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车祸之后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莫楠呆呆坐在急诊区外的长椅上究渐座。就在刚刚恼朱味,她和丈夫林青出了车祸究渐座。从那一瞬间开始恼朱味,她就失去了意识恼朱味,恍惚间只记得被救护车带到这家医院恼朱味,清醒后就坐在这儿究渐座。

  “车祸?”“司机已经不行了究渐座。你说这人也是恼朱味,不会开就不要开恼朱味,那么宽的马路都能撞到树上究渐座。”深夜的医院静得怕人恼朱味,护士的聊天刺痛了莫楠究渐座。她正要发火恼朱味,却看到婆婆走了过来恼朱味,连忙垂下头恼朱味,婆婆匆忙地从她面前走过恼朱味,看都没看她一眼恼朱味,直接推开门进了急诊区究渐座。

  莫楠苦笑恼朱味,婆婆一定恨死她了恼朱味,今天是她和林青回婆婆家的日子恼朱味,婆媳关系一直不是很好恼朱味,下午还因一点小事又吵起来究渐座。若不是她坚持离开恼朱味,也不会出这场车祸究渐座。林青生死未卜恼朱味,她甚至连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究渐座。

  婆婆进去不久恼朱味,莫楠便听到了她的哭声恼朱味,隐约中恼朱味,听到“死”这个字究渐座。莫楠身一软恼朱味,跌坐在地究渐座。“林青死了究渐座。”莫楠的脑子里不断重复着这四个字究渐座。

  莫楠的视线越来越模糊恼朱味,就在这时恼朱味,林青出现了恼朱味,他衣服上满是血迹恼朱味,脸色苍白恼朱味,他看着莫楠愣了愣恼朱味,微张着嘴恼朱味,轻轻地喊了一声:“莫楠究渐座。”

  莫楠之前是从不信鬼神的恼朱味,现在恼朱味,她却庆幸恼朱味,她还能再看到林青究渐座。他们一起回了家恼朱味,在离开时恼朱味,莫楠指了指抢救室恼朱味,婆婆的哭声让她惴惴不安究渐座。林青只是摇了摇头恼朱味,拉着她走出医院恼朱味,他的手很凉究渐座。

  莫楠感觉像做梦一样恼朱味,从医院回到家恼朱味,林青这个油瓶倒了都不扶的甩手掌柜竟走进厨房做了一碗面条恼朱味,端到莫楠面前恼朱味,面条的香味让莫楠想流泪究渐座。

  面条做的并不好吃恼朱味,没有一点味道恼朱味,但莫楠还是全吃了究渐座。林青又主动洗了碗恼朱味,然后恼朱味,他拥着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究渐座。他的怀抱跟他的手一样恼朱味,没有一点温度究渐座。

  他们坐了很久恼朱味,林青靠在沙发上睡着了恼朱味,莫楠却没半点睡意恼朱味,她近乎贪婪地看着林青的脸恼朱味,连眼皮都舍不得眨恼朱味,她不知道还能看他多久究渐座。

  她整整看了他三十个小时恼朱味,两夜没睡恼朱味,竟一点困意都没有究渐座。这两天里恼朱味,林青不让她出门恼朱味,她怕婆婆不高兴恼朱味,打过几个电话恼朱味,可都没打通究渐座。在第三天凌晨恼朱味,看着林青的睡容恼朱味,她心头一疼恼朱味,今天应该是他出殡的日子究渐座。她给他留了一张字条恼朱味,匆匆出了门究渐座。

  当地有个习俗恼朱味,下葬时不能见光究渐座。因为现在都是火化了恼朱味,殡葬场有工作时间恼朱味,便改成了天亮前送死者上路究渐座。莫楠赶到医院时恼朱味,正好看到死者被抬上灵车究渐座。婆婆被人搀扶跟在后面究渐座。

  他家的亲戚来了很多恼朱味,有一些人莫楠不认识究渐座。她不敢让婆婆看到她恼朱味,跟着那些不认识的人上了最后面的一辆面包车究渐座。

  到了殡仪馆恼朱味,莫楠一下车就见林青站在离面包车不远的地方究渐座。莫楠忙走过去恼朱味,握住他冰凉的手究渐座。林青眼神一黯恼朱味,拉着她就往回走究渐座。莫楠感觉得到他在生气究渐座。

  她没敢说话恼朱味,任他拉着走恼朱味,直到走出殡葬场很远恼朱味,他才停了下来恼朱味,看着她恼朱味,说:“睁开眼没看到你恼朱味,我很害怕恼朱味,你不要再一声不响地离开好吗?”

  “好究渐座。”

  林青笑了究渐座。这时的天已大亮究渐座。他们去了公交车站究渐座。早上坐车的人很少恼朱味,上车后他拉着她的手坐到最后面究渐座。莫楠靠在他身上恼朱味,叹了口气恼朱味,喃喃地说:“如果这车能带我们去天涯海角该多好究渐座。”

  “那我们就去天涯海角究渐座。”林青的笑让莫楠很不解究渐座。不过恼朱味,很快她就明白了究渐座。他们下了公交车后恼朱味,又转乘长途车恼朱味,直接去了祖山究渐座。

  在祖山的一家宾馆恼朱味,林青坚持让莫楠在大厅的休息区等候恼朱味,他说自己已经在网上订好房间恼朱味,钱也付了恼朱味,只要领房卡就行了恼朱味,这点小事恼朱味,他一人就能搞定究渐座。莫楠拧不过他恼朱味,担心地看着他走向服务台究渐座。

