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古怪的守卫人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那是小时候的事情了恼朱味,乡下的孩子乐趣在于野究渐座。他们可以在河边钓上一天的龙虾恼朱味,然后临近傍晚的时候提着小提桶中的“战绩”恼朱味,一路小跑回家去究渐座。

  这天小伟和同村的几个小伙伴约好一起去隔壁村的大河边钓龙虾恼朱味,几个小伙伴在田地里抓好了几只田鸡恼朱味,然后熟练的拿线捆绑究渐座。“小安恼朱味,你怎么做了这么多啊究渐座。”小伟看着小伙伴小安做了一个又一个究渐座。小安得意的说“当然恼朱味,这样我就通吃了究渐座。到时候这个收完恼朱味,收那个恼朱味,多过瘾啊究渐座。”然后几个小伙伴一路走着恼朱味,走在前面的小春突然不走了恼朱味,“我们要不去偷个瓜恼朱味,然后一会边钓龙虾边吃究渐座。”“这主意不错究渐座。”小伟和其他小伙伴热烈响应究渐座。于是几个人放下手中的东西恼朱味,都轻手轻脚的往西瓜地走去究渐座。夏天的午后恼朱味,西瓜地的守卫人正在自己搭的稻草棚子里休息究渐座。“我来看着他恼朱味,你们几个快点去偷瓜究渐座。”小春用手包着自己的嘴巴小声说着究渐座。其余的几个纷纷点头究渐座。小伟看看这个大恼朱味,拍拍那个好恼朱味,一直没下手究渐座。“喂恼朱味,你快点啊究渐座。”小春看着躺在床上的守卫人不晓得是睡着了还是在装睡恼朱味,呼噜声一会有一会没的恼朱味,于是不耐烦地提醒着小伟究渐座。“好啦恼朱味,走吧究渐座。”小安捧着一个大西瓜示意小伟快点究渐座。小春担心守卫人迟早要醒恼朱味,也催促还在墨迹的小伟究渐座。“嗯?你们几个孩子怎么偷我的瓜啊究渐座。”不知什么时候恼朱味,守卫人已经站在了小春的后面恼朱味,“快把瓜放下恼朱味,要不然告诉你们的妈妈去究渐座。”小春撒开腿跑到小伟边上恼朱味,拉着他就跑究渐座。“哎恼朱味,我的瓜掉了究渐座。”由于跑的太快恼朱味,小伟手里的瓜掉了下来究渐座。“都怪你究渐座。”几个人气喘吁吁的跑到河边恼朱味,小春埋怨着小伟究渐座。“你真是拖后腿恼朱味,磨磨唧唧的被那个老大爷发现了恼朱味,要是他告诉咱们爸妈恼朱味,那就惨了究渐座。”小春躺在地上恼朱味,喘着气究渐座。“好啦恼朱味,我这不是还有一个瓜么恼朱味,够我们吃了究渐座。”小安把西瓜举过头顶恼朱味,然后砸开了西瓜究渐座。“哇恼朱味,看起来好好吃啊究渐座。”几个人吃着西瓜恼朱味,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究渐座。太阳快下山的时候恼朱味,几个人准备回家究渐座。“我们还是绕路走吧究渐座。”小伟想到一会要路过那个西瓜地恼朱味,不免担心究渐座。“怕什么恼朱味,说不定他也回去吃饭了呢究渐座。”小春率先走在了前面恼朱味,几个人跟着他屁颠屁颠的走着究渐座。

