杯水凑到他嘴边恼朱味,问道:“你刚才喊什么?”

  吴临琏再也忍不住了恼朱味,泪水泉涌一般:“我想我娘……”

  “原来你还有亲人?”张良惊讶的问道究渐座。

Tags: 夺命 鸡毛

本文网址:/gushihui/15469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