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最后的心愿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大学生苏秦是探险爱好者恼朱味,去过不少地方恼朱味,身边也聚集了一群喜欢探险的年轻人恼朱味,他们约定恼朱味,要在毕业前再做一次探险究渐座。

  这次去的是龙格山恼朱味,山高路险恼朱味,人山后还遇上了山中雨究渐座。晚上扎营的时候恼朱味,苏秦的女友杜琦琪发起高烧究渐座。苏秦想独自留下来陪琦琪恼朱味,但杜琦琪说:“你是队长恼朱味,怎能扔下他们‘不管呢?你去吧究渐座。”于是苏秦留下了两个同伴陪着琦琪恼朱味,他们继续出发究渐座。

  两天后的黄昏恼朱味,天色很好恼朱味,两个同伴相约去看日落恼朱味,杜琦琪就在营地边慢慢走动究渐座。突然恼朱味,她感到脚腕上一阵剧痛恼朱味,低头一看恼朱味,原来是一条毒蛇究渐座。正要捡起木棍来驱赶恼朱味,但感到眼前一黑恼朱味,她晕了过去究渐座。等杜琦琪醒过来时恼朱味,两个同伴焦急地呼唤着她恼朱味,告诉她好消息:“大部队回来了究渐座。”

  杜琦琪尝试想走动一下恼朱味,脚腕上被毒蛇咬过的地方恼朱味,一点痕迹都没有究渐座。大部队里不见苏秦恼朱味,杜琦琪奇怪了恼朱味,问其他人究渐座。有个叫眼镜标的同学笑着说:“就知道你会问这个问题究渐座。在回来的路上恼朱味,队长发现了一种没见过的霉菌恼朱味,要耽搁一下究渐座。”杜琦琪啐他一口:“就你知道恼朱味,哼究渐座。”其他人都笑了起来恼朱味,但笑容有些古怪究渐座。

  大家点燃了篝火坐在一起恼朱味,眼镜标说:“要不恼朱味,咱们现在开始轮流讲故事究渐座。”大家都说好恼朱味,为了寻求刺激究渐座。都说要讲鬼故事究渐座。有个人开始讲了起来——

  小巷深处的老婆婆

  故事主人公叫牛大耿恼朱味,这天恼朱味,他路过一个偏僻的小巷究渐座。阴风一吹恼朱味,让他心底窜起一股寒意究渐座。大耿看到一个老婆子坐在一所破房子前恼朱味,背后的门紧闭着究渐座。她歪着头恼朱味,白眼珠子半晌也没有动一下恼朱味,简直不像个活物究渐座。她伸手拦住了牛大耿恼朱味,说:“这位大兄弟……你恼朱味,你能帮我忙吗?”声音嘶哑得很究渐座。牛大耿问是什么事恼朱味,老婆子说:“我儿子去了城北路三号恼朱味,一直没回来恼朱味,麻烦帮忙去看一下?”牛大耿一时同情心大起恼朱味,就答应了究渐座。

  牛大耿问着路去找城北路三号恼朱味,却只见一片荒废的民宅恼朱味,他找啊找恼朱味,在阴暗的角落里找到一个死人恼朱味,应该死去几天了究渐座。根据婆子的形容恼朱味,牛大耿认出这便是她的儿子恼朱味,他一边叹息恼朱味,一边通知有关部门来处理尸体究渐座。

  事情处理妥当后恼朱味,牛大耿觉得应该给婆子一个交代恼朱味,于是他重新来到了小巷究渐座。没想到老婆子的家门关得紧紧的恼朱味,他喊了好久恼朱味,还是没人回应恼朱味,这时恼朱味,他闻到了一些腐臭味究渐座。牛大耿撞开门恼朱味,却看见老婆子躺在一张长椅上恼朱味,早已死了恼朱味,看那腐烂程度恼朱味,起码已经死了四五天究渐座。原来恼朱味,自己之前遇到的是……牛大耿恭恭敬敬地磕了个头恼朱味,眼泪掉了下来:“老人家恼朱味,你就放心去吧恼朱味,你儿子的身后事恼朱味,我已经帮你办好了……”

  大家听了恼朱味,都唏嘘不已究渐座。这时恼朱味,眼镜标开始清清嗓子恼朱味,讲第二个故事——

  夜行遇怪车

  李耀跑运输好几年了恼朱味,最初跟着堂哥跑恼朱味,后来自己跑究渐座。这天究渐座。他运了一车货物到了邻县恼朱味,就又开着车往回赶了究渐座。跑运输恼朱味,时间就是金钱恼朱味,所以李耀的车子也开得飞快究渐座。在两县之交是一条长长的狭道恼朱味,弯多费锐耕、陡峭恼朱味,另一边是深深的河谷恼朱味,经常发生汽车坠江事故究渐座。可李耀对这条狭道相当熟悉恼朱味,加上晚上车不多恼朱味,他照样开得很快究渐座。

  前面突然传来汽笛声恼朱味,一辆东风货车迎面开来究渐座。李耀被迫慢了下来恼朱味,两车相交时恼朱味,他不经意地望了望恼朱味,背后猛然冒起一阵寒意:对方驾驶室里竟空无一人究渐座。李耀踩了急刹恼朱味,他惊魂未定恼朱味,又听到东风鸣响喇叭恼朱味,驾驶室里依稀有个人影在挥手究渐座。真奇怪恼朱味,这条道之前晚上根本没啥车恼朱味,今天这是怎么啦?

