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头七鬼故事之烧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沈家是城里数一数二的大户恼朱味,新主人是沈旭东恼朱味,他的父亲不久前刚过世恼朱味,他是沈家的独子恼朱味,毫无疑问地继承了父亲的遗产恼朱味,也住到了父亲郊外的豪华别墅里究渐座。

  这天是他父亲的头七恼朱味,晚上沈旭东拎着一大堆纸钱去给父亲烧纸恼朱味,临出门的时候恼朱味,他叮嘱十岁的儿子:“俊雄恼朱味,爸出去给爷爷烧纸恼朱味,你自己在家玩儿恼朱味,乖啊究渐座。”

  沈俊雄没理他恼朱味,仍然摆弄着手里的玩具究渐座。沈旭东叹了口气恼朱味,自从跟妻子离婚后恼朱味,儿子就成了这样恼朱味,总是一个人玩恼朱味,也不爱说话……感叹一番后恼朱味,沈旭东还是关上门恼朱味,走了出去恼朱味,却没发现有一张纸钱悄悄地从他手中那一堆纸钱里掉了出来恼朱味,从门缝飘进屋里究渐座。

  整栋别墅变得静悄悄的恼朱味,沈俊雄仍专心玩着手里的玩具究渐座。一股冷风灌了进来恼朱味,沈俊雄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恼朱味,怎么这么冷?难道是父亲忘关门了?沈俊雄放下玩具恼朱味,往门的方向看去恼朱味,门被关得严严实实恼朱味,可他仍然感觉凉飕飕的恼朱味,再看过去赫然发现门口好像有一张纸!

  出于好奇恼朱味,他走过去看到了那张纸钱恼朱味,他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恼朱味,但他却记得父亲临走前说的那句话恼朱味,这是烧给爷爷的……

  于是恼朱味,他找出打火机恼朱味,点燃了那张纸钱究渐座。在纸钱点燃的一瞬间恼朱味,沈俊雄看到一双惨白而苍老的手伸向了那张纸钱恼朱味,他大叫一声恼朱味,把手中正在燃烧的纸钱甩了出去究渐座。那张纸钱在他眼前飘了几圈恼朱味,最后落到了一件老式的深红色毛衣上恼朱味,那是爷爷生前一直穿着的毛衣!

  毛衣被燃烧着的纸钱点燃了恼朱味,沈俊雄完全愣住了恼朱味,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恼朱味,眼睁睁地看着那件毛衣烧成了一堆灰究渐座。沈俊雄反应过来恼朱味,他得在爸爸回来之前把这些弄干净恼朱味,于是去厨房找笤帚究渐座。

  等他拿笤帚回到屋里的时候恼朱味,却发现刚才燃烧过的地方只剩下一圈焦黄色恼朱味,那堆灰不见了!他闷闷不乐地蹲了下去恼朱味,为今天闯下的祸发愁究渐座。忽然恼朱味,他的旁边出现了一双鞋恼朱味,一双黑色的老头儿皮鞋!沈俊雄吓坏了恼朱味,出现在他眼前的是穿着红毛衣的爷爷……

  沈旭东一回到家就闻到了刺鼻的烧焦味恼朱味,他检查了一遍恼朱味,却没发现一丁点儿烧东西的痕迹恼朱味,不过父亲生前爱穿的那件老式红毛衣不见了究渐座。

  沈旭东问儿子:“爷爷的毛衣哪儿去了?”沈俊雄只是默默地摇摇头恼朱味,不回答究渐座。

  算了恼朱味,不想了恼朱味,反正现在家产是我的恼朱味,那老头子死都死了恼朱味,现场伪装得那么好恼朱味,没人知道父亲是自己杀死的恼朱味,还是早点儿睡吧究渐座。

  沈旭东洗了把脸恼朱味,躺在床上恼朱味,不一会儿就睡着了究渐座。

  半夜的时候恼朱味,他被一股刺鼻味儿熏醒了究渐座。“什么味儿?”沈旭东一下从床上爬了起来恼朱味,那气味像是什么东西烧着了究渐座。他慌张地下地查看恼朱味,可脚刚一挨地恼朱味,就感到一股刺骨的冰凉究渐座。

  他打开灯恼朱味,发现地上被人泼满了汽油!又来到客厅恼朱味,发现客厅也被人洒满了汽油!

