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意外之旅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如果不是无意中买的饮料中了奖恼朱味,他们五个人根本不会同坐在旅游大巴上究渐座。许飞是个超级宅男恼朱味,白天在家打网游恼朱味,晚上在便利店打临工究渐座。方文文是杂志模特恼朱味,是个标准的美女究渐座。李想是货车司机恼朱味,每天跑运输的他对于这次旅游相当兴奋究渐座。而吴大为是许飞便利店的老板恼朱味,对于这次放假式的旅游恼朱味,他也很是开心恼朱味,在店里拿了好多零食作为消遣恼朱味,此时他正在和美女方文文献殷勤呢究渐座。最后一个幸运儿来的有点莫名其妙是一个搬运工恼朱味,确切的说是吴大为便利店的一名搬运工究渐座。他叫张明恼朱味,那天他正往货架上补充饮料恼朱味,好巧不巧的掉落一瓶饮料恼朱味,而瓶盖上和其他幸运儿一样写着“特等奖”究渐座。而这个特等奖就是去美丽的大草原恼朱味,呼伦贝尔究渐座。

  来到呼伦贝尔的第一天正好是午饭时间恼朱味,向导带他们去吃了一顿非常地道的火锅——涮羊肉究渐座。几个人坐在一个小圆桌上恼朱味,喝着当地的马奶酒恼朱味,好是惬意究渐座。向导是一名很年轻的小伙子恼朱味,他独自一人在饭店的角落里恼朱味,不吃东西却无时无刻的关注着他们五个人的一举一动究渐座。许飞在闷头吃东西恼朱味,方文文已经和便利店老板吴大为很熟络的喝着酒恼朱味,李想和张明两个大男人倒聊得来恼朱味,一边大口吃着羊肉恼朱味,一边在诉说养家的苦究渐座。

  酒足饭饱之后恼朱味,他们一行五人坐在了大巴车上来到他们此行的第一站———海拉尔纪念园究渐座。向导边走边介绍道:“纪念园是在原侵华日军海拉尔要塞遗址上建立而成恼朱味,是一处军事主题的红色旅游景区……”方文文嗲声嗲气的要吴大为给她拍照恼朱味,她站在纪念园坦克面前比划着剪刀手究渐座。“哎呀恼朱味,美女!这么严肃神圣的地方怎么可以这么嬉皮笑脸呢?”向导马超说着恼朱味,听着像是开玩笑恼朱味,脸却是板着的究渐座。方文文脸也一下子阴沉了下来恼朱味,“马超说的好听点你是向导恼朱味,说难听点你只是个跟班的恼朱味,你管的着吗?”然后拉着吴大为走了究渐座。

  几圈下来天慢慢的黑了下来恼朱味,几个人开始提议吃晚饭恼朱味,明天继续行程究渐座。向导提议晚饭是自行解决还是去中午吃的那家火锅店究渐座。吴大为却说“先带我们去酒店吧恼朱味,把行李都放下然后在吃饭究渐座。”大家也就同意了恼朱味,然后大家各自吃饭究渐座。吴大为和方文文两个人选择了泡吧恼朱味,而其他几个则还是在中午那家店继续吃吃喝喝究渐座。话说方文文真是个不省油的灯恼朱味,到了酒吧她各种放电恼朱味,把吴大为撂在一边和其他一个男的喝酒划拳开来究渐座。吴大为自然是郁闷恼朱味,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酒究渐座。乘着方文文去上卫生间恼朱味,吴大为跟了上去究渐座。方文文有点喝的晕乎乎的恼朱味,头重脚轻的推开卫生间的门究渐座。卫生间的灯出奇的昏暗恼朱味,她正要踏进其中一格却被一个人撞了恼朱味,然后那个人说了句“你给我小心点!”就离开了究渐座。顿时方文文的酒醒了大半恼朱味,她逃也似的跑出了酒吧究渐座。“文文恼朱味,文文~”吴大为在身后喊着恼朱味,方文文以为是刚才的那个人恼朱味,就往酒店的方向跑去究渐座。经过一个弄堂恼朱味,方文文感觉到后面有人在跟着自己恼朱味,不由的加快了脚步究渐座。可是后面的人似乎跟定她了恼朱味,三步并两步的冲了上来恼朱味,没等她看清楚来人的面容恼朱味,她就被打人掐住了脖子究渐座。她想喊救命可是喉咙发不出声响恼朱味,隐约中她似乎看到了一双绝望的眼神恼朱味,然后便昏死了过去究渐座。

