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出租车夜谈故事三则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引子:

  众所周知恼朱味,出租车司机总能遇到形形色色的人恼朱味,可是谁又知道恼朱味,他们也遇到了形形色色的鬼魂……

  第一则:搭车投胎

  大刘辛苦一天了恼朱味,由于今天下着小雨恼朱味,出租车的生意是特别的好恼朱味,一天下来收获不少究渐座。中午的饭就是在车上吃的恼朱味,说是午饭其实就是一包牛奶恼朱味,一个汉堡包恼朱味,外加一罐可乐究渐座。现在是夜里11点多了恼朱味,忙得晚饭还没有吃呢究渐座。

  妻子打来电话说:“饭给准备好了恼朱味,我与孩子睡下了恼朱味,赶快回来吧恼朱味,钱是挣不完的究渐座。”大刘心想是应该收车回家了恼朱味,就把车上的顾客送到目的地恼朱味,熄灭了的士标志灯恼朱味,回家的路上还拒载了一个究渐座。他家在城市郊区恼朱味,路过一片开发商等待开发的荒地的时候恼朱味,汽车惨白的灯光中恼朱味,看到雨中两男一女在冲他招手究渐座。每个人的手中都晃动着一张百元的人民币恼朱味,其中一个胖胖的家伙还跑到路的中央究渐座。大刘想:在这里他们是打不到车辆的恼朱味,再说顾客是上帝恼朱味,还有可观的收入恼朱味,就再接一趟活吧究渐座。今天去掉成本也就挣了300百多元恼朱味,先看看他们到什么地方再说恼朱味,于是就把车停下究渐座。

  一个男的打开车门进来问:“我们到望庄有急事恼朱味,多少钱?”平时到望庄也就是50元左右究渐座。因为天黑雨大恼朱味,大刘因为天太晚不想到偏僻的地方恼朱味,就不想接这个生意恼朱味,说:“我收工了恼朱味,你们找别的车吧!”“我们给你三百元恼朱味,快送我们去!”三个人急忙上了车恼朱味,路上谁也没有说话恼朱味,他们只是一个劲督促大刘开快一些究渐座。

  平时上三个人他的车能感觉重量恼朱味,这次没有感觉恼朱味,可能是大刘自己感觉疲惫的缘故恼朱味,就没有理会究渐座。到了望庄恼朱味,他们在一个双扇木门前下了车究渐座。就在大刘接过300元钱把钱放到包中的时候恼朱味,三个人突然就消失了!

  “怪了!人呢!”

  大刘下意识看了一下车上的钟表恼朱味,是半夜零点整究渐座。他打了一个寒战恼朱味,掉转车头飞快地回家了究渐座。第二天恼朱味,大刘整理昨天收入准备出车恼朱味,突然发现昨晚收的三张钱是冥币!

  大刘脑子一懵:昨天明明收的是钱啊!我整天与钱打交道恼朱味,不会走眼的究渐座。当天没有生意的时候恼朱味,大刘驾车到昨天三人下车的那家门前究渐座。主人正好在家恼朱味,就把昨天的事情说了一遍究渐座。

  主人很惊奇恼朱味,说:“我家没有客人来啊!不信你看看恼朱味,家里就我与老伴两个人恼朱味,孩子都在外面打工究渐座。”主人又说:“不过因为昨天猪要产崽恼朱味,老是生不出来恼朱味,我与老婆一直守侯着究渐座。老婆子听到有车的声音恼朱味,还从门缝里望外看恼朱味,还嘟囔:‘怪了!人呢?’”她过来一个劲对我说:“我只看见车门自己开关恼朱味,怎么没有看见人下来?怪了!”究渐座。我因为忙着接生就说:“你花眼了吧恼朱味,快弄点热水我洗手究渐座。”主人这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恼朱味,把大刘领到猪圈说:“不过我的猪昨夜12点生了3个猪崽恼朱味,两公一母!”大刘激灵了一下恼朱味,突然看见那三个猪崽看着他微笑!就转身跑到车上手哆嗦着发动车子恼朱味,一溜烟的跑了究渐座。

