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文明楼里的奇闻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在灵江镇东头小山脚下有一幢小楼恼朱味,小楼墙上挂着许多牌牌恼朱味,有大的恼朱味,有小的恼朱味,有塑料的恼朱味,也有金属的恼朱味,但一律是红底金字:“文明之家”费锐耕、“文明标兵”费锐耕、“文明新风”费锐耕、“文明之花”究渐座。

  因此人们称这幢小楼为“文明楼”究渐座。

  文明楼里有一户三口之家究渐座。男主人姓常恼朱味,是镇上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的主任;常主任的夫人姓段恼朱味,是镇俱乐部的主任;常主任和段主任还有个独养儿子恼朱味,名叫常小明恼朱味,今年八岁半恼朱味,在小学念三年级恼朱味,别看他小小年纪恼朱味,可也是班上主管清洁卫生的主任究渐座。看看恼朱味,这一家三口人全是主任恼朱味,大家好不羡慕!

  这一天恼朱味,常主任开完镇上精神文明建设表彰会恼朱味,他一看时间不早恼朱味,就急匆匆赶回家去究渐座。当他刚跨进文明楼的大门恼朱味,就听见楼上传来“乒——乓”一声椅子倒地的响声恼朱味,接着是小明的哭声和段主任的骂声究渐座。他急忙三步并两步奔到楼上恼朱味,拉住脸红脖子粗的段主任恼朱味,说:“你是怎么啦?对孩子也得讲道理嘛恼朱味,你这样吹胡子瞪眼费锐耕、拍桌子骂娘恼朱味,多不文明究渐座。”

  段主任一听火气更大了:“用不着你来上政治课恼朱味,文明文明恼朱味,你儿子快爬到我头上来拉屎撒尿了恼朱味,你还给他撑腰!”

  “这是怎么啦?”

  “你自己看吧!”段主任说着恼朱味,“啪”地扔过来一个纸团究渐座。

  常主任拾起纸团恼朱味,展开一看恼朱味,只见上面用毛笔歪歪扭扭写着:失物早(招)领究渐座。常主任笑着对夫人说:“拾金不昧恼朱味,这是好事嘛恼朱味,要鼓励……”

  没等常主任说完恼朱味,段主任打断他的话恼朱味,说:“你再仔细看一看!”

  常主任一看恼朱味,这才发现下面还有一行字:我拾到人民皮(币)一万元恼朱味,哪个丢的恼朱味,赶快来领究渐座。我住文明楼恼朱味,名叫常小明究渐座。

  常主任“唬”地沉下了脸恼朱味,对小明说:“你怎么想起来开这么大的玩笑啊?你这东西一贴出去恼朱味,会产生什么后果你想过没有?人家会骂你是骗子!你又是我的儿子恼朱味,叫我这主任怎么当?要知道恼朱味,骗人是最不文明的行为!”

  小明头一歪恼朱味,说道:“我没有骗人恼朱味,我真的拾到一万元究渐座。”

  常主任一惊:“真的?”

  在路上拾到的究渐座。”

  “有人看见吗?”

  “没有究渐座。”

  一听小明说没人看见恼朱味,常主任连忙摸着他的头笑嘻嘻地说:“等一会儿恼朱味,爸爸要批评妈妈恼朱味,儿子干了件好事恼朱味,是全家的光荣究渐座。好孩子恼朱味,快把钱拿出来恼朱味,爸爸看看究渐座。”说完恼朱味,朝段主任使了个眼神究渐座。

  段主任连忙接话茬说:“对恼朱味,刚才妈妈态度不好恼朱味,现在你快拿出来恼朱味,妈妈帮你保管究渐座。”

  小明摇摇头:“不恼朱味,我拿出来你们想贪污究渐座。”

  “什么?妈什么时候贪过你的污啦究渐座。”

  “上次我拾到一只皮夹子恼朱味,里面有十元钱费锐耕、五斤粮票恼朱味,你把皮夹子烧了恼朱味,把钱和粮票放进自己的皮夹里去了究渐座。”

  “你——”段主任顿时噎得说不出话来恼朱味,刚要挥起拳头恼朱味,常主任急忙拦住她说:“你不相信妈妈恼朱味,总该相信爸爸吧?”

  “你跟妈妈差不多究渐座。有一次我捡到一只皮手套恼朱味,你说正好同你那一只配对恼朱味,就拿去戴上了究渐座。这次的钞票恼朱味,我不给你们了恼朱味,要还给丢了的人究渐座。”

  看小明态度这样顽固恼朱味,段主任心里的火“吱吱”直往上冒究渐座。

  常主任却心平气和地说:“算了算了恼朱味,动手动脚不文明恼朱味,让他先想一想恼朱味,我相信小明会想通的恼朱味,先吃饭吧究渐座。”

  饭菜上桌恼朱味,常主任端出三只高脚杯恼朱味,斟满了酒恼朱味,破天荒地端给小明一杯恼朱味,说道:“祝贺常小明同志恼朱味,拾到一万元恼朱味,干杯!”

