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给市长送烤鸡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去年夏天恼朱味,我娶了个四川的婆娘恼朱味,她名叫姚小燕恼朱味,她对我很好恼朱味,而且她还有一手好手艺:做烧鸡究渐座。小燕做的烧鸡味道正宗费锐耕、地道恼朱味,达到了‘色费锐耕、香费锐耕、味费锐耕、形费锐耕、鲜’俱佳的水平恼朱味,烧鸡皮脆肉香费锐耕、肥而不腻恼朱味,美味可口究渐座。在老婆的怂恿下恼朱味,我决心到城里开一家烧鸡店究渐座。我认为凭着老婆的烧鸡手艺恼朱味,开起来的烧鸡店回头客一定多恼朱味,生意一定红火!

  说干就干恼朱味,我和老婆拿出一万多块的积蓄跑到了城里究渐座。因为老婆姓姚恼朱味,我姓林恼朱味,所以我们合计着开了家“姚林香烧鸡店”究渐座。本以为恼朱味,我们开的烧鸡店凭着老婆祖传的烧鸡手艺恼朱味,一定会顾客满门恼朱味,可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恼朱味,任凭我们的烧鸡的香味飘在这个古老的城市街头巷尾究渐座。却愣是没几个人来买我们的烧鸡究渐座。我们租的店面一个月的租金可整整是两千元啊!眼看着我们的烧鸡店生意越来越清淡恼朱味,我和老婆商议恼朱味,再坚持一个月恼朱味,如果下个月生意没办法好转起来恼朱味,我们就盘了店面恼朱味,到其他地方打工去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父亲给我们打来了电话恼朱味,他高兴地告诉我恼朱味,他有一个老战友就在这个城里当市长恼朱味,他已经给他打过电话了恼朱味,说要我去给市长送只烧鸡恼朱味,让他帮我想想办法究渐座。父亲的话我相信恼朱味,因为父亲自从退伍在家恼朱味,经常有他的一些老战友来看他恼朱味,想叫他去城里工作生活恼朱味,可父亲愣是喜欢在山清水秀的乡下生活究渐座。现在恼朱味,他叫我给一个市长送烧鸡恼朱味,想想啊恼朱味,我一个小小的卖烧鸡的恼朱味,给一个市长送烧鸡恼朱味,这是什么啊?说好听点恼朱味,这是巴结恼朱味,说难听点恼朱味,这叫行贿究渐座。

  可父亲的话我却不能不听恼朱味,于是恼朱味,我选了一只肥美的烧鸡恼朱味,把它放在包装盒里恼朱味,跨上自行车就向市政府骑去究渐座。市政府在一片浓荫密布的香樟树中恼朱味,我到了市政府门口恼朱味,看着穿着笔挺军装的门卫恼朱味,畏畏缩缩地不敢走上前究渐座。那门卫战士看到我缩头缩脑的样子恼朱味,很是奇怪恼朱味,就招呼我过来究渐座。我只好抱着烧鸡走到那名武警战士面前恼朱味,说我要给市长送只烧鸡究渐座。

  那战士一听我要给市长送东西恼朱味,马上脸色就变了恼朱味,他迅速给市政府警卫队队长打了个电话恼朱味,不一会儿就来了几个警卫战士恼朱味,他们如临大敌一样地围住我恼朱味,不但没收了我的烧鸡恼朱味,还把我带到了市政府里的警卫科恼朱味,左盘又问究渐座。我只好把我父亲和市长是老战友恼朱味,父亲要我给市长送只烧鸡的事情告诉了他们究渐座。那个高高的警卫队长显得很奇怪的样子问我“你如果和市长是熟人关系恼朱味,为什么要把这烧鸡送到市政府?你不会给我们的市长打个电话啊恼朱味,把这只烧鸡送到他家里不就可以了?这明显是你居心不良!”天啦恼朱味,送只烧鸡我竟然惹上了这么大的祸?

  幸好这时市长的秘书来了恼朱味,他询问了一下我的名字恼朱味,又问了一下我父亲的名字恼朱味,然后才把刚才没收的烧鸡还给了我恼朱味,说今天市长到省里开会去了恼朱味,并吩咐我今天晚上打个电话给市长恼朱味,他会叫人带我去市长家的究渐座。我听了恼朱味,使劲摇了摇头:你看我傻的恼朱味,一个人冒冒失失地跑到市政府恼朱味,这不是给市长添麻烦吗?我叫父亲给他打个电话预约一下不就行了吗?

  晚上恼朱味,我先给市长打了个电话恼朱味,市长说他姓李恼朱味,和我父亲是老战友了恼朱味,现在听说老战友的孩子到城里做生意恼朱味,他很高兴恼朱味,并吩咐我坐车到榕苑里1号找他恼朱味,他住在那里究渐座。我赶紧和老婆提着盒子坐着车子到了榕苑里究渐座。一下车恼朱味,就看到一个打扮朴实的中年妇女站在一棵树下恼朱味,她见我提着一个盒子恼朱味,就微笑着问我是不是叫林大海究渐座。我赶紧点点头恼朱味,她微笑着说她和李市长是一家人恼朱味,现在市长正在楼上等我呢究渐座。

  在那个妇女的带领下恼朱味,我们很快就来到了楼上的一处单位房里究渐座。推开门恼朱味,我看到了一个穿着围裙的五十多岁的男子正忙着下厨呢究渐座。那妇女说恼朱味,这就是市长了究渐座。我吃惊地睁大了眼睛:市长也下厨?这时恼朱味,那个下厨的男人转过身来恼朱味,他快走几步来到了我的面前恼朱味,然后伸出他的大手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恼朱味,大声说道:“这就是老林的儿子啊!和老林很像嘛!快进来坐恼朱味,我们今天来喝两盅!”我赶紧把盒子递给了李市长恼朱味,不好意思地说:“李市长恼朱味,我爸叫我给您送只烧鸡恼朱味,我……我……恼朱味,我今天竟然送到市政府去了恼朱味,给您添麻烦了……”

