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篝火夜谈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长夜漫漫恼朱味,一群驴友围坐在篝火前此起彼伏的哼唱那些动听的歌曲恼朱味,唱到兴奋处为首的一大叔抬手示意大伙安静究渐座。有人不解恼朱味,囔囔着恼朱味,“怎么不唱了?我正想听着歌好睡觉呢!”旁边的人一阵哄笑究渐座。

  大叔仰望星空恼朱味,聆听夜莺哭啼恼朱味,闭上眼酝酿好久恼朱味,吐露出自己的心声恼朱味,“如此良辰恼朱味,我们来讲鬼故事吧?”“良辰?这荒野之外恼朱味,黑灯瞎火的恼朱味,你把这称为良辰?”小胖子咬着那词很不服气究渐座。“就是嘛恼朱味,大哥恼朱味,最恶心的是你还让我们讲鬼故事恼朱味,虽然都是男的恼朱味,但是难免有些……”飞机头一脸的不安究渐座。大叔摸摸头恼朱味,憨厚的笑了恼朱味,“不好意思恼朱味,我只是触景生情恼朱味,提个建议恼朱味,要不我们还是唱歌吧?”大伙一阵唏嘘恼朱味,全然没了刚才的兴致恼朱味,小胖子一摆手恼朱味,“也罢恼朱味,反正闲来无事恼朱味,索性讲讲鬼故事吧恼朱味,就当是听了传奇故事一般究渐座。”飞机头眼里充满了恐惧恼朱味,妄想站起来反驳恼朱味,被人狠狠地按下去恼朱味,看来这个提议是众望所归究渐座。

  大叔扫视四周恼朱味,最后把目光定在了升腾的篝火里恼朱味,徐徐说着恼朱味,“既然是我的意见恼朱味,那理所当然的由我先讲究渐座。”他把一根烧红的木棍拾出来摆弄又扔进去恼朱味,身体哆嗦着恼朱味,故事开始了:

  有个男人总喜欢醉酒夜归恼朱味,妻子虽然很反感但是依然每日每夜的等他回来恼朱味,从老远就能看见自己家的灯微微亮着究渐座。

  这一晚恼朱味,他再次醉醺醺的走在回家的路恼朱味,朝家的方向望去恼朱味,黑黑的恼朱味,什么也没有究渐座。他以为是自己醉得看错了恼朱味,擦着眼睛又望了一眼恼朱味,依然是黑的究渐座。莫非老婆已经入睡?他摇摇晃晃地趴在楼下大门恼朱味,不停的找钥匙却硬是没找到究渐座。这会恼朱味,身后淡雅的香水味遛进了鼻子里恼朱味,与浓烈的酒味合在一起是格外的刺激恼朱味,他忍不住看向后面的女子恼朱味,身材苗条恼朱味,不带一点的浓妆艳抹恼朱味,清新脱俗的时尚女郎究渐座。借着酒精想去揩油恼朱味,不想扑了个空恼朱味,那女子轻笑恼朱味,推开门便往电梯走去究渐座。他不甘心恼朱味,心想就你我二人恼朱味,不做点什么对不起这醉酒的身子究渐座。他跟着她进了电梯恼朱味,里面自然是丝丝缠绵暂且不表恼朱味,随后电梯悄然的停在了四楼!这可把他吓坏了恼朱味,因为4楼从一开始就关闭了恼朱味,物业人员忌讳4恼朱味,不愿意在4楼设置楼层恼朱味,干脆封起来究渐座。可是现在恼朱味,偏偏停在了4楼恼朱味,更令人不解的是电梯门恼朱味,竟然开了!

