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奇士报恩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寒冬时节恼朱味,北风呼啸恼朱味,雪花飞扬恼朱味,五十开外的李秀才早上一开门恼朱味,顿时吓了一跳恼朱味,只见门槛外的雪地上趴着一个人恼朱味,那人身上覆盖着厚厚的雪花究渐座。这时左右邻居也给惊动了恼朱味,大伙围拢过来恼朱味,有人上前一探鼻息恼朱味,随即惊叫起来:“人还没死哩究渐座。”

  李秀才一听连忙叫来儿子恼朱味,说:“快把人弄家去恼朱味,说不定还能救过来究渐座。”

  儿子挽衣捋袖正要上前恼朱味,这时有个老成持重的邻居开口了:“李秀才恼朱味,这年头好心帮人反被讹诈的事多了去了恼朱味,还是不要多事的好究渐座。”

  秀才儿子一听犹豫了恼朱味,李秀才却神态坚决地说:“我只知道救人一命恼朱味,胜造七级浮屠究渐座。若见死不救恼朱味,这辈子就枉读圣贤书了究渐座。”

  灌下两碗热腾腾的米汤恼朱味,那人悠悠转醒恼朱味,他瘦骨嶙峋恼朱味,一双手像小蒲扇一样大恼朱味,头发胡须乱得如同杂草恼朱味,看样子是个四处流浪的乞丐究渐座。

  乞丐醒来后睁眼一看恼朱味,知道是眼前的人救了自己恼朱味,张张嘴想说什么恼朱味,可哪里吐得出一个字恼朱味,李秀才伸手一摸恼朱味,才发觉乞丐额头烫手得很究渐座。

  几天过去了恼朱味,在李家父子精心照料下恼朱味,乞丐身体终于恢复了恼朱味,双手一拱就告辞离去究渐座。

  眼见乞丐的身影渐渐消失恼朱味,不承想他又回来了恼朱味,从怀里掏出一面小三角旗子恼朱味,旗子上绣着一只面目狰狞的青蛇恼朱味,他对李秀才说:“大恩不言谢恼朱味,日后恩公遇到危难恼朱味,请把这旗子插在青龙山下的小庙里恼朱味,到时必会灵验究渐座。”

  李秀才接过恼朱味,心说:我能有什么危难恼朱味,我救你并不指望什么回报究渐座。

  谁知不久竟被乞丐言中恼朱味,李秀才真的大祸临头了究渐座。

  原来恼朱味,李秀才手中藏有一幅祖上留传下来的画恼朱味,是前朝唐伯虎所画恼朱味,从来秘不示人究渐座。不想年轻气盛的儿子与朋友一同喝酒恼朱味,酒后一时兴起说了出来恼朱味,顿时便传得满城风雨恼朱味,人人皆知了究渐座。

  如今这年头兵荒马乱的恼朱味,儿子这一说不是招贼上门吗?李秀才当即把宝画仔细包好藏于后山一个秘洞之中恼朱味,刚收拾停当恼朱味,有人气势汹汹地上门来了恼朱味,来的竟是官府衙役究渐座。

  众衙役不由分说地铐上李秀才儿子恼朱味,说新近捕获的一个江洋大盗招供与李秀才的儿子是同伙恼朱味,联手盗得一幅唐伯虎的画恼朱味,所以特来拿人拿赃恼朱味,识相的就赶快将画交出来究渐座。

  李秀才大惊恼朱味,说恼朱味,儿子是一个文弱书生恼朱味,哪能与什么江洋大盗结伙恼朱味,这分明是陷害究渐座。

  衙役听了一阵冷笑恼朱味,说:“现有大盗的供词在恼朱味,难道还能假了?不过恼朱味,我们老爷说了恼朱味,这事也不是不可以商量……”

  衙役住了口恼朱味,李秀才忙问道:“敢问有什么法子?”

  衙役双眼朝天恼朱味,说:“老爷说了恼朱味,只要交出那唐伯虎的画恼朱味,就可以大事化小恼朱味,小事化了……”

  李秀才听到这里方才恍然大悟恼朱味,敢情是县令大人看上咱家的画了恼朱味,早听说这位县令鱼肉百姓恼朱味,果然不假!

  李秀才态度坚决地说:“我儿子没有作奸犯科恼朱味,我家中也没有什么唐伯虎的画恼朱味,你们休做这白日梦恼朱味,我就不信天底下没有说理的地方!”

  众衙役一听大怒恼朱味,喝道:“老家伙恼朱味,还敬酒不吃吃罚酒了究渐座。兄弟们恼朱味,给我搜恼朱味,一定要搜出赃物!”

  一番翻箱倒柜下来恼朱味,自然是毫无所获恼朱味,众衙役气坏了恼朱味,临走前恶狠狠地说道:“姓李的恼朱味,不要不识相恼朱味,早点交出画恼朱味,你儿子就能早出大牢恼朱味,不然恼朱味,你儿子有苦头吃!”

