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别墅里的老保姆

来源:澳门新萄京 作者:刘六良

  别墅里的老保姆

  这天恼朱味,陆思梦开着小汽车回到别墅恼朱味,见门口坐着一位六十多岁的女人恼朱味,挎着一个布包恼朱味,看那份装束是个农村人究渐座。她没作多想恼朱味,就拿出钥匙开门恼朱味,可门尚未打开恼朱味,那老妇人却起身走过来:“姑娘恼朱味,你要不要保姆?我什么都能做的究渐座。”

  陆思梦奇怪地问:“怎么恼朱味,你这么大年纪还出来当保姆?”

  “乡下人受累的命恼朱味,在家呆着也难受恼朱味,趁能干得动恼朱味,出来挣几个是几个究渐座。你若留下我恼朱味,只要管顿饭恼朱味,钱给多给少我不在乎究渐座。要不让我先试着干几天恼朱味,不行我再走……”

  看来陆思梦这一搭话恼朱味,这老女人非要在这儿干不可了究渐座。

  陆思梦也很想有个人作伴恼朱味,她是本市一个大人物的“金丝鸟”恼朱味,这幢别墅和汽车就是那位“大人物”送的恼朱味,“大人物”家里有妻子儿女恼朱味,不可能每天都来陪自己恼朱味,一个人守着别墅太孤单了恼朱味,现在这位老保姆从各方面看来倒符合她的心意……

  想到此恼朱味,陆思梦对老女人说:“那——就进来吧究渐座。”

  老保姆做事很麻利恼朱味,把每间屋都收拾得干干净净恼朱味,做的饭莱虽很粗糙恼朱味,但乡下味很浓恼朱味,偶尔吃一次恼朱味,换换口味恼朱味,感觉也不错究渐座。

  更难得的是老保姆从来不问这问那究渐座。最近那个“大人物”去南方开会了恼朱味,不知哪天才回来恼朱味,陆思梦和老保姆相处下来恼朱味,心里倒充实了许多究渐座。

  几天后恼朱味,“大人物”打来电话说今天晚上就飞回来恼朱味,并说明先来这里陪陆思梦几天再回家究渐座。陆思梦搁下电话恼朱味,喜盈盈地叫来老保姆恼朱味,说有人要过来吃饭恼朱味,要她多做点好菜恼朱味,多备一双筷子究渐座。

  陆思梦去美容院做完皮肤护理恼朱味,回到别墅恼朱味,却见桌子上摆了一盆玉米粥和几个腌萝卜恼朱味,老保姆正在锅里蒸着什么恼朱味,她奇怪地问:“这是给谁吃的?”

  老保姆答道:“你不是说多一个人吗?给他吃的究渐座。”

  “我的天!来的可不是个民工恼朱味,他是……”陆思梦大叫起来恼朱味,“算了算了恼朱味,我们去外面吃!”

  “别去!”老保姆突然厉声说道恼朱味,“就让他吃这个!”

  “你让堂堂一个副市长吃这东西?”陆思梦不知是急是气恼朱味,竟脱口而出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有人开门恼朱味,进来的正是“大人物”——副市长罗胜强恼朱味,陆思梦急忙迎了上去究渐座。

  罗胜强搂住陆思梦吻了一气恼朱味,忽然他像闻到了什么味道恼朱味,循着味往餐厅走去:“好香的味道恼朱味,是玉米粥吗?”

  “你嗅觉真灵敏恼朱味,真的是玉米粥!”陆思梦也跟到了餐厅究渐座。

  罗胜强盛了一碗粥恼朱味,边喝边问:“你学会做饭啦?”

  陆思梦没想到一碗粥对罗胜强有这么大吸引力恼朱味,她没好气地说:“你想让我做饭伺候你呀恼朱味,我才不干!这是保姆做的究渐座。”

  罗胜强有些不安:“你请了保姆?”

  “别害怕恼朱味,是个老保姆恼朱味,农村来的恼朱味,嘴巴特严恼朱味,不会把你泄露出去的究渐座。”陆思梦安慰罗胜强恼朱味,说着对厨房喊道恼朱味,“还有什么吃的都端上来吧究渐座。”

  “来啦!”老保姆口里应着恼朱味,端了一盘热气腾腾的菜包子走出来究渐座。

  罗胜强一抬头恼朱味,身子猛地一怔恼朱味,手中的碗掉到地上摔了个粉碎恼朱味,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妈恼朱味,怎么……怎么是你!”

