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假面舞会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你参加过假面舞会吗?

  有机会恼朱味,要试试究渐座。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叫袁小绛恼朱味,这一天恼朱味,她去参加一场假面舞会究渐座。她没有告诉任何人恼朱味,一个人偷偷去的恼朱味,又新奇恼朱味,又紧张究渐座。来到入口处恼朱味,她看见一个告示恼朱味,说恼朱味,每个人只许买一张面具究渐座。她选了一张相对漂亮一点的面具恼朱味,是个女妖恼朱味,面色惨白恼朱味,嘴唇血红究渐座。她戴上它恼朱味,就走了进去究渐座。

  她顺着狭长而陡峭的楼梯走下去恼朱味,来到了地下的舞厅究渐座。舞会早就开始了恼朱味,她是最后一个入场的究渐座。

  这个地下舞厅很宽敞恼朱味,很暗恼朱味,到处都闪烁着荧光恼朱味,显得光怪陆离恼朱味,黑糊糊的角落偶尔还冒出阵阵白烟究渐座。音乐狂乱恼朱味,震耳欲聋究渐座。人们穿着各种古怪的服装恼朱味,戴着各种诡异的面具恼朱味,发疯地扭动着身体恼朱味,陷入暂时的虚构中究渐座。

  广告说恼朱味,这是一场男人最酷女人最炫的派对恼朱味,鬼知道面具后是一张张什么样的脸究渐座。

  袁小绛的亢奋被点燃了恼朱味,跟着大家一起狂舞究渐座。

  她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痛快恼朱味,全身的骨肉都散成了音符恼朱味,在抖动恼朱味,在飞翔究渐座。谁都想不到恼朱味,妖女面具包藏的是一个内向费锐耕、敏感费锐耕、保守的女孩究渐座。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恼朱味,迪斯科舞曲戛然而止究渐座。

  大家意犹未尽地停下来恼朱味,纷纷回到座位上究渐座。袁小绛注意到恼朱味,有一个男人没有戴面具恼朱味,他坐在最深的角落里恼朱味,不抽烟恼朱味,不喝酒恼朱味,就那样默默地观看究渐座。

  全场只有他一个人是真实的究渐座。

  袁小绛走过去恼朱味,在这个人旁边坐下来究渐座。

  她看见恼朱味,他手里拿着两张面具恼朱味,一张是猫脸恼朱味,一张是狗脸恼朱味,不禁疑惑起来──每个人只能买一张恼朱味,他怎么有两张呢?

  这个桌子上恼朱味,只有他和袁小绛两个人恼朱味,袁小绛以为他会主动搭话恼朱味,可是他看都不看袁小绛究渐座。袁小绛有些无趣恼朱味,跟侍者要了一杯冰水恼朱味,一口接一口地喝究渐座。

  换了一曲高雅的华尔兹究渐座。

  袁小绛隔着面具四下张望恼朱味,搜寻舞伴究渐座。今天恼朱味,她要彻底体验一下相反的性格究渐座。

  她想找一个面具最丑的男人究渐座。

  终于恼朱味,她找到了究渐座。

  那个人也是一个人孤独地坐着恼朱味,戴着一张吸血鬼面具恼朱味,脸是绿色的恼朱味,眼圈黑得像熊猫恼朱味,参差的牙齿刺出来究渐座。看上去恼朱味,他很魁梧究渐座。

  当袁小绛站起身走向他的时候恼朱味,突然恼朱味,旁边那个露着脸的人说话了:“小姐恼朱味,当心点啊究渐座。”

  袁小绛回头看了看他:“你……是说我吗?”

  他的眼睛依然不看袁小绛恼朱味,还在舞场上警惕地瞄来瞄去恼朱味,声音很低地说:“今晚上恼朱味,这酒吧里有一种反常的气息……”

  袁小绛说:“怎么了?”

  他终于转过脸来恼朱味,扬了扬手中的猫脸面具恼朱味,说:“这张是我的究渐座。”接着恼朱味,他又扬了扬手中的狗脸面具恼朱味,说恼朱味,“这张是我捡的究渐座。”

  袁小绛说:“什么意思?”

  那个男人说:“这些跳舞的人当中恼朱味,有一个人……没有戴面具究渐座。”

  袁小绛的双眼迅速在全场扫视了一圈恼朱味,一对对舞伴已经下了舞池恼朱味,每个人都是阴森恐怖的鬼脸——有个人没带面具?她的心里一冷究渐座。

  接着恼朱味,她真诚地说:“你是个恐怖小说家吧?”

