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情人坟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胡晴和罗仁是在健身房里认识的究渐座。

  胡晴长得白白胖胖像团棉花糖恼朱味,她来这里减肥;袁仁身材瘦弱像根竹竿恼朱味,他来这里练肉究渐座。

  袁仁跟胡晴打趣:“要是能把你的肉分些到我身上恼朱味,该多好!”每每此时恼朱味,胡晴总是一本正经地撸起衣袖恼朱味,露出肉嘟嘟的手臂恼朱味,说:“行恼朱味,你愿要多少就拿多少!”两人相视大笑起来究渐座。

  他们的恋情传开后恼朱味,周围的人们炸开了锅恼朱味,他们纷纷表示质疑恼朱味,甚至是讥讽究渐座。原因很简单恼朱味,两人的身形相差太大恼朱味,在—起不适合恼朱味,袁仁家人的反对尤其激烈恼朱味,这令胡晴闷闷不乐究渐座。

  “他们不明白恼朱味,棉花糖要串在竹签上恼朱味,生命才有意义!”袁仁拍着胸脯向她表忠心恼朱味,“所以不管怎样恼朱味,我们都要永远在一起!”

  胡晴听完转忧为喜:“对恼朱味,你再练壮一点恼朱味,我再变瘦一些恼朱味,到时就没人说我们不配了!”

  不过恼朱味,上天像是有意考验他们恼朱味,好长一段时间过去恼朱味,胡晴丝毫没有变瘦的迹象恼朱味,袁仁也仍是骨瘦如柴究渐座。两人的自信慢慢动摇恼朱味,双方家长的反对声也愈发高涨究渐座。胡晴渐渐觉得恼朱味,袁仁对她的态度变了恼朱味,他总是沉默寡言恼朱味,一丝不祥的预感涌上她的心头究渐座。

  一个雨天午后恼朱味,胡晴最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恼朱味,袁仁提出了分手究渐座。他一脸痛苦地说:“看来恼朱味,我们起初的决定是错的究渐座。我们彼此不合适恼朱味,走在一起总会被人嘲笑恼朱味,这对你我都是一种伤害恼朱味,更重要的是恼朱味,我不想我们的孩子将来也承受这份伤害究渐座。”

  胡晴悲痛欲绝:“难道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吗?”

  袁仁摇头长叹:“除非……你的肉真能长到我身上来!”

  “你这个骗子恼朱味,你说要永远陪我的!”

  袁仁无动于衷恼朱味,漠然走开究渐座。眼看他的身影就要消失在马路对面恼朱味,胡晴激动地追了上去恼朱味,这时一辆货车急驰而来恼朱味,她躲闪不及恼朱味,被撞倒在地……

  胡晴被送进医院时已经奄奄一息恼朱味,弥留之际恼朱味,她留下遗言恼朱味,要将自己所有可用器官全部捐献恼朱味,母亲罗娟含泪点头究渐座。“要是肉也能捐献那该多好恼朱味,我一定多捐些给袁仁恼朱味,他就能永远陪在我身旁了!”她反复念叨这句话恼朱味,直至气绝究渐座。

  胡晴下葬那天恼朱味,袁仁赶来了恼朱味,还没进门便被胡家的亲戚轰走究渐座。罗娟怒骂道:“你个混蛋恼朱味,我再也不要看到你!”

  几个月后恼朱味,罗娟擦窗户时恼朱味,看到楼下的梧桐树底站着一个人恼朱味,竟是袁仁究渐座。袁仁居然胖了恼朱味,这几个月内恼朱味,他起码长了十几斤肉究渐座。一想着女儿因他而死恼朱味,罗娟怒不可遏恼朱味,用力拉下了窗帘究渐座。

  又一个月后恼朱味,罗娟出去买菜恼朱味,出门看到袁仁又站在梧桐树下恼朱味,就像以前约会时等待胡晴那样究渐座。令她诧异的是恼朱味,短短—个月恼朱味,袁仁竟然又胖了十多斤究渐座。袁仁见到罗娟恼朱味,赶忙奔上来恼朱味,一脸愧疚地道歉:“阿姨恼朱味,对不起……”

  罗娟拒绝接受袁仁的道歉恼朱味,她甚至不想看到他恼朱味,见他一次.她便为女儿心痛一次究渐座。袁仁没有再来打扰她恼朱味,但每隔一段时间恼朱味,他都会出现在梧桐树下恼朱味,由秋到冬究渐座。他看上去一次比一次胖恼朱味,最后俨然成了球状恼朱味,这令罗娟悚然—惊恼朱味,真是怪了恼朱味,这家伙以前怎么都不长肉恼朱味,现在倒突然发胖了?她突然想到女儿死前说的话——“要是肉也能捐献那该多好恼朱味,我一定多捐些给袁仁恼朱味,他就能永远陪在我身旁了!”

  难道恼朱味,女儿的话应验了?

  入冬后恼朱味,罗娟很长一段时间没看到袁仁恼朱味,她心想恼朱味,天寒地冻的恼朱味,这家伙的苦情戏演不下去了究渐座。

  春节前恼朱味,罗娟打算去给女儿上坟恼朱味,刚要出门便被袁仁的一个亲戚拦住恼朱味,说是袁仁快死了恼朱味,临死前要见她一面究渐座。

  一个惊雷在罗娟头顶炸开恼朱味,她缓缓回头恼朱味,女儿遗像高挂在客厅墙上恼朱味,嘴角竟勾起诡异的微笑究渐座。

  罗娟赶到时恼朱味,袁仁已经气若游丝:“阿姨恼朱味,对不起恼朱味,这一年让你受苦了恼朱味,都是我的错究渐座。我只求你—件事恼朱味,我死后恼朱味,能不能把我和胡晴葬在一起?”袁仁患了绝症恼朱味,发病期刚好是胡晴死后不久恼朱味,他不是变胖恼朱味,而是水肿究渐座。

  面对袁仁最后的道歉恼朱味,罗娟有些许动容恼朱味,但一想到是他害死自己的女儿恼朱味,坚决地摇摇头究渐座。

  守候在旁的袁母看不下去了恼朱味,她痛哭道:“实不相瞒恼朱味,阿仁当初是查出绝症恼朱味,为了不耽误胡晴才提出分手的恼朱味,胡晴的死他也无比痛苦啊!”

  这番话像是一道晴天霹雳恼朱味,罗娟脸上两行热泪一涌而出:“孩子恼朱味,你怎么不早说……我答应你!”

  袁仁挤出一丝苍白的微笑恼朱味,含泪闭上了双眼究渐座。

  三天后恼朱味,胡晴的坟旁多出了一垒新坟究渐座。人们给它们取了个名字恼朱味,叫情人(晴仁)坟究渐座。

Tags: 情人坟

本文网址:/guigushi/15424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