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难打的鬼官司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这一天恼朱味,一缕死人的鬼魂飘飘悠悠的就飘到了地府恼朱味,在地府里是东瞅瞅西看看的到处乱串究渐座。

  地府里的小鬼们看见了究渐座。额?这还了得恼朱味,这里哪是你撒野的地方恼朱味,于是上前抓住那一缕鬼魂就押到了阎君的大殿上究渐座。

  阎王爷一看恼朱味,是个老头恼朱味,身材干瘦恼朱味,皮肤白皙恼朱味,细细的眼睛透着生前的精明恼朱味,这明明是人间的鬼魂恼朱味,怎么黑白无常没有给及时收回来地府究渐座。阎王爷立时勃然大怒恼朱味,“好啊!马上给我把黑白无常给我找来恼朱味,他们这是不作为恼朱味,竟然让人间的鬼魂可以自由的出入我的地府恼朱味,这还了得恼朱味,去恼朱味,把那两个家伙给我找来究渐座。”

  不一会恼朱味,黑白无常蹦蹦颠颠的就来到了大殿恼朱味,进来一看被小鬼押着的老头恼朱味,黑白无常知道自己惹祸事了究渐座。

  “你们看看恼朱味,看看你们做的好事!你们两给我一个合理的说法恼朱味,要不然定不轻饶你们究渐座。”阎君一脸的怒气究渐座。

  “这这这….”白无常把他那张白的像面粉的脸凑到老头面前恼朱味,仔仔细细上下打量着究渐座。“哎!老黑你过来看看恼朱味,咱们这一段勤于政事恼朱味,一时也没敢怠慢啊!你说这个老头是从哪里来的呢?”这黑无常也凑过来仔仔细细打量了一会恼朱味,挠挠他那颗黑黑的脑袋摇摇头也是不知所以然究渐座。

  看着自己手下一黑一白的两个活宝在那里嘀嘀咕咕恼朱味,阎君一拍桌子“你们两个想要嘀咕到什么时候?嘀咕明白了没有?”

  “报报报..报告阎君恼朱味,没嘀咕明白呢!我……..我和老黑一直勤于政事并没有一丝怠慢恼朱味,阎君是是是……是否能容我们两…两个查…查…看一下生死簿呢?”白无常一着急说话又开始磕磕巴巴的了究渐座。

  阎王爷耐住性子恼朱味,看着结结巴巴的白无常一着急说点话这个费劲摆摆手“好恼朱味,那你们就查查吧究渐座。“

  白无常来到老头身边问道:“小….小老头恼朱味,那..那..那你叫啊….叫什么名字?家…啊那啥...那家住什么地方?“老头无神的看了一眼白无常喃喃的回答道:”我是武德人氏恼朱味,我叫赵德祥究渐座。“

  黑无常一把把白无常拉到一边恼朱味,“你可拉倒吧恼朱味,还是我来吧恼朱味,你瞅瞅你那结巴样可急死我了究渐座。”白无常用眼睛白了一眼黑无常不再言语究渐座。

  “老头我问你恼朱味,你死了有多久了?为啥飘到地府里来了?”老头白了一眼黑无常“我哪里知道我死了多久了恼朱味,你以为我愿意飘到你们这来呀!”

  黑无常一想也是啊恼朱味,我问这些他也不知道啊!算了恼朱味,从怀里掏出生死簿就细细的查看起来恼朱味,这时候白无常也凑过来帮着一起查看究渐座。可是任凭黑白无常把个生死簿查了个遍愣是没有找到德武的赵德祥……

  黑白无常两个人对望了一眼恼朱味,心里这个乐呀!这生死簿上根本就没有这个死倒的名字看你阎君还怎么惩罚我们究渐座。

  这白无常刚要说话恼朱味,黑无常一把把他拽到一边恼朱味,自己向前一步”请阎君明察恼朱味,这个武德人氏赵德祥根本就没在生死簿上恼朱味,换句话说根本就不在五行之中究渐座。“

  “什么?“阎王爷震惊了恼朱味,从坐位上走下来围着这个小老头就转起了圈圈究渐座。这阎王爷怎么看也看出这个死倒有什么特别恼朱味,就是一个死了的鬼魂而已嘛!

  “不行恼朱味,给我查恼朱味,一定要查清楚究渐座。“阎王爷气的吹胡子瞪眼睛的”去把那武德的土地给我叫来恼朱味,我就不信了查不出来!“

  不一会恼朱味,一个佝偻身躯恼朱味,矮胖矮胖的白发皓首的老头拄着拐杖走了进来究渐座。阎王爷头都没抬坐在坐位上翘起二郎腿恼朱味,端起茶水喝了一口问道:“我说土地恼朱味,你掌管一方黎民恼朱味,你去看看殿上那个死倒老头你是否认识?”

  武德土地走到老头面前只看了一眼恼朱味,“好啊!原来你跑到这里来了恼朱味,你知不知道我找的你好苦究渐座。”“额?大胆土地恼朱味,你说什么?”阎王爷啪一拍桌子“好你个土地恼朱味,你掌管一方黎民生死簿恼朱味,竟敢私自隐匿不上报恼朱味,难道你要私自豢养鬼魂不成?”