  第二则:幽鬼领路

  刚开捷达出租车的司机小钟恼朱味,有些关于出租车经验还欠缺恼朱味,人们说:“行行有门道恼朱味,事事有规矩究渐座。”有时候为请教老司机一点经验还要请客的究渐座。一天恼朱味,红红的夕阳中恼朱味,忙了一天的小钟有点疲劳恼朱味,正打着哈欠恼朱味,一袭黑衣长发飘逸的女孩把车拦下恼朱味,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究渐座。小钟眼前一亮恼朱味,立刻有了精神!难怪平时人们说司机:十个司机九个色!小钟笑眯眯地问:“美女到哪?”女孩说:“到火葬场究渐座。”

  小钟看了女孩的一眼恼朱味,见女孩冷艳的面孔平静得很恼朱味,就把记程表打开恼朱味,也打开了音响究渐座。按女孩指引的道路恼朱味,车子平稳地驶向郊外的殡仪馆究渐座。到了殡仪馆门口恼朱味,小钟往里面一看恼朱味,虽然殡仪馆里面整理得还算可以恼朱味,不过小钟还是感觉阴森森的究渐座。墙外黄草凄凄恼朱味,传出蛐蛐有一声没一声的鸣叫恼朱味,不知名的野花在山风中摇弋着究渐座。女孩下车说:“你等我一等恼朱味,我还要回去的究渐座。”说完飘然消失在院内的松柏之中究渐座。太阳红着脸坠入西山恼朱味,夜色降临究渐座。几棵苍老的枯树上猫头鹰叫了起来究渐座。小钟在这毫无生气的环境里头发都竖起来了恼朱味,等了一小会恼朱味,就开始按喇叭督促究渐座。可在空旷的殡仪馆里恼朱味,只有“嘀嘀”的回声与惊起的蝙蝠究渐座。一种恐惧感涌上心头恼朱味,他不想要费用了恼朱味,赶紧发动了车辆究渐座。可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恼朱味,崭新的车辆就是发动不起来究渐座。他走出出租车恼朱味,绕到前面打开引擎盖恼朱味,借着天边一丝光亮检查恼朱味,忙了半天恼朱味,什么故障也没有发现究渐座。小钟就自言自语地说:“见鬼了!难道这里真的有鬼?”突然!一个好像是给殡仪馆看门的老头过来了恼朱味,说:“胡扯什么!我活了几百年没有见过鬼是什么样子!”小钟听了先是没有在意恼朱味,但突然就大叫一声恼朱味,车也不要了恼朱味,蒙头狂奔而去究渐座。边跑边掏出手机恼朱味,可是怎么也拨不通究渐座。

  回到路边招手上了同行的车恼朱味,同行好奇地问小钟:“你跑到这干什么?”小钟平定了情绪恼朱味,结结巴巴把事情的经过说了究渐座。那个司机吃惊地说:“开玩笑吗?这个殡仪馆早就荒废了!”小钟不敢相信恼朱味,同行就用报话机通知了几个司机朋友恼朱味,不一会恼朱味,又来了几辆出租车恼朱味,大家一起壮胆把开车到了那里究渐座。刚才还是整洁的院子恼朱味,现在是一片败落的凄凉恼朱味,几个人鸣着喇叭靠近了小钟的车究渐座。也是怪了!小钟壮胆上了车恼朱味,这次一下子就把车启动了恼朱味,然后落荒般离去究渐座。

  第三则:坟地打桩

  老高开车送客去济宁恼朱味,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夜深人静了究渐座。在这经济还不发达的地区恼朱味,公路大多是这样坑坑洼洼的混合车道究渐座。

