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鬼琴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徐家成是个京剧琴师恼朱味,30多岁了还没成婚究渐座。不是没有女人中意他恼朱味,而是他总在冥冥中感到恼朱味,他有一段刻骨铭心费锐耕、充满凄惨浪漫的爱情故事究渐座。他还是个充满爱心和热爱公共事业的人恼朱味,前几天他从微信上看到恼朱味,一台湾女孩患有白血病恼朱味,急需RH·AB型血液和骨髓恼朱味,就积极报了名究渐座。经检验恼朱味,正好配型恼朱味,就填写了个人信息恼朱味,以备不时之需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他到医院完成捐献恼朱味,出来后感觉良好恼朱味,就随便逛逛街究渐座。突然电闪雷鸣恼朱味,雨雹大作恼朱味,他急忙躲到街边房檐下避雨究渐座。身后是个当铺恼朱味,闲着也是闲着恼朱味,他就随意进去看看究渐座。也是合当有事恼朱味,他猛然发现恼朱味,在一个角落里挂着一把小西皮旧京胡究渐座。作为一个琴师恼朱味,自然对好琴充满痴迷恼朱味,只要看到上好的恼朱味,不管多少钱也要拥有它究渐座。

  他让店主拿过来恼朱味,这一看吓了一跳:远看不显眼恼朱味,近看无价宝究渐座。担子(琴杆)是红木雕琢恼朱味,琴轴是檀香木恼朱味,二者顶部镶嵌羊脂玉究渐座。特别是蒙皮恼朱味,黑如缎恼朱味,白如线恼朱味,正是“七寸”部位究渐座。以手叩之恼朱味,有金属音感究渐座。他问能不能拉一下恼朱味,店主说可以究渐座。于是紧弦费锐耕、定音恼朱味,正好有现成松香涂抹弓毛恼朱味,他随意拉了一段《西皮小开门》恼朱味,音调高扬恼朱味,婉转柔和究渐座。从新旧程度看恼朱味,至少是100年前制造的究渐座。

  徐家成问多少钱可买恼朱味,店主卖个关子:“如果您执意要买恼朱味,我把丑话说在前头恼朱味,万一您出现精神或身体的不适和伤害恼朱味,一概与本店费锐耕、本人无关究渐座。”

  徐家成认为恼朱味,老板是个买卖精恼朱味,不卖东西先卖噱头恼朱味,从而激发自己的购买欲望究渐座。既然说到这份上恼朱味,他也不由起了好奇心:“这琴有故事?”

  店主压低声音恼朱味,鬼鬼祟祟恼朱味,生怕有人听见似的:“这是把鬼琴究渐座。总是半夜三更无缘无故闹动静恼朱味,像女人哭诉恼朱味,又像荒野狼嚎恼朱味,声音凄惨极了究渐座。而且恼朱味,隔三差五恍恍惚惚还有长发白衣女人在屋里翩翩起舞究渐座。”

  徐家成问:“你听到过或是见过吗?”老板说:“那倒没有究渐座。都是那些买了又回当的人讲的究渐座。活见鬼也是缘分恼朱味,即使两人在一块儿恼朱味,鬼祟这人看得到费锐耕、听得到恼朱味,那人就无感觉究渐座。这把琴在我这里时间最长恼朱味,按理说最能遇见的是我恼朱味,但从来没有究渐座。由此看来恼朱味,大概它专门蛊惑拉琴唱曲的吧恼朱味,哈哈究渐座。”

  徐家成就问:“我想买它恼朱味,价钱多少”究渐座。老板说:“这把琴在我这儿已几进几出恼朱味,最初当值两万恼朱味,几拨人买后又当回来究渐座。干咱这行你知道恼朱味,一件新皮袍恼朱味,即使没上身恼朱味,抵当都是‘虫吃鼠咬费锐耕、破衣烂袄’恼朱味,何况回当?价钱吗恼朱味,自然是当一回减一回究渐座。现在是死当恼朱味,砸在我手里究渐座。你想要恼朱味,一口价恼朱味,5000元究渐座。我一分不挣恼朱味,骗你是孙子究渐座。要恼朱味,拿走究渐座。讲价恼朱味,免谈究渐座。”

