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井底之手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校方派来与我接洽的人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恼朱味,这让我大吃一惊恼朱味,在这种连坐出租车都要花上数小时才能抵达的偏远乡镇的偏远小学恼朱味,难得会有这么年轻的老师究渐座。

  他看过我的名片恼朱味,就热情地与我握手恼朱味,说道:“你好恼朱味,我是洪佳劲恼朱味,社光小学的老师究渐座。”

  他带我来到学校的接待室恼朱味,之前我已经在电话中告知了我的身份恼朱味,加上有名片恼朱味,洪老师已经知道了我的来意恼朱味,这让我们的交谈相当顺利恼朱味,但我还是抱怨了一下到这里的遥远路程究渐座。

  洪老师只能苦笑:“许先生恼朱味,是你自己选择要过来的恼朱味,而且我很担心你会一无所获究渐座。”

  “是不是一无所获恼朱味,还不知道呢究渐座。”我拍了拍装着摄影器材的袋子恼朱味,说恼朱味,“那么恼朱味,我们可以直接过去看吗?”

  “看?”

  “是的恼朱味,看那口井究渐座。”

  “现在就去吗?”洪老师也没有打算隐瞒恼朱味,他早就知道我来这里的目的恼朱味,“许先生你不打算休息一晚恼朱味,明天再……”

  “不恼朱味,我打算今天就把一切搞定恼朱味,晚上就回去恼朱味,我把出租车都约好了究渐座。”我扬起眉毛恼朱味,“我挑星期天来恼朱味,就是因为学生都不在恼朱味,工作起来也方便究渐座。”

  “我明白了恼朱味,”洪老师站起身子恼朱味,手往校园里的某处一指恼朱味,说恼朱味,“那口井就在礼堂的后面恼朱味,我现在就可以带你过去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我之所以会来这里恼朱味,是因为这所学校的一口井究渐座。现在一般的学校应该没有“井”这种东西的存在了恼朱味,自从有了自来水后恼朱味,井就在城市中完全绝迹恼朱味,而现在大家一想到井恼朱味,应该会直接联想到七夜怪谈费锐耕、贞子恼朱味,而我来到这里的原因是看到了网上的几个传言恼朱味,所以说我是被吸引过来的究渐座。

  “首先恼朱味,我其实很想知道……”洪老师在带我前往礼堂后面时问我恼朱味,“在网上恼朱味,我们学校的那口井有什么传言呢?对不起恼朱味,我们山上的人不怎么上网究渐座。”

  网上的传言五花八门恼朱味,但我只是简单带过:“很多啊恼朱味,有的人说恼朱味,在半夜里会有半人半鬼的东西出入恼朱味,有的人说会从井口伸出腐烂的手……”

  洪老师忍不住笑了出来:“就这些吗?还挺老套的究渐座。跟我们的版本差远了究渐座。”

  “那么恼朱味,你们的版本是什么呢?”

  “常常有学生看到有人跳入井中恼朱味,也有学生看到有人从里面爬出来恼朱味,”洪老师正色说道恼朱味,看起来完全不像在开玩笑恼朱味,“最近几个月恼朱味,有三个学生亲眼看到有人跳到井里恼朱味,每个人都说恼朱味,跳到井里的人都穿着学校制服恼朱味,看起来是本校的学生究渐座。”

  “那查出跳到井里的学生是谁了吗?”

  “没有恼朱味,我们是小学校恼朱味,全校加起来只有一百多名学生恼朱味,而每次只要有目击事件发生恼朱味,我们都会清查学生人数恼朱味,没有任何人失踪恼朱味,也没有多人究渐座。”

  “有没有可能是学生说谎?”

  “许先生恼朱味,我们这里可不是大城市恼朱味,在这里长大的小孩不会说谎恼朱味,而且目击者不只有学生恼朱味,也有老师曾经看到过恼朱味,所以传言是真的究渐座。”

  “那你呢?看到过吗?”

  “很可惜恼朱味,我没有见过究渐座。”

  随着谈话的进行恼朱味,我们已经走到了礼堂后面恼朱味,那口井也进入了我的视线究渐座。那是口用灰砖砌成的井恼朱味,看上去有一定年代恼朱味,几乎可以说它是“古迹”了究渐座。

  我跟着洪老师来到井边恼朱味,深吸了一口气恼朱味,想感受一下这口井的古老气息究渐座。“这东西是什么时候盖的?”我问究渐座。

  “不知道恼朱味,全镇没有人知道这口井到底存在多久了恼朱味,也不知道它有多深恼朱味,惟一肯定的是恼朱味,在学校盖好之前它就在这里了究渐座。”

  “不知道它有多深?难道你们没有测过吗?”

