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夜半路边莫捡钱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引子:

  大路上捡到钱恼朱味,如果碰到这等好事恼朱味,想必诸位牙都能笑掉究渐座。实不相瞒恼朱味,我就碰到过这种好事恼朱味,但那个晚上让我至今回想起来恼朱味,都是心有余悸……

  一费锐耕、捡钱

  那天下班后恼朱味,我照常坐公交下班究渐座。由于我租的公寓有些偏僻恼朱味,从公交站还要走一段僻静的小巷才能到家究渐座。巷子里的路灯那段时间出了问题恼朱味,总是一闪一闪的恼朱味,莫名就给人一种阴森鬼气究渐座。不过我走惯了恼朱味,倒也没什么心理负担究渐座。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恼朱味,我眼角余光突然瞟到拐角处有一叠散落在地的红彤彤纸片究渐座。这是……

  路灯闪烁着恼朱味,时明时暗的蒙黄灯光下恼朱味,我瞪大眼睛努力终于看清楚恼朱味,那竟然是一叠散落的毛爷爷究渐座。当时我的心几乎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恼朱味,左右一瞟没人恼朱味,连忙走过去蹲下身恼朱味,胡乱着将散落的毛爷爷抓起来恼朱味,塞进裤口袋究渐座。

  我没有来得及去数清有多少恼朱味,但凭感觉估摸着至少有两千来块钱究渐座。两千块钱恼朱味,差不多接近我一个月工资了究渐座。我的心脏“砰砰”直跳恼朱味,感觉自己就像头一回做贼似的恼朱味,既紧张又兴奋究渐座。

  “喂恼朱味,小伙子恼朱味,那钱是我的……”突然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恼朱味,含含糊糊恼朱味,似有似无恼朱味,就好像从天边传来究渐座。

  “谁?”我一惊恼朱味,连忙回头恼朱味,却连个鬼影都没见着究渐座。

  一阵夜风吹过恼朱味,我不禁打了个寒噤究渐座。

  “呵呵恼朱味,看来是我太紧张了究渐座。俗话道‘大路上捡干柴恼朱味,毛主席也不还’恼朱味,这钱被我捡到恼朱味,那就是我的了究渐座。”我笑着自我安慰恼朱味,转身朝楼梯走去究渐座。

  我的租处在四楼恼朱味,楼上楼下也都是一些租户恼朱味,不过平日里我日出晚归的恼朱味,连一个人都不认识究渐座。转过一楼至二楼的拐角处时恼朱味,我目光下意识顺着楼梯往上一瞟恼朱味,顿时心脏骤缩究渐座。只见一个佝偻的身影正站在楼道窗口边恼朱味,正面朝我一动也不动究渐座。由于是背着灯光恼朱味,我看不清那个身影的面貌恼朱味,只能隐约看出是一个老太婆恼朱味,满头白发恼朱味,穿着一身不合时宜的青布衣服究渐座。一闪一闪的灯光下恼朱味,老太婆的影子也在楼梯上时明时暗的究渐座。

  说实话恼朱味,刚看到老太婆身影的那一刻恼朱味,我真的差点被吓死究渐座。好不容易才勉强平复心情恼朱味,我心里嘀咕着:“这大概是这栋楼哪家的住户吧恼朱味,大晚上的恼朱味,也真不怕吓死人究渐座。”

  二费锐耕、老婆婆

  我一步步的走上楼梯恼朱味,那老妇人就这样面朝下恼朱味,一直正对着我究渐座。窗口透射进来的闪烁灯光恼朱味,让老妇人有着说不出的阴森究渐座。我心中有些发毛恼朱味,但自尊心却不容许我被一个老太婆给吓着恼朱味,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上走究渐座。随着我和老太婆之间距离越来越近恼朱味,我也终于模糊看到了老太婆的容貌究渐座。

  只见她满脸皱皮疙瘩恼朱味,干瘪的嘴唇恼朱味,一对凹陷的眼睛阴森森注视着我恼朱味,一瞬都不眨究渐座。

  “妈的恼朱味,简直长得跟个鬼一样……”我心里不安地嘀咕着究渐座。

  我侧过目光不去看老太婆的脸恼朱味,怕自己晚上会做噩梦究渐座。很快到了这段阶梯的尽头恼朱味,我不得不停住步伐究渐座。因为老太婆堵在楼梯口恼朱味,也堵住了我的前路究渐座。

  “婆婆恼朱味,能不能麻烦您让一让……”我小心地说着究渐座。

  “嘿嘿……”老太婆突然咧嘴一笑恼朱味,声音尖锐刺耳恼朱味,就像用指甲刮墙壁恼朱味,忍不住令人起鸡皮疙瘩究渐座。

  猛地一下子恼朱味,我差点魂没给吓出来究渐座。

  “婆婆恼朱味,您这样吓人可不好玩啊究渐座。”我又气又怕恼朱味,但终究也不可能去动手跟一个老人家计较恼朱味,否则到时候医药费就足够让我倾家荡产了究渐座。

  老太婆停住笑声恼朱味,继续用阴森森的目光看着我恼朱味,丝毫没有让路的意思究渐座。

  我拗不过她恼朱味,只能小心的侧着身子恼朱味,努力从她和楼梯间的缝隙中挤过去究渐座。

  “吱嘎嘎……”老太婆随着我的方向转动头恼朱味,那人体关节活动时发出的声音恼朱味,就好像她的头已经僵硬许久不曾活动过究渐座。

  我几乎是擦着身子和她经过恼朱味,脸和脸之间的距离恼朱味,最近的时候绝对不超过三寸究渐座。诡异的是我没有察觉到有一丝喘息声从老太婆鼻尖发出恼朱味,她简直就不像个活人一样!

