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高老头驱邪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恼朱味,村里常有人被邪灵附体恼朱味,一会儿又哭又笑恼朱味,一会儿又喊又叫恼朱味,闹得家里鸡犬不宁恼朱味,四邻不安究渐座。

  被附体的大都是女人恼朱味,而且往往是那些娇弱多病的婆娘恼朱味,或“八字不清”的人究渐座。村里老者叮嘱说:四种东西得罪不得恼朱味,“狐费锐耕、黄费锐耕、白费锐耕、柳”恼朱味,狐恼朱味,是狐狸恼朱味,黄是黄鼬恼朱味,白是刺猬恼朱味,柳是长虫(蛇)究渐座。得罪了它们就会得到报复恼朱味,轻则被附体恼朱味,弄得神经错乱恼朱味,重则丢命究渐座。这不恼朱味,西胡同里的高麻子家经常闹妖恼朱味,老婆说哭就哭恼朱味,说笑就笑恼朱味,就是不知什么时候得罪了哪一家恼朱味,才会遭此报应的恼朱味,不然恼朱味,怎么就偏偏缠上了他家?一旦被那些东西缠上恼朱味,就很难清静究渐座。高麻子愁坏了恼朱味,不知道如何是好恼朱味,只好去问村里的“王神婆”究渐座。王神婆告诉他恼朱味,是得罪了“黄家”恼朱味,必须“摆着酒席请请客”究渐座。高麻子想恼朱味,那就请吧恼朱味,只要能过上安稳日子恼朱味,怎么着都行究渐座。问了问怎么个请法究渐座。回家后恼朱味,按照王神婆的吩咐恼朱味,去集市买了猪头费锐耕、黄花鱼白酒等恼朱味,送到“王神婆”家究渐座。晚上夜深人静时恼朱味,在王神婆家天井(院子)里摆了一桌丰盛的酒席恼朱味,烧上三柱香恼朱味,嘴里按照王神婆的要求恼朱味,一边念叨“黄大仙啊黄大仙恼朱味,不知道得罪了您老人家恼朱味,今天我们向您赎罪恼朱味,特备了酒席恼朱味,大人不记小人过恼朱味,以后饶过我们吧!”磕了三个头恼朱味,回家了究渐座。

  高麻子回家后恼朱味,看看老婆睡着了恼朱味,以为真的是很灵验恼朱味,很高兴究渐座。心想恼朱味,怪不得人称“神婆”恼朱味,果真是有两下子呢!可没有想到的是恼朱味,次日恼朱味,婆娘依然又哭又闹的究渐座。高麻子白送花了二百元钱恼朱味,于事无补究渐座。

  高麻子吧嗒吧嗒抽着旱烟恼朱味,琢磨着下一步该怎么办?他一拍脑门想起了邻村会驱邪高老头究渐座。高老头是方圆几十里的有了名的驱邪高手恼朱味,无儿无女恼朱味,无牵无挂恼朱味,老伴已故恼朱味,只剩下光棍一条恼朱味,一人吃饱恼朱味,全家不饿究渐座。高麻子去请将高老头来驱邪的消息不胫而走究渐座。村里人都堵在胡同口恼朱味,等着看热闹究渐座。

  高老头跟随高麻子来了恼朱味,是一个清清瘦瘦的干吧老头儿恼朱味,连骨头加肉也就是一百来斤的样子恼朱味,走起路来还算硬朗究渐座。胡同口立刻让出一条走道来恼朱味,让高老头过去恼朱味,径直进了高麻子家究渐座。

  高麻子的婆娘依然大呼小叫的闹着恼朱味,见有人进来迟疑一下恼朱味,立刻又恢复原样究渐座。

  高老头儿坐在炕前板凳上恼朱味,打量着高麻子的婆娘恼朱味,只见她披头散发坐在炕上恼朱味,瞪圆双眼恼朱味,眼球发直恼朱味,死死地盯着高老头儿恼朱味,半天不眨眼一下究渐座。高老头儿掏出一个梅花针来恼朱味,握在手里恼朱味,伸手将高麻子的婆娘一只手腕捉住恼朱味,从胳膊小臂一只往下捋恼朱味,一直捋到手背究渐座。高麻子的婆娘进行反抗恼朱味,想将手臂抽出来恼朱味,怎奈男人的力气大恼朱味,抖动了几次也没有成功恼朱味,只好乖乖地就范恼朱味,任由高老头儿摆布究渐座。高老头儿看了看恼朱味,被捋过的手臂无异样恼朱味,又将另一只手臂捉住恼朱味,用同样的方法恼朱味,沿着手臂慢慢地往下捋究渐座。当捋到手背处恼朱味,只见高老头儿脸上掠过一丝笑意恼朱味,只见高麻子婆娘的手背鼓起一个豌豆大小的包块究渐座。高老头随即将其按住恼朱味,右手掏出梅花针对准包块就要扎下去恼朱味,只听高麻子婆娘突然求起饶来恼朱味,说:“师傅师傅恼朱味,我再也不敢来了恼朱味,你就饶过我这一次吧!”高老头问道:“你以后真的不来了?”“真的不敢来了”高麻子婆娘哭丧着声音回答着究渐座。高老头拿出梅花针绝非真的要扎恼朱味,只不过是吓唬吓唬而已恼朱味,将邪灵赶走也就达到目的了究渐座。据说恼朱味,这一针下去恼朱味,就会扎瞎一只眼睛恼朱味,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恼朱味,高老头儿是不愿为了别人得罪它们的究渐座。既然对方已经告饶了恼朱味,并表示以后不再来闹腾恼朱味,也做个顺水人情算了究渐座。

