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怪谈之跨越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暑假来临恼朱味,我到乡下的奶奶家度假究渐座。这里与都市的生活相比恼朱味,步调明显缓慢了许多恼朱味,就连狗狗过马路都可以悠悠哉哉的恼朱味,不必担心会有急驶的冒失卡车忽然出现究渐座。听着蝉鸣响彻整个蓝天恼朱味,我尽情地享受这一份悠闲究渐座。

  但即使如此恼朱味,对于在都市生活惯了的我来说恼朱味,这儿的电器用品几乎都已过时究渐座。像一楼客厅中的那台电视恼朱味,映像管已经过于老旧恼朱味,以致于画质不再那么鲜明恼朱味,即使看起来有趣的节目恼朱味,也登时被去掉三分趣味究渐座。虽然爸妈总说要替爷爷奶奶换一台新的恼朱味,但他们总以别浪费为理由拒绝究渐座。而走上二楼恼朱味,位于转角的第一间客房中摆着一台电脑究渐座。它运作起来并不顺畅恼朱味,网络也是传统的窄频恼朱味,房间甚至没有冷气究渐座。不过……总算聊胜于无恼朱味,至少我还可以用来打发一些时间究渐座。

  “但是……还是好无聊啊究渐座。”我躺在粗大的树干上恼朱味,仰望着叶缝中的阳光恼朱味,带着夏天气味的风缓缓吹来恼朱味,梳过我的头发恼朱味,也让油绿的枝叶婆娑起舞恼朱味,沙沙声掩盖了我的话语尾音究渐座。

  “真想打个电动什么的究渐座。”我搔搔头究渐座。

  于是时光就在发呆之中过去了究渐座。等到我回过神恼朱味,才发现天空已然映满了晚霞究渐座。老实说恼朱味,这真是片奢侈的景色恼朱味,倘若在台北恼朱味,要这么随心所欲地望见大片天空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呢究渐座。

  只是恼朱味,想归想恼朱味,我还是对这样的生活感到一点点空虚究渐座。

  吃过了晚饭恼朱味,我便独自走上了二楼恼朱味,欲回房间上个网究渐座。推开房门恼朱味,我习惯性地将手攀上墙壁寻找电灯开关恼朱味,然后“喀擦”一声按下究渐座。这个简单的动作早就做过不晓得几次了恼朱味,但是这会儿却不如我预期……

  “咦?”我望着天花板上的日光灯恼朱味,它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亮起究渐座。

  啪喳费锐耕、啪喳费锐耕、啪喳究渐座。日光灯迟疑地闪了几下恼朱味,总算放出了光芒究渐座。“唔恼朱味,该换一个了……”我嘴巴里说着恼朱味,但其实一点儿也没放在心上究渐座。于是随着几天的时间过去恼朱味,这盏日光灯闪动的时间也越发的延长恼朱味,到了后来恼朱味,甚至都要等个七八秒钟它才会完全亮起究渐座。虽然每次看着它闪动都打算着要把它换掉恼朱味,但我却一次也没真的那么做恼朱味,毕竟那也不是真的那么困扰我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依然是如平常般沁凉的夏夜究渐座。我用过晚餐恼朱味,回到了房间恼朱味,打算开启MSN与老友聊聊天究渐座。

  “喀擦”一声打开了电灯开关恼朱味,我在闪光中缓缓走向电脑前的座位究渐座。

  然而就在这时恼朱味,我的左后方却忽然响起了一声惊呼究渐座。

  “谁?”我吓一大跳!还来不及细想会是什么人忽然出现在我的房里恼朱味,便已回过了头往声音来源处望去恼朱味,但在瞧清楚是谁之后恼朱味,反而惊讶地跳起来究渐座。在日光灯的一明一灭中恼朱味,一个穿着朴素黑裤子费锐耕、简单白衬衫的男孩站在房间的角落里……而他的面容恼朱味,竟然跟我一模一样!

  这时日光灯的闪动终于停止恼朱味,稳定放出冰冷白光恼朱味,同时之间恼朱味,那个与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也消失得无影无踪究渐座。“刚刚……是怎么一回事?”我一度认为是自己眼花恼朱味,但那影像却又是那么鲜明究渐座。

  难道说要在黑暗中才能再次看见吗?我有些害怕费锐耕、也有些期待地走到电灯开关前恼朱味,双眼紧盯着刚刚那人所出现的位置究渐座。然后深呼吸一口气恼朱味,“喀擦”一声关掉了灯究渐座。

  ──没有究渐座。

  刚刚那人出现的地方恼朱味,如今却什么也没有究渐座。

  月光从窗口洒了进来恼朱味,将房间里的景致切割成了单调的色块究渐座。我呆立着恼朱味,直到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究渐座。

  “什么嘛恼朱味,原来真的是我眼花啊……”我喃喃着恼朱味,“喀擦”一声打开了电灯开关究渐座。

  但没想到就在日光灯闪烁的那一刻恼朱味,那个人竟又出现了!

  “啊!”他看着我恼朱味,一脸惊愕究渐座。

  “你是谁!”我的表情与他相同恼朱味,如果旁人碰巧看见了恼朱味,铁定会觉得我们是在照镜子究渐座。

  “我才要问你是谁?”他左顾右盼恼朱味,“这里是哪里?”

  “什么?”我有些愣住究渐座。

  就在这时电灯完全亮起恼朱味,于是他又消失不见究渐座。

  “又不见了?”当灯完全亮起的时候恼朱味,他便消失恼朱味,但若我将灯关掉的话恼朱味,他也会不见究渐座。只有在电灯闪烁之时恼朱味,才能清晰地见到他恼朱味,并且与他对话……而且他又长得跟我一模一样?想到这儿恼朱味,一个模模糊糊的想法浮上了我的脑海究渐座。

  于是我再度关掉灯恼朱味,然后迅速打开究渐座。闪烁中恼朱味,他果然又出现了究渐座。

  “我的名字叫做陈君翔!你呢?”我抓紧时间向他问道究渐座。

  “我……我的名字也叫做陈君翔!”他不可置信得望着我究渐座。

  “我今年十九岁!”

  “我今年也是十九岁!”

  “都一样……难道说?”我印证了心里的推测究渐座。

  “难道说什么?”他惊慌地问究渐座。

  但这时灯光又完全亮起恼朱味,于是我们的对话也因此中断究渐座。不过我想应该没错了!他就是平行世界的另外一个我恼朱味,不会错的!

Tags: 怪谈 跨越

本文网址:/guigushi/15441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