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巷子口的老太太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这个故事发生在上世纪恼朱味,是邻居老张遇到的蹊跷事究渐座。

  时间退回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恼朱味,改革开放的春风方兴未艾恼朱味,全国经济形势一派大好恼朱味,老张身为市钢铁厂里的技术骨干恼朱味,经常是忙得焦头烂额究渐座。但他一点不觉得苦恼朱味,按他的话说:“俺是社会主义一块砖恼朱味,哪里需要往哪搬究渐座。”

  老张虽然工作态度认真恼朱味,但却是个小心眼恼朱味,眼睛里揉不进一粒砂子究渐座。就因为这事儿恼朱味,老张跟他邻居老刘闹得不太愉快究渐座。老张家住的胡同是个死胡同恼朱味,老张住最后一户恼朱味,隔壁住的是同一个厂子后勤主任老刘一家究渐座。老刘的爸爸走得早恼朱味,老刘就把他家老太太接过来同住究渐座。老太太姓王恼朱味,大家都叫她王老太恼朱味,年纪约莫七十来岁恼朱味,头发花白恼朱味,佝偻着腰恼朱味,整日穿身粗布衣裳恼朱味,蹬着自己纳的千层底恼朱味,看上去弱不禁风究渐座。可实际上王老太眼不花耳不聋恼朱味,腿脚利落恼朱味,张嘴一瞅恼朱味,一嘴的好牙各个坚固耐用恼朱味,看不出一点龙钟老态究渐座。

  王老太打小在农村生活恼朱味,活了几十年恼朱味,乍搬进城里住浑身不自在恼朱味,嚷嚷着城里面太安静恼朱味,听不到鸡鸣狗吠睡不好觉恼朱味,又嫌市场上买来的菜不新鲜恼朱味,不如自家种的水灵鲜香究渐座。抱怨了几日恼朱味,老太太忍不住自己折腾起来究渐座。先是在自家门口拿竹条搭了个鸡笼恼朱味,养了好几只鸡恼朱味,又在另一侧用砖块堆了个小菜园子恼朱味,里面种些辣椒费锐耕、小葱费锐耕、韭菜什么究渐座。这样一来恼朱味,王老太可算是踏实了恼朱味,找着了农村老家的感觉究渐座。

  王老太是舒坦了恼朱味,可老张心里就老大不痛快究渐座。

  老张因为工作的原因恼朱味,经常加班到深夜才下班恼朱味,在烧红的锅炉前面忙活一整天恼朱味,流了满身臭汗恼朱味,老张回到家啥也不想恼朱味,就想一头扎床上好好睡一觉究渐座。可是自从王老太在家门口开办了“养鸡场”恼朱味,老张就再也没睡过一个囫囵觉究渐座。每天凌晨四五点钟恼朱味,老张正睡得香甜恼朱味,王老太的大公鸡就雄赳赳气昂昂得开始打鸣报晓究渐座。那边王老太在鸡鸣声中神清气爽的起床了恼朱味,老张却在床上辗转难眠恼朱味,一声声鸡叫像刀子一样扎进老张的耳朵眼里!

  老张为此找过老刘几次恼朱味,让老刘注意一下邻里公德究渐座。老刘却满不在乎恼朱味,三言两语就把老张打发了:大家都从农村出来的恼朱味,从小听惯了公鸡打鸣恼朱味,怎么恼朱味,到城里住了两年就听不了鸡叫了?话说出来把老张气得脸通红究渐座。其实老刘是故意这么做恼朱味,谁让前段时间单位评先进称号老张抢了自己的名额呢?这下老张可急了眼恼朱味,吆喝着要找老太太算账究渐座。老张媳妇晓霞赶忙拉住老张恼朱味,劝说忍一忍算了恼朱味,你跟人家一个老太太一般见识恼朱味,不让人笑话?老张只好强忍着脾气究渐座。话说这压力积攒久了就得爆发恼朱味,这不恼朱味,在一天雨夜里恼朱味,老张的脾气算是再也忍不了恼朱味,像火山爆发一样恼朱味,跟王老太狠狠吵了一架究渐座。

