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七月十四走夜路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我是一名普通的下井农民工恼朱味,经常性的加班恼朱味,但是对于我们这类人来说恼朱味,不加班哪有钱?因此我经常到十一二点我才回到家中究渐座。

  今天又加了两个小时的班恼朱味,下班的我回到更衣柜换衣服恼朱味,我拿出手机看了眼已经十点五十分了究渐座。我暗暗的唾一口唾沫道:“妈的恼朱味,又让老子多加了二十分钟的班究渐座。”这时候和我一起工作的同事王三也上井了究渐座。“董方”王三向我打招呼道:“今天出来这么早?”我换下已经被汗水和煤灰弄脏的工作服恼朱味,不禁打了个寒碜究渐座。我回答王三道:“唉恼朱味,有点累今天究渐座。”“呵呵恼朱味,像你们这年轻人确实对这种工作吃不消究渐座。”王三说道究渐座。

  我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恼朱味,换上衣服就直奔洗澡堂去了究渐座。这时候的洗澡堂已经空无一人恼朱味,上班的都已经下井去了恼朱味,下班的都已经洗完澡回家去了恼朱味,就剩下了我一个人究渐座。

  我脱下衣服用手试了试水温恼朱味,凉的究渐座。我叹了口气恼朱味,转身走出了澡堂究渐座。走出矿区我看到有好些人在路边烧纸恼朱味,有的人却已经烧完正收拾着准备回家究渐座。我心中一个激灵恼朱味,拿出手机打开日历看到今天的日期恼朱味,没错;是农历七月十四究渐座。

  我当即心中有一丝的慌乱恼朱味,加快了脚步;朝家奔去究渐座。

  走了好一会恼朱味,路边烧纸的人已经开始越来越少究渐座。而且十分的寂静恼朱味,我心中不知道为什么已经开始害怕究渐座。“嗨恼朱味,董方恼朱味,还在这慢慢走着呢?”王三突然从我的身后冒出来恼朱味,拍了下我的肩膀道究渐座。这下倒是我把吓得够呛恼朱味,我回头就吼道:“我草!王三恼朱味,你丫有病啊?!大晚上的吓我做什么?”这时候王三也意识到自己做错了恼朱味,抓了抓后脑勺道:“呵呵恼朱味,不好意思啊恼朱味,董方究渐座。”

  王三虽然说是我的同事恼朱味,但是他的家离我家也不远;就这样我就开始结伴而行究渐座。

  有个人结伴走夜路确实也就没这么害怕了究渐座。我和王三并排走着恼朱味,也许真的是因为鬼节的关系;路上几乎就没有行人究渐座。只看到路边其他住户家中从窗户透出的微弱灯光和那蛐蛐的叫声究渐座。

  王三这个人呢;说实话是个大老粗究渐座。他是农民出身恼朱味,本身就有一股很浓重的乡土气息;但是这个人就是特别喜欢和别人说些神神怪怪的事究渐座。

  就拿上个月我们的小队长因为下井操作失误恼朱味,被绞车挂着的钢丝绳弹中脑袋一命呜呼究渐座。在王三的嘴里就变成了:我们队长恼朱味,一天都不相信神不相信鬼的遭到报应了恼朱味,等等究渐座。在我看来恼朱味,我们小队长那只是一次操作失误而已究渐座。也应为这个事情害得这新来的小队长一直看我们都不顺眼恼朱味,这段时间几乎每天都让我们多加二十多分钟的班究渐座。

  王三和我一起走着恼朱味,这时候王三又开始说起我们那已经死去的队长:“诶恼朱味,董方啊;你知道吧?我们小队长上山的那天究渐座。”我回过头打断他的话道:“怎么了?”王三接着说道:“我们小队长上山那天恼朱味,说是抬不出门去究渐座。”(上山就是要将亡人连棺材一起扛上山去埋葬的意思究渐座。)我挺讨厌的道:“好了恼朱味,王三;我们不说这个了究渐座。这七月半说这个确实有点慎得慌究渐座。”

  王三很识趣恼朱味,闭上了嘴巴遍没有说话究渐座。我和王三走在大街上恼朱味,我掏出烟递给了王三一颗究渐座。王三没有客气恼朱味,拿过烟就点燃究渐座。刚点一半恼朱味,不知道王三看到了什么;已经吓呆掉究渐座。我看王三那木讷的神情究渐座。我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恼朱味,暗道:不是吧?我顺着王三的看的方向看去究渐座。什么都没有看到恼朱味,但是王三却如同被惊到的野马一样究渐座。扔下手中的烟转身就跑究渐座。

