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学校食堂里的“青椒宴”

来源: 作者:

  青椒变人头

  赵青费锐耕、李亮费锐耕、冯唐三个人现在连退学的心思都有了究渐座。

  三个人费了很大的力气恼朱味,终于说动家里恼朱味,让他们一起来到这所学校上学究渐座。没想到恼朱味,还没在学校里体验到大学的乐趣恼朱味,他们就要被学校的食堂逼疯了究渐座。

  食堂的每样菜里面竟然都有青椒当配菜——烧茄子费锐耕、酱茄子费锐耕、炒土豆丝费锐耕、炒土豆片费锐耕、溜肉段等等恼朱味,都能看到青椒的影子究渐座。

  这几天下来恼朱味,赵青三个人吃青椒吃得都快吐了究渐座。所以恼朱味,这天他们没有在食堂吃“青椒宴”恼朱味,而是准备去校外大快朵颐究渐座。

  但可恨的是恼朱味,他们学校竟然是封闭式的恼朱味,这和他们之前预想的也很不一样究渐座。所以三个人只好等到晚上恼朱味,来到学校的墙边恼朱味,准备跳墙出去究渐座。

  李亮和冯唐先爬上去恼朱味,伸出手来拉赵青究渐座。赵青抓住两个人的手恼朱味,刚准备使劲儿恼朱味,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脚脖子似乎缠上了什么东西究渐座。他以为是墙边的杂草恼朱味,甩了两下恼朱味,却没有甩开究渐座。

  “你干什么呢?快点儿啊!”蹲在墙上的李亮催促道究渐座。

  “我的脚被什么东西缠上了究渐座。”赵青说着恼朱味,弯下腰用手去解脚脖子上的“草”究渐座。随即恼朱味,他整个人就僵在了那里——他的脚脖子并不是缠上了草恼朱味,而是正被一只冰冷的手紧紧地抓着究渐座。

  那只手竟然是从地下长出来的!

  赵青吓傻了恼朱味,都不知道怎么跟墙上的两个人描述自己的所见究渐座。随即他发现恼朱味,恐怖的不止是抓着自己的那只手恼朱味,周围的地面上竟然长着一只只人的断臂费锐耕、断腿费锐耕、躯体恼朱味,甚至是人头究渐座。

  “啊——”赵青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恼朱味,直接把蹲在墙上抓着他手的李亮和冯唐给拽了下来究渐座。

  李亮和冯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恼朱味,摔在地上疼得龇牙咧嘴的恼朱味,想要骂赵青恼朱味,却被赵青抓着胳膊就往寝室的方向跑究渐座。

  三个人一口气跑回寝室恼朱味,赵青直接坐在地上喘起了粗气究渐座。

  李亮和冯唐不知道赵青闹的哪一出恼朱味,气得二人嘴里骂骂咧咧的恼朱味,质问赵青到底发什么神经究渐座。

  赵青喘匀了呼吸恼朱味,才哆哆嗦嗦地将刚刚发生的事情讲了出来究渐座。

  李亮和冯唐一听恼朱味,顿时傻眼了究渐座。

  “你费锐耕、你说得是真的?”李亮难以置信地问道究渐座。

  “我骗你干什么?!”赵青叫道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冯唐突然说了一句:“我白天路过那里的时候恼朱味,见那里是一片青椒地啊恼朱味,据说咱们食堂的青椒就是从那里摘下来的究渐座。”

  青椒恼朱味,断手断脚恼朱味,人头……赵青想着想着恼朱味,忍不住弯腰吐了起来究渐座。

  把青椒吃掉

  第二天早上恼朱味,虽然心中恐惧恼朱味,但是三个人还得去食堂吃早餐究渐座。

  这个时间食堂刚开门恼朱味,还没有学生究渐座。李亮和冯唐对赵青昨晚所说的见鬼一事还是半信半疑恼朱味,三个人刚刚路过赵青口中见鬼的地方恼朱味,那里是正常的青椒地恼朱味,根本没有什么鬼魂究渐座。

  李亮和冯唐二人自顾自地吃着馒头费锐耕、喝着粥恼朱味,就着一碟小咸菜究渐座。当然恼朱味,那碟咸菜里也有青椒丝究渐座。

  赵青没心情恼朱味,坐在那里皱着眉头发呆究渐座。

  就在这时恼朱味,食堂的一位师傅突然走到了他们的跟前究渐座。师傅脸色有些阴沉恼朱味,盯着赵青三个人究渐座。

  赵青觉得纳闷儿恼朱味,就问了句:“有事吗?”