  由于柱子挡着恼朱味,她并没看到林青是怎么做的究渐座。几分钟后恼朱味,他回来了恼朱味,皱着眉恼朱味,不满地说:“服务态度太差了恼朱味,喊了半天都不理我恼朱味,我只好自己动手了究渐座。”他扬了扬手上的房卡究渐座。

  莫楠苦笑恼朱味,别人怎么可能看到他究渐座。她跟着林青去了订好的房间究渐座。没想到恼朱味,房间竟真的被那房卡打开了究渐座。看着莫楠惊讶的表情恼朱味,林青笑说:“自己动手恼朱味,丰衣足食究渐座。你累吗?不累的话我们去爬山究渐座。”

  祖山风景秀丽恼朱味,景点很多究渐座。莫楠最喜欢的是老鹰岩恼朱味,每次来时都要爬究渐座。她体虚易累恼朱味,爬上老鹰岩中途都要歇很多次究渐座。今天不知是不是心情的关系恼朱味,她一口气爬到峰顶恼朱味,一点没觉得累恼朱味,反倒是平时体力很好的林青恼朱味,远远地被她落在了后面究渐座。看着林青气喘吁吁的样子恼朱味,莫楠的心里突然感觉有些怪怪的究渐座。

  第二天恼朱味,他们又去了情人谷究渐座。一年前恼朱味,林青就是在情人谷跟莫楠求的婚究渐座。刚到谷里恼朱味,天上就下起了雨究渐座。他们躲进谷中的长廊究渐座。两人的衣服都湿了恼朱味,看着林青发紫的嘴唇恼朱味,莫楠感觉到奇怪恼朱味,问他“很冷吗?”

  林青忙摇了摇头究渐座。雨整整下了两个小时恼朱味,莫楠有种莫名的不安恼朱味,提出回宾馆究渐座。可莫楠却听到他们房间里传出婆婆激动的声音究渐座。

  “太不像话了恼朱味,连出殡这么大的事都不出现究渐座。陈海涛你说恼朱味,她怎么这样?”陈海涛是林青的发小恼朱味,也是莫楠的领导恼朱味,没想到他也来了究渐座。莫楠下意识要去开门恼朱味,林青却一把拽住她的手恼朱味,淡淡地说:“我妈在气头上恼朱味,咱还是躲着点吧究渐座。”说完拉着她就走究渐座。

  他们去了隔壁的咖啡厅恼朱味,透过咖啡厅的玻璃墙正好看到宾馆的门究渐座。一个小时后恼朱味,陈海涛搀扶着林母走出来究渐座。看到他们上了陈海涛的车恼朱味,莫楠松了口气恼朱味,正想说话恼朱味,突然间恼朱味,眼前变得白花花的一片恼朱味,随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究渐座。

  也许过了很久恼朱味,也许并不太久恼朱味,她眼前渐渐清晰起来恼朱味,看到自己正躺在林青的怀里恼朱味,他一脸的汗水恼朱味,眼神里满是焦急究渐座。莫楠下意识伸手去摸他的脸恼朱味,鬼也会流汗?林青的脸没有温度恼朱味,莫楠心头一疼恼朱味,虚弱地问:“你还好吧?”林青长长松了口气恼朱味,摇了摇头究渐座。

  莫楠认为自己一定是病了恼朱味,也难怪恼朱味,几天没合过眼恼朱味,怎么可能会正常究渐座。林青对她越来越紧张恼朱味,几乎寸步不离究渐座。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恼朱味,她眩晕的次数越来越多究渐座。在他们回城那天恼朱味,一个上午她就晕了三次究渐座。

  回城第二天恼朱味,莫楠趁林青午睡恼朱味,偷偷坐公交车去了墓地究渐座。意外的是恼朱味,在墓园门口看到了婆婆恼朱味,婆婆抱着一束白菊花正往墓园里走究渐座。她犹豫了一下恼朱味,喊了一声妈究渐座。

  婆婆似乎没听见恼朱味,继续走究渐座。莫楠又喊几声恼朱味,还是没回应恼朱味,她忙追了上去究渐座。婆婆在一座墓碑前停下恼朱味,把花放在碑前恼朱味,莫楠正要再喊恼朱味,却听到婆婆说:“楠楠恼朱味,我来看你了究渐座。”莫楠呆住了恼朱味,转头看向墓碑恼朱味,在看到“莫楠”两个字时恼朱味,记忆像潮水般涌来究渐座。

  在出车祸前恼朱味,她不顾林青阻止恼朱味,坚持坐到驾驶座上究渐座。她刚领的驾照恼朱味,带着气恼朱味,初次上路就把车开到110迈恼朱味,为躲一辆突然冲出的电动车恼朱味,她把车开到了树上……

  “楠楠究渐座。”林青不知何时站在了她后面究渐座。还没等莫楠反应过来恼朱味,婆婆抢先冲到林青面前恼朱味,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这些天你死哪儿去了恼朱味,楠楠最后一面你都不见!”

  林青一脸悲伤地看着莫楠恼朱味,轻轻朝她伸出手恼朱味,他的手还是那么凉究渐座。莫楠苦笑恼朱味,也许并不是他凉恼朱味,而是自己已经无法感觉到他的温度了……

Tags: 车祸 之后

本文网址:/guigushi/15436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