  “哎呦恼朱味,小春你怎么又不走了究渐座。”跟在面的小伟一路想着该如何回家解释出了神恼朱味,撞在了小春的身上究渐座。“你们看恼朱味,守卫的人不在究渐座。”“你怎么知道不在恼朱味,万一在里面把我们抓个正着究渐座。”小伟摸着额头究渐座。“不会的恼朱味,如果他在恼朱味,肯定会点个灯的恼朱味,你看里面黑乎乎的肯定回家吃饭了究渐座。”经小春这么一解释恼朱味,几个孩子快乐的奔向西瓜地究渐座。几个孩子一人拿了一个恼朱味,准备回去的时候恼朱味,突然听到悉悉索索的声响恼朱味,但是一会又没了究渐座。“哎呀究渐座。”小春原本想壮着胆子去屋子里看个究竟恼朱味,却翻了个跟斗究渐座。“怎么回事?”几个伙伴立马围了过来恼朱味,“闹恼朱味,西瓜皮究渐座。看吧恼朱味,这个爷爷自己也嘴馋恼朱味,吃了这么多西瓜恼朱味,还把西瓜皮乱扔恼朱味,害我摔了一跤究渐座。”小春酿跄地站起来恼朱味,摸着被摔疼的屁股究渐座。“我们快点走吧究渐座。”小春已经忘了古怪的声音恼朱味,推送着几个伙伴往家的方向走着究渐座。天渐渐黑下来了恼朱味,乌鸦在天上不合时宜的叫着究渐座。几个孩子却还在盘算着把西瓜吃了再回去恼朱味,要不然被父母发现就不好了究渐座。于是几个孩子狼吞虎咽的坐在空地上吃起来恼朱味,“呀!”小伟突然指着西瓜地的稻草棚究渐座。顺着小伟的手指方向恼朱味,几个孩子都看见了一个人从棚子里出来恼朱味,然后溜到了稻草棚的后面究渐座。小春三下五除二的解决了自己的西瓜恼朱味,把西瓜皮扔向那片西瓜地恼朱味,“还给你恼朱味,哈哈哈究渐座。”几个孩子也效仿着把西瓜皮乱扔一气究渐座。走在路上小伟问小春“他怎么不来抓我们啊?”“肯定是西瓜吃多了恼朱味,到棚子后面去尿尿了恼朱味,哪有功夫来抓我们啊究渐座。再说他这么多西瓜呢恼朱味,我们吃他一个两个有什么关系究渐座。”小春吹着口哨究渐座。

  几个孩子约定好回到家谁都不许说偷瓜的事情究渐座。晚饭的时候恼朱味,小伟的妈妈一脸凝重的问“小伟恼朱味,今天你们有没有去过后面的西瓜地究渐座。”小伟迟钝了下恼朱味,放下碗筷说“没有妈妈恼朱味,今天和小春他们在钓龙虾恼朱味,钓了一天呢究渐座。”“没去就好究渐座。”小伟妈妈摸着儿子的头恼朱味,欲言又止究渐座。“妈妈恼朱味,我去找他们玩了究渐座。”“早点回家洗澡恼朱味,就知道乱跑究渐座。”小伟妈妈埋怨着孩子究渐座。几个孩子扎堆在一起无非是商量着明天去哪玩恼朱味,“刚才我妈妈问我们白天有没有去后面的西瓜地恼朱味,这么说守卫的人没和我们大人讲究渐座。”小安说着究渐座。“是啊恼朱味,我也是究渐座。”小伟应和恼朱味,“就是嘛恼朱味,几个西瓜有什么好告状的恼朱味,明天我们再去究渐座。嘿嘿!”小春又盘算起来“我们明天先去偷瓜恼朱味,然后我们去河边洗澡怎么样?”“好啊!”几个孩子全票通过究渐座。

  早上几个孩子在约定地点见了面恼朱味,“我们先去偷瓜吧恼朱味,我放哨究渐座。这次小伟你可要抓紧点究渐座。”小春叮嘱究渐座。“哈啊究渐座。”小伟打着哈欠恼朱味,“昨晚你们听到了吗?外面乒乒乓乓的我都没睡好究渐座。”小安也想到了什么恼朱味,挠着头说“肯定是村里有人家在办事究渐座。”说是这么说恼朱味,但是几个孩子还是熟门熟路的来到了那片西瓜地究渐座。“哎恼朱味,看来守卫的大爷早上已经在了恼朱味,昨晚的西瓜皮都不见了究渐座。”小春继续说“动作快点恼朱味,拿一个就跑究渐座。”“嗯!”其他两个伙伴不由分说胡乱拿了一个西瓜恼朱味,“走!”小伟这次倒是很利索恼朱味,拽着小春就跑究渐座。小春感觉后面有双眼睛在盯着他们恼朱味,回头一看恼朱味,果然恼朱味,守卫的大爷正坐在那里呢究渐座。但是他没有来追恼朱味,也没有叫嚣着骂他们究渐座。小春虽然满脑子疑惑恼朱味,但是想到有可口的西瓜吃了恼朱味,就没多想什么究渐座。来到小河边恼朱味,几个孩子乐的把衣服脱了个精光恼朱味,在水里玩起了水仗究渐座。然后小春提议来个游泳比赛恼朱味,看谁第一个游到放西瓜的地方恼朱味,就可以第一个吃究渐座。“好!”小伟和小安几乎是异口同声的答应了究渐座。“呼啊呼啊……”小伟卖力的游着恼朱味,“哇塞恼朱味,我第一个!”小伟爬到岸边恼朱味,看着身后的伙伴恼朱味,“你们加油啊恼朱味,要不然我可把西瓜全部吃掉啦究渐座。”说完他甩了甩头发恼朱味,准备开吃究渐座。“哎?”小伟顿在了原地恼朱味,“我说小伟恼朱味,你怎么吃西瓜不吐皮啊恼朱味,你以为是葡萄不成究渐座。”小安嘲笑着小伟恼朱味,因为他看到原本有2个西瓜的但现在只有一个在地上究渐座。“我没有吃恼朱味,再说我吃西瓜你们不是可以看的到吗?”小伟纳闷究渐座。“难道是那个爷爷把西瓜捧回去了恼朱味,刚才我看到他在后面看着我们究渐座。我说呢他怎么没有来追我们恼朱味,原来是乘我们不注意来拿瓜啊究渐座。”小春给刚刚的一幕找到了很好的理由恼朱味,“走恼朱味,我们再去拿几个究渐座。然后再来场比赛怎样?”“好!”又是异口同声的答应究渐座。

