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泥美人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深夜恼朱味,一个女孩子匆匆的往医院的方向赶恼朱味,怀里还揣着用报纸包着的东西恼朱味,看起来很重要究渐座。

  昏黄的路灯恼朱味,街角几个混混看着她恼朱味,舔了舔嘴唇恼朱味,同伴之间互相使了个眼色恼朱味,几人心中都明白恼朱味,嘴唇挂上了邪恶的笑容究渐座。

  之后恼朱味,一阵淫笑声出现在黑暗中恼朱味,求救声恼朱味,撕裂衣服的声音恼朱味,还有那简单粗暴的性欲恼朱味,一颗绝望的心碎声究渐座。

  她的四周散落着伟大的毛泽东象征性的纸张恼朱味,很多很多恼朱味,见证了这一黑暗角落里的红尘究渐座。

  那些没干事的小混混则一张张的将毛爷爷捡起来恼朱味,另一个人则在她身上策马奔腾究渐座。

  所有人完事后恼朱味,其中的领头人系着裤腰带恼朱味,眼中带着不舍恼朱味,说:“干完事恼朱味,还有这么多钱拿恼朱味,运气真好!只可惜啊恼朱味,哥哥我还没尽兴呢恼朱味,她就咬舌自尽了恼朱味,真扫兴!”

  一群人都走了恼朱味,就留她孤零零的一个人恼朱味,身上的衣服尽撕的没一块可以遮挡她重要部位的恼朱味,身上到处是一块块的淤青恼朱味,嘴角的血迹十分显眼恼朱味,玫瑰花汁一般的美艳究渐座。她嗔目切齿的看着那群人离去的方向恼朱味,原本清澈的瞳孔恼朱味,此时慢慢覆盖了一层红色究渐座。躺在那恼朱味,像凋零的花瓣究渐座。诗中说“落花不是无情物恼朱味,化作春泥更护花究渐座。”

  可是她再也护不了任何人了究渐座。

  “妈恼朱味,我做了鸡汤恼朱味,你起来喝点吧究渐座。”雪白的病房里恼朱味,看起来一点生气都没有究渐座。般若一身红装恼朱味,在这个夜晚格外美丽动人恼朱味,吸引人的眼球究渐座。

  “好恼朱味,我家女儿做的汤啊恼朱味,越来越好喝了究渐座。”秦妈妈靠在床上恼朱味,般若一勺一勺的喂着恼朱味,没有一丝不耐烦究渐座。

  “般若恼朱味,妈妈想回老家养病恼朱味,你不用辛苦挣钱补医药费了究渐座。”秦妈妈摸着女儿的脸庞恼朱味,看到她的眼角有了细纹恼朱味,像要裂开了一样恼朱味,心里就难受究渐座。

  般若小心的躲开了恼朱味,“妈恼朱味,你说什么话呢恼朱味,等你好了恼朱味,咱们就回家究渐座。”

  把妈哄睡过后恼朱味,她像深夜中的猎人恼朱味,在街上不停地游荡究渐座。

  寻了许久恼朱味,终于在一个旮旯处找到了自己想找的一群人究渐座。

  她身姿摇晃的走到那些人面前恼朱味,蹲下来恼朱味,一双修长的手指在烈焰红唇上亲亲点了一下恼朱味,送了飞吻给混混的头儿锋哥究渐座。

  峰哥看着这么漂亮的女人送上门来恼朱味,哪有拒绝的道理恼朱味,更何况这么诱惑的女人呢究渐座。

  更当锋哥要将嘴唇对上去的时候恼朱味,般若缓缓的起身了究渐座。在这黑夜中恼朱味,她的双眼泛着红光恼朱味,是一尊泥像恼朱味,在这无星的夜晚恼朱味,讨要当初的债!

  所有混混都被般若的眼睛给吸引了进去恼朱味,只见他们陷入了般若的迷幻中究渐座。

  “你他妈的还我钱…”

  “你居然睡了我的妞恼朱味,打死你…”混混们本来人心不齐恼朱味,各有猜忌恼朱味,如今陷入般若的迷幻中恼朱味,就自相残杀了究渐座。

  这里上演了一场撕逼大战究渐座。原本他们手中没有任何武器恼朱味,可是幻镜中恼朱味,他们的身体逐渐化成了兵器恼朱味,无情的斩杀着对方恼朱味,成了血刃究渐座。

  当尸体七零八落的时候恼朱味,只剩下了一个人恼朱味,那就是混混的头领究渐座。他心狠手辣恼朱味,凡是对他有过攻击的人恼朱味,都被他补了刀究渐座。鲜血淋漓的他恼朱味,眼中有着快感恼朱味,还有迷茫究渐座。

  般若亲手了结了他恼朱味,泄了胸中的一口怨气恼朱味,找到了当初他们拿走的钱恼朱味,虽然已经花了小半恼朱味,但妈的医药费已经足够了恼朱味,医院免了一小部分究渐座。

  般若看着妈恼朱味,进了手术台恼朱味,心里默念:“一定要活着出来究渐座。”

  她一个人默默的在走廊外等恼朱味,头顶的灯忽暗忽明究渐座。起风了恼朱味,很冷恼朱味,般若看着席卷而来的白雾究渐座。

  “仇报了恼朱味,该回去了究渐座。”声音若有若无的出现在般若的周围究渐座。

  般若摇头恼朱味,“可我还担心着我妈究渐座。”她的脸起了变化恼朱味,面色如土恼朱味,五官变成了土灰色恼朱味,头发也不柔顺了恼朱味,全部贴在脑后究渐座。

  般若成了泥人!