  谁知小明不领情恼朱味,把酒杯一推恼朱味,说:“这酒又苦又辣恼朱味,我不要喝究渐座。”

  “好好好恼朱味,爸爸让你吃糖醋排骨究渐座。”常主任夹起一块就往小明的碗里放去究渐座。

  小明摇摇头:“不要恼朱味,这是糖衣炮弹究渐座。”说着盛了碗饭恼朱味,三口两口扒完恼朱味,回房间去了究渐座。

  这真叫软硬不吃费锐耕、刀枪不入究渐座。要是十元费锐耕、一百元恼朱味,咬咬牙也就算了恼朱味,可现在是一万恼朱味,全是十元票也要一千张恼朱味,数数得老半天呀!有了这一万元恼朱味,什么彩电费锐耕、冰箱费锐耕、摩托车全有了恼朱味,这到嘴边的肉能轻易放弃吗?不恼朱味,一定得想办法挖出来究渐座。于是这两位主任连吃饭的心思也没有了恼朱味,认认真真地研究了对策后恼朱味,匆匆地收拾了碗筷恼朱味,就直奔小明的房间究渐座。

  段主任说:“小明恼朱味,洗个澡恼朱味,换换衣服究渐座。”也不管小明同意不同意恼朱味,一把将他拉到卫生间里恼朱味,先是剥光衣服洗澡恼朱味,然后从里到外费锐耕、从上到下来了个彻底更新究渐座。

  这边段主任在给小明洗澡换装恼朱味,那边房间里常主任也在行动恼朱味,将小明床上垫的费锐耕、盖的费锐耕、铺的费锐耕、枕的恼朱味,来了个全面换班究渐座。等小明洗完澡睡下以后恼朱味,两位主任回到自己房间里恼朱味,开始战斗恼朱味,每件衣服和裤子都仔细地捏过恼朱味,棉被拆开抖过恼朱味,枕头翻过恼朱味,足足忙了一个多小时恼朱味,却一无所获恼朱味,别说一万恼朱味,连一毛钱也没找到究渐座。

  他们不死心恼朱味,又来到小明房间里恼朱味,小明已经睡着了究渐座。常主任一抬头恼朱味,只见床头有只小木箱恼朱味,还上了锁恼朱味,他急忙抱起箱子摇了摇恼朱味,只听“扑扑”地响恼朱味,啊!在里面!可是找来找去找不到开锁的钥匙究渐座。

  段主任说:“撬!”他们找来了锥子费锐耕、老虎钳恼朱味,费了好大的劲恼朱味,才把箱子撬开究渐座。

  可是掀开箱盖一看恼朱味,除了一些旧课本和练习本外啥也没有究渐座。这倒怪了恼朱味,一万元钞票能藏到哪里去呢?于是又继续往别的地方寻找恼朱味,床底下费锐耕、桌子抽屉里恼朱味,连墙壁角费锐耕、痰盂底都仔细搜查过了恼朱味,就是不见钞票的影子究渐座。

  这一折腾恼朱味,折腾到凌晨三点多钟恼朱味,眼看快天亮了恼朱味,仍一无所获恼朱味,只得停战睡觉恼朱味,明天再干究渐座。为了保险恼朱味,夫妻俩连夜给小明房间加锁恼朱味,实行隔离审查究渐座。同时决定恼朱味,明天一早由段主任出马恼朱味,给三个单位送请假条恼朱味,全家请假在家恼朱味,不找到一万元誓不罢休究渐座。

  再说小明一觉睡到大天亮恼朱味,急忙起床恼朱味,穿好衣服去开门恼朱味,可是门被反锁恼朱味,怎么也打不开恼朱味,急得他一边砸门一边喊叫究渐座。这一来惊动了段主任恼朱味,她开锁打开门恼朱味,说道:“我们已经给你请过假了恼朱味,今天不上学恼朱味,在家有事究渐座。”小明不买账恼朱味,头一歪说:“家里没事恼朱味,我要上学究渐座。”段主任一把搂过他:“小明乖恼朱味,今天在家里恼朱味,妈杀鸡给你吃究渐座。”“我不要吃鸡恼朱味,我要读书去究渐座。”小明一下子从段主任怀里挣脱了出去恼朱味,拎起书包就要下楼究渐座。常主任一把将他拖了回来恼朱味,又关进了房间恼朱味,骂道:“我就不相信治不了你这个鬼丁头!告诉你恼朱味,什么时候把钞票交出来恼朱味,就什么时候放你恼朱味,要是顽抗到底恼朱味,死路一条!国有国法恼朱味,家有家规恼朱味,小小年纪就不服管教恼朱味,大起来还得了?”

