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村里的小庙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这是一个很大的村子恼朱味,村子里最有标志性的两个地方一个是位于村子中央位置的一口老井恼朱味,而另一个就是位于村子西头的小庙究渐座。

  小庙大概有两米多高恼朱味,一米半宽恼朱味,房顶起脊披挂红瓦究渐座。整体用油漆涂成了大红色恼朱味,孤孤妖妖的伫立在空地上恼朱味,给人以视觉上的神秘!

  话说这个用红瓦披挂的小庙是干什么用的呢?这可是村子里的人最神圣最敬畏的地方究渐座。

  这个小庙的作用就是村子里的老人去世的时候给死人报庙用的究渐座。所说的报庙就是在人死了的第二天凌晨天还没有亮的时候恼朱味,死者的家属带着重孝恼朱味,头顶白布做成的孝帽身穿白色孝衣按照辈分的大小排列成整齐的一队来到村外的这个小庙究渐座。

  队伍要整齐的绕着小庙走上一圈恼朱味,领队的人会把死者的姓名以及生辰八字对着庙门报出来恼朱味,以求得当地土地爷爷的知晓打开地府大门好对死去的亲人给予收留究渐座。

  报完庙绕着小庙整整走上一圈然后再回到死者的家里究渐座。如此要接连走上三趟也就是一个死人要报三次庙恼朱味,这报庙仪式才算得以完成究渐座。

  不但这样恼朱味,就是平常的时候不管大人小孩凡是招了没脸的了或者是受到了惊吓了都免不得要到村外的小庙前跪倒乞拜一番烧烧香再焚烧一些纸钱恼朱味,说来也是奇怪恼朱味,有一些小来小去的灾星也就真的好了究渐座。

  还有更瘆人的就是偶尔附近村子里的人家有死了婴孩的就直接把婴孩的死尸扔到庙门口抱一捆秸秆就把死孩子尸体大概的烧吧烧吧以求得地府收留好保佑下一个孩子的平安!

  于是那个小庙的门口总是啥东西都有恼朱味,什么死孩子尸体恼朱味,什么香火纸灰恼朱味,涂着红色的上供馒头…

  所以村子里的小孩子天生就会对那里产生一种惧怕恼朱味,就是再淘气的孩子也没有人敢到那里去玩耍究渐座。

  就是村子里的大人们平时没事的时候也会尽量的绕开那里恼朱味,晚上走夜路的时候更是远远的躲开究渐座。

  村子里有一个寡妇人家恼朱味,年纪轻轻的丈夫就死于一场车祸究渐座。撇下一个三岁的孩子恼朱味,娘两个相依为命恼朱味,这个寡妇死了的夫家姓胡所以平常大家都叫她胡家嫂子究渐座。

  这个胡家嫂子虽然只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家妇女恼朱味,可是生来就细眉细眼细皮嫩肉的很是耐看究渐座。所以自从丈夫死后一个人带着年幼的孩子过日子那也是过的一个担惊受怕究渐座。

  白天还好没人敢怎样恼朱味,可是到了晚上就总有那二流懒蛋居心不良的人半夜里来拽门究渐座。

  偏偏这胡家嫂子性格生就又柔弱恼朱味,免不得被吓得抱着孩子暗自流泪不敢声张究渐座。

  话说这胡家嫂子越想越觉得这日子可咋过下去恼朱味,于是在一天夜里抱着孩子带了些香烛纸钱就摸黑来到了小庙究渐座。

  点着了香火烧了些纸钱恼朱味,这胡家嫂子是鼻涕一把泪的把自丈夫走后自己所受的委屈和惊吓一股脑的在小庙前细细的哭诉了一遍究渐座。

  还别说恼朱味,自从那日胡家嫂子到了小庙前哭诉了一通之后恼朱味,晚上睡觉还真是安生了恼朱味,再也没有了那敲拽门窗的事情发生了究渐座。

  胡家嫂子心中感到十分的欣慰恼朱味,看样子自己在小庙前所说的那些话死在阴间的丈夫一定是听见了恼朱味,所以暗中来保护自己娘两个来了究渐座。

  还别说还真是那样恼朱味,几天的时间里村子里那些去敲过胡家嫂子门窗对胡家嫂子不坏好意的主都在一夜间得了奇怪的病恼朱味,浑身溃烂流脓卧床不起了究渐座。

  安生的日子没过上几天恼朱味,这一天晚上刚刚吃过晚饭恼朱味,三岁的儿子突然瞅着妈妈说了一句让胡家嫂子心惊肉跳的话“妈妈!趴在你身上的叔叔长的好丑啊!”