  谁知师傅没有搭理他恼朱味,而是冷冷地对正在吃饭的李亮和冯唐说:“把青椒吃掉!”

  原来恼朱味,李亮和冯唐不想吃青椒丝恼朱味,就把咸菜里的青椒丝一根一根地挑了出来恼朱味,放在桌子上究渐座。

  李亮白了师傅一眼恼朱味,继续吃着自己的饭恼朱味,就是不吃青椒丝究渐座。冯唐更是冷哼一声恼朱味,直接把碟子里的咸菜全部扒拉到了桌子上恼朱味,开始只吃粥和馒头究渐座。

  赵青心中也对食堂的伙食有些意见恼朱味,李亮和冯唐的做法正合他意究渐座。于是他看着这个师傅恼朱味,想要看看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究渐座。

  师傅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恼朱味,但他最后还是没说什么恼朱味,转身进了厨房究渐座。

  赵青三个人露出胜利的微笑恼朱味,继续吃饭的吃饭恼朱味,卖呆儿的卖呆儿究渐座。可是就在这时恼朱味,厨房的门开了恼朱味,刚刚那位师傅又走了出来究渐座。他的手里多了一张圆形桌面恼朱味,正一点儿一点儿地向赵青三个人滚来究渐座。而他的身后恼朱味,还跟着两个人恼朱味,那两个人手里拿着刀费锐耕、盆费锐耕、笊篱等各种厨具究渐座。

  赵青三个人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恼朱味,傻愣愣地在那儿看着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先前那位师傅把桌面铺到了地上恼朱味,然后对李亮和冯唐说:“躺下去究渐座。”

  李亮和冯唐更加感到莫名其妙了究渐座。一旁的赵青心中突然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恼朱味,想要拉着李亮和冯唐跑恼朱味,却已然来不及了究渐座。

  那个师傅突然伸出手恼朱味,就像是武林高手一样闪电般抓住冯唐的衣领子恼朱味,把他扔在了桌板上究渐座。冯唐还没来得及挣扎恼朱味,一旁拿着菜刀的那个师傅突然一菜刀砍了下去究渐座。

  骨碌碌恼朱味,冯唐的人头脱离身体恼朱味,滚落到了一边究渐座。

  赵青和李亮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傻了恼朱味,反应过来后恼朱味,见那三个师傅已经开始分解冯唐的尸体了究渐座。而这时二人才发现恼朱味,那三个师傅早已变了模样恼朱味,变成了一个个脸色惨白费锐耕、眼窝空洞费锐耕、张着巨口的恶鬼……

  必须吃掉

  赵青和李亮没命地逃出食堂恼朱味,一口气跑到宿舍楼下究渐座。远离了食堂恼朱味,两个人这才停下来喘起了粗气究渐座。

  “鬼费锐耕、鬼把冯唐杀了!”李亮声音都变了恼朱味,里面带着无尽的恐惧究渐座。

  “对恼朱味,报费锐耕、报警!”赵青哆哆嗦嗦地拿出手机恼朱味,刚想报警恼朱味,旁边突然窜过来一个人影恼朱味,一把阻止了他究渐座。

  赵青吓了一跳恼朱味,以为是鬼师傅又追了过来恼朱味,退后两步抬起头一看恼朱味,却见面前站着一个陌生的男生究渐座。

  “你费锐耕、你干什么?”赵青吓得谨慎地问究渐座。一旁的李亮也是满脸的戒备和畏惧恼朱味,站到赵青身边紧紧地盯着这个陌生的男生究渐座。

  男生赶忙说: “你别害怕恼朱味,我不是坏人究渐座。刚才我看你们从食堂里跑出来恼朱味,就想问问你们:你们是不是没有吃食堂里的青椒?”

  赵青一愣恼朱味,看了李亮一眼恼朱味,见对方也满是疑惑恼朱味,他问: “你这是什么意思?”

