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诡异的鼠标

来源: 作者:

  像往常一样恼朱味,小欣在傍晚才醒来究渐座。

  虽然说是像往常一样恼朱味,可今天却似乎有一些不太一样究渐座。因为他这一觉已经睡了不知道多久究渐座。

  究竟睡了多久恼朱味,小欣想不起来了究渐座。他只知道恼朱味,为了通关恼朱味,为了赶上队友恼朱味,他拼命地趴在电脑前足足战斗了三天两夜究渐座。

  终于熬不住了恼朱味,终于睡下了恼朱味,可是这一觉却不知道睡了多久究渐座。

  “啊……”闭着眼恼朱味,小欣使劲地用手捂住头恼朱味,摇晃了一下究渐座。他的头很沉费锐耕、很疼恼朱味,思维也不清晰究渐座。就连身体恼朱味,也是那样的沉重恼朱味,那感觉就像是挣扎在泥浆里究渐座。

  强迫着恼朱味,他睁开朦胧的睡眼:床费锐耕、被子费锐耕、窗帘恼朱味,卧室里的一切都是那样的陌生究渐座。那粉色恼朱味,带着透明而朦胧的蕾丝装束的一切恼朱味,都给了他一种不可言语的陌生感究渐座。

  “怎么回事?”小欣艰难地想着:“难道爸爸妈妈回来了?”

  “不对呀恼朱味,”小欣意识性地眯缝着眼恼朱味,向四周望了望恼朱味,又想到:“即使爸爸妈妈回来了恼朱味,又怎么会不动声色地将屋子打扫了究渐座。好吧恼朱味,就算是这样恼朱味,他们又怎么会如此地装扮成女生一般的卧室呢?”

  他带着疑惑恼朱味,拖着沉重的身体恼朱味,掀开了被子究渐座。

  在下床的时候恼朱味,他的身体一沉恼朱味,半跌倒在地上恼朱味,嘴里却流出了一些血……

  “纸呢?”没有找到纸的小欣用手擦了擦嘴恼朱味,又站了起来恼朱味,就打算到屋外去拿纸究渐座。在他快要走到门口时恼朱味,电脑突然发出了声响究渐座。听到了那个熟悉的游戏声音究渐座。他顾不得去管那嘴角无关紧要的血与那些许多奇怪恼朱味,往电脑旁走去究渐座。

  是熟悉的游戏恼朱味,小欣一看电脑屏幕就知道:那场景费锐耕、那画面费锐耕、那攻退的镜头都完全展现在了小欣的面前究渐座。

  “我还挂着机吗?”小欣疑惑着想到:“可是恼朱味,如果是挂机恼朱味,又怎么会去主动进攻呢?”

  “这人技术真差!”小欣吐了一口痰恼朱味,责怪着恼朱味,就要去抢鼠标究渐座。也就是在他抢鼠标的这一瞬间恼朱味,他迟疑了……

  “这是有人在操作呀……”小欣如醍醐灌顶般恼朱味,突然间警醒了过来:“这明显是有人在操作呀?”

  那鼠标就那样在他的眼前恼朱味,像幽灵般来回晃动着究渐座。虽然不是那般敏捷恼朱味,却清楚地告诉小欣:这是有人在操作呀究渐座。

  “这怎么回事?”小欣揉了揉眼睛恼朱味,发现这就是事实恼朱味,才害怕地想到:“闹鬼了吗?可这屋以前也没有什么的呀恼朱味,怎么会闹鬼?”

  为了确认自己的看法恼朱味,小欣将手伸向了前恼朱味,一把抓过鼠标恼朱味,望向了电脑……

  小欣原本是想要看电脑上的鼠标箭头的反应究渐座。却在抢过鼠标的片刻后恼朱味,在没有触碰到电脑前椅子的情况下恼朱味,椅子温柔地倒下了究渐座。紧接着恼朱味,三两步般的一阵风冲向了门口恼朱味,开了门恼朱味,又关了门究渐座。

