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萄京 > 

不信搞不定她

来源:豆丁网 作者:肖建国
    一
    张滚真是很污邪恼朱味,他还没见到杨小依的面就放了话恼朱味,要搞她上床究渐座。
    他这话是对朋友说的究渐座。
    张滚开了家印刷厂恼朱味,生意不大恼朱味,印广告恼朱味,印包装恼朱味,印名片恼朱味,也印书刊究渐座。他每天得像麻雀子一样恼朱味,四处觅食究渐座。
    朋友介绍杨小依找他做书恼朱味,他自然很高兴恼朱味,对着电话筒大声地问:"印数大不大?"
    朋友说:"你真是个财迷恼朱味,心里只有印数究渐座。"
    "我做生意的人恼朱味,不想钱还想什么?"
    "除了钱还有人啊究渐座。"
    "人怎么啦?"
    "书老板长得漂亮究渐座。"
    "有多漂亮?"
    "眼睛大究渐座。"
    "眼睛大的姑娘我见识得多究渐座。"
    "腰子软究渐座。"
    "有多软?"
    "要多软有多软究渐座。"
    "废话究渐座。还有呢?"
    "奶子好翘究渐座。"
    "奶子好翘?"
    "翘!"
    "再还有呢?"
    "屁股好圆究渐座。滚圆滚圆究渐座。像你们那地方刚刚出笼的热馒头究渐座。"
    "不说了不说了恼朱味,叫她赶快过来究渐座。"然后恼朱味,又撂了一句:"看我不把她搞上床!"
    杨小依从南方过来究渐座。朋友没有夸张恼朱味,杨小依是长得好看究渐座。有南方人的秀气恼朱味,兼具北方人的饱满究渐座。尤其皮肤很白究渐座。白而润究渐座。像拿清水浸泡过究渐座。张滚不断地盯着她看恼朱味,心里有点动动的究渐座。他很想伸手摸摸她的脸恼朱味,或是她的肩膀恼朱味,终是忍住了究渐座。初次见面恼朱味,到底不敢造次究渐座。
    张滚请杨小依吃了饭恼朱味,又请杨小依喝了茶恼朱味,看看天已很晚恼朱味,便开车送她回旅馆究渐座。
    他打好了主意恼朱味,车到旅馆恼朱味,送杨小依进房间恼朱味,顺势就把她搞了究渐座。他已经有过两回这样的经验恼朱味,心里很自信究渐座。可是车到楼下恼朱味,杨小依却不要他再送究渐座。兀自跳下车恼朱味,紧走儿步恼朱味,一闪身恼朱味,进了旅馆究渐座。张滚还没有回过神来恼朱味,杨小依就已经不见了踪影究渐座。只余下一地的灯光和旅馆门背后保安的身形恼朱味,万分空寂究渐座。
    这让张滚有点意外究渐座。他同杨小依在一起的几个小时恼朱味,他看她一直文文静静恼朱味,温温顺顺的究渐座。脸含笑意恼朱味,语声轻柔究渐座。他说些俏皮话恼朱味,开些玩笑恼朱味,常常很放肆恼朱味,很出格的恼朱味,她都听懂了恼朱味,抿嘴笑笑恼朱味,不作反应究渐座。以他的经验恼朱味,不作反应恼朱味,那就是默许究渐座。他以为这个姑娘可以上手究渐座。没想到他完全错了究渐座。看她推开车门跳下地费锐耕、登登登头也不回地走进旅馆那架势恼朱味,张滚就知道这姑娘难搞了究渐座。这些年来恼朱味,他只要对姑娘上了心恼朱味,还没有遭到过拒绝究渐座。这回碰上了究渐座。这让他觉得很没面子恼朱味,十分恼丧究渐座。他坐着恼朱味,发了很久的呆究渐座。
    也不知张滚是怎么想的恼朱味,他突然意兴全无恼朱味,不想动恼朱味,也不想回家恼朱味,就斜过身子恼朱味,把双脚伸出车窗外恼朱味,躺下了究渐座。
    他很快就睡着了究渐座。
    张滚这一觉睡得真死究渐座。鼾声阵阵恼朱味,一动不动恼朱味,连梦都没有做一个究渐座。
    张滚睡醒一觉恼朱味,已经是第二天早晨究渐座。天还黑着恼朱味,将亮未亮恼朱味,四周一片浑沌究渐座。
    眼前的小旅馆像头怪兽一样蹲伏在那里恼朱味,黑糊糊一大堆究渐座。杨小依呢?杨小依在里头的哪个房间?杨小依是睡着还是醒着?唉恼朱味,这狗口的杨小依究渐座。
    小旅馆的黑影压得张滚有点气促究渐座。
    张滚把脚从车窗外收回来恼朱味,坐正了恼朱味,慢腾腾地打着火恼朱味,慢腾腾地掉过车头恼朱味,回家究渐座。
    天色一点一点地亮了究渐座。
   

Tags:

本文网址:/gushihui/1096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