  男生接着说: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恼朱味,我叫刘凡究渐座。这个地方不适合说话恼朱味,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究渐座。”

  赵青和李亮急于知道这背后的秘密恼朱味,于是带着刘凡回了自己的寝室究渐座。关上门恼朱味,刘凡才把自己知道的一切告诉了赵青和李亮究渐座。

  刘凡说恼朱味,他也是刚来这所学校不久究渐座。这所学校根本不需要考试分数恼朱味,只要花钱就能进来究渐座。为什么?很明显恼朱味,这所学校不正常究渐座。

  这所学校被鬼占领了恼朱味,学校食堂正是被鬼占领的重要地点之一究渐座。那些鬼不知道为什么恼朱味,在所有的菜里面都放了青椒恼朱味,而且点了菜的人必须要全部吃掉究渐座。因为学校是封闭式管理恼朱味,所以即使有人有异议恼朱味,也没有办法究渐座。如果只吃里面的其它菜而不吃青椒恼朱味,那就会受到鬼魂们残酷的惩罚究渐座。刘凡说恼朱味,他曾亲眼看到有人因为不吃青椒而被食堂里的鬼卸了胳膊费锐耕、腿恼朱味,肠子费锐耕、肚子做成肉馅包了给同学吃究渐座。而吃了青椒的人恼朱味,则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究渐座。

  赵青和李亮完全听傻了恼朱味,没想到还有这等诡异之事恼朱味,实在感到难以置信究渐座。沉默片刻恼朱味,赵青问:“明知道这里闹鬼恼朱味,为什么大家不逃走呢?”

  刘凡摇了摇头恼朱味,说: “没用的恼朱味,学校附近隐藏着很多鬼魂恼朱味,如果被它们发现你有逃离学校之举恼朱味,那么你会死得更惨究渐座。我的一个室友就因为想要逃走恼朱味,被鬼魂敲碎了双腿究渐座。鬼魂把他的双腿和青椒放在一起恼朱味,做成菜逼着我的室友在死前吃下了自己的肉究渐座。”

  青椒还是人肉

  为什么一定要吃青椒?

  刘凡说恼朱味,进入这所学校的人不单逃不出去恼朱味,而且鬼设置了屏蔽恼朱味,手机根本无法与外界联系恼朱味,但是却可以上网究渐座。

  赵青插话道: “能上网就能与外界联系啊!QQ费锐耕、微信恼朱味,都可以的!”

  刘凡摇了摇头恼朱味,说: “根本不可能恼朱味,所有能与外界通讯的方式都被鬼魂拦截了究渐座。”

  赵青不信恼朱味,拿出手机一试恼朱味,发现QQ费锐耕、微信是可以上去恼朱味,但是却无法给任何人发送消息究渐座。

  刘凡接着说恼朱味,他在网上查到恼朱味,青椒是刺激性食物恼朱味,而这种刺激性食物恰恰是可以驱鬼的究渐座。常常吃青椒的人恼朱味,体内就会生出一种对抗鬼的免疫力究渐座。

  赵青和李亮或许是吓坏了恼朱味,根本没有想这其中的矛盾之处究渐座。李亮嚷嚷着不信邪恼朱味,非要闯出去恼朱味,逃离这里究渐座。

  赵青赶忙拦住了他恼朱味,说:“我觉得刘凡说得是真的恼朱味,我们不能拿生命开玩笑啊!”

  李亮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那我们怎么办啊恼朱味,难道要在这个闹鬼的地方每天都吃那些鬼魂做的青椒宴?我们早晚有一天不被鬼害死恼朱味,也会因为吃青椒恶心死究渐座。”

学校食堂里的“青椒宴”

  赵青叹了口气恼朱味,也没有任何办法究渐座。

  三个人在寝室里一直呆到中午究渐座。期间恼朱味,刘凡决定搬到这里和赵青费锐耕、李亮一起住恼朱味,因为他寝室的人都已经被鬼害死恼朱味,他觉得有个伴心中会感到安全一些究渐座。

  十二点刚过恼朱味,刘凡就说:“你们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都没有吃青椒吧?现在必须跟我去食堂吃青椒恼朱味,不然那些鬼魂很快就会来找你们两个麻烦的究渐座。”

  赵青和李亮心中害怕恼朱味,但是没有任何办法恼朱味,只能胆战心惊地跟着刘凡去了食堂究渐座。好在这个时间食堂人很多恼朱味,他们心中多了一丝安全感究渐座。

  那三个鬼师傅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模样究渐座。赵青和李亮发现它们总是不经意地看向自己恼朱味,似乎记得他们没有吃青椒的事情究渐座。

