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趴着的小孩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初中时我有个关系最好的同学叫许宏亮究渐座。他家离我家不是很远恼朱味,所以放学后一般都是我俩一起结伴回家的究渐座。正好我俩是在一个值日组恼朱味,做完值日我俩自然又是一起结伴回家了究渐座。

  我家所在的楼房是临街的第一栋恼朱味,后面及侧面依次排列着一排一排同样的五层楼房究渐座。我们那边的楼房每一家都有一个用来存放车子和杂物的下房究渐座。一栋楼有四个单元恼朱味,每个单元都有一个由左右两排下房围起来的院子究渐座。院门口和后面一栋楼房之间就是一条通往左右两边的小路究渐座。在每栋楼和小路之间有一个连着楼房一楼的一排花台究渐座。花台有半人高恼朱味,里面种着起美化作用的花草究渐座。

  我家住在二单元恼朱味,每天上下学都要经过这排花台前的小路从四单元那边进出小区究渐座。这天也不例外恼朱味,我刚骑到我家这栋楼的旁边恼朱味,借着泛着红色的朦胧月色恼朱味,突然发现四单元对面的花坛上趴着一个小孩究渐座。这个小孩上半身趴在花台上恼朱味,双腿站在地上究渐座。小孩双臂平放在身体两边的台上恼朱味,整个身体形成一个被折叠成九十度的十字架形状究渐座。

  我边看边想:“这是谁家的孩子啊?这么晚了还在外面玩究渐座。”我并没有太过在意恼朱味,因为我上小学的时候这个花台也是我们那些小孩子的天堂究渐座。我们整天在这里玩耍打闹恼朱味,有的时候会玩到很晚恼朱味,直到家长找来被拉回家去究渐座。

  “不过今天这个小孩确实是玩得太晚了恼朱味,莫非他家长不在家啊?”我边想着边继续往前骑究渐座。随着距离越骑越近恼朱味,我借着花台上面一楼阳台的灯光慢慢看得越来越清楚了恼朱味,越来越近了恼朱味,这个小孩依然是一动不动地趴在那里恼朱味,就像睡着了一样究渐座。更近了恼朱味,我清楚地看到那个小孩是用正脸垂直趴在地面上的!我的心里一下就毛了恼朱味,心脏好像被无形的力量提了起来究渐座。天啊恼朱味,就算是趴在地上也应该是用侧脸啊!谁能用眼晴费锐耕、鼻子和嘴直接趴在地上?还这样一动不动的恼朱味,怎么可能呢?我这时大脑有点混乱恼朱味,身体就像坠入冰窑一样感觉不到一丝温暖究渐座。就感觉冷汗顺着我的后背滑了下来究渐座。

  越是害怕的东西你越是会目不转晴地盯着它恼朱味,生怕它会突然地发生什么变化究渐座。

  当我骑到离这个小孩最近的地方的时候恼朱味,我看到的情景和当时感觉到的恐惧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究渐座。因为恼朱味,我看到那个小孩平放在身体旁边的两条袖子里面根本就没有胳膊!!两个袖子就那样瘪瘪地摆在那里!!我的头一下就大了恼朱味,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做头皮发麻究渐座。我就一直盯着这个暂时还叫做“小孩”的东西恼朱味,从它旁边骑过去恼朱味,直到我骑到二单元院口还回头看了一眼恼朱味,这个距离已经看不太真切了究渐座。突然恼朱味,二楼的一家卧室的日光灯亮了究渐座。我看见远处的那个小孩已经站了起来恼朱味,他正用一张惨白的脸冲着我这边微笑究渐座。

  我被吓得几乎灵魂出窍恼朱味,飞快地骑进院子把车子往下房门口一停就跑回了一楼的家究渐座。

  从我发现他到最后他被黑暗吞噬恼朱味,经历也不到半分钟的时间恼朱味,可是感觉时间就好像过了半个小时一样漫长究渐座。万幸的是当我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他一直没有动过究渐座。他要是那时稍有活动的话恼朱味,我真不知道自己当时会不会疯掉究渐座。

  我到家以后坐在客厅的椅子上出神恼朱味,这个时候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了究渐座。我回想刚才恐怖的经历究渐座。绝对不会看错的恼朱味,不会是把一件别人扔掉的衣服和裤子错看成一个小孩究渐座。他明明是有头有身体和腿的恼朱味,只是胳膊位置的衣服是空的究渐座。爸爸过来叫我吃饭恼朱味,我当时真想把这件事讲给爸爸听恼朱味,然后拉着爸爸出去看看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可是不知为什么恼朱味,当时心里面连一点点的勇气都鼓不起来恼朱味,张了几次嘴也没有说出来究渐座。