  这里白天就没有多少车流量恼朱味,到了这个时候更显的死寂与萧条究渐座。在老高耳朵里恼朱味,只有发动机的轰鸣与车轮发出的单调的沙沙声究渐座。细细的毛毛雨中恼朱味,路边偶尔有一盏昏暗的招牌与字号灯一闪而过究渐座。突然恼朱味,一只黑猫从路边蹿出恼朱味,在刺眼的车灯光中恼朱味,眼睛闪着幽幽的绿光究渐座。老高下意识踩了刹车打了方向恼朱味,可是还是晚了!只听“哇”的一声惨叫恼朱味,他感觉车轮沉闷了一下究渐座。老高知道一个小生命完结了恼朱味,不禁双手合十恼朱味,说了句:“罪过!”之后继续前行究渐座。

  人们说:“司机的眼恼朱味,当官的脸究渐座。”司机的眼神就是好!特别是开出租车的究渐座。老高远远的就看到路边有一个人恼朱味,在昏暗的灯光下冲自己招手究渐座。他到了跟前才看清恼朱味,那是在一个花圈店的门口恼朱味,一名老太太手里还举着50元人民币究渐座。老人慢腾腾地上了车恼朱味,声音非常苍老:“他哥!到吴石桥多少钱?”老高怕她耳背大声说:“大娘!我收你50元算了恼朱味,平时要80多元恼朱味,因为顺路恼朱味,又是回头车!”“那太好了!多谢他哥了究渐座。”吴石桥是一座百年的老石桥恼朱味,因为道路改道恼朱味,早已经不用了究渐座。到了目的地恼朱味,老高说:“大娘!到了!”喊了好大一声恼朱味,又等了半天恼朱味,却没有得到回应究渐座。老高回过头来一看恼朱味,后坐居然是空的究渐座。他吓了一大跳!加大油门恼朱味,轰轰两声恼朱味,车像箭一样直射出去恼朱味,一溜烟就跑没影儿了究渐座。跑了十五分钟恼朱味,老高才减慢了车速恼朱味,发现自己头上不停地冒着冷汗恼朱味,这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恼朱味,他的车灯突然熄灭了!老高抬眼望去恼朱味,在他面前是一条很平坦很明亮的道路!周围漆黑一片恼朱味,雨也停了恼朱味,车子缓缓前进恼朱味,丝毫感觉不到一点颠簸究渐座。

  老高不敢停车恼朱味,顺着平坦的大道继续开了下去究渐座。车开一段时间后恼朱味,老高又感觉不对恼朱味,平时是不会用这么长的时间啊?他迷糊了究渐座。看看车窗外黑黑的好像有一堵墙恼朱味,却又一直开不到头究渐座。他感觉发怵恼朱味,车速就降了下来究渐座。老高掏出手机往家拨打电话恼朱味,可是总是忙音究渐座。满满的一油箱的燃油即将耗尽恼朱味,红色的指示灯闪烁着恼朱味,这个时候已经到了下半夜了恼朱味,鸡已经开始叫了究渐座。

  老高知道中邪了!遇见人们传说的“鬼领路”了!他稳定了一下情绪恼朱味,点燃一只香烟恼朱味,然后下车撒了一泡憋了很久的尿究渐座。这个时候周围的一切瞬间起了变化恼朱味,借着微微的晨光恼朱味,他看到了不可思义的一幕——自己是在一座墓地之中恼朱味,再看地上乱糟糟的车辙恼朱味,原来自己的车子围着墓地跑了半夜!把周围的庄稼地恼朱味,轧出了一条明晃晃的路!再看周围到处是坑洼恼朱味,想把车开出去都很难究渐座。

  这个时候家里打来电话恼朱味,妻子哭了起来:“我一夜没睡!你的电话我一直打不通恼朱味,我还以为你出现了意外恼朱味,亲戚都惊动了究渐座。正要报警呢!”为此老高有一个多月没有再出车!回去还大病了一场究渐座。

Tags: 出租车 夜谈故事

本文网址:/guigushi/15428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