  今天最受欢迎的菜是青椒炒肉恼朱味,赵青和李亮其实没胃口吃恼朱味,但还是都打了一份这道菜究渐座。

  找了一张桌子恼朱味,赵青等三个人开始吃了起来究渐座。吃的时候恼朱味,赵青观察着周围的人恼朱味,发现那些人都面无表情地低头吃着自己面前的饭菜究渐座。他们只挑餐盘里的青椒吃恼朱味,其余菜全都放在那里一动不动究渐座。赵青还发现恼朱味,那些人脸色发青恼朱味,甚至都快赶上青椒的颜色了恼朱味,一点儿活人的样子都没有恼朱味,像是一个个鬼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李亮突然尖叫了一声究渐座。

  赵青皱着眉头看过去恼朱味,刚想指责李亮这么叫可能会招惹到鬼魂的注意恼朱味,却看到李亮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筷子上夹着的一个东西究渐座。

  赵青一看恼朱味,见李亮夹着的赫然是一只人的手指头究渐座。赵青还没来得及吐恼朱味,就发现那只手指头上面有一颗小小的痣究渐座。他记得恼朱味,冯唐的手指上也有一颗痣究渐座。

  也就是说恼朱味,赵青他们正在吃的恼朱味,是他们室友费锐耕、好哥们儿冯唐的肉究渐座。

  仿佛是从赵青的反应与脸色得出了和自己一样的答案恼朱味,李亮直接弯下腰恼朱味,将刚刚吃的饭菜悉数吐了出来究渐座。

  赵青也是一阵恶心恼朱味,刚弯腰想吐恼朱味,就看到一个鬼师傅朝自己走了过来究渐座。他心中顿时感到一阵不安恼朱味,想要提醒李亮不要再吐了恼朱味,但是张开嘴却差点儿吐出来恼朱味,于是赶紧捂住了嘴恼朱味,什么也没说出来究渐座。

  那个鬼师傅走到李亮的身后站定恼朱味,也不说话恼朱味,就那么冷冷地注视着李亮究渐座。

  李亮吐了一地恼朱味,呕吐物散发出刺鼻的味道恼朱味,熏得本来就强忍着呕吐的赵青又是一阵干呕究渐座。但是恼朱味,旁边的人甚至都没有看过来一眼恼朱味,依然自顾自地吃着自己的饭菜恼朱味,吃得还很香究渐座。

  赵青看了一眼身旁的刘凡恼朱味,见对方也是一脸惊恐的样子究渐座。

  李亮仿佛想要把五脏六腑都吐出来恼朱味,呕吐物从黄色的青椒费锐耕、红色的肉变成了绿色的汁液究渐座。终于恼朱味,他站直了身子恼朱味,血红血红的眼睛看着赵青恼朱味,显然是非常难受究渐座。

  赵青不停地给李亮使眼色恼朱味,示意他身后有“人”恼朱味,但是李亮丝毫没有反应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那个鬼师傅行动了究渐座。只见他从身后突然抽出一根大号的擀面杖恼朱味,然后一只手抓着李亮的脖子恼朱味,将李亮按在桌子上恼朱味,拿着擀面杖就擀李亮的脖子究渐座。

  “啊——”李亮顿时发出杀猪般的尖叫恼朱味,手脚挣扎恼朱味,但是无济于事究渐座。

  赵青和刘凡清晰地听到“嘎巴”一声恼朱味,就见李亮嘴里猛地吐出一大口血恼朱味,然后眼睛越瞪越大恼朱味,停止了挣扎究渐座。

  显然恼朱味,是那个鬼师傅用擀面杖将李亮的脖子给擀断了究渐座。

  只见那个鬼师傅将擀面杖放到桌子上恼朱味,然后双手扣住李亮的脖子恼朱味,也没见它怎么使劲儿恼朱味,就将李亮的脑袋“噗”地一声从脖子上卸了下去究渐座。鲜血喷了它一身恼朱味,也喷了旁边坐在那里早已吓傻的赵青和刘凡一身究渐座。

