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没有月亮的工厂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在远离x市的偏远乡村恼朱味,有这么一处不算打眼却安详得出奇的工厂恼朱味,最近正值寒冬恼朱味,冷风随着我们的脚步停留于大门恼朱味,似乎这儿与外面的世界显得格格不入究渐座。

  门房的老大爷披着一身军大衣慢悠悠走出来恼朱味,眯着眼睛问我们找谁究渐座。我看了看身后的大d恼朱味,又回过头对着那大爷讪笑恼朱味,“我们是来应聘的究渐座。”大爷点点头恼朱味,将门缓缓推开恼朱味,这大门好像沉睡了千年一般恼朱味,发出了一声极不情愿的低吼究渐座。我们随着老大爷走到院落内恼朱味,外面的风肆意呼号恼朱味,却怎么也吹不进来究渐座。庭院中央是一棵近乎腐烂的槐树恼朱味,枯枝败叶恼朱味,毫无生机究渐座。

  正呆望着恼朱味,大d的胳膊朝我后背猛撞了下恼朱味,并警示那老大爷居然凭空消失了!就算我注意力出现了偏差恼朱味,可大d是一直保持清醒的恼朱味,两个人竟盯不住一位老人?这究竟怎么回事!我对他使了个眼色恼朱味,两个人来到门房张望恼朱味,根本一个人也没有究渐座。随机又往槐树旁边的办公楼跑去恼朱味,正犹豫是否上去恼朱味,二楼传来了低沉的男声恼朱味,“你们是来应聘的?”我们边说是恼朱味,边寻着那声源恼朱味,个子大概1.70左右恼朱味,瘦瘦的恼朱味,正笑容满面看着我俩究渐座。他挥挥手让我们上来恼朱味,我和大d互望彼此恼朱味,从包里拿出简历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这一个夜晚恼朱味,也许是身在异地的缘故恼朱味,怎么也睡不着恼朱味,我起身点了根烟恼朱味,大d也很烦躁恼朱味,从床上坐起来找我借火恼朱味,黑暗中恼朱味,两粒微弱的火星宣泄着不安究渐座。大d冷冷的说恼朱味,“走恼朱味,去外面看看究渐座。”我掐了烟头恼朱味,跟他一同来到屋外恼朱味,走廊散发着屎一样的恶臭恼朱味,大d骂骂咧咧的咆哮着恼朱味,我捂着鼻子恼朱味,隐约察觉这儿好像不止我们两个人究渐座。大d猛然退后两步恼朱味,身子打着哆嗦恼朱味,我借着手机电筒光从那个方向看去恼朱味,妈的恼朱味,好大一条猎犬!这狗面目狰狞恼朱味,前爪紧缩恼朱味,牙齿磨得咯吱响恼朱味,似乎把我们当成了丰盛的美食究渐座。我数着“1.2.3”拉着大d就朝屋里跑恼朱味,任凭那疯狗怎么撞门也不用理了究渐座。我习惯性的又点了根烟恼朱味,刚才这么一折腾恼朱味,纵使在寒冬也使得我俩大汗淋漓究渐座。靠在门上恼朱味,我们听见那疯狗的磨牙声渐渐走远了于是又推开门警惕地望着四周再次走出去恼朱味,寝室到大院并不是很远恼朱味,几步路就到了恼朱味,按理来说恼朱味,乡村的月色很美很亮恼朱味,几乎不用打电筒就能走夜路究渐座。

  如我所想恼朱味,不禁仰望天空恼朱味,顿时惊呆了恼朱味,大d木讷的看向我恼朱味,又看向天空不由得也呆住了:此刻的天际只有一张恶魔的脸!在这样的天空笼罩下的大地又会是多么的黑暗?我们俩不禁打了个寒颤恼朱味,正想抬脚原路返回恼朱味,却死死的定在了原地恼朱味,背脊一阵凉飕飕的恼朱味,似乎有人正盯着我俩究渐座。“嘶嘶”地魔音正侵蚀我们的灵魂恼朱味,白天的老大爷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恼朱味,拖鞋一个沾满血迹的铁铲在我们面前喘气恼朱味,还有那凶狠的猎犬也从一撮杂草钻出来恼朱味,死死盯着我们究渐座。身后那冷冰冰的怪声估计就是那男人了恼朱味,莫非是希腊神话的蛇妖?想想觉得恶心恼朱味,忍不住翻滚着胃酸究渐座。

  我们俩现在是羊入虎口恼朱味,任人宰割恼朱味,想到此处大着胆子问道恼朱味,“反正我们快死了恼朱味,能不能让我跟兄弟喝杯酒了再死?”大d不满的回应恼朱味,“不恼朱味,我要可乐究渐座。”后面那怪物飘到我们前面恼朱味,忽然放声大笑恼朱味,继而悠悠说道恼朱味,“你们不会死究渐座。”我们还以为听错了恼朱味,毫不夸张的说恼朱味,刚才尿都吓出来几滴恼朱味,结果告诉我们不用死了!?那怪物一字一句重复着恼朱味,“你们没有听错恼朱味,我对你们的死亡不感兴趣究渐座。”他虐诚地仰视着天上的恶魔恼朱味,继续向我们解释恼朱味,“本来这个工厂受当地恶霸欺压是要推掉建学校的恼朱味,可是我们几个说什么也不愿意恼朱味,毕竟曾是自己的家恼朱味,”讲到此处恼朱味,那怪物的眼睛似乎有液体流出恼朱味,由于光线不足只能怔怔地听说下去恼朱味,“于是一场恶战在所难免恼朱味,我们都死了恼朱味,那恶霸不仅不因此退却恼朱味,反而勾结官府污蔑我们是恶人霸占了土地恼朱味,阻碍他们修筑学校究渐座。于是我们化作了冤魂不愿意离开恼朱味,这里因此与世隔绝究渐座。”虽然理清了前因后果恼朱味,但是依然有个疑问恼朱味,他似乎看出来了恼朱味,“我知道你对天上的月亮很好奇恼朱味,其实就算谁有通天的本领也无法改变月亮模样的恼朱味,不过别忘了恼朱味,很多东西并不是一开始就是那个样子恼朱味,在你心里是圣洁的在别人眼里或许就是淫秽究渐座。”看着我大彻大悟的样子恼朱味,他满意的笑了恼朱味,微微一摆手恼朱味,我和大d站在了锈迹斑斑的铁门前恼朱味,门房传来了一阵哀怨的声音恼朱味,“你们不回去?”我们俩听此熟悉而陌生的催命声恼朱味,连忙背着包没命似的往回跑……

  后来恼朱味,这里又变成了工厂恼朱味,我和大d在那熟悉的院子里看着天上的月亮恼朱味,还是挺美的究渐座。

Tags: 没有月亮 工厂

本文网址:/guigushi/15433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