  因为不断有车开过恼朱味,李耀只好让车慢慢地开恼朱味,到前面的服务区后恼朱味,他停下车来加水恼朱味,还不忘发牢骚:“今天这是怎么啦恼朱味,那么多车上路?”加水那人瞪着眼:“你做梦吧?今晚经过这条道的车恼朱味,就你一辆究渐座。”李耀呆住了恼朱味,反复细问下恼朱味,那人一口咬定今晚没有车通过恼朱味,这是怎么回事?李耀想想也奇怪恼朱味,难道恼朱味,撞鬼了?

  李耀开车回家恼朱味,却见到家里哀声一片究渐座。妈妈埋怨他:“你怎么才回来?你堂哥前几天开车出事了究渐座。”原来恼朱味,堂哥几天前经过那条狭道时恼朱味,由于车速过快恼朱味,加上疲劳驾驶恼朱味,掉江里了究渐座。李耀心里一激灵:“妈恼朱味,堂哥死的时候开的是东风大货吧?”得到肯定之后恼朱味,李耀跪在地上痛哭:“哥恼朱味,我知道为什么那条道上恼朱味,会有那么多车恼朱味,那是你在提醒我恼朱味,一定要慢驶啊……”

  大家听了都感慨一番究渐座。杜琦琪不耐烦起来恼朱味,怎么苏秦还不回来?大家好像都没把苏秦放心上恼朱味,怎么就没人提起他呢?莫非苏秦发生了什么意外?杜琦琪站起来恼朱味,往外面走去究渐座。眼镜标喊:“琦琪恼朱味,你要去哪里?”杜琦琪说:“苏秦到现在还没回来恼朱味,我去瞅瞅究渐座。”

  那些人喊住她恼朱味,杜琦琪不听恼朱味,她几乎是小跑着出去究渐座。这时恼朱味,眼镜标冲上来拉住杜琦琪恼朱味,说:“琦琪恼朱味,你听我说恼朱味,听我说——”杜琦琪似乎料到他想说什么恼朱味,捂着耳朵说:“我不听恼朱味,我不听究渐座。”突然恼朱味,她眼前一亮:“你们看恼朱味,是苏秦!”前面出现了一个影子恼朱味,隐隐约约是苏秦究渐座。杜琦琪猛冲过去恼朱味,边走边喊:“我终于见到你了恼朱味,你不会扔下我不管的恼朱味,对吧?”

  可苏秦没有吱声恼朱味,他转过身恼朱味,慢慢往前面走究渐座。奇怪的是恼朱味,他的脚步虽然不快恼朱味,可杜琦琪根本跟不上他究渐座。

  其他同学也跟着冲过来恼朱味,再一次拉住她恼朱味,眼镜标几乎是吼着说:“琦琪恼朱味,你听着恼朱味,队长已经死了究渐座。昨天恼朱味,他为了救人恼朱味,一个不小心恼朱味,摔进深渊里究渐座。那是鬼恼朱味,你不要接近他究渐座。”

  这句话把杜琦琪惊得脸色煞白恼朱味,她拼命摇头恼朱味,说:“我不信恼朱味,我不信恼朱味,他不会扔下我不管的恼朱味,我不信……”

  哭了一阵恼朱味,她喊着说:“秦恼朱味,等等我恼朱味,等等我究渐座。”其他同学想拉住她恼朱味,她哭喊着说:“我要看看他恼朱味,你们刚才不都说了恼朱味,一个人死了恼朱味,还会有最后的心愿恼朱味,他的心愿恼朱味,一定是见我一面究渐座。”

  于是恼朱味,那鬼影在前面飘啊飘恼朱味,杜琦琪在后面追着恼朱味,其他同学也追过去究渐座。等他们跑上一个山坡恼朱味,底下突然“轰”的一声恼朱味,一股黄色巨流汹涌而下恼朱味,瞬间把所有的东西都摧毁了究渐座。原来恼朱味,那是一股泥石流究渐座。大家看着泥石流冲击的恼朱味,正是他们扎营的地方恼朱味,如果他们还在那里坐着恼朱味,现在肯定尸骨无存了究渐座。

  有人喊了起来:“是队长恼朱味,队长救了我们究渐座。”保护队友的安全恼朱味,那应该是苏秦最后的心愿吧?正当大家都心有余悸时恼朱味,一个奇景出现了究渐座。杜琦琪牵着苏秦的手恼朱味,在他们不远处站着恼朱味,微笑着恼朱味,然后恼朱味,身影慢慢地变淡了究渐座。

  “原来琦琪也……”人群中有人惊叫起来究渐座。他们并不知道恼朱味,当时咬伤杜琦琪的恼朱味,正是有剧毒的七步蛇恼朱味,她之所以还留在这里恼朱味,只是想见她的男友最后一面罢了究渐座。

  这恼朱味,正是她的最后心愿啊!

Tags: 最后 心愿

本文网址:/guigushi/15426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