  那天晚上正好下大雨恼朱味,六月的天恼朱味,雨下得又急又凶恼朱味,豆大的雨点砸的人生疼究渐座。老张又忙活到快十二点才下了班恼朱味,路上湿滑也不敢骑自行车恼朱味,老张就推着车子顶着瓢泼大雨往家走恼朱味,好容易走到胡同口恼朱味,老张刚要松口气恼朱味,突然脚下打滑恼朱味,连人带车摔倒在地究渐座。老张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恼朱味,也顾不上疼得龇牙咧嘴恼朱味,手忙脚乱地扶起跌倒在一旁的自行车究渐座。这自行车在当时可是个稀罕物件恼朱味,谁家能有辆自行车恼朱味,可比现在开个小汽车气派多了究渐座。老张省吃俭用一年才买了辆永久牌恼朱味,对待这车可比他自己都要爱惜恼朱味,没事就拿块棉布沾着机油给自行车上光打蜡恼朱味,这车买回来半年多还跟新的一样究渐座。

  老张把自行车扶起来一看恼朱味,顿时傻了眼:车龙头摔得变了形恼朱味,车把摔成了一条斜线;车身上蹭掉了油漆恼朱味,露出了银白色的骨架;皮座子划开了口子恼朱味,露出了难看的白色填充物究渐座。老张愣在雨中恼朱味,跟丢了魂一样究渐座。突然恼朱味,老张瞥见王老太堆的菜园子被大雨冲垮了恼朱味,泥水流了一地恼朱味,这才导致老张滑倒在地恼朱味,摔坏了爱车究渐座。

  老张怒吼一声恼朱味,把自行车靠在墙上恼朱味,飞起一脚就踹翻了王老太的鸡笼恼朱味,一时间雨声中窜起一片鸡的惨叫声究渐座。

  这一架吵完恼朱味,老张跟老刘算是结了梁子恼朱味,虽然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居恼朱味,但每每碰到恼朱味,都是装作没看见究渐座。单位那边来人调解了几次也没进展恼朱味,气得来劝架的女主任大骂两个人没有革命觉悟究渐座。

  时间一晃又过去一年多恼朱味,又是个夏日午夜恼朱味,老张拖着疲惫的身体骑着永久牌往家赶究渐座。这天晚上钢铁厂里遇到了技术难题恼朱味,几十吨的钢水倒不出来恼朱味,老张跟同事鼓捣了好久也没弄明白怎么回事恼朱味,一个个愁得焦头烂额恼朱味,累得满头大汗究渐座。下班走的时候恼朱味,老张只感觉脑袋瓜子里包着一团火恼朱味,眼口鼻舌直往外翻腾火星子究渐座。

  老张骑着自行车晃晃悠悠来到胡同口恼朱味,一眼就看到胡同口的路灯下面坐这个老太太恼朱味,身上穿着的确良的半袖大褂恼朱味,手里摇着蒲扇在纳凉恼朱味,正是老刘家的王老太究渐座。

  老张哼了一声恼朱味,心想半夜还不回家睡觉在外面嘚瑟什么?一边想着一边推着自行车走进胡同口恼朱味,仰着脸假装没看到究渐座。

  走了几步来到老刘家门口恼朱味,老张斜眼一看恼朱味,门口贴着白纸对联恼朱味,墙根立着一对花圈究渐座。老张一看寻思这是死了人了究渐座。也不知道是谁没了?难道是老太太?

  刚想到这里老张就摇了摇头恼朱味,心说刚才在巷子口还撞到老太太了呢究渐座。那老太太牙尖嘴利恼朱味,一看就是个老不死恼朱味,不能是她究渐座。一边想着一边推开家门走了进去究渐座。

  晓霞听到丈夫回来恼朱味,推开屋门迎了出来究渐座。老张看了眼媳妇恼朱味,一边锁车一边问:“哎恼朱味,我问你恼朱味,老刘家谁没了?”

  晓霞一边从老张肩膀上把工具包拿下来恼朱味,一边回答:“我也正想跟你说这件事究渐座。老刘他妈今天早上没了恼朱味,说是昨天晚上还好好的恼朱味,今天早上老刘媳妇起床见老太太还没醒恼朱味,觉得不太对劲恼朱味,平常鸡一打鸣老太太就醒了恼朱味,这会儿太阳老高了怎么还在睡?过去一看恼朱味,老太太躺床上就没气了恼朱味,跟睡着了似的究渐座。也算是走的安详究渐座。”