  土地吓得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冤枉啊阎君恼朱味,您息怒听我细细道来究渐座。阎君你还记得五十年前我和你打过的赌吗?“阎王爷转了转眼珠似乎并不记得了“什么赌?”

  “五十年前恼朱味,有一日阎君您视察各地土地庙政绩恼朱味,那一日来到我的府上恼朱味,阎君您看见我的庙府破败不堪恼朱味,金身也是残缺不全恼朱味,浑身上下破破烂烂究渐座。阎君你言说这样的土地庙有损地府的尊严恼朱味,要求我重新修缮庙府以正小老儿的威严究渐座。”

  “无奈修缮庙宇必须得依靠民间人氏才可以完成恼朱味,那时候小老儿庙宇破败恼朱味,几乎没有什么香火究渐座。于是你和我对弈一局恼朱味,打下赌约恼朱味,阎君言说只要小老儿赢得棋局恼朱味,你就允许我不管用什么法子都可以为自己修缮庙宇重塑金身究渐座。”

  “对弈的结果是小老儿我赢了恼朱味,阎君你当时丢下一句话恼朱味,说你自己看着办吧恼朱味,然后拂袖而去……于是小老儿从那天起就开始留意过往的行人究渐座。”

  “无奈是大荒之年恼朱味,战乱不断恼朱味,进我庙宇的不是逃荒要饭的就是躲风避雨的究渐座。好容易那天就进来一伙人恼朱味,额恼朱味,我一看是一伙官差恼朱味,小老儿心里这个乐呀!总算等来一波有银子的了究渐座。”

  “为首的捕头长得瘦小干枯恼朱味,面色白净恼朱味,细眉细眼的究渐座。”说到这土地回身指了一下殿上的那个死倒恼朱味,“就是他恼朱味,就是这个赵德祥究渐座。当时他们一伙人正在被山里的强盗追杀恼朱味,被死死的围在了我的土地庙里面恼朱味,危在旦夕究渐座。”

  “这个赵德祥跪在我的塑像面前就起了重誓恼朱味,他言说只要我土地今天能帮助他们度过这次劫难保他们平安恼朱味,他回去以后三年之内必定前来为我重塑金身翻盖庙宇究渐座。”

  “我一听恼朱味,正中下怀恼朱味,于是动用法术找来一群小鬼把那伙强盗吓得四散逃跑恼朱味,解了赵德祥一伙官差的围究渐座。可是小老儿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恼朱味,那赵德祥自走后就渺无音讯恼朱味,别说三年恼朱味,小老儿我等了将近十年他也没有前来兑现他的诺言究渐座。“

  “于是我越想越气恼朱味,起身去德武去找他恼朱味,这时的赵德祥已经升官发财了恼朱味,可是不管我是梦中托梦提醒他也好还是现真身告诉他也好恼朱味,他就是不予理会究渐座。就这样折腾了一段时间恼朱味,小老儿一怒之下就在武德生死簿上勾画掉了赵德祥的名字恼朱味,这样就是他死了也不会进入地府恼朱味,我决定为这件事和他纠缠到底究渐座。“

  “就这样这五十年来我和赵德祥一直就你追我赶由他生纠缠到死恼朱味,近些日子忽然我就找不到他了恼朱味,我好纳闷他能飘到哪里去了恼朱味,原来是自己飘到阎君您的地府里来了恼朱味,这件事情始末就是这样的恼朱味,请阎君为小老儿做主恼朱味,让那赵德祥兑现承诺为我重塑金身恼朱味,修缮庙宇恼朱味,以正地府威严究渐座。”

  听着武德土地重头到尾讲述一遍恼朱味,这阎君乐了恼朱味,“你说说你恼朱味,作为一方的土地爷爷为了一个翻新庙宇的小小事情竟然费了这么大的劲折腾了这么多年恼朱味,连一个小小的凡人都把你弄成这样恼朱味,你可真是笑死我了究渐座。好好好恼朱味,你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打赌一事恼朱味,既然是这样我就不追究你私自勾画生死簿一事恼朱味,可是你也太怂了恼朱味,这个赵德祥不兑现承诺恼朱味,俗话说父债子还恼朱味,你怎么不去找他的子孙去呢?“

  土地一听眼泪都出来了“阎君有所不知恼朱味,我找过了恼朱味,那赵德祥有三个子嗣恼朱味,可是无论我怎么折腾压根人家就是不理我这茬啊!“

  “什么?还有这等事?我就不信了恼朱味,走走走恼朱味,我今个就好好信和你去人间走一趟恼朱味,我就不信了是怎么个置之不理究渐座。“阎王爷一时起了好胜心决定陪土地人间走一遭究渐座。

  于是土地就带领阎王爷来到了赵德祥后人的宅院究渐座。这赵德祥有三个儿子恼朱味,都住在一所大宅院子里恼朱味,都已经开枝散叶好大的一大家子人究渐座。

  这土地和阎王爷转悠转悠决定长兄如父先从老大下手究渐座。到了晚上恼朱味,在阎王爷的授意下恼朱味,土地就附身在老大老婆的身上恼朱味,这婆娘半夜三更的呼的起身又喊又叫的就把老大给惊醒了究渐座。