  胡家嫂子瞬间只觉得头皮刷的一下子麻酥酥的一下子酥到了脚后跟恼朱味,愣了一下猛的转回头想看看孩子说的趴在自己身上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究渐座。可回过头来一看恼朱味,身后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究渐座。

  胡家嫂子长出了一口气照着儿子的小屁股蛋就是一巴掌“小孩子不许说谎恼朱味,我没告诉过你吗?再撒谎看我怎么收拾你究渐座。”

  “妈妈我没有说假话恼朱味,你看看就是有一个叔叔趴在你的身后嘛!叔叔你倒是说句话让我妈妈知道恼朱味,要不然她又说我撒谎该揍我了究渐座。”孩子呜呜哭了起来究渐座。

  听了孩子的哭诉恼朱味,胡家嫂子知道孩子说的话一定是真的了究渐座。她没有动轻轻的把儿子搂在怀里“儿子恼朱味,你能告诉妈妈你说的那个趴在妈妈后背上的叔叔长的什么样子吗?”

  孩子抽噎了几下“妈妈!叔叔长得像猴子一点都不好看究渐座。”听了孩子的话胡家嫂子明白了究渐座。看来老人都说只有孩子能看见大人所看不见的脏东西恼朱味,看来一点都不假究渐座。

  自己这几天一直暗自庆幸是孩子他爸回来保护他们娘两个了恼朱味,看来自己错了恼朱味,一定是那晚上在小庙前招回来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究渐座。

  没办法找了一些黄纸拿在手里到门口烧了烧念叨了念叨娘两个也就关灯睡觉了究渐座。半夜的时候恼朱味,胡家嫂子睡梦中就被儿子给推醒了恼朱味,睁开眼睛一看恼朱味,只见儿子一边哭着一边使命的在推搡自己究渐座。

  一把拉开灯恼朱味,胡家嫂子一把把儿子抱在怀里连忙问儿子怎么了?“妈妈!我看见有人欺负你恼朱味,那个像猴子一样的人趴在了妈妈的身上再拼命的打妈妈究渐座。”

  紧紧抱着儿子胡家嫂子彻底的懵了恼朱味,这是怎么了?儿子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为什么自己看不见也感受不到?

  日子一天天的挨下去了恼朱味,不管胡家嫂子怎么折腾恼朱味,也找了几个神婆来到家里驱邪驱鬼可是儿子口里的那个猴子一样的男人还是每晚都会出现在胡家嫂子的身上究渐座。

  这日子过得还不如当初不去小庙找那死鬼丈夫哭诉了恼朱味,这下倒好活人不敢来了恼朱味,倒是把个不知是啥的死鬼给召回来了究渐座。

  战战兢兢的日子还得过下去恼朱味,一晃两个多月的时间可就过去了究渐座。这一天一大早胡家嫂子收拾停当锁好门抱着儿子打算去乡里的合作社去买点布料给儿子做几双鞋究渐座。

  走在路上的时候就要路过那个位于村子西头的小庙恼朱味,就在经过小庙的时候趴在自己肩膀上的儿子突然喊了一嗓子“妈妈!你看那个总趴在你身上的那个猴子叔叔就在那个小房子里呢!”

