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我的双眼见到鬼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引子:唐代有一医者恼朱味,著有《本草拾遗》一书恼朱味,书中有一‘见鬼’的蔡方究渐座。说的是人如果生吞乌鸦费锐耕、夜莺之类的禽鸟恼朱味,或者喝它们的生血吞它们的生蛋恼朱味,再有就是把这两种鸟类的生血和在一起恼朱味,抹在人的两眼上恼朱味,这个人就无论在白天还是晚上都能见到鬼究渐座。但如果这样做了恼朱味,就会终生见到鬼究渐座。

  当然恼朱味,很少有人敢去尝试究渐座。因为天天见到鬼恼朱味,早晚会被吓死恼朱味,就是不被吓死恼朱味,精神肯定也会出问题究渐座。

  本文的主人公就是知道这一剂蔡方后恼朱味,被同乡作弄恼朱味,将鸦血抹在双眼上恼朱味,结果……

  清明节到了恼朱味,蔡志恒早就盘算着回乡下去祭祖究渐座。来深圳已经三年恼朱味,工作还算顺利恼朱味,不但在同一家工厂找一个女友恼朱味,前几天老板又给了一提升的机会恼朱味,志恒觉得该是自己大展宏图的时候了究渐座。可三年来还没回过老家探过亲究渐座。这次回去一是看望年迈的父母恼朱味,二是拜祭祖先恼朱味,求祖先保佑自己一切顺利究渐座。与同乡朝晖和静宇一商量恼朱味,两个人都有此意究渐座。四月初恼朱味,三人向各自工厂的老板请了假恼朱味,买完车票恼朱味,结伴连夜赶往了远方的乡下究渐座。

  志恒与朝晖费锐耕、静宇三人是同乡恼朱味,又是高中同学恼朱味,毕业后三人一起去深圳打工究渐座。由于深圳的工作节奏恼朱味,他们两个也都三年没回去过究渐座。志恒一提议恼朱味,另外两个人立刻响应究渐座。

  赶了一天一夜的火车恼朱味,又换乘汽车恼朱味,最后是步行究渐座。第二天傍晚恼朱味,总算是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小山村究渐座。家乡的变化不大恼朱味,家家户户的土坯房仍低矮陈旧恼朱味,村里人的生活仍显得贫穷落后究渐座。为了省钱恼朱味,很多家根本就不点电灯究渐座。天已经蒙蒙黑了恼朱味,可村子里只有星星点点的灯火恼朱味,四周漆黑一片恼朱味,远处的狗传来阵阵叫声究渐座。

  亲人相聚恼朱味,自别有一番滋味究渐座。与父母叙到深夜恼朱味,志恒方才睡去究渐座。可夜半却做了一奇怪的梦恼朱味,他梦到已死去的爷爷衣衫褴褛的站在眼前恼朱味,冷冷的看着他恼朱味,醒来后却是一身冷汗究渐座。

  第二天拜会了一些乡里乡亲究渐座。晚上志恒朝晖三人又与童时的伙伴聚到一起恼朱味,感叹时光的流逝恼朱味,人生的变化究渐座。几瓶酒下去后恼朱味,气氛活跃起来究渐座。大家聊完深圳的工作生活恼朱味,又谈起来早些年村里闹鬼的事恼朱味,而且现在乡人还是迷信这些究渐座。志恒忽然想起昨晚的梦恼朱味,但在深圳这样的现代都市生活了三年恼朱味,对于这些鬼怪之类的事早已经不以为然究渐座。

  一个叫柱子的同村人聊起了早些年村里人都知道的能见到鬼的传说恼朱味,大家你一句恼朱味,我一句的乱跄跄究渐座。很多人认定鬼绝对是有的恼朱味,只有志恒费锐耕、静宇两个人认为世间根本就没有什么鬼存在恼朱味,都是瞎说恼朱味,吓唬人的究渐座。

