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中元来客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每年农历七月十五日是中元节恼朱味,那时候就会鬼门大开究渐座。初一鬼门开恼朱味,十五鬼门关究渐座。此月恼朱味,鬼经过春夏的沉寂恼朱味,又可以出来活动恼朱味,所以叫做鬼门开究渐座。民间以路边点火费锐耕、河中放灯费锐耕、提供鞋子等办法恼朱味,满足鬼出门活动的需要恼朱味,以免它们连基本的需求都得不到满足恼朱味,无法出行而在原地为非作歹恼朱味,当然恼朱味,点灯引路等办法更是希望野鬼能够“远走他乡”究渐座。七月时恼朱味,鬼门初开群鬼纷出恼朱味,一时“群鬼乱窜”恼朱味,由于鬼刚刚经历一夏的墓居煎熬恼朱味,饥肠辘辘恼朱味,所以给饿鬼施食就成为要紧之事究渐座。由于此时鬼可以自由外出活动恼朱味,所以千万不要一个人在中元节午夜的时候出来究渐座。

  漆黑的夜里一辆汽车还在路上跑着恼朱味,而在车里开着车的律师康逸琨心情确实大好究渐座。源于他仅仅是作了一个假的证明就获得了100万恼朱味,帮着那个杀人凶手开脱罪名也花了不少时间究渐座。不过一百万也够了究渐座。他现在实在是非常的高兴恼朱味,思绪不由得回到了几天之前究渐座。

  几天前恼朱味,康逸琨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处理一起官司究渐座。律师事务所人声鼎沸恼朱味,嘈嘈杂杂的声音不断涌入人的耳朵恼朱味,让人倍感烦躁究渐座。

  “我的家人死的那么惨恼朱味,你们律师事务所不说这着帮忙将凶手绳之以法恼朱味,还帮着凶手打官司恼朱味,你们就不怕丧良心么?”

  “良心恼朱味,哼哼恼朱味,良心值几个钱究渐座。你要拿得出钱恼朱味,我帮你打官司恼朱味,想判那个人什么刑就是什么刑究渐座。问题是你拿得出钱么究渐座。”康逸琨对着来事务所闹事的受害人家属说道究渐座。

  受害人家属依然哭诉着:“你们为钱不得好死究渐座。”

  康逸琨笑了笑:“好啊恼朱味,随时来究渐座。来保安恼朱味,把这人赶出去究渐座。”转身又对着旁边一秘书模样的人说道:“那剩下的钱打我账户恼朱味,我最近忙这事忙的都快累死了究渐座。我要好好休息休息究渐座。”

  现在的康逸琨驾车旅游归来恼朱味,他突然想到他要买点东西恼朱味,于是康逸琨驾车驶向了夜市区究渐座。

  康逸琨找了个车位停下恼朱味,下车走向夜市区究渐座。

  “康逸琨恼朱味,康逸琨恼朱味,康逸琨究渐座。”康逸琨突然听到有人在叫他恼朱味,于是他回头看了一下恼朱味,这不看不要紧恼朱味,一看吓了康逸琨一跳究渐座。

  只见在康逸琨身后一个白衣女子恼朱味,她的指甲修长恼朱味,头发长的遮住了眼睛恼朱味,嘴角微微扬起恼朱味,像是在笑究渐座。在风中摇曳的身姿不主的飘着恼朱味,再一仔细观察恼朱味,她竟然没有双腿!!!就那样的飘在半空中究渐座。

  康逸琨吓得拔腿就跑恼朱味,而那身后的声音却一直挥之不去究渐座。

  “康逸琨恼朱味,康逸琨恼朱味,康逸琨恼朱味,为什么要帮凶手恼朱味,为什么究渐座。”原来这个就是那个受害人恼朱味,康逸琨帮着凶手开拓了罪名恼朱味,却不想惹怒了受害人的魂魄究渐座。

