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傻人傻福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韩大棒子开了间大车店究渐座。韩大棒子人生得宽宽大大厚厚实实的恼朱味,结果他这大车店跟他人一样恼朱味,也宽宽敞敞墩墩实实的究渐座。怎么讲?就是说他这大车店院子大房间大恼朱味,炕烧得热热的恼朱味,人吃的饭菜费锐耕、马喂的草料足足的恼朱味,韩大棒子脸上的笑容真真的恼朱味,这么着比起别家店他这店虽然寒碜一点恼朱味,但生意还算不错恼朱味,尤其是老顾客最爱到他这儿住下究渐座。

  有精明的人悄悄指点韩大棒子:“我说大棒子恼朱味,你把炕烧那么热干吗?馒头做那么大干吗?如果说人会喊的话恼朱味,马可不会喊哦恼朱味,马嚼的料放那么足又干吗?意思到了就行了呗究渐座。客人到别家住店打尖也是这样的恼朱味,他挑不出理就行了恼朱味,这样一来你不就多赚银子了?”

  韩大棒子听了憨憨一笑:“我要那样做干吗?赚的银子够我一家吃饭就行了呗究渐座。”

  精明人听了长叹一声:“榆木疙瘩不开窍恼朱味,朽木不可雕也!你这辈子也就这么大出息了究渐座。”

  谁知这天一大早韩大棒子在院子心惊叫起来:“谁的金子掉了?谁的金子掉了?”

  住店的人恼朱味,连在槽上吃草的马似乎都吃了一惊恼朱味,大伙一起看究竟究渐座。只见韩大棒子手里抓着一把东西恼朱味,朝阳一射恼朱味,那东西黄闪闪发光恼朱味,把大伙的眼都晃晕了恼朱味,个个顿时倒抽一口凉气恼朱味,那是金条!

  只听得韩大棒子嚷嚷道:“我刚才收拾房间时发现被窝卷里有好几根这玩意恼朱味,我说恼朱味,这是谁的?是誰的谁拿走!”

  那个精明人恰好在店内恼朱味,他一把把韩大棒子死命拽回屋内恼朱味,一时呼吸都急促了恼朱味,说:“大棒子恼朱味,你不是不开窍恼朱味,你是缺心眼啊恼朱味,有这么大叫大嚷的吗?告诉你恼朱味,你抓的这个不是木条恼朱味,也不是铁条恼朱味,是金条!知道金条是什么意思吗?人活着一生一世就为的这个恼朱味,你有了它立即就发财恼朱味,从此后天天吃香喝辣的都够了恼朱味,还开什么劳什子大车店?你苦多少年才能挣上这些金子?别嚷了恼朱味,快藏起来恼朱味,你就偷着乐吧究渐座。不过恼朱味,见者有份恼朱味,你得分我一点儿……”

  韩大棒子却一瞪眼恼朱味,说:“这不是我的恼朱味,我要了干啥?不好恼朱味,我想起来了恼朱味,这间房是一个采办人参的老客住的恼朱味,金条肯定是他不小心落下的究渐座。他一向爱喝酒恼朱味,我劝过他多少次了恼朱味,出门在外不能喝酒恼朱味,他就是不听恼朱味,现在好恼朱味,出事了!我知道他往哪条道上走恼朱味,不行恼朱味,得找他去恼朱味,迟了他非急疯了不可!”

  精明人还要拉他恼朱味,韩大棒子早已呼的一声恼朱味,挟带着一阵旋风冲了出去恼朱味,二话不说跨上马就走恼朱味,留下精明人和一院子的客人面面相觑究渐座。精明人再次仰天一声长叹:“横财不发命穷人恼朱味,大棒子恼朱味,原来你也不缺心眼——你根本就是个大傻子啊!”

