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悬疑故事之玫瑰之吻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江萝婷意外地得到一位叫杨国政的房地产商人留下的遗产究渐座。杨国政留下了一套位于海城市郊外的三层高级住宅恼朱味,其中的二楼留给了江萝婷究渐座。江萝婷获得这份遗产的理由有些牵强恼朱味,仅仅是因为杨国政早年从乡下来城里混时得到过她父亲的关照究渐座。江萝婷的父亲是一个穷画家恼朱味,三年前因病已去世恼朱味,她实在想象不出父亲对杨国政会有知遇之恩恼朱味,父亲生前也从没对家人提起过杨国政究渐座。

  尽管疑云重重恼朱味,江萝婷还是对杨国政先生充满了感激恼朱味,毕竟她不用再过寄宿生活了究渐座。

  三天后恼朱味,江萝婷在男友孙宇恒的陪同下来到那套住宅究渐座。江萝婷住进二楼后恼朱味,发现另外两层另有归属恼朱味,一楼的杨红霞是杨国政的妹妹恼朱味,三天前随丈夫因个人事务去了外地究渐座。三楼的居住权属于杨国政的侄子杨少聪恼朱味,杨少聪是一个三流小说家究渐座。三年前恼朱味,一场大火烧伤了他的脸部恼朱味,从此他变得深居简出;他曾有一个美丽的妻子恼朱味,两年前却跟一个外地商人私奔了究渐座。除此之外恼朱味,这里还雇佣了一个物业员究渐座。

  江萝婷搬进新居的第三天早晨恼朱味,当她醒来后恼朱味,忽然发现枕边放着一枝鲜艳的玫瑰花!她连忙起身恼朱味,仔细地检查了居室门窗恼朱味,都锁得好好的恼朱味,没有任何异状!次日早晨恼朱味,当她再次醒来时恼朱味,玫瑰花竟又出现在她的胸前!

  当天晚上恼朱味,江萝婷特地留了个心眼恼朱味,没有睡着究渐座。当午夜的钟声刚刚响过恼朱味,她忽然看见墙壁上出现了一道长长的裂缝恼朱味,裂缝越开越大恼朱味,一个身披黑色长袍费锐耕、戴着银色面具的人在黑暗中浮现出来恼朱味,缓缓地移向她的床边究渐座。

  黑衣人立在床头恼朱味,注视了她一会儿恼朱味,然后将一枝玫瑰放在她的胸前恼朱味,然后转过身恼朱味,缓缓地向暗室走去恼朱味,转眼之间隐没在黑暗里恼朱味,左右两扇门又重新合拢在一起究渐座。

  江萝婷下半夜再也没敢合眼恼朱味,天亮后恼朱味,她把男友孙宇恒叫了过来恼朱味,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他究渐座。孙宇恒听后恼朱味,在墙布后摸索了一会儿恼朱味,发现一个按钮恼朱味,按动后恼朱味,墙壁竟然慢慢打开了恼朱味,露出一个三平米的密室究渐座。他安慰道:“亲爱的恼朱味,你一定是眼花了恼朱味,这里什么也没有究渐座。在外国恼朱味,许多贵族都在住宅里设有这样的暗室恼朱味,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究渐座。”

  孙宇恒走后恼朱味,江萝婷仍陷入深深的迷惑之中恼朱味,如果是幻觉的话恼朱味,那玫瑰怎么解释?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恼朱味,江萝婷打开密室恼朱味,走了进去恼朱味,她上下摸索着密室的墙壁恼朱味,突然不知按动了什么机关恼朱味,暗室的门忽然合拢了!接着恼朱味,她隐隐感觉整个密室在上升!她顿时恍然大悟恼朱味,原来这是一部电梯!电梯只向上运行了一小会儿恼朱味,就戛然而止恼朱味,江萝婷只好冒险按动墙壁恼朱味,试图触到某个按钮让电梯下降究渐座。

  谁知恼朱味,电梯没有下降恼朱味,电梯门却开了究渐座。出现在江萝婷眼前的是三楼杨少聪的居室究渐座。还好恼朱味,卧室里空无一人恼朱味,江萝婷稍稍松了口气究渐座。她发现书桌上有一台电脑和一部打印机恼朱味,旁边有一摞书稿究渐座。

  江萝婷翻看书稿恼朱味,发现那是一部小说恼朱味,书名叫《玫瑰之吻》恼朱味,小说中的女主人公与她前几夜的经历完全一致!故事的结尾恼朱味,男主人公将背叛他的女主人公杀死恼朱味,并将一枝滴血的红玫瑰放在她的唇上恼朱味,然后殉情自杀……

