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古代聊斋之鼠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明朝末年恼朱味,有个人名叫郝文武究渐座。他的父母当初给他取名字的时候恼朱味,是盼望着他长大以后能够文武双全恼朱味,光宗耀祖究渐座。老两口和世上所有的父母一样恼朱味,望子成龙恼朱味,对孩子抱着非常大的期盼究渐座。

  可是老两口命不长恼朱味,在郝文武十六岁那一年就双双因病死去了恼朱味,留下可怜的郝文武究渐座。这孩子从小就爱读书恼朱味,不爱武究渐座。郝文武打小就长的俊恼朱味,如今十六岁了恼朱味,更加的英俊非凡究渐座。父母去世恼朱味,家里仅有的钱财又全部花在安葬父母的丧事上了恼朱味,如今他肚子正饿的前胸贴后背了究渐座。正饿的头昏眼花之际恼朱味,他突然在父母以前睡过的旧床底下找到了一枚铜钱恼朱味,“啊恼朱味,太好了恼朱味,有钱了究渐座。”他拿着钱一溜烟儿就跑到大街上的包子铺恼朱味,买来了两个热乎乎的包子究渐座。

  拿着包子回来后恼朱味,他就坐到桌边吃起来究渐座。“咳咳咳——”吃的太急了恼朱味,他被哽得直翻白眼究渐座。赶紧拿起桌子上的水壶恼朱味,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大口水恼朱味,“哇——”水哗啦灌入嘴里恼朱味,他哇啦一下把嘴里的包子吐了出来究渐座。他拍拍自己的胸脯恼朱味,拍着拍着恼朱味,眼泪就簌簌的落下来究渐座。以后这样的日子恼朱味,究竟该怎么过下去啊!孤孤单单的恼朱味,就像没了线的风筝恼朱味,心里没了着落究渐座。原本在学堂上学恼朱味,现在交不起学费恼朱味,学业已经无法继续了究渐座。未来的路到底在哪里?

  “吱吱吱”一只大老鼠闻到香味恼朱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蹿出来恼朱味,它睁着圆溜溜的黑豆般的眼睛恼朱味,看到地上郝文武吐在地上的包子恼朱味,快速的爬过去恼朱味,大口大口的吃着恼朱味,一点也不怕人究渐座。要是搁平时恼朱味,郝文武立即抄起扫把打死大老鼠究渐座。可是今天恼朱味,他却没有这样的想法恼朱味,反倒看到大老鼠后恼朱味,他的眼神十分的温柔友好究渐座。原本的孤寂没有了恼朱味,他拿着包子看着大老鼠把地上的包子屑吃了个精光恼朱味,然后还可怜巴巴的看着他手里的包子究渐座。

  “来恼朱味,给你吃究渐座。”郝文武见了恼朱味,立即咬了一大口放在自己的手里恼朱味,准备放到地上的时候恼朱味,没想到大老鼠竟然壮着胆子恼朱味,伸出前爪放到他的手里恼朱味,然后把嘴凑到包子上恼朱味,津津有味的吃着究渐座。嘿恼朱味,这小家伙可真好玩究渐座。郝文武见它吃完了恼朱味,又咬了一大口放在地上恼朱味,这老鼠看了他一眼恼朱味,居然咪咪一笑恼朱味,然后狼吞虎咽的吃完了究渐座。郝文武忘记了饥饿恼朱味,他见大老鼠那么爱吃恼朱味,索性把包子都丢在了地上恼朱味,今天就让它饱餐一顿吧究渐座。“吱吱吱”那大老鼠见了恼朱味,居然在郝文武的面前恼朱味,两只前爪抬起像人一样做了一个辑恼朱味,接下来才一口一口的吃完了包子究渐座。这大老鼠居然还会感恩恼朱味,真是神了究渐座。