  却说韩大棒子快马加鞭一通猛赶恼朱味,还别说恼朱味,晌午时分还真被他追上了那个采办人参的老客究渐座。那老客在马背上正一边慢悠悠地赶路恼朱味,一边握着个酒葫芦不时喝上两口哩究渐座。

  韩大棒子喘着大气恼朱味,高兴地大喊道:“我说大哥恼朱味,我可追上你了!你先甭喝了恼朱味,摸摸身上恼朱味,可丢下什么东西没有?”

  那老客一见是韩大棒子恼朱味,顿时喷着酒气咧嘴笑了恼朱味,说:“是我大棒子兄弟啊恼朱味,你追我干啥?我少你住店钱还是酒钱了?你问我掉了啥?我能掉啥?让我摸摸恼朱味,没有费锐耕、没有啊……不好!”

  老客正在身上乱摸的手突然僵住了恼朱味,同时脸色大变恼朱味,好像魂掉了一样恼朱味,韩大棒子却开心地笑了起来:“想起来了吧?是金条落下了是不是?告诉你别怕恼朱味,被我拾到了恼朱味,在我这哩究渐座。不过我得核实一下恼朱味,我拾到的是四根恼朱味,你丢了几根?数字相同我才能给你究渐座。”

  老客一听脸上现出一副想笑又拼命憋住的样子来恼朱味,说:“棒子兄弟恼朱味,你到底是精明还是糊涂呢?有你这么核实的吗?你都告诉我是四根了恼朱味,算你说对了恼朱味,我确实掉了四根究渐座。”

  韩大棒子当即交还金条恼朱味,然后打马就回恼朱味,嘴里一边说:“大哥恼朱味,听兄弟我一句话恼朱味,以后可不能喝酒了究渐座。得恼朱味,我先回去了恼朱味,一店客人还等着吃饭哩究渐座。”

  老客却有点晕乎了恼朱味,这可是四根金条啊恼朱味,自个全部身家性命也就这么多恼朱味,大棒子说还就还了?当即叫道:“兄弟恼朱味,我得回报你……”头一抬恼朱味,韩大棒子早就“呱唧呱唧”地跑远了究渐座。

  韩大棒子回到店里时恼朱味,惊见大伙叽叽喳喳地还在议论这事恼朱味,个个表情相当复杂恼朱味,有赞叹的恼朱味,有怀疑的恼朱味,有一脸不可思议的究渐座。此刻一见韩大棒子单身回来恼朱味,有人忍不住说道:“大棒子恼朱味,金条真的还给那采办人参的老客了?我们有点不相信哩恼朱味,莫不是在路上偷偷昧下了吧?如果昧下了也不妨恼朱味,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嘛恼朱味,不过你得分我们点恼朱味,不然我们就嚷出去恼朱味,大家一拍两散恼朱味,谁也不落好!”

  韩大棒子一听瞪起两牛眼叫道:“我姓韩的是那样的人吗?如果真想昧下恼朱味,我刚才干嘛声张?告诉你们恼朱味,我真的追上那位老客了究渐座。”

  有人还是不相信恼朱味,似笑非笑地说:“人心隔肚皮恼朱味,哪能看得清呢?说不定你声张过后又后悔了哩究渐座。好吧恼朱味,即使承认你追上了又还了金子恼朱味,那老客就没有报答你?那老客那么有钱恼朱味,报答你一定不在少数恼朱味,你发笔小财是肯定的了……”

  韩大棒子一张大脸涨得紫红恼朱味,他真气了恼朱味,正要嚷恼朱味,身后有人大声开口了:“金子确实还我了恼朱味,我回来就是报答他的究渐座。”

  大家一看恼朱味,嗬恼朱味,是老客又回来了究渐座。

  韩大棒子一见是他恼朱味,不由得嚷嚷道:“我说大哥恼朱味,你又回来干吗?”

  “棒子兄弟你这么讲义气恼朱味,我做哥的可不能让人耻笑恼朱味,我一定要回报你究渐座。”老客说着伸手到褡裢里掏出一样东西恼朱味,那是一根金条恼朱味,说恼朱味,“兄弟恼朱味,拿着!”