  太出乎意料了!徐家成是懂琴费锐耕、爱琴之人究渐座。别说是5000恼朱味,5万也掏恼朱味,哪有砍价之说?当即到外面取款机取现金交割究渐座。临了恼朱味,老板嘱咐:“再回当只付你3000元究渐座。”

  买回这把琴恼朱味,徐家成爱不释手究渐座。当天又是星期日恼朱味,不上班究渐座。一下午反复擦拭费锐耕、把玩费锐耕、拉曲子夕晚饭后兴犹来尽恼朱味,又拉了一曲《夜深沉》究渐座。这是个京胡行家和爱好者都喜欢的曲子恼朱味,每人都有自己对曲子的理解究渐座。许家成认为恼朱味,它描绘了一个单身女子或男子恼朱味,夜深人静恼朱味,寂寞难眠恼朱味,思念情人恼朱味,辗转反侧究渐座。上阕幽怨自艾恼朱味,节奏缓慢低徊:中阙心绪如潮夕连绵不断恼朱味,多用中速连弓;下阕情人归来恼朱味,喜出望外恼朱味,激情如火恼朱味,充满喜气洋洋和快乐恼朱味,急促紧张究渐座。徐家成灵感所致恼朱味,通过变奏费锐耕、即兴等“加花”技巧恼朱味,把曲子拉得如倾如诉费锐耕、风雨交加究渐座。

  许是疲劳和兴奋过度所致恼朱味,徐家成这晚处在似睡非睡费锐耕、似梦非梦状态究渐座。恍惚之中清晰地看到恼朱味,一个长发及腰费锐耕、一袭白衣的妩媚女子出现在房间恼朱味,载歌载舞恼朱味,宛若惊鸿究渐座。

  徐家成问:“你谁啊?”女子道个万福:“小女子是您新买胡琴的魂魄究渐座。我流落人间百多年恼朱味,阅人无数恼朱味,唯有今天感觉到了真正主人和知音手中恼朱味,不由喜上眉梢恼朱味,欢欣鼓舞究渐座。”

  徐家成自此相信了当铺店主的话恼朱味,确实有女鬼魂魄依附琴体究渐座。奇怪的是恼朱味,自己一点不害怕恼朱味,反而感到如见老友恼朱味,充满激情究渐座。于是他要她说说自己的故事究渐座。女子说恼朱味,自己本是千年修成的蛇精恼朱味,化生为人恼朱味,取名小青究渐座。不想闭关修炼时被捕蛇人发现恼朱味,遭捕获费锐耕、杀戮恼朱味,蛇皮卖给制琴工匠恼朱味,被做成无数蒙皮究渐座。因为这块位置在七寸恼朱味,离心脏最近恼朱味,魂魄因此依附在此究渐座。

  见徐家成听得津津有味恼朱味,女子问:“你不怕我?”徐家成笑道:“我看你恼朱味,只感到亲切动情恼朱味,甚至还想娶你做鬼妻呢究渐座。”女子嗔怒:“坏死了恼朱味,没正经究渐座。”一甩袖子恼朱味,飘然而去究渐座。“仙姑留步究渐座。”徐家成大喊恼朱味,梦也醒了究渐座。开灯查看恼朱味,空无一人究渐座。