  康逸琨被迫逃到了一个小角落里恼朱味,他长舒了一口气究渐座。此时康逸琨突然啊的一声恼朱味,应声倒地恼朱味,眼前一黑恼朱味,失去了直觉究渐座。

  当康逸琨睁开眼睛的时候恼朱味,眼前的一切让他惊呆了究渐座。

  油锅里面正在挣扎的一群鬼恼朱味,无头的恼朱味,断臂的恼朱味,血流不止的恼朱味,油锅滚滚恼朱味,里面的鬼哀嚎不断究渐座。而康逸琨此时正在被钉在铜柱上看着这一切究渐座。

  这是到了地狱么恼朱味,康逸琨想着究渐座。此时那个女鬼慢慢飘了过来恼朱味,一阵风吹过恼朱味,康逸琨看清了女鬼面貌恼朱味,不由得大叫起来究渐座。那女鬼恼朱味,双眼流血不止恼朱味,额头上有一个巨大的口子恼朱味,口子里往外冒着鲜血恼朱味,仔细一看居然能看到白色脑浆究渐座。那女鬼对着康逸琨说道:“为什么要这么做究渐座。为什么?”

  康逸琨整个人吓的不能说话恼朱味,只是双腿不断地哆嗦究渐座。

  女鬼又说道:“既然你给他打赢官司恼朱味,那我就让你跟他一样吧究渐座。”说完女鬼转身走去究渐座。

  不一会恼朱味,女鬼带来一个东西恼朱味,康逸琨很费力的才看清楚那个就是凶手恼朱味,他努力帮着洗脱罪名的凶手究渐座。

  那个凶手现在简直不成个人样恼朱味,双腿双臂全没恼朱味,整个一个‘人棍’恼朱味,就在地上一动不动恼朱味,嘴里不断地呻吟着恼朱味,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声究渐座。

  女鬼看了看那个凶手恼朱味,又看向了康逸琨:“他趁我不注意害死我恼朱味,还封住我的投胎之路恼朱味,你还去帮他洗脱罪名恼朱味,让我做孤魂野鬼也不得安心究渐座。我好不甘心究渐座。”

  康逸琨看着这开口求饶道:“是我不好恼朱味,不该贪财恼朱味,放我一马恼朱味,我会请人为你好好超度的恼朱味,求你了恼朱味,放了我吧究渐座。”

  女鬼大声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哈恼朱味,你以为这就行了恼朱味,我要把我身上的的苦一万倍的还给你和他恼朱味,哈哈哈哈哈哈哈恼朱味,你们就接受着来自地狱的痛苦吧究渐座。”

  女鬼双手硬生生的把康逸琨的双臂卸了下来恼朱味,康逸琨被钉在铜柱子上面惨叫不止恼朱味,鲜血流了一地恼朱味,康逸琨与那个凶手的惨叫声此起彼伏究渐座。

  康逸琨接着和那个凶手就被扔向了油锅中恼朱味,油锅里热气腾腾恼朱味,往外喷着火气恼朱味,康逸琨和那个凶手在里面挣扎着恼朱味,哀叫着恼朱味,痛苦着恼朱味,整个然被炸的外焦里嫩恼朱味,但却死不了恼朱味,在无休无止的受着这种折磨究渐座。

  “哈哈哈恼朱味,知道我的痛苦了吧究渐座。哈哈哈哈哈哈”女鬼大笑着究渐座。

  一整冷风吹过恼朱味,康逸琨睁开了眼睛看了看时间究渐座。“哎恼朱味,怎么会在车上睡着了呢恼朱味,还做了个噩梦究渐座。等等……”康逸琨突然想起车窗是关着的恼朱味,又没开空调恼朱味,那么这阵冷风是怎么吹进来的呢?

  “康逸琨恼朱味,康逸琨究渐座。”正在这时候恼朱味,一阵阴森森的呼唤声从车后座响起……

Tags: 中元 来客

本文网址:/guigushi/15440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