  众人一下子屏住了呼吸恼朱味,那可是一根沉甸甸的金条耶!

  却见韩大棒子对金条看也不看恼朱味,说:“不要恼朱味,我坚决不要!”

  老客急了:“兄弟恼朱味,自古以来好心就有好报恼朱味,这是菩萨允了的恼朱味,是皇上封了的恼朱味,所以这是你应得的恼朱味,一定要拿着!”

  韩大棒子却郑重其事地摇摇头:“不恼朱味,哥你错了恼朱味,依我看好心不一定非得有好报究渐座。如果今天我拿了你的金子恼朱味,这事传开后恼朱味,以后大伙再做好事的时候恼朱味,就会等着好报恼朱味,可世上哪有那么多传奇的故事?我相信绝大多数好心只会有平淡的结局恼朱味,因为万一等不到好报恼朱味,那大伙就会说‘好心有好报’这句话是骗人的恼朱味,再往后就没有人肯做好事了究渐座。不过我还了你金子后心里十分欢喜恼朱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好报吧?”

  韓大棒子这一番话唬住了采参老客恼朱味,也唬住了大伙恼朱味,个个咂吧半天恼朱味,说声:“这大棒子恼朱味,傻都傻出道道来了!”

  时光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流逝着恼朱味,韩大棒子的生意竟一天天红火起来究渐座。也不知咋弄的究渐座。生意你家红了恼朱味,也就意味着别家淡了恼朱味,这么着其他开大车店的同行瞅在眼里是又急又气恼朱味,可抓破脑袋也想不出其中的道理来究渐座。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大事:山上的土匪下山抢劫来了!

  山匪这回抢劫很有目的性:不抢官府恼朱味,也不抢大户恼朱味,只抢这些大车店!一夜之间把方圆好大一片的大车店席卷一空恼朱味,只有一家躲过一劫恼朱味,就是韩大棒子家究渐座。

  被抢的开大车店的大大小小的老板这下不乐意了恼朱味,他们一起到官衙报案恼朱味,顺便把韩大棒子给告下了恼朱味,说韩大棒子是土匪的内线恼朱味,理由还用说吗?凭什么只放过他家?

  官府这回来了个新知县恼朱味,是个相当有本事的人恼朱味,他倒也不急着下结论恼朱味,该喝茶还是喝茶恼朱味,该哼小曲儿还是哼小曲儿究渐座。山匪们心惊胆战地等了好大一气恼朱味,见官府没有动静恼朱味,以为新知县同前任一样是个怂包恼朱味,慢慢也就放松了究渐座。他们不知道新知县却在背地里不动声色地集结起大军来恼朱味,等包围圈张开了布置严实了恼朱味,突然收口恼朱味,几天激战过后把山匪剿了个精光究渐座。

  知县这才提审山匪头:“为什么要单单洗劫大车店?”

  山匪头熬不过大刑恼朱味,只得老实答道:“跟官府和大户人家相比恼朱味,大车店一向没有防备恼朱味,多少还有些银两恼朱味,所以才抢他们究渐座。”

  知县又问:“为什么单单放过韩大棒子一家?”

  山匪头一脸的敬畏:“我们敢抢他吗?如今他名气可大了恼朱味,简直就像当年的关二爷一样义薄云天哩!我们做山匪的虽不成器恼朱味,但义气当先恼朱味,平日最敬重的便是关二爷恼朱味,如果抢了韩大棒子恼朱味,同道中以后还怎么混?”

  这事导致同行们大伤了元气恼朱味,韩大棒子的生意也就更红火了究渐座。那个精明人见了他不由得第三次仰天长叹:“老天爷没有骗我!傻人恼朱味,真的有傻福啊!”

Tags: 傻人 傻福

本文网址:/gushihui/15465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