  那个男人说:“我是个私家侦探恼朱味,我来暗访究渐座。这个舞厅有问题恼朱味,每一场假面舞会恼朱味,都会失踪一个女孩究渐座。”

  袁小绛说:“你可别吓唬我恼朱味,我胆小究渐座。”

  那个男人说:“几乎每一个参加假面舞会的人恼朱味,都不想让熟悉的人知道恼朱味,都是单独一个人来的究渐座。而且恼朱味,舞会乱哄哄的恼朱味,大家互相都不认识究渐座。因此恼朱味,没人发现这个可怕的秘密究渐座。”

  袁小绛说:“如果真像你说的这样恼朱味,那么恼朱味,那些女孩都去哪里了呢?”

  那个男人说:“被一个男人带走了究渐座。”

  袁小绛想了想恼朱味,又说:“他带走的都是什么样的女孩?”

  那个男人说:“最后一个入场的究渐座。”

  袁小绛马上觉得恼朱味,这个男人是在逗自己究渐座。她说:“那些女孩为什么会跟他走?难道他有迷魂药?”

  那个男人说:“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恼朱味,反正女孩总会顺从他究渐座。据我们掌握的情况来看恼朱味,接下来的过程几乎千篇一律──他开车带她驶向野外恼朱味,一路上恼朱味,那个男人始终没有摘下脸上的面具究渐座。最后恼朱味,他们在一片树林旁停下车恼朱味,开始拥抱恼朱味,接吻究渐座。女孩伸手摘对方的面具恼朱味,他一动不动恼朱味,让她摘究渐座。这时候恼朱味,女孩会发现恼朱味,对方什么都没戴恼朱味,那张恐怖的面具其实就是他的脸!”

  袁小绛又朝舞池里看了看恼朱味,说:“那个男人今天来了吗?”

  那个男人也朝舞池里看了看恼朱味,说:“我想是的究渐座。所以恼朱味,你最好把面具换一换恼朱味,因为今天你就是最后入场的究渐座。”然后恼朱味,他把那张猫脸面具递给了袁小绛究渐座。

  袁小绛犹豫了一下恼朱味,接受了他的建议恼朱味,轻声说:“谢谢你啊究渐座。”

  她刚要走开恼朱味,突然产生了一个恶作剧的想法恼朱味,回身说:“要是你戴上我这张女妖面具恼朱味,他能怎么样呢?”

  他想了想恼朱味,说:“好主意究渐座。”

  接着恼朱味,他把袁小绛的女妖面具接了过去究渐座。

  袁小绛戴上了那张猫脸面具恼朱味,感到安全多了究渐座。她走到那个戴着吸血鬼面具的男人跟前恼朱味,主动邀请他跳舞究渐座。

  他理所当然地接受了究渐座。

  两个人一起下了舞池恼朱味,搭肩勾背恼朱味,翩翩起舞究渐座。他们似乎都沉浸在了优美的旋律中恼朱味,谁都没有说话究渐座。

  袁小绛不太相信那个侦探说的话恼朱味,不过恼朱味,她还是警觉地打量了这个舞伴几眼究渐座。

  尽管灯光很暗恼朱味,但是恼朱味,她肯定对方戴着面具恼朱味,他的面具边缘有一圈黑糊糊的缝隙究渐座。

  这下恼朱味,袁小绛把心放下来究渐座。

  对方的眼珠似乎有些阴郁恼朱味,轻飘飘地在舞场上瞟来瞟去恼朱味,好像注意力根本不在她身上究渐座。

  袁小绛问:“你是不是在找什么人?”

  这个舞伴迟疑了一下恼朱味,说:“唉恼朱味,不好意思恼朱味,我刚刚买的面具在楼梯上弄丢了……”

  袁小绛猛地停住了舞步恼朱味,盯住他:“面具不是在你的脸上吗?”

  这个舞伴说:“噢恼朱味,这是我原来的究渐座。”接着恼朱味,他带着袁小绛继续踩着节奏跳舞究渐座。

  袁小绛低低地说:“刚才恼朱味,有个人捡到了一张面具恼朱味,估计是你的究渐座。”

  这个舞伴说:“其实恼朱味,我是在找一个女孩究渐座。”

  袁小绛说:“什么女孩?”

  这个舞伴说:“她戴着一张妖女面具恼朱味,一转眼就不见了究渐座。”

  袁小绛又停下了舞步:“你……找她干什么?”

  这个舞伴说:“她是最后一个入场的……”

  她紧紧盯住了他:“这有什么关系吗?”

  这个舞伴说:“也许恼朱味,她捡到了我的面具究渐座。”

  突然恼朱味,他望着一个地方恼朱味,眼睛直了恼朱味,一双大手微微痉挛起来究渐座。

  袁小绛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那个私家侦探戴上了她的女妖面具!他直挺挺地坐在角落里恼朱味,一动不动恼朱味,像个木乃伊究渐座。

  这个舞伴终于找到目标了!