  李亮的身体“咕咚”一下倒在了地上恼朱味,那个鬼师傅没有去管他的身体恼朱味,而是将他的人头放在桌子上恼朱味,又拿起了旁边的擀面杖究渐座。它先是用擀面杖使劲儿地敲击李亮的人头恼朱味,直到将李亮的人头砸得稀巴烂糊在了桌子上恼朱味,才从身后拿出两把菜刀恼朱味, “当当当”地剁了起来究渐座。

  很快恼朱味,李亮的脑袋就变成了一堆黑乎乎的肉馅究渐座。

  这是赵青这辈子见过最恐怖的场景恼朱味,心中比之前看到冯唐被砍了脑袋还要感到恐惧究渐座。终于恼朱味,他在刘凡的拉扯中恼朱味,尖叫着跑出了食堂究渐座。

  旁边那些学生甚至都没有看他们一眼恼朱味,依然津津有味地吃着自己的饭菜究渐座。

  计划

  赵青和刘凡一口气跑到了学校的大门口恼朱味,学校的大门紧锁着恼朱味,保安室五六个保安怒目瞪着每一个经过的人究渐座。赵青和刘凡知道恼朱味,那些肯定也是占领这所学校的鬼恼朱味,他们想从大门逃离学校根本就是不可能的究渐座。

  “我一定要逃离这里恼朱味,不然下一顿我要吃的恼朱味,就是自己好哥们儿人头做的肉馅了!”赵青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究渐座。

  冯唐费锐耕、李亮和他一起来到这所学校恼朱味,三个人关系非常好恼朱味,好哥们儿在自己眼前接连被鬼害死恼朱味,这件事情换做是谁也无法容忍费锐耕、接受究渐座。

  刘凡也是满脸惊恐之色:“我也要逃离这里恼朱味,就算结局是死也要拼一拼!”

  赵青点了点头: “对恼朱味,在这里等死费锐耕、受折磨恼朱味,不如豁出一条命去拼一把!”

  两个人说着恼朱味,一起来到了那片青椒地前究渐座。

  赵青咽了一口唾沫恼朱味,指着墙边地上种着的那些青椒说: “这些青椒到了晚上就会变成鬼魂恼朱味,难道这些青椒本身就是鬼魂的东西?”

  刘凡听完想了一会儿恼朱味,突然眼前一亮: “我明白了!”他一把拉住赵青的手恼朱味,说恼朱味, “并不是青椒变成了鬼魂恼朱味,青椒还是青椒恼朱味,它们还是有驱鬼作用的究渐座。你看到的那些鬼魂恼朱味,很可能是被占领这所学校的恶鬼害死之人的冤魂究渐座。那些人被恶鬼害死恼朱味,自然心中充满怨念究渐座。他们死后恼朱味,那些恶鬼就将他们的尸体埋在了这里种植青椒——据说腐烂的尸体对植物更具有营养恼朱味,能够加强植物生长究渐座。”

  赵青听得目瞪口呆恼朱味,没想到这所学校里的鬼魂竟然如此之多恼朱味,心中不禁感到有些失望究渐座。

  没想到刘凡接着说: “我有办法了!这些被害死的冤魂一定很痛恨占领学校的恶鬼恼朱味,我们将这些冤魂放出来恼朱味,或许它们就能帮咱们去对付那些恶鬼了究渐座。”

  “什么?”赵青顿时瞪大了眼睛恼朱味,“你是说恼朱味,我们把这些冤魂放出来?怎么放?”

  刘凡说: “这些冤魂只有在晚上才能出现恼朱味,因为晚上阴气重究渐座。而它们不能逃离这里恼朱味,很显然是受什么东西所桎梏恼朱味,无法离开究渐座。”

  赵青愣了愣恼朱味,问: “什么东西?”

  刘凡:“青椒究渐座。”

  赵青听完恼朱味,顿时明白了:虽然这些冤魂们的尸体给予了青椒成长需要的营养恼朱味,但是具有驱鬼功效的青椒依然桎梏着它们的魂魄究渐座。

  赵青又问: “那我们要怎么做?”