  陆思梦糊涂了:“妈?她是你妈?”

  老保姆倒很平静恼朱味,好像早就料到了这样:“罗市长恼朱味,你尝尝我做的包子味道怎么样?”

  “妈恼朱味,你这是干什么恼朱味,你何苦嘛!”罗胜强三步并作两步恼朱味,走过去接过盘子究渐座。

  老保姆真的是罗胜强的妈妈?一点没错究渐座。

  原来恼朱味,在乡下的罗母听儿媳说恼朱味,她那当副市长的儿子贪污受贿又养野女人恼朱味,真是又气又急恼朱味,马上来城里找儿子究渐座。正赶上儿子没在恼朱味,于是恼朱味,就决定以保姆的名义先留下来等儿子究渐座。

  “妈恼朱味,我是副市长恼朱味,你来干保姆恼朱味,让别人知道了恼朱味,我的脸往哪儿搁!”罗胜强急得直拍腿究渐座。

  “等你坐了大牢就不觉得有个当保姆的妈丢脸了究渐座。”罗母指着儿子提高了声音恼朱味,“你想没想到那样的话我这老脸往哪儿搁!”

  罗胜强急忙辩解:“妈恼朱味,你说什么呀……”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是个清官能买这么好的房子送人恼朱味,还养这样的女人?”罗母厉声训斥儿子恼朱味,“若想人不知恼朱味,除非己莫为究渐座。连我一个老婆子都明白的理儿恼朱味,你念了十几年书还不明白吗?”

  罗胜强一言不发究渐座。

  罗母拿过一个菜包子恼朱味,掰开来递给罗胜强恼朱味,说:“你从小好强恼朱味,你爸爸死得早恼朱味,家里穷恼朱味,都吃不上白面究渐座。你怕同学们笑话你恼朱味,不肯带杂面饼子去学校恼朱味,总饿着肚子去上学究渐座。后来我去借点白面裹在外面恼朱味,里面放玉米面和菜做成包子究渐座。你哭着对我说:‘妈恼朱味,我一定好好上学恼朱味,将来有了出息好好孝顺你……’”

  罗胜强看着手中的包子恼朱味,泪流满面究渐座。

  “你就是这样孝顺我吗?让别人戳着我的脊梁骂——这是贪污犯罗胜强的妈!这是赃官罗胜强的妈!这是流氓罗胜强的妈……”

  “妈恼朱味,别说了!”罗胜强抱住母亲哭出声来究渐座。

  “好恼朱味,我不说了恼朱味,大道理你比我懂得多究渐座。路是你自己走的恼朱味,你往哪儿走就看你自己了恼朱味,我这就回家去究渐座。”罗母从自己的布包中拿出一叠钱恼朱味,“这是你寄给我的钱恼朱味,我都存着究渐座。我这一辈子堂堂正正恼朱味,这种来路不正的钱我不会花!”说完恼朱味,罗母把钱放到桌上转身就走恼朱味,走了几步恼朱味,又回头说:“你要再做对不起我的事恼朱味,就别再见我了恼朱味,我不认这样的儿子!”

  母亲走了恼朱味,罗胜强抱着头好半天也没动一动恼朱味,陆思梦走过来恼朱味,把别墅的钥匙放到桌上:“我也该走了究渐座。”

  走出门恼朱味,见罗胜强还一动不动恼朱味,陆思梦又转回来恼朱味,从拎包中拿出一盘录像带:“这是我和你在床上时偷偷拍下来的恼朱味,有人想搞垮你恼朱味,花大价钱让我这样做究渐座。我知道这是你们官场勾心斗角的常用伎俩恼朱味,我这种人本不该讲什么道德的恼朱味,但今天我看到你有那样一位母亲恼朱味,我觉得我不能对不起她……你好自为之吧!”

  陆思梦走了恼朱味,罗胜强拿着那盘录像带恼朱味,又拿起桌上那半块杂面包子恼朱味,突然“扑通”跪到地上恼朱味,大声叫道:“妈——”

  第二天恼朱味,在市委会议上恼朱味,罗胜强交出了一份自己引咎辞职的报告究渐座。

Tags: 别墅 老保姆

本文网址:/gushihui/15466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