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打工仔一梦脱危难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春节过后恼朱味,靠山庄的王忠费锐耕、刘田费锐耕、张广三个年轻人结伴来广州打工恼朱味,广州遍地黄金恼朱味,淘金的人也多如蚁群恼朱味,想找到一份工作也并非易事究渐座。一个多月过去了也没找到工作恼朱味,从家里来时带的钱去了路费所剩无几恼朱味,三个人愁眉苦脸地坐在街头上唉声叹气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三个人正无精打采地坐在街头发愁恼朱味,一位衣着整齐的中年人来到他们的面前恼朱味,很热情地对他们说:“三位是不是要找工作?”三个人点头说是恼朱味,因为一时找不到用人单位正在着急呢究渐座。中年人说他是东莞市XX公司的工作人员恼朱味,专程来广州招工的究渐座。说着打开皮夹从里面拿出工作证让三个人看恼朱味,工作证上贴着中年人的照片恼朱味,姓名栏上写着“郭云峰”三个字恼朱味,职务栏里是“副处长”究渐座。中年人又把招工广告递给王忠费锐耕、刘田费锐耕、张广人每人一份究渐座。广告上的招工条件是:20岁以上30岁以下男性恼朱味,初中以上文化恼朱味,身体健康恼朱味,无疾病究渐座。新招工人待遇月工资750元恼朱味,三个月试用后增加到900——1200元恼朱味,一年以后恼朱味,根据工作情况可拿到1500元左右恼朱味,年终视每个人工作情况分别给予1000至3000元奖金究渐座。中年人还说他们的公司效益很不错恼朱味,产品在市场上信誉颇高恼朱味,工人待遇绝对有保证究渐座。因为看王忠他们三个人像是从北方农村来的恼朱味,北方人干活儿肯出力恼朱味,他们愿意招北方人究渐座。如果他们愿意就到他们那里去干究渐座。王忠和刘田费锐耕、张广一听介绍都非常高兴恼朱味,三个人就异口同音地答应了究渐座。这位郭处长就把王忠等三人领到一家旅馆恼朱味,说还要招十几个人恼朱味,要他们在旅馆暂住几日恼朱味,住宿费由公司负责恼朱味,待人员招满后一起去东莞究渐座。

  两天后恼朱味,郭处长来到旅馆恼朱味,说人员己招够了恼朱味,马上乘车去东莞究渐座。王忠费锐耕、刘田和张广跟随郭处长出了旅馆恼朱味,一辆中巴车已候在门口恼朱味,车内已有十几个年轻小伙子恼朱味,看样子也像是北方人究渐座。

  中巴车出了广州市不远恼朱味,张广两感到两眼发涩恼朱味,便想睡一觉究渐座。正在迷迷糊糊中恼朱味,突然间瞧见老妈妈来到他面前恼朱味,老妈妈伸手拽住张广的胳膊说:“广儿恼朱味,你怎么到这个车上来了?快下车恼朱味,跟娘回家!”老妈妈说着用力一拽将张广拉下了车!张广忽悠一下醒了恼朱味,刚才原来是在做梦究渐座。张广揉揉惺忪的眼睛恼朱味,睁开一看恼朱味,发觉自己一个人躺在山坡上究渐座。张广一下子懵了恼朱味,刚才明明是坐在去东莞的中巴车上恼朱味,现在怎么到这儿了?这是什么地方?张广立刻慌神儿了恼朱味,两个伙伴都坐车去了东莞恼朱味,自己糊里糊涂地被弄到这山坡上来了恼朱味,岂不是要误了大事!张广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山坡上急得头上直冒汗恼朱味,在这荒山野岭上连东西南北也辨不出来恼朱味,这可怎么好?张广正自发愁恼朱味,想找到人家询问恼朱味,两眼东张西望看了一阵突然一愣:这地方怎么挺眼熟?再仔细看看恼朱味,啊?山下的村庄好像是自己家乡的村子!张广心想:莫非自己还在做梦……可是恼朱味,家乡的山山水水历历在目恼朱味,村庄鸡犬之声声声入耳恼朱味,一切都是那么清淅那么真切……