  那女子早已经不见了踪影恼朱味,传闻里的4楼是如此的幽静而深邃恼朱味,他扶着冰冷的墙壁往里走恼朱味,已然不顾紧闭的电梯门究渐座。阴风从背后袭来恼朱味,他猛然回首恼朱味,一双血淋淋的手臂掐在了他脖子上究渐座。他奋力扒开那手臂恼朱味,酒似乎醒了大半恼朱味,跑到窗口跳下究渐座。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恼朱味,人没在医院恼朱味,周围的环境甚是熟悉恼朱味,妻子好像正在做早餐恼朱味,他吃力的爬起恼朱味,路过镜子前恼朱味,却发现身下空空的什么也没有!而所谓的“妻子”正踏着沉重的脚步轻笑着走过来……

  大叔漫不经心的看着大伙恼朱味,等待下一个故事的开始究渐座。大伙似乎沉浸在刚才的故事氛围里恼朱味,还没有人接过话恼朱味,大叔故意轻咳了下恼朱味,小胖子说恼朱味,“我来讲一个恼朱味,讲的不好就当听笑话了啊究渐座。”篝火烧得很旺恼朱味,呲呲的火苗好像有些刺鼻了恼朱味,小胖子认真的讲起故事:

  有位牧民总爱怀揣一根笛子放牧恼朱味,每每行到大山深处恼朱味,一曲悠扬的笛声四散开来恼朱味,吵闹的牛羊会变得很安静恼朱味,在这牧民身边跪伏究渐座。

  这年大雪封山恼朱味,牛羊走失了不少恼朱味,牧民骑上追风(一匹黑马)吹着笛子钻进了山里究渐座。这一进去便是三天三夜恼朱味,村民们都以为他已经冻死了恼朱味,等到暖阳悄然爬出的时候恼朱味,人们牵着牧羊犬去找尸体恼朱味,经过仔细的搜查恼朱味,最后在一个山洞发现了走丢的牛羊究渐座。令人奇怪的是恼朱味,别说尸体未曾看见恼朱味,就连他的追风也不曾瞧见究渐座。一行人正打算赶着牛羊回去恼朱味,外面放哨的牧羊犬凶狠地吼叫恼朱味,领头的走出去察看恼朱味,连忙招呼朋友们过来恼朱味,只见那牧民手扶牧笛驾驭追风伫立于洞口究渐座。

  还不等人们走过来恼朱味,牧民吹起笛子恼朱味,把周围的事物吹得凌乱恼朱味,大伙头晕目眩恼朱味,一头栽倒在雪地究渐座。那些牛羊脱掉了伪装恼朱味,张开血盆大口恼朱味,美美的品尝着丰盛的餐宴究渐座。牧民跳下马恼朱味,拍打着马儿鬓发恼朱味,将笛子收拾好恼朱味,拉着缰绳朝着下一个目的地前进……

  大叔皱起眉头恼朱味,好像很不满意究渐座。小胖子嬉皮笑脸的望着大伙恼朱味,似在等一句中肯的评述究渐座。大叔嘴角动了动恼朱味,想说什么被一个眼镜兄抢了先恼朱味,“这就结束了?没意思啊!再讲一个!”小胖子急得直摆手恼朱味,他突然正色说恼朱味,“咦?飞机呢?”飞机头的确很大一会没出声了恼朱味,按理说恼朱味,围坐在篝火前有什么动作大伙都能看见恼朱味,然而大家面面相觑恼朱味,似乎第一次听说有这么个人一样究渐座。大叔忍不住打断大伙的疑虑恼朱味,“可能吓得尿裤子恼朱味,去方便了究渐座。”大伙听着点点头恼朱味,都愿意接受这种可能恼朱味,毕竟这环境下听鬼故事是个错误的选择究渐座。

  小胖子招呼大伙恼朱味,希望他们能开口讲一个恼朱味,却招来各种推脱费锐耕、不理恼朱味,正在这时恼朱味,人群里有个声音说恼朱味,“我来讲吧恼朱味,我要讲的是牧民的故事究渐座。”借着火光恼朱味,隐约看到他拿出来了一根笛子恼朱味,魔音缭绕恼朱味,天昏地暗究渐座。

  大叔醒来的时候恼朱味,自己正躺在床上恼朱味,有些肉香从厨房扑鼻而来恼朱味,他猛然想起自己的处境未免过于突兀恼朱味,下意识的摸着自己身体恼朱味,还好恼朱味,都在呢究渐座。只是恼朱味,厨房里跳出来一个拖着大砍刀的无头怪物恼朱味,一步一步的恼朱味,逼近自己……

Tags: 篝火 夜谈

本文网址:/guigushi/15437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