  刘凡嘴角竞露出来一丝自信的笑容: “我们晚上来把这些青椒全部拔掉恼朱味,就可以放出这些冤魂了究渐座。”

  听了这话恼朱味,赵青顿时感到后背蹿上了一股寒气究渐座。

  拔青椒

  晚上恼朱味,天彻底黑下来后恼朱味,赵青和刘凡便一起跑到了青椒地边究渐座。

  此时恼朱味,青椒地上面覆盖着一片黑雾恼朱味,看上去诡异疹人究渐座。而那些黑雾下面恼朱味,除了原来的青椒外恼朱味,此时多出了很多残肢恼朱味,以及一片鬼哭的声音究渐座。

  赵青看着这如炼狱般的情景恼朱味,吓得腿都哆嗦起来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刘凡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青椒恼朱味,塞到了赵青的手里“你快点儿把这些吃了恼朱味,然后去把那所有的青椒都拔下来究渐座。”

  赵青一愣:“那你干什么恼朱味,”

  刘凡: “我负责在这里给你望风!”

  赵青咂吧了两下嘴恼朱味,竟无言以对究渐座。他咬着牙接过青椒恼朱味,大口大口地塞进了嘴里究渐座。等吃完几根青椒恼朱味,赵青感觉自己的整个大脑都充斥着青椒的味道恼朱味,让他感到有些晕头转向究渐座。

  “快去拔青椒!”

  随着刘凡的一句话恼朱味,赵青迷迷糊糊地跑进了青椒地恼朱味,也顾不上埋在地里面的鬼魂了究渐座。

  赵青一根一根地拔着青椒恼朱味,时不时有鬼魂抓他一把恼朱味,但他根本顾不得恼朱味,脑子里想的就是尽快将这些青椒全部拔光究渐座。

  终于恼朱味,在赵青被那些鬼魂抓得浑身伤痕累累的时候恼朱味,他拔光了地上所有的青椒秧究渐座。他抱着那些青椒秧恼朱味,兴奋地向刘凡跑去究渐座。

  赵青和刘凡一口气跑回了寝室恼朱味,知道鬼魂惧怕青椒恼朱味,赵青嘴里一直嚼着青椒恼朱味,生怕停下来就会遭到鬼魂的残害究渐座。回到寝室恼朱味,他悬着的一颗心才稍微放下了一点儿究渐座。

  等终于平复下来恼朱味,赵青刚想要问问刘凡他们是不是暂时安全了恼朱味,接下来该怎么办究渐座。可是还没等他说什么恼朱味,刘凡先开口了究渐座。

  刘凡说: “你知道为什么青椒有驱鬼的作用恼朱味,但是那些恶鬼还逼着你吃吗?”

  赵青一愣恼朱味,仔细一想恼朱味,发现自己还真没思考过这个问题究渐座。这看起来很矛盾恼朱味,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刘凡突然诡异地一笑恼朱味,然后说道: “那是因为恼朱味,它们的初衷并不是想残害活人恼朱味,而是想要帮人究渐座。”

  “帮人?”

  刘凡接着说: “青椒确实有驱鬼的作用究渐座。食堂那些有关青椒的菜恼朱味,其实并不是鬼魂做出来的恼朱味,而是人做出来的究渐座。那些鬼魂让人们做青椒恼朱味,给其他人吃下恼朱味,这样他们就不会受到鬼魂的残害了究渐座。”

  赵青突然想到了什么恼朱味,打断了刘凡: “你说那些鬼是恶鬼恼朱味,既然它们都是在保护人恼朱味,那还有哪些鬼魂想要害人昵?”

  刘凡冷冷地一笑: “你真是一个傻子!真正害人的鬼恼朱味,是那些埋在青椒地里的鬼魂恼朱味,它们根本不是什么冤魂恼朱味,而是真正的恶鬼究渐座。那些恶鬼被那些好鬼埋在了青椒地里恼朱味,并用青椒封住了它们究渐座。可是今天恼朱味,你却把那些真正的恶鬼放了出来究渐座。”

  赵青听得浑身冰冷恼朱味,他猛地推了刘凡一把: “你骗我的对不对恼朱味,你为什么……”

  他的话没说完恼朱味,就硬生生憋了回去——刚刚他那么一推恼朱味,刘凡身子后退了一下恼朱味,脑袋竟然从脖子上滚了下来究渐座。

  刘凡的脑袋滚到了赵青的脚边恼朱味,诡笑着地对赵青说: “我没有骗你啊恼朱味,我也是‘恶鬼’……”

  与此同时恼朱味,门外的走廊上传来了杂乱的声音究渐座。赵青知道恼朱味,它们来了……

Tags: 鬼故事

本文网址:/guigushi/15726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