  我看王三那奔跑的背影恼朱味,我心中也立刻变得十分害怕究渐座。我随即追着王三跑去恼朱味,我边跑边叫王三:“王三恼朱味,怎么了?!你跑什么啊?等会我啊究渐座。”跑了差不多十几分钟恼朱味,王三终于跑不动了恼朱味,在哪儿杵着膝盖的喘气究渐座。我好不容易追上的王三恼朱味,我也累得在王三身边大喘粗气;“呼呼恼朱味,”我喘着气道:“怎么了?王三?你看到什么了吓成这样?”

  月光映出王三的脸恼朱味,王三的脸惨白惨白的;似乎受到不小的惊吓究渐座。他没有回答我的话恼朱味,嘴巴里嘟囔了一句:“妈的恼朱味,我就知道跑是跑不掉的究渐座。”说话的语气中都有些哽塞究渐座。说完这句话恼朱味,王三又跑了起来究渐座。

  我实在是没力在追上去了恼朱味,我摆了摆手自言自语道:“我那个去恼朱味,王三你到底看到什么啊究渐座。”说完便喘着气的朝王三跑去的方向走去究渐座。我走了很长时间恼朱味,突然心里咯噔一下恼朱味,我怎么回到矿区了?我想了想恼朱味,刚才我们是从矿区出来后在往回跑;回到矿区门口是绝对有可能的究渐座。我摇了摇脑袋唾道:“呸恼朱味,想什么呢?”紧接着我避开了矿区大门朝反方向走去究渐座。因为矿区的尽头是一堵高墙恼朱味,因此王三不可能从这跑进矿区究渐座。

  我差不多又走了一个多小时;却始终怎么走都还是绕回矿区的大门前究渐座。想了想自己一直在走直线而且附近就我们这就唯一的一个矿区恼朱味,我这时候才意识到恼朱味,自己中鬼打墙了究渐座。这下我心里真的怕了恼朱味,很快眼泪不争气的从眼角泵了出来究渐座。

  我哽塞着跪到在了地上恼朱味,磕起头来低声的说道:“不知道是那路神仙恼朱味,小孩子不懂事究渐座。不要见怪究渐座。”这时候在我们矿区看门的大爷似乎看到了我怪异的举止究渐座。他老人家一步步的走到了我的身后究渐座。我并没有发现恼朱味,我还在磕着头究渐座。大爷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道:“小伙子恼朱味,你做什么呢?”我一个激灵回头看去究渐座。原来是门卫的大爷恼朱味,这时候的我看到这门卫的大爷比看到我亲人还亲;哇就扑上去恼朱味,扑在了大爷的怀了哭了起来究渐座。

  大爷慢慢的推开我说道:“小伙子恼朱味,你到底怎么了?怎么哭了?这么大一小伙子恼朱味,别让大爷看笑话哦究渐座。”我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究渐座。我急促的对大爷说道:“大爷恼朱味,我……我见到脏东西了究渐座。”这时候大爷似乎若有所思的明白了什么恼朱味,扶着我进了他的值班室里坐下究渐座。

  我吓得浑身发抖恼朱味,大爷倒了一杯热水给我究渐座。我接过大爷给我的开水一饮而尽恼朱味,很快就被高温的开水烫到嘴巴究渐座。“呃恼朱味,哇…啊……啊”我张着嘴巴恼朱味,在哪儿喘着粗气究渐座。大爷看到我被烫伤嘴巴的样子笑了:“呵呵恼朱味,和我孙子一样一样的;我孙子也是喝开水经常烫到自己究渐座。”

  我把杯子放在了大爷值班室的案桌上恼朱味,我对大爷说道:“大爷恼朱味,我遇到鬼打墙了究渐座。”老大爷端起自己手中的茶缸恼朱味,喝了一口;对我说道:“小伙子恼朱味,七月半;鬼乱窜究渐座。有的事情不由得你不信啊究渐座。”我听到这话如同抓到一颗救命稻草双脚一软“咚”的又跪下了:“大爷恼朱味,你帮帮我究渐座。我还要回家呢”大爷扶起了我恼朱味,对我说道:“小伙子恼朱味,心理素质这么差?鬼打墙就吓得不要不要的?”我正想说话恼朱味,这大爷又说道:“唉恼朱味,也难怪;你们年轻人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究渐座。”我的眼泪很不争气的又流了下来:“大爷恼朱味,你帮帮我;我还要回家呢究渐座。”这时候的我已经把王三抛在脑后究渐座。