  地上好像响起了惊雷恼朱味,地下都微微地抖动起来恼朱味,这个舞伴的一双大手抖得更厉害了究渐座。

  袁小绛松开他恼朱味,用手扶住了额头究渐座。

  这个舞伴终于把目光收回来恼朱味,多疑地问:“你怎么了?”

  袁小绛说:“对不起恼朱味,我有点头疼……”

  这个舞伴说:“没关系恼朱味,你回去休息一下吧究渐座。”

  袁小绛转身离开他恼朱味,快步走到那个私家侦探跟前恼朱味,心都要蹦出来了:“快把面具摘下来恼朱味,离开这里!”

  对方摘下面具恼朱味,问:“发生了什么事?”

  袁小绛说:“你说对了恼朱味,那个可怕的男人今天来了!”她一边说一边摘掉面具恼朱味,扔在地上恼朱味,快步朝出口走去究渐座。

  私家侦探紧紧跟在她的身后恼朱味,追根究底地问:“是不是刚才跟你跳舞的那个人?”

  袁小绛说:“就是他!”

  到了出口处恼朱味,袁小绛回头看了看恼朱味,那个戴吸血鬼面具的人似乎发现了破绽恼朱味,他在纷乱的人影中死死盯着她恼朱味,径直走过来究渐座。

  她恐惧到了极点恼朱味,说:“他追过来了!”

  然后恼朱味,她顺着那个狭长而陡峭的楼梯噔噔噔地爬上去了恼朱味,那个私家侦探也跟着她爬上去了究渐座。外面下雨了恼朱味,电闪雷鸣究渐座。这时候已经到了午夜恼朱味,门口没有一辆出租车究渐座。

  私家侦探一边回头看一边大声问:“你有车吗?”

  袁小绛说:“没有!”

  私家侦探快步朝一辆车奔过去恼朱味,同时掏出遥控器打开了车门恼朱味,头也不回地说:“上我的车!”

  袁小绛风忙火急地钻进了他的车究渐座。

  她从车窗望出去恼朱味,那个戴吸血鬼面具的人已经从地下舞厅爬了出来恼朱味,正在雨中东张西望究渐座。他的脸在路灯下令人毛骨悚然究渐座。

  私家侦探掏出照相机恼朱味,冲着那个人“咔哒咔哒”拍照片究渐座。那个人好像发现了他们恼朱味,大步走了过来究渐座。

  私家侦探赶紧放下照相机恼朱味,把车开走了究渐座。

  谢天谢地!袁小绛仰在座位上恼朱味,长舒一口气究渐座。

  车开出了一条街之后恼朱味,袁小绛疲倦地说:“对了恼朱味,你把我送到美术学院家属区大门口就行了究渐座。”

  私家侦探说:“好的究渐座。”

  过了一会儿恼朱味,袁小绛又说:“怎么搞的恼朱味,我明明看见他戴着面具啊!”

  私家侦探一边开车一边大声说:“世界就是这个样子恼朱味,有的人戴着面具恼朱味,你以为他没戴;有的人没戴面具恼朱味,你却认为他戴着!”

  袁小绛惊魂未定地闭上了眼睛究渐座。

  私家侦探可能在后视镜中看到了恼朱味,也不再说什么了究渐座。

  袁小绛的脑海里一直浮现着那张吸血鬼面具:绿色的脸恼朱味,黑黑的眼圈恼朱味,长短不齐的牙……

  不知道走出了多远恼朱味,她突然睁开眼睛恼朱味,问:“你来参加假面舞会为什么不戴面具呢?”

  车颠簸起来恼朱味,对方全神贯注地驾车恼朱味,说:“谁说我没戴?”

  实际上恼朱味,袁小绛刚刚问出口恼朱味,就看到了一个可怖的事实──车已经开到了野外!她惊惶地问:“你干什么?”

  对方把车停在了路旁恼朱味,回过头来恼朱味,慢悠悠地说:“这张脸就是我的面具究渐座。”

  天上响了一个惊雷究渐座。

  袁小绛呆呆地看着他究渐座。

  他低低地说:“是我恼朱味,每次都在假面舞会上带走一个女孩究渐座。”

  你曾经得罪过一个人恼朱味,但是恼朱味,让你窃喜的是恼朱味,他一直没有报复你究渐座。可是恼朱味,你别高兴得太早恼朱味,整天在你身边转来转去的另一个人恼朱味,很可能就是他究渐座。

Tags: 假面 舞会

本文网址:/guigushi/15440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