  紧接着恼朱味,发怪声的现象也出现了恼朱味,像是幻听恼朱味,又像实有究渐座。呜咽低徊夕音调悠长恼朱味,如同鬼嚎究渐座。徐家成是个琴师恼朱味,懂曲子恼朱味,仔细听了会儿恼朱味,终于听出了调门:“哈恼朱味,原来是《牡丹亭》的《皂罗袍》和《好姐姐》各一阕究渐座。”唱词分别是:“原来姹紫嫣红开遍恼朱味,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究渐座。良辰美景奈何天恼朱味,便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恼朱味,云霞翠轩恼朱味,雨丝风片恼朱味,烟波画船究渐座。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遍青山啼红了杜鹃恼朱味,那荼蘼外烟丝醉软恼朱味,那牡丹虽好恼朱味,他春归怎占的先?闲凝眄恼朱味,生生燕语明如剪恼朱味,呖呖莺声溜的圆究渐座。”

  想不到女鬼还会唱昆曲恼朱味,徐家成不由隔空叫好究渐座。只所得女子说声“谢谢恼朱味,献丑了究渐座。”声音嘎然而止究渐座。

  徐家成是拉京胡的恼朱味,怎会对昆曲如此熟悉?原来恼朱味,京胡是由汉剧费锐耕、徽剧等发展而成恼朱味,在成长过程中恼朱味,广泛吸收秦腔费锐耕、梆子等地方戏种精华恼朱味,其中也包括昆曲究渐座。京剧费锐耕、京胡许多唱段和曲牌恼朱味,如《哪吒令》《点绛唇》《寄生草》和《天挣沙》等恼朱味,就是取自昆曲究渐座。而且恼朱味,京剧大师们往往昆曲费锐耕、京剧兼唱恼朱味,如梅兰芳和言慧珠大师出演过《游园惊梦》恼朱味,《沙家浜》演阿庆嫂的洪雪飞恼朱味,本行也是昆曲究渐座。

  徐家成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状态恼朱味,每天晚上恼朱味,不是和女鬼梦中幽会恼朱味,就是乐享其成听曲子恼朱味,有时还操琴和着声音拉究渐座。所谓佛靠金装入靠衣装费锐耕、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恼朱味,有了这把琴恼朱味,加上经常和女鬼合作磨合恼朱味,徐家成的技艺突飞猛进恼朱味,日新月异恼朱味,多次在京剧汇演和比赛中获得最佳琴师奖恼朱味,还有许多民乐或交响乐团邀请他拉独奏恼朱味,一时声誉斐然究渐座。

  就在这时恼朱味,京胡出了问题究渐座。北方小满和夏至之间恼朱味,天晴少雨恼朱味,南风徐徐不断恼朱味,当地称为“干热风”究渐座。京胡蒙皮发声效果和空气湿度紧密相关恼朱味,湿度过大或太低恼朱味,都会出现哑音或变声究渐座。徐家成用老琴师们立竿见影的办法应对恼朱味,但音效还不理想究渐座。直到有一天恼朱味,他用刀子刮削琴桶弓毛摩擦不到多余处的松香恼朱味,不小心把手指划破恼朱味,血流到蒙皮上究渐座。怪现象出现了:蛇皮像吸吮力特强的干透土壤恼朱味,顷刻散开恼朱味,眨眼消失究渐座。正好手上还有血恼朱味,挤到上面恼朱味,又是如此究渐座。再拉这把琴恼朱味,声音洪亮恼朱味,回响满室究渐座。如此几次恼朱味,刺血喂之恼朱味,无不见效究渐座。原来恼朱味,它不仅是鬼琴恼朱味,还嗜血成性究渐座。

  尽管如此恼朱味,徐家成依旧不嫌弃和恐惧恼朱味,视之为钟爱珍宝究渐座。他是个爱艺术费锐耕、重器物高于生命的人恼朱味,他想恼朱味,如果能给人们带来崇高费锐耕、优美的音乐享受恼朱味,献出生命又有什么?为了不出现变音恼朱味,他在每次大型演出前都要刺血祭琴究渐座。正所谓:衣带渐宽终不悔恼朱味,为伊消得人憔悴究渐座。

Tags: 鬼琴

本文网址:/guigushi/15428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