  “你的泥像身体恼朱味,我会还你的究渐座。”

  “这个泥像我并不在意究渐座。你该放下恼朱味,去投胎恼朱味,过了头七恼朱味,你就只能成孤魂野鬼了究渐座。”

  “还有三天恼朱味,让我再待三天究渐座。”

  一声长久不散的叹息随着白雾缓缓褪去究渐座。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究渐座。过了一会儿恼朱味,手术室里亮灯了恼朱味,医生宣布手术成功!

  般若心情激动恼朱味,但是她无法流泪恼朱味,无法用更激烈的表情来回应这一切恼朱味,她附身的泥像恼朱味,只有微笑究渐座。

  廖诚恼朱味,是这手术里的主治医师恼朱味,年轻有为究渐座。见般若长得精致可爱恼朱味,并且嘴边一直挂着浅浅的笑容恼朱味,不由得动心了究渐座。

  “谢谢廖医生了究渐座。”般若微笑着感谢究渐座。

  廖诚连忙摆手恼朱味,“不客气恼朱味,阿姨在医院再观察两天恼朱味,就可以出院了究渐座。”

  这两天里恼朱味,般若一步不离秦妈妈恼朱味,她多想把妈妈的身影刻在脑海中究渐座。日日夜夜的数着她妈脸上的皱纹恼朱味,就是想记住自己的妈妈究渐座。

  “咚咚咚~”廖诚敲了敲门恼朱味,惊醒了般若究渐座。

  “有什么事吗?”般若没有回头恼朱味,生怕惊醒了床上的人究渐座。

  “我是来告诉你恼朱味,明天早上恼朱味,可以出院了究渐座。”廖诚在这两天里向般若献殷勤恼朱味,明眼人都看出了点端倪恼朱味,但般若面对这样的俊男的好恼朱味,却平静无波究渐座。

  “谢谢!”

  第三天早上恼朱味,般若收拾好东西恼朱味,搀扶着老妈走出了医院大门究渐座。

  “般若恼朱味,我送你们回去吧恼朱味,我有车究渐座。”廖诚摇下车窗恼朱味,出现在般若的视线中恼朱味,看来他是一直等在这了究渐座。

  般若犹豫了一会儿恼朱味,看向自己的妈妈恼朱味,点头了究渐座。

  般若满怀心事恼朱味,可是嘴边的笑容依旧恼朱味,看不出什么不对劲来究渐座。

  廖诚的心里则是兴奋恼朱味,她终于对他动容了恼朱味,看来只要继续对她好下去恼朱味,就在自己的意料之中了究渐座。这次送她们回家恼朱味,就可以知道她家的地址了究渐座。

  这一天恼朱味,般若把家里收拾的仅仅有条恼朱味,在忙碌中恼朱味,一天很快就过去了究渐座。

  廖诚也请了假恼朱味,在黄昏的时候恼朱味,约了般若出去玩究渐座。

  秦妈妈很高兴恼朱味,自己的女儿是到了嫁出去的年纪了究渐座。

  今晚没有星星恼朱味,连月亮都被乌云给藏了起来究渐座。

  “般若恼朱味,你…”廖诚想开口打破这个尴尬究渐座。

  “嘘!你听恼朱味,前面有女孩子在叫救命恼朱味,我们去看看究渐座。”般若轻手轻脚的前去恼朱味,不容廖诚拒绝究渐座。

  廖诚只得前去恼朱味,趁此恼朱味,他牵着她的手躲了起来究渐座。

  不远处恼朱味,一个女孩子被混混们围成了一圈恼朱味,对她撕扯着衣服…

  廖诚觉得这一幕好熟悉究渐座。

  般若看着廖诚的眼睛恼朱味,问道:“你不准备救她吗?”

  “他们这么多人恼朱味,我一个大男人打不过啊恼朱味,并且我还要保护你恼朱味,我们先去搬救兵究渐座。”廖诚深思熟虑的说了这么一番话究渐座。

  “那天晚上恼朱味,你也选择做了一个旁观者究渐座。”般若莫名其妙的说出这番话恼朱味,可却让廖诚胆战心惊究渐座。

  那件事恼朱味,她怎么知道?廖诚看着般若的表情恼朱味,想找到蛛丝马迹究渐座。

  天空开始变的压抑恼朱味,起风了恼朱味,要下雨了啊究渐座。

  般若小手一挥恼朱味,不远处的那一幕不见了恼朱味,变成了公园究渐座。“还记得七天前的那一天晚上吗恼朱味,一个女孩子被五个混混给糟蹋了恼朱味,钱也被抢了究渐座。当时的你恼朱味,躲在一个小角落里恼朱味,选择当一个旁观者究渐座。而我恼朱味,就是那个女孩子究渐座。”

  般若变了一个样恼朱味,不再是一个精致的女人恼朱味,她的眼睛变红恼朱味,身上凌乱不堪恼朱味,她张开小嘴恼朱味,嘴里的舌头少了一大截恼朱味,流出黑色的血液恼朱味,令人恶心究渐座。

  廖诚后退一步恼朱味,惊恐的看着这一幕究渐座。天空雷声大作恼朱味,轰隆隆的下起倾盆大雨来究渐座。

  般若的身体一碰到雨水恼朱味,就慢慢的龟裂崩塌了恼朱味,一会儿的功夫恼朱味,她就成了地上的一摊泥水究渐座。

  “虽然你选择了旁观恼朱味,但是恼朱味,同时也谢谢你救了我妈恼朱味,抵消了究渐座。”一阵雨风吹散了这清清淡淡的声音究渐座。

Tags: 泥美人

本文网址:/guigushi/15426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