  只见婆娘嘴里叨叨着“快去土地庙恼朱味,快去为土地爷爷修缮庙宇再塑金身恼朱味,这是你父亲许下的承诺恼朱味,快去快去!“这老大一听恼朱味,’妈了个巴子恼朱味,修你个姥姥究渐座。”只听得“啪”的一大嘴巴子就把婆娘打的滚落在地上恼朱味,接着跳下床抓起婆娘那是左右开弓嘴巴子扇个不停恼朱味,眼看着老大婆娘鲜血顺着嘴角直流恼朱味,这土地一看再不停手要出人命了恼朱味,吓得一溜烟就和阎王爷跑了出来究渐座。

  两个人跑到院外恼朱味,土地是一把鼻涕一把泪“阎君你看到了恼朱味,哪里会有这么强悍的人奥!”阎王爷也擦了一把汗摇摇头“是挺强悍的恼朱味,我地府就缺这样的人手究渐座。别气馁恼朱味,老大不行我们去老二那里恼朱味,我就不信了恼朱味,各个都这样究渐座。”

  于是两个人又来到老二屋里究渐座。这回我好好吓他们一吓恼朱味,土地心中想着究渐座。于是迅速附身在老二媳妇的身上究渐座。

  话说这老二正在熟睡恼朱味,忽然被一阵歌声给吵醒了恼朱味,点着油灯一看恼朱味,自己婆娘正在舞衣弄袖的唱歌呢恼朱味,脸上画的跟鬼似的张着血盆大口看着自己呢究渐座。这老二这个气呀飞起一脚“你娘的恼朱味,半夜三更你作个妖猴究渐座。不让老子好好睡觉究渐座。”接着跳下床来对着婆娘就是一顿踹恼朱味,眼看踹得老二媳妇翻身乱滚恼朱味,土地一看又要出人命了恼朱味,拉起阎王爷就往出跑究渐座。

  两人又跑出院外恼朱味,土地干脆是哇哇大哭恼朱味,鼻涕流出老长“阎君你看到了恼朱味,这就是一头虎啊!”阎王摸了摸脑袋“不是还有老三吗?我就不信了这老三也是这样?走这回给他来点厉害的究渐座。”

  于是土地和阎王爷再次来到院子里恼朱味,来到老三的房里究渐座。这土地刚要上老三媳妇的身恼朱味,阎王爷一把拉住土地在土地的耳边你这样这样的耳语了一阵究渐座。

  土地点点头恼朱味,转身幻化成赵德祥的模样恼朱味,刮着阴风就站在了床前究渐座。再说老三夫妻两正睡得香呢恼朱味,忽然被一阵冷风吹得直起鸡皮疙瘩冻醒了究渐座。睁开眼睛一看恼朱味,一个人影刮着冷风站在床前恼朱味,这老三吓得妈呀一声就背过气去究渐座。

  土地这个得意恼朱味,哼!这回知道我的厉害了吧!还是阎君这招高明究渐座。可是还没乐到一半呢傻眼了究渐座。原来这老三媳妇速度拨亮了油灯恼朱味,伸手拿起一把鸡毛胆子对着土地就是一顿打恼朱味,边打边叫骂“你个老不死的恼朱味,活着时候就讨人厌恼朱味,死了还敢回来吓唬我们恼朱味,看我今天不打死你个变鬼的老东西究渐座。”那是边骂手下边加着劲恼朱味,鸡毛掸子像雨点一样就打在土地的身上究渐座。一顿鸡毛掸子下来这土地可就吃不消了恼朱味,身上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恼朱味,疼的也顾不上阎王爷了转身就逃回了土地庙究渐座。

  阎王爷追到土地庙恼朱味,看着可怜的本来就穿得破衣楼嗖的土地爷恼朱味,现在更是衣衫褴褛的样子也是笑不出来了究渐座。

  土地爷哭的鼻涕都粘在了胡子上“阎君恼朱味,那个死倒赵德祥我不要了恼朱味,庙宇我也不修了恼朱味,爱咋咋地吧我啥也不要了恼朱味,随阎君处置吧!”到了这个份上恼朱味,阎王爷也没什么好主意了恼朱味,只得打道回地府去了究渐座。

  回到地府恼朱味,看见那个死倒赵德祥这阎王爷也是头疼不已恼朱味,不知该怎么处置了恼朱味,说起来这祸事自己也有责任恼朱味,当初不是和土地打那个赌今天也不会有这个不在五行的赵德祥究渐座。关押吧恼朱味,不属于他的范围恼朱味,不在生死簿上恼朱味,就没有权限究渐座。轮回吧恼朱味,就没有他的名额究渐座。送回人间吧又怕世间长了吸取日月精华成了精祸延黎民究渐座。这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恼朱味,最后没办法只得任由赵德祥一缕烟魂肆意的在地府游荡……

Tags: 难打 鬼官司

本文网址:/guigushi/15438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