  “不会是鬼吧?”我心里害怕地想着恼朱味,但又紧接着安慰自己恼朱味,这个世界怎么会有鬼这种东西究渐座。好不容易我终于和老太婆擦身而过恼朱味,心头也总算松了口气究渐座。正要继续往上走恼朱味,冷不丁却感到一只冰冷似铁的枯爪抓住了我的手臂究渐座。

  我心里一个哆嗦恼朱味,低头一看恼朱味,却正是老太婆拉住了我究渐座。她的手瘦得皮包骨恼朱味,简直和个鸡爪一样恼朱味,不过给我的感觉却和铁钳似的那么有力究渐座。

  “婆婆……”我害怕地说着恼朱味,想让老太婆放开我究渐座。

  我的话还没说完恼朱味,老太婆就阴仄仄地看着我恼朱味,冷冷道:“把我的钱还给我……”

  钱?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裤口袋恼朱味,鼓鼓囊囊的恼朱味,钱还在我的口袋里面究渐座。难道那钱是老太婆的?我想到恼朱味,不过紧接着又怀疑起来恼朱味,如果真是她的钱恼朱味,她又怎么可能任由钱散落到楼梯口却不去捡恼朱味,而是在楼梯口这样傻傻的站着?

  “一定是看到我捡钱了恼朱味,才这样吓我恼朱味,想要诓骗我究渐座。”利欲熏心下恼朱味,我很快就想到了理由究渐座。

  “什么钱?婆婆你搞错了究渐座。”我不客气地挣脱老太婆枯瘦的手爪恼朱味,“蹬蹬蹬”就朝上走去恼朱味,不再理会她究渐座。

  走到三楼至四楼的楼倒拐角处恼朱味,我目光往上一看恼朱味,心脏直接骤停了一息究渐座。那老太婆不知何时竟然已经在四楼的楼梯口等着我了恼朱味,依旧是那样面朝下恼朱味,阴森森看着我究渐座。我当时就知道情形不对恼朱味,那老太婆很可能……不是人!否则人哪有本事瞬间从二楼就蹦到四楼?我头皮发麻恼朱味,连忙转头就朝楼下跑去究渐座。到了这个时间恼朱味,我哪里还顾得了回家究渐座。

  但很快我又挺住了脚步恼朱味,老太婆竟然又在二楼站着等我了究渐座。

  “还我钱来……”老太婆朝我双臂直伸恼朱味,嘿嘿阴笑着究渐座。

  我吓得又往楼上跑去究渐座。

  四楼费锐耕、二楼费锐耕、四楼费锐耕、二楼……

  我就这样反反复复来回跑恼朱味,直到跑得气喘吁吁后恼朱味,终于渐渐意识过来究渐座。我……碰到鬼打墙了!我曾听人说过恼朱味,童子尿可以破除鬼打墙究渐座。

  说来也不怕诸位笑话恼朱味,活了二十多年恼朱味,我这童子身依旧还保存得完好无损究渐座。当下我也顾不得羞耻恼朱味,拉开裤裆就在楼道间撒了一泡尿究渐座。然后我再往上跑去恼朱味,果然在四楼没了老太婆的身影究渐座。我哆嗦着掏出钥匙恼朱味,终于逃难似地回到了家中究渐座。

  三费锐耕、中元节

  这一晚我将屋中所有电灯开得锃亮恼朱味,瞪着双眼缩在沙发上恼朱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迷糊了过去究渐座。

  早上被闹铃吵醒恼朱味,我睁开眼睛恼朱味,赫然发现我昨天放在桌子上那叠捡来的毛爷爷恼朱味,竟然变了一堆灰烬究渐座。

  这是……我一惊恼朱味,心有所悟恼朱味,走到墙角挂历一看恼朱味,昨天正是中元节究渐座。

  中元节恼朱味,也就是俗称的鬼节恼朱味,众鬼巡游人间恼朱味,接受阳世亲人烧的纸钱究渐座。我昨天……竟然捡了鬼钱!

  我惊出满头冷汗究渐座。

  出了门恼朱味,我发现我以前粘贴在门上的门神贴画恼朱味,不知为何落在了地上究渐座。这天上午我一直霉运不断恼朱味,公交坐过站恼朱味,上班和同事起冲突恼朱味,又因为一点小事被老板扣了工资究渐座。当下午请了假恼朱味,我去庙里请了一个师傅恼朱味,给那个老太婆烧了一些纸钱赔罪恼朱味,这才算没有继续倒霉下去究渐座。

  在此以我的经历告诉各位恼朱味,奉劝各位……莫捡路边钱——岂知你所捡的恼朱味,就一定不是鬼掉的钱?

Tags: 夜半路边 捡钱

本文网址:/guigushi/15428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