  李市长微笑着点点头说:“我知道了恼朱味,没事的恼朱味,现在很多人都草木皆兵了!”说完恼朱味,他接过我的烧鸡恼朱味,然后吩咐那个妇女说:“阿英恼朱味,来恼朱味,把这只烧鸡给切了恼朱味,我要和小李好好喝两杯!”我见李市长一点也不把我当外人恼朱味,也就平静下来恼朱味,和市长喝起酒来究渐座。李市长说:“老林以前是我的警卫员恼朱味,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恼朱味,曾经救过我的命恼朱味,我们都好几年没见过面了……”我把我和妻子进城做生意的困难告诉了李市长恼朱味,他沉吟了一会儿恼朱味,摇摇头说“是啊恼朱味,现在做烧鸡生意比较困难恼朱味,但我可以想办法帮你……”我连忙摆摆手恼朱味,说:“不用了啊!李大伯恼朱味,我不想再给您添麻烦了!”李市长神秘地一笑:“你放心恼朱味,我就是要给你找麻烦的!有时候恼朱味,麻烦也可以成为好事的啊!”说完恼朱味,他爽朗地大笑起来究渐座。我摸了摸头恼朱味,百思不得其解究渐座。

  第二天九点的时候恼朱味,李市长给我打了个电话恼朱味,说等下他会和一些人到我的“姚林香烧鸡店”来买烧鸡恼朱味,叫我多准备些烧鸡究渐座。我一听恼朱味,蒙了:市长带来人买烧鸡?过了一会儿恼朱味,市长果然带着一些人来了恼朱味,跟他们一起来的恼朱味,还有几个扛着摄像机的记者究渐座。我一看恼朱味,汗都下来了恼朱味,难道李市长说一定会帮我恼朱味,就是让记者来采访我?我长这么大恼朱味,可从来没和记者聊过啊!

  就在我胆战心惊的时候恼朱味,李市长进来了恼朱味,他掏出身上的一百块钱恼朱味,大声地对那些人说“同志们恼朱味,今天我请大家吃烧鸡!来恼朱味,坐下!”然后恼朱味,他对我点点头恼朱味,吩咐我切好五只烧鸡恼朱味,他们要现场吃烧鸡!

  我赶紧吩咐妻子切好烧鸡恼朱味,上好可乐恼朱味,把烧鸡和可乐端到他们的面前恼朱味,这时恼朱味,记者的镜头对准了李市长究渐座。李市长举起筷子恼朱味,夹起一块烧鸡肉恼朱味,然后使劲地咀嚼起来恼朱味,边嚼他还边笑着对大家说:“这烧鸡味道不错恼朱味,大家吃吧!”大家你看看我恼朱味,我看看你恼朱味,然后都把筷子举了起来恼朱味,夹起一块鸡肉塞进了嘴里究渐座。这时恼朱味,记者的镁光灯闪得更厉害了究渐座。我纳闷了:李市长说帮我恼朱味,难道就是带这些人来吃烧鸡吗?等他们吃完走了恼朱味,我的生意还不照样差?半小时后恼朱味,李市长带着他的手下就走了究渐座。我呆呆地望着他们的背影恼朱味,真不知道李市长葫芦里要卖什么药究渐座。

  第二天早上恼朱味,我刚把烧鸡放进烤箱恼朱味,老婆就兴冲冲地跑了进来恼朱味,她举着手中的日报恼朱味,大声对我喊道:“老公老公恼朱味,我们的店上了报纸呢!”我接过报纸一看恼朱味,果然恼朱味,本地的日报以醒目的标题《李市长带队吃烧鸡恼朱味,禽流感谣言不攻自破!》把昨天市长吃烧鸡的新闻登在了头版上究渐座。哎!敢情李市长来吃烧鸡不是来帮我恼朱味,而是来破除禽流感谣言的啊!我把报纸扔在了一旁恼朱味,沮丧地说:“上了报纸有什么用恼朱味,生意还不是照样难做?”可我的话音刚落恼朱味,就见从门外来了一群人恼朱味,他们大声地叫道:“找到了恼朱味,找到了!报纸说的‘姚林香烧鸡店’就在这儿啊!”

  这天恼朱味,我们的生意特别好恼朱味,我们一共卖出了50多只烧鸡究渐座。晚上恼朱味,我和老婆数着一张张老人头恼朱味,高兴地互相啃起嘴巴来了究渐座。

  突然恼朱味,李市长给我打来了电话恼朱味,他问我今天的生意怎样究渐座。我说很好恼朱味,真感谢市长带队来买烧鸡恼朱味,还让记者宣传我的烧鸡店究渐座。李市长听了恼朱味,意味深长地说“其实恼朱味,我主要的还不是让大家知道你的烧鸡店恼朱味,你知道吗?这一段时间恼朱味,我们这个城市不知道什么原因闹起了禽流感的谣言恼朱味,闹得人心惶惶究渐座。为了消除这些谣言恼朱味,我就带工作人员到你那里吃烧鸡恼朱味,现在有人来买你的烧鸡了恼朱味,说明市民们已经相信了政府的话了!现在这个关于禽流感的谣言已经不攻自破了恼朱味,其实我还应该感谢你啊!”

Tags: 市长 送烤鸡

本文网址:/gushihui/15465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