  晓霞一边说一边往屋里走恼朱味,全然没发现老张愣在当场恼朱味,脸跟被寒霜打蔫了的茄子一样难看究渐座。

  “老张恼朱味,你愣在那里干什么?快进屋恼朱味,我给你做了绿豆汤恼朱味,放井水里冰了一晚上了究渐座。”晓霞说着推开了屋门:“老张恼朱味,我寻思着明天咱们给老刘随个份子钱恼朱味,红白喜事嘛恼朱味,再说之前咱跟老刘家闹得不愉快恼朱味,不就因为老太太吗?现在老太太走了恼朱味,这事儿也该消停了究渐座。”

  老张支吾着回到家里恼朱味,脑子里嗡嗡作响恼朱味,日光灯的白光也变的跟平常不一样恼朱味,看着让人瘆得慌恼朱味,老张感觉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恼朱味,酷热的六月天恼朱味,竟然打了个寒战究渐座。

  老张接过晓霞递过来的绿豆汤恼朱味,一口喝完恼朱味,也没多说话恼朱味,脱了衣服就上了床究渐座。躺在床上恼朱味,老张稍稍平静下来恼朱味,眼前划过老太太坐在胡同口路灯下摇蒲扇的画面恼朱味,赶紧晃了晃脑袋恼朱味,心想:“肯定是我今天太累了恼朱味,看错了究渐座。”这么想着恼朱味,老张沉沉睡了过去究渐座。

  翌日一早恼朱味,老张爬起床就奔着厂子去了究渐座。忙活了一整天恼朱味,技术难题还是没解决恼朱味,又折腾到快十二点恼朱味,老张骑着自行车往家赶究渐座。

  快到胡同口恼朱味,老张突然胃一阵紧恼朱味,心里默念了几声阿弥陀佛恼朱味,故作镇定的转过路口恼朱味,往胡同口扫了一眼恼朱味,老张差点从自行车上跌下来:胡同口昏黄的路灯下面恼朱味,跟昨天一样恼朱味,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太太正悠然自得的摇着蒲扇纳凉恼朱味,不是王老太又是谁?

  老张吓得闭上了眼恼朱味,定了定神恼朱味,心里默念:肯定是我眼花恼朱味,肯定是我眼花究渐座。

  平复了一会儿心情恼朱味,战战兢兢的又睁开眼睛恼朱味,王老太仍然安然坐在路灯下恼朱味,看到老张恼朱味,还伸出拿蒲扇的手向老张招了招究渐座。

  老张再也坚持不住恼朱味,嗷的一嗓子恼朱味,自行车也不要了恼朱味,头也不回的跑了究渐座。

  等晓霞找到老张的时候恼朱味,老张正跪在河堤上恼朱味,对着河岸念念有词究渐座。晓霞叫了丈夫一声恼朱味,老张吓得抖了三抖究渐座。

  晓霞见状噗嗤笑了出来恼朱味,老张一脸惊慌恼朱味,让晓霞小声点别出声:“我之前跟王老太吵了一架恼朱味,她这肯定是来报仇了恼朱味,冤魂索命啊!”

  晓霞又笑了两声恼朱味,才跟丈夫道出了实情:“我早上瞒着你去老刘家随了份子恼朱味,也看到了你说的那个老太太恼朱味,当时我也吓了一跳恼朱味,寻思活见鬼了究渐座。后来才知道那是王老太的孪生妹妹恼朱味,俩人的长相就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究渐座。王老太的妹妹害怕白天出来吓到人恼朱味,就憋在屋里不出门恼朱味,到了晚上寻思外面没人了才出来透透气究渐座。哪成想你下班这么晚被你撞见究渐座。老太太刚才看你脸色不对恼朱味,想跟你解释解释恼朱味,谁知道你惨叫着就跑了究渐座。老太太就寻思坏了恼朱味,吓到人了恼朱味,就赶紧跟老刘说了究渐座。老刘一听就知道是你恼朱味,赶紧来咱家跟我说了恼朱味,让我出来找你究渐座。你快别自己吓自己了恼朱味,那是人恼朱味,不是鬼!”

  老张听完这话睁大眼睛恼朱味,一滩烂泥似的瘫软在地上恼朱味,对着明亮的夜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究渐座。

  第二天恼朱味,老张跟媳妇专门去王老太的灵堂上香磕头恼朱味,念叨着老太太既往不咎恼朱味,往生极乐究渐座。

  后来老张跟老刘家关系处的不错恼朱味,听说后来还结了亲家究渐座。

  不过恼朱味,老张碰到的这件事恼朱味,却成了他的一个污点恼朱味,晓霞可没少拿这事笑话他究渐座。

Tags: 巷子口 老太太

本文网址:/guigushi/15425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