  或许是喝多酒的缘故恼朱味,柱子提议如果志恒认为没有鬼的话恼朱味,就验证一下究渐座。在志恒的眼睛抹上乌鸦的血恼朱味,看看到底能不能见到鬼究渐座。而且乌鸦是现成了恼朱味,昨天他才打了一只恼朱味,至于夜莺今晚他去弄究渐座。志恒喝的最多恼朱味,借着酒劲恼朱味,一口把这个打赌接了下来究渐座。静宇到是为志恒有些担心恼朱味,但既然不信恼朱味,也就没说什么究渐座。

  最后众人商定恼朱味,明天一早恼朱味,在志恒他们祭祖的时候恼朱味,就把那两样禽鸟的血抹在志恒的眼睛上究渐座。

  乡下人所说的祭祖恼朱味,其实就是上坟究渐座。因为在农村恼朱味,虽然实行了火葬恼朱味,但火化后还是把亲人的骨灰带回来埋到自家的坟场里面究渐座。每到年节恼朱味,烧些纸钱什么的拜祭一下究渐座。给死去的亲人恼朱味,也是给自己一个安慰究渐座。由于地处偏僻恼朱味,这种风俗到现在也没有人管恼朱味,一直延续着究渐座。

  村里人的坟场就在村后面的一个荒山上恼朱味,山上长满了杂草灌木恼朱味,杂草丛中到处都是坟冢恼朱味,经常去烧纸的人会把自家坟墓上的杂草拔一拔究渐座。搬走的费锐耕、不经常去的就那么荒芜着究渐座。

  清明正日恼朱味,天空下起了小雨究渐座。志恒一早带着准备好的祭礼恼朱味,穿上雨衣向后山走去究渐座。

  走到半路却遇到了柱子还有另一同乡恼朱味,俩人鬼鬼祟祟的截住了他究渐座。柱子手里拿着一瓶子恼朱味,里面装着黑红色的东西究渐座。志恒猛让想起了昨晚的打赌究渐座。自己本当是玩笑恼朱味,哪成想柱子却来真的了究渐座。

  柱子一边笑着一边问道:咋地?昨晚说的话算不算数啊?

  志恒根本就不相信有鬼神一说恼朱味,又是大白天恼朱味,心想恼朱味,一个谣传恼朱味,有啥可怕的究渐座。就笑着说道:来吧恼朱味,抹上吧恼朱味,我到真想看看鬼是啥样子的究渐座。

  俩人真的就动手把乌鸦和夜莺的血抹在志恒的眼睛上究渐座。开始时志恒觉得双眼有些辛辣恼朱味,再次睁开恼朱味,到没有什么究渐座。于是笑了笑恼朱味,绕开二人继续奔后山走去究渐座。

  雨中的后山岗恼朱味,箫煞清冷恼朱味,坟墓累累究渐座。走了半天恼朱味,也不见有一个拜祭的人究渐座。雨淅淅沥沥的下着究渐座。志恒一边捂着雨衣里面的祭礼恼朱味,一边张目寻找着自家的坟地究渐座。突然恼朱味,在志恒身前的一处灌木丛中恼朱味,猛的出现了一张恐怖的人脸恼朱味,这是一张五官异常突骇的脸究渐座。青蓝色的面部恼朱味,一只眼睛是空洞恼朱味,一只眼睛崩塌究渐座。空洞的眼眶中不时有蛆虫爬动究渐座。崩塌的眼睛中往外流着血究渐座。头发稀少而且上面全是黄土和泥巴究渐座。没有鼻子恼朱味,鼻子处只有两个小孔究渐座。嘴却特别大恼朱味,血红血红的究渐座。和青蓝色的脸相映分明究渐座。这张脸就象挂在那一样恼朱味,不见身体究渐座。