  “咕噜咕噜”郝文武的肚子饿的像唱大戏一样不停作响究渐座。他的意识逐渐有点模糊了恼朱味,是啊恼朱味,他已经有两天没有进食了恼朱味,好不容易买了个包子却大发善心恼朱味,喂了老鼠究渐座。看来自己还是要饿死了究渐座。呵呵恼朱味,死了也好恼朱味,死了就不会孤单恼朱味,不会想爹娘了究渐座。他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究渐座。这一闭上眼睛恼朱味,他就做了个梦究渐座。

  在梦里恼朱味,他坐在一个圆圆的大餐桌上恼朱味,上面摆满了珍馐美味究渐座。一个年轻的穿着鹅黄柳绿衣裳的女子恼朱味,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恼朱味,然后坐在自己的身边恼朱味,柔声细语的说:“公子恼朱味,你肚子饿了吧恼朱味,快尝尝这桌上的美味佳肴究渐座。”郝文武看着一大桌的菜恼朱味,口水哗啦啦的流下来恼朱味,拿起筷子顾不得斯文形象恼朱味,左手抓住一个鸡翅恼朱味,右手拿着一个猪蹄恼朱味,狼吞虎咽的吃着究渐座。啊恼朱味,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香的食物啊恼朱味,他一边吃一边笑:“哈哈哈恼朱味,哈哈哈……”

  当郝文武伸手去接那女子递过来的汤时恼朱味,眼睛才注意到这是一个貌如天仙的女子恼朱味,手下没有注意恼朱味,汤“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恼朱味,碗碎了一地究渐座。“哎呦”郝文武从梦中惊醒过来恼朱味,此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了恼朱味,他的口水已经濡湿了大半个枕头恼朱味,一摸肚子还是瘪瘪的恼朱味,自己只不过做了个黄粱美梦而已究渐座。“唉恼朱味,要是我能有一袋子铜钱该有多好啊!”他喃喃的说究渐座。没有吃的恼朱味,他没有任何力气恼朱味,头也昏昏沉沉的便打算继续这样睡下去究渐座。“咚”的一声恼朱味,昨天见得那只大老鼠又出来了恼朱味,它嘴里咬着一个袋子恼朱味,快速的跑到郝文武的面前丢在地上究渐座。他瞄了一眼恼朱味,是个钱袋子究渐座。他顿时有了力气恼朱味,爬起来抓起钱袋快速的打开一看恼朱味,天哪恼朱味,居然真的是一袋子钱究渐座。

  “大老鼠恼朱味,你能听的懂我说的话吗?”郝文武激动的问究渐座。那大老鼠看着郝文武恼朱味,依然是咪咪一笑恼朱味,然后点点头究渐座。“好的兄弟恼朱味,谢谢了究渐座。你等着我恼朱味,我很快买来好吃的恼朱味,咱们一起好好的庆祝庆祝究渐座。”郝文武拿着钱飞快的冲出屋恼朱味,很快领着烧鸡烤鸭包子馒头回来了究渐座。他把大老鼠捧到桌子上恼朱味,然后把买来的东西一分为二恼朱味,和大老鼠一起开心的吃了起来究渐座。大老鼠一边吃一边吱吱的叫着恼朱味,显得非常的快乐究渐座。“唉恼朱味,老鼠兄弟恼朱味,你要是会说话就好了究渐座。呵呵恼朱味,那我就不孤单了究渐座。”郝文武吃着吃着感慨的说着究渐座。

  从这天以后恼朱味,大老鼠常常带一个钱袋过来恼朱味,有时候是铜钱恼朱味,有时是碎银子恼朱味,还有的时候是金子究渐座。尽管郝文武想知道大老鼠是怎么弄来的恼朱味,可无奈它不会说话恼朱味,郝文武揣着一肚子的问号恼朱味,也只能作罢究渐座。不过恼朱味,郝文武的日子好过多了恼朱味,和大老鼠在一起的日子顿顿有鱼有肉恼朱味,他对学业依然是很认真恼朱味,除了和大老鼠一起吃美食恼朱味,就是读书究渐座。能过上这样富足的生活恼朱味,郝文武心满意足恼朱味,觉得一定是老天爷觉得自己的命太苦了恼朱味,于是派大老鼠这个神仙前来相助究渐座。