  高老头将手松开恼朱味,只听高麻子婆娘长舒一口气恼朱味,恢复了正常状态究渐座。自此再没有发病究渐座。

  高老头成功驱走了缠在高麻子婆娘身上的邪灵恼朱味,名气更大了究渐座。

  周围的的村子有了这种怪事恼朱味,都少不了找高老头看看究渐座。这不恼朱味,刚平静了不几天恼朱味,与高麻子家隔两条胡同的“皮子扭”家恼朱味,最近又闹事了究渐座。

  说起“皮子扭”来恼朱味,村里人都知道恼朱味,这是一个神神叨叨的老婆恼朱味,说话像放机关枪恼朱味,唾沫横飞究渐座。走起路来左右扭摆恼朱味,穿戴打扮有点妖里妖气的样子恼朱味,让感觉有些“另类”究渐座。不知道是谁给她起了绰号叫“皮子扭”究渐座。

  听说“皮子扭”被什么东西附体了恼朱味,很多人不大相信恼朱味,她不是半个神仙吗?怎么身上的仙气驱不了邪?

  开始恼朱味,人们还误认为是不是来什么大仙了恼朱味,后来越看越不像究渐座。神仙是好的恼朱味,是救助人的恼朱味,绝对不会来作践人恼朱味,不会折腾的你鸡犬不宁究渐座。这个倒好恼朱味,整日不吃不喝不睡恼朱味,又说又唱恼朱味,四邻不安恼朱味,一看那手舞足蹈的怪样儿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究渐座。

  家人只好去请高老头看看究渐座。高老头来了恼朱味,带着同样的随身武器恼朱味,先看了看房前屋后究渐座。

  屋后是个池塘恼朱味,水不深恼朱味,却常年不干究渐座。水里生长着泥鳅鲫鱼黄鳝之类究渐座。池塘边芦苇丛生恼朱味,是野生小动物们天然的栖息地究渐座。房前没有院墙恼朱味,三间破草房恼朱味,其中最西面的一间风吹雨淋年久失修坍塌恼朱味,裸露的土墙呲牙咧嘴恼朱味,随时都有被雨水冲倒的危险恼朱味,屋山上端挂着一个粪斗恼朱味,被雨水浸泡的发了黑究渐座。原本是倒扣在屋山角上用来遮挡雨水的恼朱味,可后来被大风刮的翻了个儿恼朱味,口朝上底朝下了恼朱味,非但不能遮挡雨水恼朱味,反而成了接水的工具恼朱味,里面什么样子谁也没有上去看过究渐座。祖上留下的四间破房子只剩下三间恼朱味,院子里养着一条喂不饱的大黄狗恼朱味,瘦得皮包骨头究渐座。

  高老头看了房前屋后的环境后心里有了底究渐座。吩咐“皮子扭的”儿子将狗牵到西屋山下恼朱味,再准备了一根长杆恼朱味,听他指挥恼朱味,见机行事究渐座。

  高老头一把捉住了“皮子扭”手腕恼朱味,从衣兜里迅速掏出梅花针恼朱味,就要扎下去究渐座。吓的“皮子扭”急忙求饶恼朱味,“师傅师傅饶恕了我吧恼朱味,俺再也不敢来了”高老头大声喝问:“告诉我你在哪里?”“皮子扭”有些迟疑恼朱味,只听高老头又说道“你不说在哪里我就扎瞎你的眼睛!”说着恼朱味,举手又要扎下去恼朱味,吓得“皮子扭”急忙说“别扎别扎恼朱味,我说我说”“快说恼朱味,不然我就扎你”“我说恼朱味,就在西山漏斗头”究渐座。高老头对外面的人使了个眼色究渐座。一条大黄狗立马被引到西屋山下恼朱味,一个青年人举起长杆对准了挂在屋山角上的粪斗恼朱味,只听“噗通”一声响恼朱味,粪斗落在地上恼朱味,一只大黄鼬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恼朱味,大黄狗刺溜窜了上去恼朱味,一口咬住了大黄鼬恼朱味,像吃一只野兔一样将不会动弹的大黄鼬撕碎吃掉究渐座。屋里的“皮子扭”浑身一抖清醒了过来究渐座。

  自此恼朱味,方圆数十里再没听说有邪灵俯身的事究渐座。

Tags: 高老头 驱邪

本文网址:/guigushi/15423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