  几个孩子边走边穿衣服恼朱味,“我感觉那爷爷还不错恼朱味,昨天他虽然很凶的骂了我们恼朱味,还说要告状恼朱味,但是终究没和我们的父母说究渐座。所以我们再去拿几个恼朱味,应该也没事究渐座。”小伟嬉皮笑脸的说着究渐座。“嗯嗯!”小安点头响应究渐座。“瞧恼朱味,他怎么坐在外面究渐座。”小春看见稻草棚外的守卫爷爷正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究渐座。“我们还是先回家去恼朱味,一会再来究渐座。”小安提议究渐座。“只能这样了究渐座。”几个孩子飞快的跑回来家恼朱味,期间小春回过头看了一眼恼朱味,那守卫的大爷还一直坐在那里恼朱味,一动不动究渐座。小春的妈妈正在准备午饭恼朱味,“今天你们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恼朱味,平时喊都喊不回来究渐座。”小春因为没偷成瓜恼朱味,满脸郁闷“别提了恼朱味,本想偷个瓜再……”小春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究渐座。“什么?”小春妈妈放下手中的菜恼朱味,“你是说后面西瓜地的西瓜吗?”小春想顶多被妈妈长篇教育恼朱味,就老实招了恼朱味,把前前后后的事情都说给了自己的妈妈听究渐座。小春妈妈听了半天不作声恼朱味,“妈妈恼朱味,我下次……”“小春恼朱味,一会你和小伟他们呆在家里不要出去知道吗?”“为什么恼朱味,我们还约好了……”没等小春说完恼朱味,妈妈就很严肃的说道“你不要吓妈妈啊恼朱味,小春究渐座。你难道不知道后面西瓜地的老李爷爷昨天就死了吗?”“死了恼朱味,怎么可能究渐座。昨晚我还听到他屋子里的声响恼朱味,还有早上他还把我们的瓜给弄回去了……”小春压根不相信妈妈的话究渐座。他想妈妈肯定是不让他们在一起去偷瓜才这样说的究渐座。他假装同意恼朱味,然后去找小伟他们究渐座。可是当听到小伟他们也说后面的老李爷爷死了的时候恼朱味,小春整个人受到了不少惊吓究渐座。几个孩子围在一起分析起来究渐座。“我觉得大人是在说谎究渐座。”小春愤愤地说究渐座。“是啊恼朱味,早上我们还看到他在稻草棚子里怎么可能昨天晚上就死了呢究渐座。”小伟也头头是道的开始分析起来究渐座。“你们听恼朱味,什么声音啊究渐座。”循着声音恼朱味,他们看到一群送葬队伍恼朱味,小春胆子大恼朱味,绕过桑叶地恼朱味,想看看照片上的人是谁究渐座。结果一脸惊恐的说不出话来恼朱味,因为照片上的人就是后面西瓜地的老李爷爷究渐座。

  小春开始无法解释恼朱味,他想也许早上看到的是鬼究渐座。那个守卫爷爷每天在西瓜地里看守着自己家的瓜恼朱味,即使是死了也要来看一看恼朱味,有没有人来偷瓜究渐座。

Tags: 古怪 守卫人

本文网址:/guigushi/15427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