  转眼过了两年时间恼朱味,明朝即将覆没恼朱味,战争连连恼朱味,弄得民不聊生究渐座。而且天降蝗灾恼朱味,风不调雨也不顺恼朱味,庄稼颗粒无收究渐座。大家都勒紧裤腰带过日子恼朱味,可是只有郝文武家里不是究渐座。他依然有钱买鱼买肉究渐座。这直叫外人瞧着眼馋恼朱味,一些歪心思的人便打起了郝文武的主意究渐座。这不恼朱味,镇上有个叫刀疤刘的人决定对郝文武下手究渐座。刀疤刘是什么人呢?嘿嘿恼朱味,他原名叫刘三儿恼朱味,是个泼皮无赖恼朱味,父母死的也早恼朱味,八九岁就成了孤儿恼朱味,没有人管教究渐座。于是就和镇上的一些地痞流氓混在一起恼朱味,强取豪夺恼朱味,为人心狠手辣究渐座。最可恨的是他曾经奸污了一个黄花大闺女恼朱味,害得人家姑娘投河自尽了究渐座。他脸上有一条刀疤恼朱味,是打架的时候被人划伤了恼朱味,原本就长得歪瓜裂枣的丑样子恼朱味,脸上添了刀疤之后一瞪眼就更加吓人了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刀疤刘眼看着郝文武买了一只烤鸭兴冲冲的回去了究渐座。一回家就大喊着:“鼠兄弟恼朱味,快出来吃吧恼朱味,我今天买了烤鸭究渐座。”刚刚说完恼朱味,大老鼠吱吱叫着跑了出来恼朱味,灵巧的爬上了桌子看着郝文武笑究渐座。门外的刀疤刘一看恼朱味,嘿!怪了恼朱味,这郝文武怎么和这只老鼠说话恼朱味,还在一起吃呢?他可没什么耐心去思考恼朱味,抬起大手一推门恼朱味,“咚咚咚”的走进去恼朱味,然后大声嗓子说:“郝文武恼朱味,你小子不出去干活恼朱味,哪来这么多钱买鱼买肉啊?说恼朱味,钱从哪里偷的?”郝文武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刀疤刘吓得一愣恼朱味,他面目一下子苍白了恼朱味,大老鼠见状情知不妙恼朱味,赶紧转下了桌向老鼠洞跑去究渐座。

  “哼恼朱味,好个机灵的畜生究渐座。”刀疤刘瞥了一眼这肥肥的大老鼠恼朱味,冷冷的说究渐座。郝文武愣愣的站在原地恼朱味,不知道该怎么把这件事情说给他听究渐座。当然恼朱味,他可不愿意说出来恼朱味,可是刀疤刘的德行他还是知道的恼朱味,自己惹不起啊!正在为难之际恼朱味,他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烤鸭恼朱味,然后咽了一口口水恼朱味,吞吞吐吐的说:“刘大哥恼朱味,这个烤鸭还热乎乎的恼朱味,您先趁热吃吧恼朱味,我慢慢的和你说究渐座。”郝文武想着趁这个机会好好的编个理由出来究渐座。刀疤刘听了恼朱味,也不客气恼朱味,拿起桌子上的烤鸭就撕下一个鸭腿恼朱味,然后一屁股坐下来吃着究渐座。但依然不忘恶狠狠的警告说:“你小子不许骗我恼朱味,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究渐座。”“呵呵恼朱味,哪敢啊!”郝文武假意笑道恼朱味,敷衍着究渐座。脑子却在飞转着恼朱味,很快他就有了一个主意究渐座。这家伙平时就到处欺负人恼朱味,做尽了坏事恼朱味,自己今天不如——为民除害究渐座。