  一看到这张鬼脸恼朱味,志恒顿时吓的魂飞魄散究渐座。他扔下祭品恼朱味,转身想跑恼朱味,可两腿开始发软恼朱味,不听使唤究渐座。就在这时恼朱味,周围的荒坟中不断冒出一张张鬼脸恼朱味,张张狰狞可怖究渐座。志恒呆呆的站在那里了恼朱味,瞪大着眼睛恼朱味,恐怖的望着周围的一切恼朱味,此时恼朱味,他的眼中到处都是鬼究渐座。

  志恒忍不住大声叫喊恼朱味,用尽全身的力气回身就跑究渐座。可杂草丛中好象有什么东西抓住了他的脚恼朱味,他一边大叫恼朱味,一边拼命的挣脱向山下跑去究渐座。

  刚跑到山下恼朱味,就遇到了上山拜祭的朝晖和静宇究渐座。两个人看到志恒惊骇的样子恼朱味,截住后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志恒惊魂未定恼朱味,撕声喊道:‘鬼费锐耕、鬼费锐耕、有鬼究渐座。'

  回到家志恒只是简单的对父母说了声:工厂有事究渐座。就拾起行李恼朱味,匆忙的与静宇朝晖踏上了反程的道路究渐座。

  列车上恼朱味,志恒一言不发究渐座。两眼总是楞楞的发呆恼朱味,一副神不首舍的样子究渐座。那天在坟场发生的事朝晖静宇两个人都知道恼朱味,让他们惊讶的是这世界上真的有鬼恼朱味,而且志恒在抹上鸦血后真的见到了究渐座。

  两个人都为志恒担心起来恼朱味,因为传种说中只要一次见到鬼恼朱味,就须终生见到鬼恼朱味,没有可以补救的药究渐座。朝晖开始埋怨志恒不该那样冲动恼朱味,酒后的一个打赌何必那么认真究渐座。静宇到是大骂柱子恼朱味,分明在害人究渐座。太缺德了究渐座。俩人都为志恒忿忿不平究渐座。

  午夜1点恼朱味,硬座车厢里的人大多都睡了究渐座。只有朝晖三个人静静的坐在座位上恼朱味,想着这离奇的事究渐座。突然恼朱味,志恒的眼神直直的望向前方恼朱味,面部开始恐怖恼朱味,身体也哆嗦起来究渐座。他看到一个鬼魂恼朱味,正打开车厢的门恼朱味,悄然的飘到在他前面不远处一个乘客的身后究渐座。忽然鬼魂转过身对着志恒诡异的笑了笑究渐座。志恒惊恐的用手指指着那个旅客恼朱味,想喊恼朱味,嘴里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究渐座。鬼魂飘进那名旅客的身体后不动了究渐座。

  志恒的眼中恼朱味,现在只看到这个人的躯体和身躯里面的鬼魂究渐座。

  第二天到达深圳下车的时候恼朱味,志恒的眼睛始终盯着这个人和附在他身上的鬼魂究渐座。火车站的前面是一条宽敞的马路恼朱味,马路上车水马龙究渐座。志恒尾随着那个人走出车站恼朱味,就在他们要穿越马路恼朱味,刚走出两步的时候恼朱味,他突然看到走在前面的那个人恼朱味,被附在他身上的鬼魂猛的推了一下恼朱味,随着一声巨响和一阵刹车声恼朱味,那个人被一辆急驰而过的汽车撞飞出去好远恼朱味,砸到另一辆车封挡玻璃上恼朱味,大半个身子镶了进去恼朱味,露在外面的腿登了两下恼朱味,就不动了究渐座。暗红色的血顺着车身慢慢的流了下来究渐座。这时恼朱味,志恒看到鬼魂从尸体中拖出那个人的灵魂恼朱味,向远方飘去究渐座。

  至此恼朱味,志恒每天见到鬼究渐座。三个月后恼朱味,在一深夜恼朱味,他自杀了究渐座。

Tags: 我的双眼 见到鬼

本文网址:/guigushi/15425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