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尸检报告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艾梅的自自

  我叫艾梅恼朱味,今年27岁恼朱味,在广告公司工作恼朱味,虽然我不喜欢和女人相处恼朱味,比如我的三个舍友究渐座。迫于北京的房价恼朱味,我不得不和公司里其他三个女员工共住在宿舍里恼朱味,她们给我带来了无尽的烦恼究渐座。

  首先说说欧阳莉恼朱味,她挺好看的恼朱味,虽然我不愿意承认这一点究渐座。但是她有和我PK的资本恼朱味,所以我们两个的关系最不好究渐座。一山不容二虎恼朱味,同样的恼朱味,一个宿舍也容不下两个漂亮的姑娘究渐座。

  韩娟就差了点恼朱味,她很土气恼朱味,是那种土得让你看一眼就来气的那种究渐座。她光知道工作恼朱味,每天以客户为上帝恼朱味,我最看不起这种拼命式的员工了究渐座。

  至于崔芳芳恼朱味,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她究渐座。她很细心恼朱味,还是个老好人恼朱味,平时对谁也好究渐座。不过恼朱味,谁稀罕啊!

  原谅我把话说得这么难听恼朱味,因为我今天心情不太好究渐座。刚刚我去医院了恼朱味,因为我怀疑自己怀孕了究渐座。如果真的怀上了恼朱味,那么孩子肯定是朴峰的究渐座。但朴峰并不一定会因为孩子而对我更好一点恼朱味,他的诱惑太多了究渐座。想想这个我就来气恼朱味,没检查完我就回来了究渐座。一进宿舍恼朱味,我就感觉不对劲究渐座。宿舍里不但没有人恼朱味,而且特别冷究渐座。我坐在自己的床上准备掏出镜子照一照恼朱味,但是屁股底下却坐着了一样东西恼朱味,拿起来一看恼朱味,可吓了我一跳究渐座。

  是一张尸检报告究渐座。

  我的妈呀恼朱味,估计是今天从医院里不小心带回来的恼朱味,但这玩意真晦气究渐座。我想把它丢掉恼朱味,但还是禁不住好奇看了看究渐座。尸检报告上写得很细恼朱味,净是些解剖结果我看不懂恼朱味,但是结论那一行我看明白了:死者是被车撞死的究渐座。更奇怪的是恼朱味,死者姓名那一栏是空着的究渐座。

  哈哈恼朱味,这是哪个马大哈做的尸检报告?最重要的地方居然没写究渐座。这个时候恼朱味,一种恶作剧的念头涌上来了恼朱味,我想起前几天欧阳莉对着我男友朴峰曾经抛了几个媚眼恼朱味,真让我生气恼朱味,我为什么不在姓名那一栏写上她的名字呢?恶心死她!

  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写下:欧阳莉究渐座。

  这件事我很快就忘记了恼朱味,后来的几天我正常上班和下班恼朱味,但是某天晚归的时候恼朱味,宿舍里少了一个人恼朱味,正是欧阳莉究渐座。

  正当我怀疑欧阳莉交了新男友的时候恼朱味,韩娟突然接了一个电话恼朱味,她很紧张地说:“完了!欧阳莉出车祸了恼朱味,可能不行了……”

  崔芳芳发出一声尖叫恼朱味,脸都白了究渐座。我是美女恼朱味,当然得淡定点恼朱味,但是抹口红的手也在颤抖究渐座。韩娟说:“同舍一场恼朱味,去看看她吧?”

  我才不去呢恼朱味,我对欧阳莉没有任何好感恼朱味,不蹬这浑水究渐座。韩娟和崔芳芳显然对我不满恼朱味,韩娟甚至骂了我一句:“有异性没人性!”