  想着恼朱味,他脸上微微一笑恼朱味,说:“刘大哥恼朱味,这鸭子吃着可好恼朱味,要不要我给您去打一壶酒恼朱味,弄几个小菜恼朱味,咱们边吃我边把自己的生财之道告诉您?”刀疤刘也吃上了兴头恼朱味,正想着酒呢究渐座。于是爽快的说:“好恼朱味,你小子快点啊!不要给我耍什么花样恼朱味,否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究渐座。”郝文武上街上后恼朱味,就去了酒馆恼朱味,打了一壶酒恼朱味,然后去了饭馆炒了几个荤菜恼朱味,最后来到了一家药铺向老板要了……回到家之后恼朱味,郝文武就拿来两个大碗恼朱味,斟满酒恼朱味,一杯递给刀疤刘恼朱味,一杯给自己究渐座。他笑着说:“刘大哥恼朱味,我先敬你一杯究渐座。先干为敬究渐座。”刀疤刘原先还想着他会不会在酒里做手脚恼朱味,可是看郝文武自己都喝下去了恼朱味,也就放开肚皮咕咚咕咚将碗里的酒喝光了究渐座。

  郝文武又将炒来的菜端上餐桌恼朱味,和刀疤刘边吃边聊了究渐座。他并没有撒谎恼朱味,把和大老鼠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都告诉了刀疤刘究渐座。刀疤刘感觉很惊奇恼朱味,他有些醉意朦胧的说:“真的?那大老鼠是神仙恼朱味,你的钱全是它给你带过来的?”郝文武看看桌子上的菜已经吃光了恼朱味,酒也已经见底了究渐座。于是哈哈一笑:“哼恼朱味,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恼朱味,刚刚我带回来的饭菜里已经下了剧毒了究渐座。”

  “什么恼朱味,你说什么?你也吃了恼朱味,要和我同归于尽?”刀疤刘脸色大变恼朱味,这下子心慌了恼朱味,他瞪着铜铃一般大的眼睛恼朱味,死死的看着郝文武究渐座。他试图站起来恼朱味,可浑身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究渐座。他痛苦的说:“刚刚的饭菜……你也吃了恼朱味,你……”“哼恼朱味,难道你不知道吗?吃有毒的饭菜之前恼朱味,我已经提前服下了解药究渐座。”郝文武刚说完话恼朱味,刀疤刘脸色乌青一头栽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究渐座。

  此时大老鼠突然钻出来了恼朱味,它来到郝文武的脚下歪着头恼朱味,看了他一眼仍旧咪咪一笑究渐座。郝文武见到它立即蹲下身来恼朱味,然后温柔的说:“鼠兄弟恼朱味,现在很多人的日子都不好过恼朱味,你还能多带点钱回来吗?我想去帮助更多的人究渐座。买米熬粥恼朱味,接济穷人究渐座。”大老鼠听完恼朱味,咬咬他的裤腿恼朱味,然后示意他跟自己来究渐座。大老鼠带着郝文武来到原明朝县太爷的住所旁边恼朱味,在一颗古老的大树前停下恼朱味,围着大树的一个手掌大小的小树洞吱吱的叫着恼朱味,郝文武明白了恼朱味,他伸手去洞里掏恼朱味,里面居然有很多的碎银子和碎金子……

  郝文武拿着这笔钱买米施粥恼朱味,救了不少当地流离失所的百姓恼朱味,大家都感激的称他为大善人究渐座。一天晚上恼朱味,刚刚施完粥很累的郝文武回到家恼朱味,他倒头就睡究渐座。他梦见了自己的父亲恼朱味,父亲在梦里深情的说:“儿子恼朱味,爹和你妈当年一起死去的时候恼朱味,爹不放心你恼朱味,于是求阎王让我留下来陪陪你究渐座。于是我就幻化成了大老鼠恼朱味,儿啊恼朱味,现在爹看你真正的长大成人恼朱味,是个善良的人恼朱味,爹也就放心了究渐座。爹要陪你妈了恼朱味,爹走了……”

  “爹恼朱味,爹——”郝文武泪流满面恼朱味,从梦中呼唤着爹爹恼朱味,醒来后他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恼朱味,到处寻找大老鼠恼朱味,可是怎么找也无法找……

Tags: 古代聊斋 老鼠

本文网址:/guigushi/15428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