  是谁?谁干的? 

  又看到从儿子的卧室冒出浓烟恼朱味,他跑过去使劲敲门恼朱味,大喊着:“儿子!你没事吧?快开门恼朱味,让我进去!”

  没人回答他恼朱味,从屋里冒出的烟更浓了究渐座。

  沈旭东急得一脚踹开了门恼朱味,房间里的情景恼朱味,让他惊呆了究渐座。他看见恼朱味,自己的儿子背朝着门恼朱味,蹲在地上烧着什么东西恼朱味,身上穿着那件父亲的丢失了的红毛衣!

  沈俊雄对闯进来的沈旭东置之不理恼朱味,仍看着燃烧的东西究渐座。沈旭东看过去恼朱味,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究渐座。儿子烧的是一条深灰色的西裤恼朱味,那是父亲临死前穿的裤子!

  那条裤子很快就被烧成了灰究渐座。只见他的儿子像变魔术一样恼朱味,从那堆灰里掏出裤脚恼朱味,又拽紧裤脚恼朱味,慢慢往外拉扯恼朱味,从里面抽出来一条崭新的裤子恼朱味,就是刚才那条被烧成灰的裤子!只是恼朱味,这条裤子看上去比刚才新多了恼朱味,裤脚十分整齐恼朱味,像是新买的一样究渐座。儿子慢慢将裤子穿了上去!那肥大的裤子和深红色的毛衣使他的儿子看上去非常诡异究渐座。

  沈俊雄缓缓地抬起头来恼朱味,看向了他究渐座。天哪!那根本不是儿子的脸恼朱味,那是苍老而没有血色的父亲的脸!

  沈俊雄从裤兜里掏出一盒火柴!他抽出一根火柴恼朱味,“嚓——”点着了!在忽明忽暗的火光的衬托下恼朱味,那张苍老的满是皱纹的脸看上去更加狰狞恐怖究渐座。

  “我的亲生儿子恼朱味,竟然为了财产害死我!”

  沈旭东的脸一下子白了恼朱味,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掉下来恼朱味,他哆哆嗦嗦地往后退着究渐座。

  “我错了恼朱味,我错了……爸!儿子不孝恼朱味,您饶了我吧!”

  沈俊雄慢慢地逼过来恼朱味,沈旭东惊恐地往后退恼朱味,刚到门口恼朱味,脚下一滑恼朱味,摔在了满是汽油的地板上究渐座。而此刻恼朱味,沈俊雄已经站在了他的身边恼朱味,那张恐怖而苍老的脸狰狞地笑着:“你居然为了财产害死我恼朱味,我对你这么好恼朱味,你还为了财产杀死我!我的财产你一点儿都别想得到恼朱味,哈哈哈……”说完把手里那根燃烧着的火柴扔在了沈旭东的身边究渐座。火苗瞬间蔓延开来恼朱味,烧遍了屋子里的每个角落究渐座。沈旭东的身体也燃烧了起来恼朱味,他痛苦地在地上打着滚恼朱味,身上的火却越烧越大恼朱味,他发出了惨烈的嚎叫!

  第二天恼朱味,警察在烧毁的别墅里发现了沈旭东已经烧焦变形的尸体恼朱味,却没有找到沈俊雄究渐座。

  一天深夜恼朱味,一个司机经过已成废墟的沈家别墅恼朱味,下车方便究渐座。当他准备上车的时候恼朱味,他看见一堆火恼朱味,像是有人在烧东西恼朱味,火堆旁边还有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究渐座。出于好奇恼朱味,司机走了过去恼朱味,看到了小男孩那张被烧得扭曲的脸究渐座。他尖叫着开着自己的车离开了这个地方究渐座。

  那个孩子正是沈旭东的儿子沈俊雄恼朱味,他仍然穿着红色的老式毛衣究渐座。他烧的东西是——一栋死人用的纸房子恼朱味,还有一个纸人究渐座。那个纸人的脸恼朱味,跟沈旭东长得一模一样究渐座。

Tags: 头七鬼故事

本文网址:/guigushi/15438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