  张广下山走进村庄恼朱味,果然是自己的家乡!村里的伯伯费锐耕、叔叔费锐耕、大娘婶子恼朱味,爷儿们娘儿们见了他都说他回来得正好恼朱味,要是晚回来几天就看不着老妈妈了——老妈妈想儿子想得病倒在炕上已经好多天了恼朱味,躺在炕上昏迷不醒恼朱味,不住地喊“广儿恼朱味,回家吧……”可是恼朱味,谁知道张广在什么地方?打电话拍电报也没处去找啊……多亏好心的邻居照料又求医买药恼朱味,不然就有危险了……张广从小丧父恼朱味,是寡母苦熬苦拽把他拉扯大究渐座。听说老妈妈病了恼朱味,张广流着眼泪急急忙忙地跑回家里恼朱味,老妈妈抱住他就呜呜地哭了:“广儿恼朱味,你可回来了!你去广州打工走后恼朱味,妈时时刻刻都在惦记着你恼朱味,儿行千里母担忧恼朱味,人们都说外边小偷费锐耕、骗子多恼朱味,妈非常担心你在外边遭到什么灾难恼朱味,妈想你都想出病来了恼朱味,恨不得一把把你抓到手!没成想你真的回来了恼朱味,是和王忠费锐耕、刘田一起回来的吗?”

  “娘恼朱味,我恼朱味,我做了一梦就到家了……”张广抱住老妈妈说恼朱味,“王忠和刘田这会儿还不知道怎么着急找我呢……”

  老妈妈说:“你说啥?做了一梦就到家了?”

  张广说:“是真的恼朱味,儿子怎么能跟妈妈说谎呢……”于是恼朱味,张广便把梦中还乡的经过对老妈妈讲了究渐座。老妈妈听了又惊又喜恼朱味,口中不住地说:“这可真神了……”

  张广“一梦还乡”的奇事便很快在村里传开了究渐座。乡亲们听了都说张广在胡编骗人恼朱味,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奇事?

  过了一个多月后恼朱味,王忠和刘田也回来了究渐座。两个人苦丧着脸蔫耷耷地进了自家门恼朱味,见了亲人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痛哭起来……经过父母再三盘问恼朱味,两个人才哭哭啼啼地道出了实情究渐座。

  原来王忠费锐耕、刘田费锐耕、张广和另外十来个北方打工仔在广州上了中巴车恼朱味,那个郭处长说带他们去东莞的公司上班究渐座。他们十几个人被中巴车拉到一个地方恼朱味,下了车后却不见了张广恼朱味,王忠问刘田说:“张广呢?”刘田说:“张广不是和你挨着坐吗?我哪里知道……”问郭处长和车上的那十个人恼朱味,都说不知道究渐座。这可怪了恼朱味,在广州明明是一起上车的恼朱味,张广上车后又和王忠挨坐在一起恼朱味,中途也没停车恼朱味,车门关得紧紧的恼朱味,也没有开过一次恼朱味,怎么一个大活人就给“丢”了?王忠和刘田立刻着了慌恼朱味,张广要是出了事咋办?一起来的伙伴不明不白地没了恼朱味,回家后怎么向张广的老妈妈交待?两个人便决定放弃已找到的工作恼朱味,准备沿路回返寻找张广究渐座。郭处长劝王忠和刘田说不用着急恼朱味,不会出什么问题究渐座。郭处长说这事由他去办恼朱味,到东莞后先把他们十几个人的工作安排一下恼朱味,然后马上在东莞和广州两处的电视台费锐耕、报社做几份“寻人启事”恼朱味,肯定会找到张广的恼朱味,这样恼朱味,工作“寻人”两不误岂不是更好究渐座。王忠和刘田听郭处长一说也觉得有道理恼朱味,他们两个人去找张广简直就如同大海捞针一般恼朱味,况且身上又没有钱了恼朱味,于是就同意了究渐座。

  王忠费锐耕、刘田和那十个人被安排住进一栋楼房里恼朱味,吃的和住宿条件都很好恼朱味,但有人看管着不让出来恼朱味,说是要检查身体恼朱味,合格后才能上岗究渐座。结果几天后十几个人都被秘密地做了手术恼朱味,每个人被摘了一只肾……养了一些天后恼朱味,只发给每人回家的路费便悄悄地送出了那个“神秘”的地方……

  张广梦中被“母亲”拽下了车恼朱味,一梦还乡免遭灾难恼朱味,人们听后个个大惊失色……

Tags: 打工仔 危难

本文网址:/guigushi/15435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