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都市怪谈之灰戒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爱她费锐耕、忠诚于她恼朱味,无论贫穷或是富有恼朱味,疾病或是健康恼朱味,直到死亡将你们分开?”

  “我愿意究渐座。”

  “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费锐耕、忠诚于他恼朱味,无论贫穷或是富有恼朱味,疾病或是健康恼朱味,直到死亡将你们分开?”

  “我愿意究渐座。”

  “现在你们可以交换戒指了究渐座。”

  在牧师和所有宾客的注视下恼朱味,司徒凉将戒指戴在了新娘手上恼朱味,满座宾客起身鼓掌恼朱味,司徒亮看着笑意盎然的新娘恼朱味,突然错觉回到了当初究渐座。

  当初恼朱味,他和前妻也是在这家教堂举办的婚礼恼朱味,甚至牧师也是同一人恼朱味,他们说出相同的誓词恼朱味,一句我愿意恼朱味,以为可以绑定一辈子究渐座。但人这一辈子或长或短恼朱味,总有个万一恼朱味,万一谁比谁先走呢?他们没有去想恼朱味,可万一就真的来了恼朱味,婚后第三年恼朱味,妻子生了病恼朱味,手术失败恼朱味,先离他而去究渐座。痛苦自然是有的恼朱味,他郁郁寡欢了两年恼朱味,认识了现在的妻子恼朱味,和前妻一样的秉性恼朱味,会让他心安究渐座。

  牧师让新郎亲吻新娘恼朱味,他低头恼朱味,两人唇瓣接触的那一刻恼朱味,他听见了一个声音恼朱味,温柔叫他的名字恼朱味,司徒究渐座。

  司徒凉愣住恼朱味,那是前妻的声音究渐座。

  这个吻如蜻蜓点水恼朱味,妻子邹文文诧异看向他恼朱味,目光里满是疑惑究渐座。司徒凉问:“你刚才叫我了?”

  邹文文摇了摇头:“你听错了吧?”

  “可能吧!”司徒凉擦了擦额角的汗:“走吧!还要招待宾客呢!”

  这一日过得忙碌却欢喜恼朱味,两人深夜至家恼朱味,迫不及待去沐浴恼朱味,妻子摘下的戒指放在梳妆台上恼朱味,而他的还戴在手上究渐座。一对钻戒恼朱味,是司徒凉找设计师设计并订做的恼朱味,全世界仅此一对恼朱味,他希望他的爱情也能如此究渐座。

  但那个声音又来了恼朱味,像是有人在他耳边叮咛:“司徒恼朱味,记得喝杯葡萄酒恼朱味,促进血液循环究渐座。”每晚睡前喝杯葡萄酒恼朱味,这是前妻给他养成的习惯究渐座。

  “司徒恼朱味,泡澡时间不要太长究渐座。”他曾有过在浴室里晕倒的经历恼朱味,所以每每泡澡恼朱味,前妻都要提醒他时间究渐座。

  “司徒恼朱味,我想听你唱歌恼朱味,就唱你最擅长的那一首究渐座。”《月亮代表我的心》恼朱味,那是他最擅长的歌曲恼朱味,前妻每晚睡前都要听他哼唱恼朱味,那样才能睡得安稳究渐座。

  “司徒……”

  司徒……

  前妻的声音回荡在他的耳畔恼朱味,仿佛他们的生活还在继续恼朱味,一点一滴恼朱味,都如从前那般平稳而熟悉恼朱味,他喜欢这种熟悉究渐座。

  但邹文文的声音打破了平静:“司徒恼朱味,你怎么了?”

  司徒凉回过神儿来恼朱味,目光有些呆滞:“没事儿恼朱味,就是太累了究渐座。”

  他回到床上休息恼朱味,觉得一切都不对劲恼朱味,此刻睡在身边的人应该是前妻恼朱味,而不是邹文文恼朱味,这独一无二的位置恼朱味,他本来是要留给前妻一辈子的究渐座。

  “你去隔壁房间睡吧究渐座。”司徒凉说究渐座。

  “你说什么?”邹文文诧异极了:“为什么让我去隔壁房间?”

  “因为那是我的位置究渐座。”前妻的声音又开始在耳边响起:“司徒恼朱味,让这女人离开究渐座。”

  “因为那是我前妻的位置究渐座。”司徒凉重复:“请你离开究渐座。”

  “你前妻?”邹文文觉得可笑至极:“司徒凉恼朱味,你前妻已经死了!”