  既然小明不愿合作恼朱味,夫妻俩又开始了全面搜查究渐座。这时常主任七转八转恼朱味,来到了屋旁的阴沟洞边究渐座。这条阴沟是避水沟恼朱味,每逢下雨恼朱味,山上下来的水都从这条沟里排放出去恼朱味,雨一停恼朱味,阴沟里也就没水了究渐座。常主任弯下身子往阴沟里一望恼朱味,只见里面有个白色的小包究渐座。他心里一动:“莫不是小家伙把钞票藏在这里?管他恼朱味,拿出来看看究渐座。”他顾不得里面又脏又臭恼朱味,就一头钻了进去究渐座。

  事有凑巧恼朱味,常主任刚钻阴沟恼朱味,就来了个人恼朱味,谁?小明的班主任李老师究渐座。李老师是个女同志恼朱味,本来胆子就小恼朱味,现在看见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钻进阴沟去了恼朱味,吓得大声叫道:“大家快来呀恼朱味,这里有野兽!”

  这一喊恼朱味,惊动了邻近的居民恼朱味,有拿叉的恼朱味,有拿刀的恼朱味,有扛棍子恼朱味,也有扛扁担的恼朱味,“呼啦啦”一下来了不少人究渐座。大家听说阴沟里有野兽恼朱味,立即兵分两路恼朱味,封锁了洞口恼朱味,有的说撬恼朱味,有的说捅恼朱味,有的说烟熏究渐座。

  大家正在紧张之中恼朱味,只见阴沟洞里爬上来一个东西恼朱味,大家举起棍子费锐耕、扁担恼朱味,大声喊“打”恼朱味,却突然响起常主任惊慌的叫声:“别打恼朱味,别打恼朱味,是我!”他说着从洞里钻出来恼朱味,手里拎着一只雪白的死鸡究渐座。

  大家一看松了口气恼朱味,问道:“常主任恼朱味,你钻到阴沟里去干啥?”

  常主任尴尬地苦笑着恼朱味,说:“喏恼朱味,阴沟里有这么只鸡恼朱味,我怕它烂起来污染环境恼朱味,现在不是讲环境美吗?我特地将它拿出来埋掉究渐座。”

  哪晓得他话音刚落恼朱味,小明从屋里奔出来恼朱味,扑到李老师怀里就“呜呜呜”哭究渐座。

  李老师搂住小明问道:“小明恼朱味,你不是病了吗?”

  “不恼朱味,我没有病恼朱味,是爸爸妈妈不让我上学恼朱味,他们把我锁在房间里恼朱味,要我把一万元拿出来再放我究渐座。”

  大家一听都愣了恼朱味,李老师也被弄得莫名其妙究渐座。

  常主任连忙说:“李老师恼朱味,你别听他的恼朱味,他昨天发了一夜烧恼朱味,现在还在说胡话究渐座。”

  说完他向段主任瞪了一眼:“你怎么还不赶快送他上医院!”

  小明说:“不恼朱味,我不去医院恼朱味,我真的拾到一万元究渐座。”于是他把事情的经过详详细细说了一遍究渐座。

  李老师听完小明的叙述恼朱味,笑笑说:“你能把拾到的钱给我看吗?当着大家的面恼朱味,我不会贪污的究渐座。”

  小明点点头恼朱味,转身跑回家里恼朱味,一会儿抱来一只小箱子究渐座。他正要开锁恼朱味,发现箱子上的锁已被撬掉恼朱味,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恼朱味,大哭大叫起来:“啊呀恼朱味,箱子撬坏了恼朱味,钞票一定被偷去啦!”

  常主任费锐耕、段主任听了恼朱味,不觉一惊:羊肉没吃着恼朱味,沾了一身羊骚臭恼朱味,你那箱子里哪有钞票啊?

  李老师说了:“小明恼朱味,你别哭恼朱味,先把箱子开开看看究渐座。”

  小明一想也对恼朱味,“咔嚓”一声恼朱味,小木箱打开了恼朱味,大家忙凑过去一看恼朱味,箱子里全是书本究渐座。一万块钱有一大堆恼朱味,还能看不见吗?肯定放进两位大主任的皮箱里去了究渐座。

  哪知小明七翻八翻恼朱味,竟从一本书里拿出一张钞票恼朱味,递给李老师说:“喏恼朱味,在这里究渐座。”

  大家一听恼朱味,全愣了恼朱味,哪有一万元票面的钞票呀?凑过去仔细一看恼朱味,啊!原来是五十年代初通用的一张旧人民币恼朱味,它的价值只相当今天通用的人民币一元钱!

Tags: 文明楼 奇闻

本文网址:/gushihui/15464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