  这时候这大爷站起身走到饮水机边上接开水恼朱味,同时说道:“帮不了恼朱味,我又不是道士;我也不是大师究渐座。”大爷接满开水恼朱味,转身又对我说道:“不过呢恼朱味,你在我这休息一晚倒是也没什么究渐座。”我想了想正准备说谢谢的时候恼朱味,电话响了究渐座。是王三打来的恼朱味,我立刻接通了电话究渐座。王三在电话里非常的喘说道:“呼呼恼朱味,董方;快从保卫室出来!呼呼恼朱味,那老头不是人!”我听到这话恼朱味,心中一个激灵恼朱味,很快眼泪又流了下来究渐座。

  大爷这时候正端详着今天的矿区日报恼朱味,我盯着大爷看了一眼究渐座。大爷的嘴巴有些鲜红恼朱味,我又看了眼大爷喝的那个茶杯究渐座。茶杯口的边上流下赫然是红色的鲜血!我大吼着:“啊!”的打开了保卫室的门跑了出去究渐座。

  刚跑到街上就和王三撞在一起恼朱味,王三被我撞倒在地上;这时候王三也没有说这么多对我吼道:“看我做什么?快跑啊!”我现在已经是对王三的话言听计从恼朱味,毫不犹豫的拉起王三就跑究渐座。边跑我边用袖子拭去我眼角的泪水说道:“王三恼朱味,怎么回事啊?”王三说道:“呼呼……我们被好多鬼围堵了究渐座。”

  我这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又哽塞了起来道:“你怎么知道的?”王三大喘气的说道:“我……我……我从小就有阴阳眼恼朱味,我从小就能看到这些东西究渐座。”很快我和王三都跑脱力了究渐座。我喘着气道:“呼呼恼朱味,你就不能问问他们为什么要追我们吗?”王三说道:“不知道恼朱味,能看见是能看见;就是说不了话究渐座。”

  王三大出一口气说:“呼~他们散了究渐座。”我惊恐道:“啊?这…这逗了我们一晚上就这么散了?”王三回答道:“是啊恼朱味,就这么散了究渐座。应该是不追我们了吧究渐座。”我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恼朱味,手一抖恼朱味,差点就把这新买的手机给摔了;手机上赫然印着时间:十一点十二分究渐座。我记着我出来换了衣服是十点五十恼朱味,我们的感觉过了一个多小时了;没想到才过了二十分钟究渐座。

  王三抢过我的手机恼朱味,灭了我的手机屏幕道:“现在这个点时间都不准的究渐座。”说完我们俩就拖着疲惫的身体各自回到了家中究渐座。

  第二天我病了恼朱味,发高烧在39°而我却收到王三在家中暴毙的消息恼朱味,我输完液就直奔王三他家究渐座。看到王三他家已经布置好了灵堂恼朱味,王三那张朴素的遗照放在正堂究渐座。我不知道王三之前和我跑开到底遇到了什么恼朱味,我也不知道王三回到家中又遇到了什么究渐座。但是我知道王三救下了我一命究渐座。我依稀记得王三和我说过:董方恼朱味,知道为什么我们门卫的值班室只有白天有人吗?因为晚上都是这个老大爷恼朱味,这个老大爷在我来到这个矿区工作的那段时间就已经死了究渐座。但是后来新来值夜班的人都失踪了……

  从那以后恼朱味,我对黑夜更加的恐惧;因为在我高烧退后恼朱味,我发现我也能看见鬼了究渐座。我为了躲避夜路恼朱味,我申请调到了中班;我再也不想走夜路了究渐座。在后来我因为一次意外失去了右眼恼朱味,去了一所学校当物管员究渐座。

  夜晚让人十分的向往恼朱味,却又让人十分的恐惧恼朱味,这或许是人类对未知世界的一种崇敬吧究渐座。

Tags: 七月十四 夜路

本文网址:/guigushi/15434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