  儿子的一声喊叫可吓坏了胡家嫂子恼朱味,慌忙用手把儿子的嘴捂住“别吵吵儿子恼朱味,咱们不往那里看恼朱味,乖孩子回过头来看这边究渐座。”一边说这一边把孩子的脑袋给拧了过来究渐座。

  就这样一路上都感觉心惶惶的胡家嫂子匆忙的买了点布料就赶回到了家中究渐座。这左想右想也是没有什么好办法恼朱味,可是随后发生的事情是彻底的让胡家嫂子感受到了什么是恐惧究渐座。

  接连几天的恶心呕吐浑身无力让怀过身孕的胡家嫂子暗叫一声不好恼朱味,怎么自己的症状那么像是已经怀孕了呢!

  不可能啊!自从丈夫死后恼朱味,自己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做人恼朱味,从来没有越雷池半步恼朱味,从来就没有根任何男人有过肌肤之亲所以说根本就不可能怀孕究渐座。

  可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胡家嫂子身体上的变化可是越来越像怀了身孕了恼朱味,肚子在一天天的变大恼朱味,食量也在增加恼朱味,种种迹象都表明胡家嫂子是真的怀有身孕了究渐座。

  望着自己那越来越大的肚子恼朱味,再想想儿子一直说在自己身上的那个像猴子一样的男人恼朱味,这胡家嫂子的心里可就有了想法了“莫不是自己真的被鬼给缠上了?不会是怀了鬼胎了吧!”

  想想自己是有很多次在梦里与一个模模糊糊看不清的男子做着男女沟壑之事恼朱味,可是每次醒来都不见有什么异样所以自己也就一直没在意究渐座。

  莫非这一切都不是梦?梦里所发生的事情都是真的?这胡家嫂子可就是每日里坐立不安了恼朱味,渐渐隆起的肚子这要是被乡亲们看出来了恼朱味,自己是个寡妇恼朱味,到时候就是有一千张嘴恐怕也说不清楚了究渐座。

  想来想去恼朱味,这解铃还得系铃人恼朱味,这男鬼是自己从小庙招来的恼朱味,自己还得去小庙那里去求求看看不管是那路神仙怎么说也得放过自己才好究渐座。

  打定主意恼朱味,不敢出来太早怕相亲们看见究渐座。于是等到夜半没人的时候胡家嫂子抱着孩子带上一些香烛就来到了小庙那里究渐座。

  胡家嫂子双膝跪倒一顿的哭诉恼朱味,说不管你是那路大神看在我们孤儿寡母的份上就放过我吧!以后我给你立牌位每日给你烧香磕头怎么着都行恼朱味,只求你放过我究渐座。

  一顿折腾就回了家恼朱味,一段时间过去了恼朱味,胡家嫂子发现肚子还在疯狂的长大恼朱味,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一点点迹象究渐座。

  眼看着是瞒不住了恼朱味,想想以后要面对相亲们的吐沫星子那日子可怎么过呀!不但自己没脸见人恼朱味,就连自己那幼小的儿子都会受到小孩子们的欺负究渐座。

  第二天胡家嫂子把年幼的儿子送到了离自己家十几里外父母那里什么也没说恼朱味,毅然决然的之身回到了自己的家里究渐座。

  心情复杂的哭着等到了天黑恼朱味,手里握着一家人的合照究渐座。看到外面天已经彻底的黑下来了恼朱味,胡家嫂子怀揣一把水果刀就又来到了那个小庙前…

  第二天一早恼朱味,村子里早起放羊的羊倌看见了胡家嫂子满身是血的躺卧在小庙门前恼朱味,手里拿着一个血淋淋的已经成了形的小小的婴孩恼朱味,胡家嫂子的肚皮被划开了一个长长的大口子肠子流落了一地究渐座。在胡家嫂子的身旁扔着一把带血的水果刀…

  当人们从胡家嫂子那三岁的儿子口里知道了一切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恼朱味,愤怒的村民拿着镐耙把个已经存立在这里好多年的小庙砸了个稀巴烂究渐座。

  从那以后村子里也就再也没有了小庙恼朱味,要是有死人需要报庙就临时拿来三块砖头临时在村子外简单搭立一下就算是小庙了究渐座。

Tags: 村里 小庙

本文网址:/guigushi/15434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