  随便她们恼朱味,反正我害怕究渐座。但是恼朱味,当她们全都离开宿舍的时候恼朱味,我独自坐在冰冷的床上恼朱味,反而更加害怕了究渐座。

  尸检报告上说死者死于车祸恼朱味,而欧阳莉很快就死于车祸究渐座。真的这么巧吗?我想妻翻出昨天那张尸检报告恼朱味,我记得我明明压在了欧阳莉的床上恼朱味,可是它不见了究渐座。我有点着急恼朱味,翻得更厉害了恼朱味,然而就在这时恼朱味,我看到了另外一张纸究渐座。

  也是一张尸检报告恼朱味,和一次的规格一模一样究渐座。但它不是上次那张恼朱味,因为这次死亡原因是自缢而死恼朱味,说白了就是上吊吧究渐座。而姓名那一栏恼朱味,还是空白的究渐座。

  我颤抖了一下恼朱味,潜意识里有个声音告诉我恼朱味,这是非常危险的究渐座。但我鬼使神差地还是拿起了笔恼朱味,想要在那个空白上填一个名字:韩娟究渐座。

  原因有两点:第一恼朱味,刚才韩娟骂我没有人性恼朱味,我可不是好惹的;第二恼朱味,我想借此看看这个尸检报告是不是真的那么灵恼朱味,我得用韩娟做个实验究渐座。

  于是恼朱味,韩娟的名字大大方方地落在了新的尸检报告上究渐座。

  后来我听说欧阳莉顺利地下葬了恼朱味,也取得了丰厚的补偿金恼朱味,这事儿就算是过去了吧究渐座。我整理好心情重新与朴峰约会恼朱味,周六的晚上恼朱味,我们都喝了点酒恼朱味,他把我送到楼下就回去了究渐座。我抬头看到宿舍黑洞洞的窗子恼朱味,突然有一种心惊的感觉究渐座。

  我摇摇晃晃地爬上楼恼朱味,推开门恼朱味,伸手去按电灯开关究渐座。灯没亮究渐座。

  但是借着月光恼朱味,我依旧能够看到房间的正中有一个东西晃晃荡荡的究渐座。我走近了几步恼朱味,然后很快就分辨出来了:吊在那里的是个人!

  那个人随着绳子的摆动轻轻地转着圈儿恼朱味,脸渐渐地朝向了我究渐座。她的脸色发青恼朱味,双眼空洞恼朱味,舌头吐出了半尺多长究渐座。这个人是韩娟!

  我能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我当时的心情?我实在受不了恼朱味,我跑开了恼朱味,一边跑还一边疑心后面有个吊死鬼在追我究渐座。当晚我在朴峰家里哭了一夜恼朱味,他几次问我怎么回事恼朱味,我都不敢说出来究渐座。不仅仅是怕鬼恼朱味,而是觉得这事儿与我有干系究渐座。

  没有不透风的墙壁恼朱味,第二天崔芳芳打电话来了究渐座。她是个非常细心的女孩恼朱味,虽然平时总装老好人恼朱味,但我有点怕她恼朱味,她似乎能感觉到别人的秘密究渐座。果然她问:“韩娟和欧阳莉的事情恼朱味,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不知道究渐座。”我生硬地说究渐座。

  但崔芳芳显然不相信恼朱味,我知道这敷衍不了她究渐座。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当初写的那两张尸检报告恼朱味,上面有我的字迹啊恼朱味,崔芳芳一定能认出来!

  于是我壮着胆子回到宿舍恼朱味,连续死了两个人之后恼朱味,宿舍感觉那么冷恼朱味,但我还是咬紧了牙关拼命地翻着究渐座。我几乎把死者的东西都翻了恼朱味,却根本找不到那神秘的尸检报告究渐座。会不会已经被崔芳芳拿走了?想到这里我急忙去翻崔芳芳的床恼朱味,但是接下来我看到的东西让我的心再次纠结起来究渐座。

  又是一张尸检报告究渐座。

  没错恼朱味,又是一张尸检报告恼朱味,姓名一栏空白恼朱味,死因是安眠药服用过度究渐座。

  几乎是一瞬间恼朱味,那个念头充斥了我的脑海究渐座。崔芳芳存着很多安眠药恼朱味,因为她太心细了容易睡不着恼朱味,如果我在这栏填上她的名字恼朱味,那么她会不会像韩娟和欧阳莉一样安安静静地死去?从法律意义上讲恼朱味,我并不算是凶手恼朱味,但是能够借此除掉崔芳芳这个大患究渐座。

  刚刚写完崔芳芳的名字恼朱味,手机响起来了究渐座。接听之后传出了一个非常奇怪的声音恼朱味,非男非女恼朱味,非近非远究渐座。他幽幽地说:“你好恼朱味,我是医院太平间的管理员……”

  听到这句我就想挂电话恼朱味,但他接下来的内容吸引了我恼朱味,他说:“有三张尸检报告夹在你的化验单里了恼朱味,我们想取回来究渐座。”