  第二天向导早早地在酒店大厅等着各位恼朱味,可想而知方文文此时不在他们之列究渐座。张明看着孤身一人的老板恼朱味,调侃说美人不在分外冷清究渐座。吴大为还在生昨天的气恼朱味,听到自己的员工这么说自己不由生气“肯定是在外面过夜了恼朱味,耽误我们的行程究渐座。”向导说“要不然我们打电话给她恼朱味,或者你们投票决定是等她一起还是我们先下一个景点究渐座。”在场的几个男人便没了声音恼朱味,向导就拿出手机拨通了方文文的电话究渐座。可是只有嘟嘟声音和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听……”“走吧恼朱味,我们去下一个景点吧究渐座。”吴大为显然对昨晚的事情耿耿于怀恼朱味,其他几个也相继表示赞同究渐座。向导一脸焦虑说“这样不会有危险么?她一个女孩子家恼朱味,万一……”“会有什么危险恼朱味,一个成年人了究渐座。”吴大为率先上了大巴车恼朱味,他们下一个景点是大草原究渐座。李想在车上扯开嗓门唱起了歌“美丽的大草原恼朱味,我的家……”作为一个经常跑运输的司机来说恼朱味,音乐无疑是他们最好的伙伴恼朱味,所以他的歌倒也不赖恼朱味,在场的气氛一下子活跃了起来究渐座。

  下了车恼朱味,几个男人像是孩子一样欢呼雀跃恼朱味,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大草原究渐座。许飞摘下耳机恼朱味,伸了个懒腰奇怪的问“怎么感觉这片大草原就我们几个人啊究渐座。”向导马超笑着说“没错恼朱味,这个大草原已经被我们公司包下来了恼朱味,保管你们玩得尽兴恼朱味,而且还可以狩猎……”没等他说完恼朱味,许飞又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狩猎?这个可以吗?”马超解释说“放心恼朱味,所谓的狩猎也只是些野兔和野鸡恼朱味,再大点也就是野猪恼朱味,这些都是没事的究渐座。今天是你们几个男人展现自己的时候了恼朱味,开始吧究渐座。”说完从车里拿出了狩猎工具究渐座。

  吴大为比划着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恼朱味,李想和张明决定两个人在一起去打一只野猪来究渐座。几个人走走停停的来到了一片林子恼朱味,一心想打野猪的李想和张明晃了半天也没见一个动物身影恼朱味,不由有点泄气究渐座。李想对着天空射了几箭恼朱味,愤愤的说“哪有什么野猪啊恼朱味,连一只野鸡都没有!”这时候突然起风了恼朱味,声音倒有点像一阵一阵的哭声恼朱味,听了让人毛骨悚然究渐座。“救命啊恼朱味,来人啊……”不远处传来许飞的声音恼朱味,其他几个人从四面八方赶来究渐座。“怎么了恼朱味,大呼小叫的……啊呀!?”李想开始的牢骚转为惊恐恼朱味,因为他看到吴大为竟然死了恼朱味,而他的胸口插着一支箭恼朱味,他耷拉着脑袋靠在树上恼朱味,身后的树上同样也插着一支箭究渐座。“这恼朱味,这……”张明欲言又止的看着李想究渐座。“怎么会这样?”向导问一旁的许飞究渐座。许飞惊恐的说“我刚才看到不远处有一只野兔恼朱味,就跟着它来到了这里恼朱味,没想到……没想到吴老板他……”张明看着惊魂未定的许飞又狐疑的看着身边的李想究渐座。“你想说什么就说恼朱味,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李想或多或少的被看的心里发毛恼朱味,“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恼朱味,可是……可是哪有这么巧?!而且许飞同样也有可疑究渐座。”李想虽然心里不想承认恼朱味,但是心里确确实实的咯噔了一下究渐座。而此时风越来越大恼朱味,那声音听着更像是一阵一阵哭声究渐座。“眼下我们还是报警吧恼朱味,我想凶手肯定在我们当中究渐座。”许飞镇定的说究渐座。“你说报警就报警恼朱味,那我们接下去怎么办恼朱味,还要不要接着玩了恼朱味,还要不要回家了究渐座。”李想强装镇定恼朱味,“李想恼朱味,都出人命了你还……”张明越发怀疑起李想了恼朱味,哪有发生命案不让报警的究渐座。此时的向导在一旁不作声恼朱味,像是个局外人看着眼前的几个人究渐座。“我们回车上吧恼朱味,这么大的风究渐座。”李想愤愤地扔下弓箭就回到了车里恼朱味,然后其余人向事不关己的陌生人都回到了车里究渐座。向导看着车里的每个人恼朱味,许飞还是听着他的音乐恼朱味,李想却在骂骂咧咧的说着什么恼朱味,而张明却一声不吭究渐座。“我们报警吧究渐座。”向导打破了沉默恼朱味,“就算不报警恼朱味,吴大为也不能就这样躺在那里啊究渐座。”还是一片寂静恼朱味,“我说都死人了恼朱味,你们还无动于衷么?”马超下了车恼朱味,显然是去处理吴大为的尸体了究渐座。|