  “这怎么回事?”小欣被突然发生的事恼朱味,吓着了究渐座。

  “碰……”门像是被踢开一般突然间恼朱味,又开了究渐座。

  小欣被突然间又发生的事恼朱味,吓了一跳:“谁呀!”一切都静静的恼朱味,除了那台闪动着荧光的电脑屏幕究渐座。

  “真是奇怪了?”小欣被接连发生的一切感到奇怪恼朱味,却又不知道怎么回事究渐座。

  在小欣糊涂的时候恼朱味,鼠标像被人拿了起来恼朱味,然后从半空中轻轻地扔下究渐座。他看着这发生的一切恼朱味,不敢出一点声响究渐座。

  “怎么回事?”小欣担心地想到究渐座。正在他想的时候恼朱味,屋里的电灯却亮了究渐座。

  为了验证自己的疑惑恼朱味,他又直走到电灯开关处关了灯究渐座。当他还没有走回电脑旁时恼朱味,电灯又亮了起来究渐座。

  “真有鬼吗?”小欣彻底地害怕了恼朱味,他不敢相信地看着亮起的电灯究渐座。

  “怎么可能会有……”小欣连鬼都不敢说出来究渐座。他是不相信恼朱味,却又不得不想到那个可怕的字究渐座。俗话说:宁可信其有恼朱味,不可信其无究渐座。有的事恼朱味,还是相信一些的好究渐座。虽然说人们都没有见过鬼恼朱味,却一传十恼朱味,十传百地谈论着那个灵异的东西……

  疑惑着恼朱味,小欣又将灯关了恼朱味,关了恼朱味,关……

  如此地重复着恼朱味,那电灯就像是与他过不去似的恼朱味,在他关了过后不久恼朱味,又重新亮了起来……

  这一次恼朱味,小欣真的害怕了究渐座。可是害怕又有什么用呢?家里就他一个人恼朱味,平常又很少有朋友往来恼朱味,连邻居王爷爷也只是听着他在门外说过话究渐座。

  为了不那么害怕恼朱味,小欣决定让电灯亮起来恼朱味,不去关掉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这究竟又是怎么一回事呢?”看着屋里陌生的一切恼朱味,小欣狐疑了半天之后恼朱味,又重新想起了这个问题究渐座。

  “鼠标怎么会动?”小欣带着疑问转身往客厅走去究渐座。

  客厅的一切恼朱味,更是令他害怕究渐座。所有的一切恼朱味,都变了样恼朱味,完全陌生了起来究渐座。

  “难道这不是我家恼朱味,我走错了屋?”带着这个疑问恼朱味,小欣开了门恼朱味,走了出去究渐座。

  一切都还是那样呀恼朱味,屋外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究渐座。楼道费锐耕、电梯费锐耕、门牌号……一切都是自己熟悉的究渐座。可是恼朱味,屋里又是怎么回事呢?

  又想了半天恼朱味,他还是想不出怎么回事恼朱味,头却开始疼了起来究渐座。也是在这时恼朱味,楼道的电灯开始闪烁了起来究渐座。

  “咳……”小欣正害怕地看着楼道的灯恼朱味,却听到了一个苍白的咳嗽声究渐座。紧接着恼朱味,他似乎又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究渐座。小欣不知道怎么回事恼朱味,只不管怎么回事地重新回到屋子里究渐座。

诡异的鼠标

  “谁?”屋外刚刚咳嗽的人的声音究渐座。

  “对不起恼朱味,我是刚搬到这里的究渐座。”小欣刚想回话恼朱味,却听到了一个女孩的声音究渐座。

  “哦恼朱味,我还奇怪怎么会有声音呢?”那个咳嗽的声音恼朱味,是邻居王爷爷的声音究渐座。小欣曾经在屋里听到过他说话:“你怎么把楼道的灯关了究渐座。”

  “我没有关呀?再说我根本不知道在哪里关究渐座。”那个女孩的声音有一点苍白恼朱味,似乎是强撑着说话究渐座。

  “你怎么在外面站着?”王爷爷没有继续灯的话题恼朱味,问着那个女孩究渐座。

  “我……”那个女孩没有回答恼朱味,像是想说什么恼朱味,却又忍着没有说究渐座。

  “进屋吧!”王爷爷说完恼朱味,就是一声关门的声音究渐座。

  小欣细心地听着恼朱味,想着这奇怪的事究渐座。他想再次到门外去看看恼朱味,这时候门却又开了究渐座。可是门开了恼朱味,他却什么也没有看见究渐座。不是因为天黑恼朱味,因为那楼道的灯依旧还亮着究渐座。

  小欣感到害怕恼朱味,他不去管那是否开着的门恼朱味,就回到了“原来”自己的卧室究渐座。

  这一夜恼朱味,一切还算正常恼朱味,也算平静究渐座。只是小欣始终无法弄清楚怎么回事,只是忍着头痛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究渐座。想到了所有的一切可能恼朱味,却不敢去想那个可怕的事实:鬼!