  “谁说我死了?司徒恼朱味,我还在究渐座。”那个声音说究渐座。

  “她还在!你听见了吗?”司徒凉激动得声音都开始打了颤:“她说她还在!”

  邹文文看着他状似疯癫的模样恼朱味,有些惊恐:“你……你是不是中邪了?哪里有声音?”

  司徒凉却是盯着屋子的角落恼朱味,目光柔情似水恼朱味,像是看见了什么:“文文恼朱味,我一直以为再也见不到她了恼朱味,可是多好恼朱味,她回来了究渐座。对不起恼朱味,我们离婚吧!”

  离婚二字一出口恼朱味,让邹文文呆住恼朱味,她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究竟是怎么了恼朱味,司徒凉像是着了魔恼朱味,再不是他自己究渐座。

  第二天恼朱味,他们去办了离婚手续恼朱味,司徒凉行事果断恼朱味,也讲究好聚好散恼朱味,给邹文文的财产不少恼朱味,也足够她吃穿不愁究渐座。邹文文知道恼朱味,一个人的心一旦不在了恼朱味,强留也无益恼朱味,只是有件事情她始终不明白恼朱味,司徒凉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听到的那个莫名的声音又会是谁的?

  周围的朋友都发现了恼朱味,离婚后的司徒凉像是变了个人恼朱味,常常目光呆滞盯着一个地方很久恼朱味,自言自语亦是常态究渐座。秘书到办公室里给他送文件恼朱味,无意中听见他叫着一个名字恼朱味,秘书依稀记得恼朱味,那好像是他前妻的名字究渐座。原来他是放不下前妻啊!

  可是也不对恼朱味,如果司徒凉还思念着前妻恼朱味,那为何他还时常亲吻手指上的钻戒?要知道恼朱味,那枚独一无二的戒指可是他和邹文文的定情之物呢!

  事情渐渐传开恼朱味,众人纷纷揣测恼朱味,司徒凉的公司里开始弥漫着八卦的味道究渐座。司徒凉却似充耳不闻恼朱味,我行我素恼朱味,上班恼朱味,吃饭恼朱味,下班恼朱味,回家恼朱味,和空气里前妻的声音对话恼朱味,就像他们曾经在一起那样恼朱味,直到有一天……

  司徒凉睡前有看书的习惯恼朱味,这日想起他与妻子蜜月旅行时买过的一本书恼朱味,忽然兴起恼朱味,想重读一遍恼朱味,却在翻书的时候从里面掉出来了一张单据恼朱味,是某商场某珠宝店的发票恼朱味,上面写着前妻的名字恼朱味,而这家珠宝店恼朱味,正是他为邹文文定制结婚戒指的那一家究渐座。

  他抱着好奇去了这家珠宝店恼朱味,出示了发票恼朱味,接待他的正是珠宝店的店长究渐座。店长看着这张发票恼朱味,万分抱歉道:“不好意思司徒先生恼朱味,有件事情我们瞒了您究渐座。您前妻在病重期间曾委托朋友来过我们店恼朱味,请我们在她去世后用她的一部分骨灰打造一颗钻石恼朱味,留给您究渐座。她知道恼朱味,您一定会再结婚恼朱味,也知道恼朱味,您若是结婚恼朱味,一定还会在这里选戒指恼朱味,她希望用自己骨灰制作的钻石能镶在您的戒指上恼朱味,陪着您恼朱味,也是她最好的祝福究渐座。”

  司徒凉怔住恼朱味,耳边又响起了前妻的声音:“司徒恼朱味,我永远都在呢……”

  他看向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恼朱味,被精巧切割的钻石恼朱味,此刻闪着夺目的光芒恼朱味,似她妻子的笑容恼朱味,能消泯一切黑暗究渐座。

  “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爱她费锐耕、忠诚于她恼朱味,无论贫穷或是富有恼朱味,疾病或是健康恼朱味,直到死亡将你们分开?”

  “我愿意究渐座。”

  “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费锐耕、忠诚于他恼朱味,无论贫穷或是富有恼朱味,疾病或是健康恼朱味,直到死亡将你们分开?”

  “我愿意究渐座。”

  她做到了恼朱味,无论贫穷或是富有恼朱味,疾病或是健康恼朱味,直到死亡也无法将她们分开究渐座。

Tags: 都市怪谈 灰戒

本文网址:/guigushi/15441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