  读到这里恼朱味,她忽然听到一阵脚步声恼朱味,她慌忙放下书稿恼朱味,迅速躲进电梯究渐座。就在杨少聪走进房间的瞬间恼朱味,电梯门终于合拢了究渐座。桌子上凌乱的书稿果然引起杨少聪的注意恼朱味,他四下看了看恼朱味,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把刀恼朱味,握在手中恼朱味,一步步向电梯方向走来究渐座。江萝婷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恼朱味,紧张得透不过气来究渐座。

  就在杨少聪准备按动开关的时候恼朱味,忽然一阵凉风吹拂在他的后颈上恼朱味,他扭头一看恼朱味,有一扇窗子没关恼朱味,原来是风刮的!他自言自语地嘟囔了一句恼朱味,转身离开究渐座。江萝婷长长地出了口气究渐座。不知过了多久恼朱味,电梯居然不可思议地自动下降了恼朱味,数秒钟后恼朱味,电梯停下来恼朱味,并自动开启了门恼朱味,江萝婷终于化险为夷究渐座。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了恼朱味,江萝婷心有余悸地回到自己的卧室恼朱味,立即给孙宇恒打电话恼朱味,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告诉给他究渐座。孙宇恒在电话中极力宽慰她恼朱味,让她不要慌乱恼朱味,他会尽快赶到究渐座。

  大约11点钟的时候恼朱味,下起了暴雨恼朱味,可能电路出了故障恼朱味,房间里一片漆黑究渐座。江萝婷惴惴不安地来到窗前恼朱味,焦急地等待着孙宇恒的出现恼朱味,一阵雷声过后恼朱味,她忽然感到身后有喘息之声恼朱味,回头一看恼朱味,只见那个戴着银色面具的黑衣人阴森森地站在她的面前恼朱味,手里握着一枝红色的玫瑰恼朱味,她吓得魂飞魄散恼朱味,不由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

  血案发生后6小时恼朱味,公安局接到孙宇恒的报案恼朱味,第一时间赶到案发现场究渐座。他们在江萝婷的卧室里看到两具骇人的尸体:江萝婷的尸体躺在床上恼朱味,唇边放着一朵滴血的玫瑰恼朱味,她的胸口被人刺了一刀恼朱味,神秘的黑衣人仰面倒在床下恼朱味,他是割腕自杀的恼朱味,鲜血流了一地恼朱味,染红了身下的地毯究渐座。办案人员摘下他的面具恼朱味,不出所料恼朱味,此人正是杨少聪究渐座。

  据物业员回忆恼朱味,夜里11点20分左右恼朱味,他听到一声女人的尖叫恼朱味,这极可能就是江萝婷的遇害时间究渐座。由于案发时门窗是紧闭的恼朱味,杨少聪无疑是通过那部电梯进入房间的究渐座。办案人员仔细检查了电梯恼朱味,发现地面上有一只带血的脚印恼朱味,由于印记模糊恼朱味,辩不清脚印的型号与大小究渐座。此外恼朱味,办案人员在桌子上发现了一本江萝婷的日记恼朱味,日记中详细记录了她这些天的可怕经历究渐座。随后办案人员搜查了杨少聪的房间恼朱味,书桌上那份命名《玫瑰之吻》书稿引起了他们的注意恼朱味,故事的结局更与现实中的血案惊人地吻合究渐座。从表面看恼朱味,这起血案是杨少聪一手酿成的究渐座。

  三天后恼朱味,警方将案件的证人和受害人亲属召集到一起恼朱味,还专门请来了精神分析学家吴真博士究渐座。局长初步分析了案情恼朱味,然后把发言权交给博士恼朱味,吴真博士说:“我看过杨少聪的病历恼朱味,他是一个严重的梦游症患者恼朱味,同时兼具明显的幻想人格究渐座。他一直深爱着前妻思雨恼朱味,同时又对她的背叛耿耿于怀恼朱味,书稿正是他内心的写照究渐座。江萝婷的意外出现改变了他的生活恼朱味,由于她和思雨在外貌上有几分相像恼朱味,于是他在潜意识里把她看成了思雨恼朱味,在现实中不可能实现的行为恼朱味,却在梦游状态时得到释放究渐座。”