  “没恼朱味,没有这回事究渐座。”我可不能承认那些怪东西就在我手里究渐座。

  “呀——”电话那端突然传来了凄厉的鬼叫恼朱味,吓得我差点把手机丢在地上恼朱味,我听到那声音还在绵绵不绝:“还给我吧……还给我吧……”

  可我真的没法还给他究渐座。三张单子都被我使用了究渐座。

  当天晚上恼朱味,我回来得很晚恼朱味,因为我心里非常害怕究渐座。推开门恼朱味,好在宿舍亮着灯恼朱味,让我感觉到一丝温馨恼朱味,而崔芳芳也乖乖地躺在床上恼朱味,像往常一样究渐座。

  等等!她乖乖地躺在床上?

  崔芳芳一向不会睡得那么沉的!

  我想起了最后一张尸检报告的内容——过量服用安眠药恼朱味,顿时我全身都涌出了鸡皮疙瘩究渐座。就在我犹豫着是不是要探探崔芳芳的鼻息时恼朱味,崔芳芳猛地坐了起来恼朱味,这让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究渐座。

  但崔芳芳并没有和我说话恼朱味,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究渐座。她僵硬地坐床上爬起来恼朱味,拉开自己的抽屉恼朱味,取出一个白色的小药瓶恼朱味,倒了一把药塞进嘴里究渐座。之后她平静地躺下究渐座。

  不到两分钟恼朱味,她又一次坐了起来恼朱味,从抽屉里取出药塞进嘴里恼朱味,之后躺下究渐座。过了一会儿恼朱味,她再次坐起来恼朱味,取药恼朱味,躺下究渐座。

  又一次坐起来……

  崔芳芳不断地重复着这个动作恼朱味,而且动作僵硬面无表情究渐座。我突然想起了那个著名的日本恐怖片《咒怨》恼朱味,冤死的人就会一次次地重复自己死前的动作啊!

  我壮着胆子靠近了崔芳芳恼朱味,一步一步……就在这个时候恼朱味,崔芳芳猛地转过头来恼朱味,我看到了她那没有瞳仁的白眼珠究渐座。

  “啊——”我终于受不了了恼朱味,拼命奔向大门究渐座。然而门却自动打开了恼朱味,一只手伸了进来恼朱味,既而是一个身体究渐座。我抬一看恼朱味,连叫的勇气都没有了究渐座。我面前居然是上吊而死的韩娟!

  她的脖子上还套着那个绳结恼朱味,半张脸呈现紫青的颜色恼朱味,她一把推开我恼朱味,扑到自己的床上翻找恼朱味,嘴里还喃喃有声:“我的尸检报告……”

  没有人能理解我此时的心情恼朱味,我全身颤抖恼朱味,几乎是爬出了房间究渐座。宿舍的门猛地关上了恼朱味,整个走廊陷入到一片黑暗和寂静之中究渐座。

  就在这个时候恼朱味,尽头闪过了一丝光亮究渐座。我仰起头恼朱味,看到了一个诡异的场景究渐座。就在墙壁上恼朱味,漆黑的墙壁上恼朱味,居然飘出了一个袅袅娜娜的身影恼朱味,她向我走来恼朱味,我不会认错恼朱味,她就是欧阳莉究渐座。

  但是恼朱味,不知道从哪里飞驰而来一辆汽车——楼道里不应当有汽车恼朱味,但那辆车确实出现了恼朱味,它猛地从欧阳莉的身上碾了过去恼朱味,我甚至听到了骨肉断裂的声音究渐座。

  我张大了嘴巴恼朱味,什么声音也发不出究渐座。半分钟之后恼朱味,欧阳莉从车轮下爬出来了恼朱味,她的身体已经完全扭曲错位恼朱味,她血淋淋的手伸向了我恼朱味,向是求救究渐座。但是我觉得她不是求救恼朱味,她是向我索命的究渐座。

  因为恼朱味,她们三个人的死恼朱味,全都与我有关究渐座。

  我怎么办?我只能逃!

  我挣扎着爬了起来恼朱味,向走廊尽头奔去恼朱味,但是脚下一滑恼朱味,我感觉到身体沉沉地坠了下去恼朱味,一阵剧痛从腹部传来恼朱味,我什么也不知道了……

Tags: 尸检 报告

本文网址:/guigushi/15426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