  望着众衙役把儿子横拉竖拽地拖走恼朱味,李秀才心如刀绞究渐座。

  冷静下来恼朱味,李秀才反复思量恼朱味,看来只有献出宝画才能保住儿子了究渐座。

  李秀才这么一想恼朱味,顿时心如死灰恼朱味,正要去取画恼朱味,忽然想起一件事来恼朱味,就是那乞丐留下的小旗子究渐座。

  唉恼朱味,管他有用没用恼朱味,如今死马权当活马医了究渐座。

  李秀才当即翻出那面小旗子恼朱味,然后雇了辆大车恼朱味,急火流星地直奔青龙山究渐座。

  在山势险峻的山脚下果然有一座青龙庙恼朱味,那庙内供的不是菩萨恼朱味,竟是一尊跟小旗子上一模一样的青蛇!李秀才吓得头都不敢抬恼朱味,忙把小旗子插在香炉内恼朱味,又叩了三叩恼朱味,便头也不回地回了家究渐座。

  一晃好多天过去了恼朱味,什么动静也没有恼朱味,那边儿子倒是不停让人传出话来恼朱味,说在牢中快被折磨死了恼朱味,望父亲大人以孩儿性命为重恼朱味,速速献出画来究渐座。

  这天李秀才洗了手恼朱味,准备请出祖宗传下来的宝画究渐座。献画愧对列祖列宗恼朱味,李秀才心痛如割恼朱味,随手往外一泼洗手水恼朱味,就听得有人恶声恶气地骂起来恼朱味,原来那盆水正好泼在了那人身上究渐座。那人骂道:“你眼睛瞎了还是怎么的?怎么把血水往大爷身上泼?”

  李秀才气得浑身发抖恼朱味,定睛一看恼朱味,更是气得发昏恼朱味,原来叫骂之人不是别个恼朱味,竟是那乞丐!

  谁知乞丐见是李秀才恼朱味,不肯罢休恼朱味,竟跳脚放声叫骂起来恼朱味,声音之大费锐耕、言语之毒可谓闻所未闻究渐座。左邻右舍早给惊动了恼朱味,跑过来一看恼朱味,简直不敢相信自个儿的眼睛恼朱味,这不是李秀才救过的乞丐吗?这人是一个白眼狼!都说好人有好报恼朱味,全是假的恼朱味,不然李秀才怎么会被这乞丐痛骂?

  经这乞丐一骂恼朱味,李秀才是内外交困恼朱味,再也撑不住恼朱味,一下子病倒了究渐座。缠绵在病榻上恼朱味,又挂念着儿子的生死恼朱味,不日后众邻居来了恼朱味,个个面有喜色地叫道:“秀才恼朱味,告诉你一件大喜事恼朱味,那狗官死了恼朱味,你猜杀死他的人是谁?不是别人恼朱味,就是骂你的那个乞丐!”

  原来恼朱味,这天众乡绅请县令到全城最大的酒楼登月楼赴宴恼朱味,正吃得高兴恼朱味,一个身材瘦削的店小二端上一盆大菜来恼朱味,县令一看顿时垂涎三尺恼朱味,原来这是他最喜爱的青龙过江恼朱味,也就是蛇肉汤究渐座。县令当即喜滋滋地伸出筷子恼朱味,不提防那店小二从硕大的盘子底下抽出一柄利刃恼朱味,只一刀便割断了县令的脖子恼朱味,鲜血把蛇肉汤浇得通红究渐座。事后方才得知恼朱味,原来真正的店小二被人打晕恼朱味,乞丐这才混了进来究渐座。

  这县令知道自个儿树敌极多恼朱味,所以到哪儿都带着一帮衙役恼朱味,众衙役见老爷被杀恼朱味,慌得一拥而上恼朱味,一番血战过后恼朱味,负了重伤的乞丐束手就擒究渐座。

  新县令很快走马上任恼朱味,第一件事便是提审乞丐恼朱味,问为何要杀原县令恼朱味,乞丐听了只是哈哈大笑恼朱味,说狗官人人得而杀之恼朱味,要人指使干吗?

  这时有知根知底的衙役密告新县令恼朱味,说那李秀才恨极了原县令恼朱味,又听说李秀才对这乞丐有救命之恩恼朱味,很可能就是他指使的究渐座。

  新县令一听不敢怠慢恼朱味,立即让人探访恼朱味,可李秀才的邻居们却异口同声地说不会的恼朱味,那乞丐是个恩将仇报的大恶人恼朱味,李秀才不小心泼他一点水就破口大骂恼朱味,又怎能指使他究渐座。

  新县令见问不出什么恼朱味,只得上报说是乞丐胡乱杀人恼朱味,很快判斩立决究渐座。

  乞丐被押赴刑场的路上恼朱味,全城人挤了个水泄不通恼朱味,一路上酒肉恭候恼朱味,乞丐吃肉喝酒笑声不绝恼朱味,直到被斩了头颅究渐座。新县令把这一切全看在眼里恼朱味,知道原县令不得人心恼朱味,又提审那江洋大盗恼朱味,果然是原县令硬逼着诬陷李秀才儿子的恼朱味,当即放了秀才儿子究渐座。

  李秀才至此方才明白那乞丐翻脸痛骂他的原因恼朱味,原来是做给人看的恼朱味,好为他洗清罪名恼朱味,顿时痛哭不已究渐座。父子俩将乞丐厚葬恼朱味,墓碑上李秀才亲书“义士之墓”四字恼朱味,然后守墓三年恼朱味,极尽哀伤究渐座。

Tags: 奇士 报恩

本文网址:/gushihui/15465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