  累得浑身虚脱恼朱味,刚想要睡去的时候恼朱味,一束毛发扫过了他的脸究渐座。他用手抓了一把恼朱味,又使劲地扔下恼朱味,却听到一阵尖叫声究渐座。

  “没错恼朱味,这明明就是一个女孩的声音!”小欣恼朱味,转过身恼朱味,望向了尖叫声传来的方向究渐座。

  一个身穿白色的女鬼恼朱味,正颤栗着恼朱味,面色苍白地望着他究渐座。

  “她可别张嘴呀!”小欣害怕她突然间把嘴张开恼朱味,就那样生吞活咽地将他吃了究渐座。也许是因为害怕恼朱味,也许是因为自己体质太差恼朱味,见到那个穿着睡衣的女孩恼朱味,便流下了鼻血究渐座。

  哦恼朱味,不恼朱味,这不是鼻血究渐座。这是从他嘴里流出来的血究渐座。小欣刚反应过来恼朱味,想要擦去的时候恼朱味,那个女鬼恼朱味,突然惊叫着喊道:“鬼——”

  那女孩喊完恼朱味,就冲出了屋子究渐座。

  “什么恼朱味,鬼?”小欣想笑恼朱味,却又不敢笑:“我都没有害怕恼朱味,她怎么先害怕了起来?”

  “姑娘恼朱味,一大早的恼朱味,你尖叫什么呀?”小欣刚擦了嘴角的血恼朱味,就听到客厅里回响着邻居王爷爷的声音恼朱味,当然还有那个女孩的声音究渐座。

  小欣想要看看王爷爷恼朱味,却发现他什么也看不见究渐座。

  “难道王爷爷也变成鬼了吗?”小欣想着:“王爷爷那么大岁数了恼朱味,有个病痛死了也很正常恼朱味,可是那个女孩?”

  “王爷爷……”小欣看到那个女孩在卧室门口畏惧着恼朱味,像是躲在什么东西后面:“就在床上恼朱味,满口流血……”

  “什么也没有呀?”

  “怎么会没有?”那个女孩鼓起勇气恼朱味,探着头往里面看了看究渐座。就在她与小欣面面相视的时候恼朱味,那个女孩又一声尖叫恼朱味,那声音直破窗而出恼朱味,震透了小欣的耳朵究渐座。

  那个女孩立刻像抓住什么东西似的恼朱味,瞬间就哭了起来究渐座。

  “哪呢?”在哭笑不得的半晌恼朱味,小欣又听到王爷爷的声音:“屋子里什么都没有呀恼朱味,哪里会有恼朱味,血……”

  王爷爷的声音突然间变了恼朱味,那个女孩像是被拉扯着恼朱味,离开了房间究渐座。

  小欣没有看清那个女的长得怎么样恼朱味,他只想那个女鬼不要再转过头来究渐座。因为他害怕那个女鬼在转过头来的时候恼朱味,突然面目狰狞地看着他恼朱味,又突然间张开了血盆大口究渐座。

  这个时候恼朱味,小欣是害怕的恼朱味,只是他的害怕恼朱味,让那个女孩的害怕淹没了究渐座。可是恼朱味,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带着疲倦的身体恼朱味,坐在了床上恼朱味,小欣想着这前前后后的事究渐座。

  那个女孩在不久后恼朱味,就带着一群人重新进了屋恼朱味,乱哄哄地收拾着恼朱味,很快就收拾完离开了究渐座。

  “老王恼朱味,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在女孩离开后恼朱味,小欣不知道沉思了多久究渐座。当他再次听到了说话声时候恼朱味,就立即听出了那个声音的主人是谁:爸爸究渐座。

  小欣觉得欣慰恼朱味,想要立即跑过去恼朱味,然后抱着爸爸大哭一场究渐座。可他来到客厅恼朱味,却看不到任何人影恼朱味,也根本找不到要抱的任何对象究渐座。“难道爸爸也死了吗?”

  “都怪我们……”

  “也不能全怪你们恼朱味,他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恼朱味,偷偷的不上学恼朱味,成天地玩游戏……”

  “可是我们也不该不理不问他恼朱味,以至于……怎么猝死在家都不知道……”爸爸的声音有些哽咽着:“都一周多了恼朱味,才被你发现……”

  “什么……”小欣听到爸爸的话恼朱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究渐座。他不愿意再听下去恼朱味,只朝着爸爸说话声音的方向跑去究渐座。由于他用力过猛恼朱味,在什么也没有碰到的情况恼朱味,一头撞向了墙上究渐座。

  小欣的第一反应是头会很疼恼朱味,可是当他摸他的头的时候恼朱味,竟然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墙的另一边究渐座。

  小欣彻底疑惑了恼朱味,他用手往墙上伸过去恼朱味,竟然发现恼朱味,自己的手就像碰到空气一般恼朱味,轻松地伸进了墙里究渐座。

  “看来恼朱味,小欣还在这里……”爸爸对着王爷爷说话恼朱味,他们没有看到小欣就站在他们的身后流着泪究渐座。

Tags: 鬼故事

本文网址:/guigushi/15727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