  局长接过话茬恼朱味,说:“虽然杨少聪是一个潜在的杀人者恼朱味,但是他并不是杀害江萝婷的凶手恼朱味,而且他也不是自杀恼朱味,而是被同一个凶手杀害究渐座。”此言一出恼朱味,举座哗然究渐座。

  局长说:“根据我们的推断恼朱味,江萝婷的死亡时间是11点20分恼朱味,江萝婷遗留的手机记录显示恼朱味,她在3分种前还在与孙宇恒先生通话恼朱味,可以想象恼朱味,江萝婷当时正站在窗前等待她的男友究渐座。凶手出现时恼朱味,她发出尖叫恼朱味,随后胸口便挨了致命的一刀究渐座。凶手将江萝婷的尸体移至床上恼朱味,然后藏身于暗处究渐座。没过多久恼朱味,杨少聪通过电梯进入江萝婷的房间恼朱味,凶手在背后用钝器将他击昏恼朱味,拖到床前恼朱味,残忍地割断了他手腕的动脉恼朱味,伪造了他自杀的假象究渐座。

  案发后恼朱味,经法医鉴定证实杨少聪的后脑部曾被钝器击伤恼朱味,从而进一步验证了我的猜想究渐座。凶手作案后恼朱味,没有忘记擦洗掉杀害江萝婷时淌在地毯上的血迹恼朱味,然而他却疏漏了一点恼朱味,鲜血会透过毛质地毯渗透到背面究渐座。由此可见恼朱味,这是一起有预谋恼朱味,思维缜密的谋杀恼朱味,绝不可能是一个梦游患者所为究渐座。

  另外恼朱味,我在电梯里发现了一个带血的模糊脚印究渐座。事实表明恼朱味,杨少聪根本就没有返回的可能恼朱味,也就是说恼朱味,那个脚印是另一个人的恼朱味,它会是谁的呢?”局长说着恼朱味,把目光转向孙宇恒恼朱味,“孙宇恒先生恼朱味,你显然知道江萝婷处在危险之中恼朱味,为什么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恼朱味,这不是很奇怪吗?从作案的时间与手法来看恼朱味,凶手对江萝婷的处境有相当的了解恼朱味,具备这种条件的也只有你一人究渐座。”

  孙宇恒耸了耸肩膀恼朱味,说:“江萝婷被害与我们两人的通话时间相隔只有3分种恼朱味,我就是插翅也难飞到究渐座。”局长咄咄逼人地说:“可是你根本就没有离开海城市恼朱味,那天晚上11点到凌晨1点左右下了一场暴雨恼朱味,乡间的路面变得十分泥泞恼朱味,我们的警车轮胎都粘满泥巴恼朱味,我注意到你车子的轮胎恼朱味,居然没有粘上一点儿泥巴恼朱味,这说明你整晚都隐匿在楼内没有离开恼朱味,确切地说恼朱味,你就隐藏在一楼恼朱味,杨红霞夫妇的房间究渐座。江萝婷总认为危险来自楼上恼朱味,却忽略了电梯一样可以通到楼下究渐座。”

  孙宇恒说:“我为什么要杀掉自己的女友恼朱味,这不是很可笑吗?”

  “为了钱!”局长一针见血地指出恼朱味,事实上你是杨红霞夫妇雇佣的杀手究渐座。杨红霞夫妇隐瞒了一个真相恼朱味,江萝婷其实是杨国政先生的私生女恼朱味,他在遗嘱中将遗产的三分之一留给了江萝婷恼朱味,杨红霞夫妇隐藏了真正的遗嘱恼朱味,另外伪造了一份遗嘱恼朱味,将江萝婷骗到这里恼朱味,由你负责将她除掉究渐座。你并不知道江萝婷的真实身份恼朱味,否则你就不会对江萝婷下手恼朱味,因为你会在她身上得到更多的利益究渐座。杨少聪的梦游打乱了你的谋杀计划恼朱味,于是你将计就计恼朱味,将杀人罪行嫁祸给杨少聪究渐座。前不久恼朱味,杨国政家族的一位成员状告杨红霞夫妇采取不法手段谋夺遗产恼朱味,我们通过调查恼朱味,并结合此案恼朱味,发现杨红霞夫妇存在许多疑点究渐座。现在我们已经冻结这对夫妇在银行的全部资产恼朱味,并准备对他们立案审查究渐座。

  听到这里恼朱味,孙宇恒放弃了最后的抵抗恼朱味,承认了杀人罪行究渐座。

Tags: 悬疑故事 玫瑰之吻

本文网址:/guigushi/15443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