  到了酒店已经是下午时分了恼朱味,几个人似乎忘记了饥饿恼朱味,各自回了酒店究渐座。李想回到房间越想越邪乎恼朱味,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恼朱味,这个草原就我们几个人恼朱味,也就是说他们中的任何其中一个就是凶手恼朱味,也就意味着不是许飞就是自己究渐座。想到自己射出去的几支空箭恼朱味,李想不由头皮发麻恼朱味,怎么会这样究渐座。他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水恼朱味,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究渐座。突然他听到了敲门声恼朱味,李想从床上起来开门恼朱味,房门口站着的是张明究渐座。李想白了他一眼恼朱味,不情愿的让他进了门究渐座。许飞此时正好要去找向导恼朱味,看到张明进了李想房间究渐座。许飞来到向导的房间其实是和他商量报警一事恼朱味,毕竟这个事情太蹊跷恼朱味,也为了还自己一个清白究渐座。“啊~~~~”一阵惨烈的叫声恼朱味,划破了走道的安静氛围究渐座。许飞和马超听出是张明传来的声音恼朱味,果然张明看到马超他们就跌跌撞撞的跑过来“李想他突然口吐白沫……”几个人来到李想房间恼朱味,只见李想仰卧在床上恼朱味,嘴巴周围还仍有泡沫在流淌下来恼朱味,眼睛瞪得很大究渐座。许飞再也憋不住了“快报警!”张明看着李想的死状不由的害怕起来恼朱味,怎么好端端的一场旅游会变成这样究渐座。警察立马就赶到了恼朱味,经确认是老鼠药中毒而死恼朱味,而最大嫌疑对象就是和他在一起的张明究渐座。而许飞和马超也同时证明两人有争执恼朱味,在这些不利的条件下张明被关进了看守所究渐座。而马超也向警方交代了另一个死者——吴大为恼朱味,然后嫌疑人许飞同样被关了进去究渐座。

  因为出了这样的事情恼朱味,一行六个人的旅游恼朱味,只有马超一人回去究渐座。路上马超露出久违的笑容恼朱味,自言自语说“小芳恼朱味,我给你报仇了究渐座。”原来恼朱味,小芳是马超的女朋友恼朱味,她晚上下班路过便利店时候被一个蒙面歹徒抢劫恼朱味,可是小芳不从究渐座。歹徒就把她杀害了究渐座。任凭小芳怎么叫唤恼朱味,在场的人都无动于衷究渐座。而在场的人包括便利店老板和店员许飞;和路过的方文文还有搬运工张明恼朱味,以及刚跑完运输回来到便利店买饮料喝的李想究渐座。而他们所谓的旅游恼朱味,也只是马超事先安排好的恼朱味,所以人有时候要善良些恼朱味,否则后果自负究渐座。

Tags: 意外 旅游

本文网址:/guigushi/15432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