  洪老师弯腰从地上捡了一块石头恼朱味,拿在手上抛了抛恼朱味,说:“我示范给你看吧究渐座。”

  随即洪老师把石头往井里一扔恼朱味,我以为会听到石头落到水里的声音恼朱味,但井里却死寂无声究渐座。我很仔细地听恼朱味,但还是没有听到任何声音究渐座。

  这口井难道没底吗?洪老师从我脸上的表情看出了我的疑问:“很奇怪对吧?镇上还有人怀疑这其实不是一口井恼朱味,而是一个通道究渐座。”

  “通道?”

  “嗯恼朱味,可能通往地狱或另一个世界吧恼朱味,而那些进出这口井的鬼怪恼朱味,可能就是以学生的模样作为伪装混入人间的恼朱味,有学生这么认为究渐座。”

  “这么危险的一口井恼朱味,学校没有打算把它拆除吗?如果哪天真的有学生掉下去了怎么办?”

  “不是我们学校不拆恼朱味,是全镇的人都不希望把它拆掉究渐座。这口井对这里的人来说似乎是一个禁忌恼朱味,好像拆除了就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究渐座。上次在家长会上我提出这一点恼朱味,结果遭到所有家长的反对究渐座。”

  我耸耸肩膀不予置评恼朱味,然后从袋子里拿出照相机恼朱味,开始拍摄井的四周恼朱味,还为井的内部拍了一张特写究渐座。说真的恼朱味,当我探头到井口拍摄时恼朱味,脑袋里甚至出现了会不会有手突然把我抓进去的想法究渐座。

  还好这件事没有发生恼朱味,我朝一片黑暗的井底拍了五张照片究渐座。

  拍完最后一张照片后恼朱味,我突然有了主意恼朱味,便从袋子内拿出了迷你V8摄像机恼朱味,并问洪老师:“你们这里应该有绳子吧?”

  “有恼朱味,”洪老师看着我拿出的摄像机恼朱味,恍然大悟恼朱味,“许先生恼朱味,你该不会是想……”

  “我想拍拍看里面到底有些什么恼朱味,难道你不想吗?”

  洪老师的想法肯定跟我一样恼朱味,因为不到五分钟恼朱味,他就拿了一捆绳子跑了回来究渐座。

  我把几根绳子连在一起恼朱味,再绑在摄像机上恼朱味,把镜头朝下恼朱味,绑上手电筒恼朱味,放入井中究渐座。我放下摄像机的位置在井口正中央恼朱味,我试图不让它撞击到井壁恼朱味,然后小心翼翼地往下放着绳子究渐座。

  这口井真的深不见底恼朱味,绑在摄像机前方的手电筒的灯光一下就被吞噬在黑暗中究渐座。我看不出下面录下了什么恼朱味,只能等把摄像机拿起来后才知道究渐座。

  全部的绳子都送入井里后恼朱味,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恼朱味,一条绳子三米恼朱味,这口井竟然到了三十米仍探不到底?难道这口井真的是一个通道?

  “该把摄像机拿出来了吧?”洪老师说恼朱味,“我相信之前也有其他人做过类似的事情恼朱味,但就是不知道这口井的底到底在哪儿……”

  我正要把摄像机拉上来时恼朱味,突然恼朱味,一股奇妙的震动顺着绳子传到我手上究渐座。我感觉手心一紧恼朱味,然后张大眼睛瞪着洪老师究渐座。我几乎不敢相信我嘴巴里说的话:“好像……有人在下面拉着摄像机究渐座。”

  我的手再试着往外拉摄像机恼朱味,果然没错恼朱味,有一股力量在跟我拉扯究渐座。

  “咦?”洪老师跑过来握住绳子恼朱味,我们两人合力一拉究渐座。在下面抓住摄影机的那股力量不是很大恼朱味,绳子很快地开始往上恼朱味,我们很快就把摄像机拉出来了究渐座。

  我迫不及待地打开摄像机恼朱味,想要看看到底录到了什么究渐座。

  我们拍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画面究渐座。

  在手电筒微弱的灯光下恼朱味,在我要把摄像机拉上来时恼朱味,很明显可以看到有一只手掌直接晃过镜头究渐座。虽然只是一晃而过恼朱味,但手掌的轮廓却十分清楚究渐座。

  光是这个画面究渐座。我就能把今天的路费赚回来了究渐座。

  当天打道回府之后恼朱味,我还不时跟洪老师联络恼朱味,他说目击事件还在继续恼朱味,还是有人不断看到有学生从井口跳进跳出究渐座。

  如果这口井真的是一个通道恼朱味,那么拍到的那只手是属于谁的呢?

Tags: 井底 通道

本文网址:/guigushi/15438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