  吃过饭后我突然想起来自己自行车还在外面究渐座。自己又不敢出去恼朱味,就央求爸爸帮我把自行车推到下房里去究渐座。爸爸边说着“都这么大了恼朱味,还让你老爸给你推车”边笑着出去推车了究渐座。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感觉头特别的沉恼朱味,一量体温恼朱味,竟然发烧了究渐座。我强打精神起来上学恼朱味,当路过昨晚看到小孩的那个地方时恼朱味,花台上什么也没有恼朱味,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究渐座。

  我就这样拖着沉重的身体朝学校骑去究渐座。没想到的是恼朱味,学校里还有另一件恐怖的事在等待着我去揭晓究渐座。

  到了学校之后依然无精打采恼朱味,趴在课桌上恼朱味,手里翻着书恼朱味,脑子却不住地走神究渐座。我抬起头来看了看墙上的表恼朱味,还有二十分钟才上课恼朱味,还可以休息一会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我的同桌张宇也来了究渐座。他一边从书包里往外拿书一边看了看我说:“怎么了这是?看你今天这么没精神啊究渐座。昨晚学到几点了啊?”我们两个都是不爱学习的主儿恼朱味,就是平时靠着点小聪明在班里还能混上个中等生究渐座。我俩没事兢好逗个嘴什么的互相攻击恼朱味,他说我晚上熬夜学习恼朱味,这明摆着就是取笑我恼朱味,要是平时我早就和他闹起来了究渐座。可是今天实在是没有精神恼朱味,就爱搭不理地对他说:“今天没心情理你恼朱味,没看我生着病呢吗?”张宇看我确实脸色发红恼朱味,说话无力恼朱味,也就不闹了究渐座。

  张宇收拾好书本后取出一张煎饼果子边吃边对我说:“我告诉你个奇事恼朱味,我都没敢告诉别人!”我一听也来了点精神恼朱味,忙问他:“什么事?莫非是中考取消啦?”他笑着拍了我一下说:“你小子还装病呢啊?还有力气和我耍贫嘴究渐座。”我笑了笑说:“呵呵恼朱味,不逗了恼朱味,不逗了究渐座。你快说什么事?”

  张宇把最后一口煎饼果子吃完恼朱味,喝了口水后对我神秘地说:“昨晚我和陈晨在学校里遇到怪事了!”(陈晨也是我们班的同学恼朱味,是我的几个好朋友之一究渐座。这小子胆大身体棒恼朱味,体育项目最是在行究渐座。)我睁大了眼睛等待着听他的下文究渐座。

  他凑了过来恼朱味,小声地对我说:“事情是这样的:昨晚下完晚自习之后我们几个人没有马上回家恼朱味,在楼道里玩了一会究渐座。对了恼朱味,我还看到你们做值日呢究渐座。”我点了点头让他接着说究渐座。“昨天我买了一本新出版的《七龙珠》恼朱味,白天上课没有时间看恼朱味,我就打算晚上回家看去究渐座。这事儿让陈展这小子知道了恼朱味,他说什么也要借去先看究渐座。我当然不干了究渐座。没想到这小子抢了我的书包就跑恼朱味,我就在后面追他究渐座。围着楼道跑了好几圈恼朱味,就在我快要抓到他的时候恼朱味,他一下子就跑到五楼上去了究渐座。我一看五楼上面黑咕隆咚的又没人又没灯的(当时五楼还空着没有人用)究渐座。”

  张宇的脸抽搐了一下恼朱味,似乎还没有从恐惧的深渊里挣扎出来恼朱味,他接着说:“当我正在四楼口想着是上去追他还是等他自己下来的时候恼朱味,这小子突然从四楼半(教学楼的每层楼梯都是由两小层折返的楼梯组成的恼朱味,每小层由十二级楼梯组成)的地方直接跳了下来!落地后滚了一圈就趴在地上了究渐座。这下反倒给我吓坏了恼朱味,我赶忙跑过去扶住他究渐座。我张嘴就冲他喊:‘你小子不想活了啊?为了本书你也不能这样啊J这可是12级楼梯啊恼朱味,你也不怕把腿摔断了!’我说完再看他的时候恼朱味,只见他的脸色煞白恼朱味,嘴唇还不住地哆嗦究渐座。我一看不对恼朱味,可别是摔成内伤了吧究渐座。我忙要扶他起来送他上医院恼朱味,就听他说:‘没……没事恼朱味,我休息会就行究渐座。”'

  我们目瞪口呆恼朱味,这真是太奇怪了究渐座。

  “陈展在地上坐了一会恼朱味,脸色稍微好了一些究渐座。我就问他:’你刚才是怎么回事啊?这么高你怎么跳下来了?‘陈晨有点颤抖地说:’刚才你不是追我嘛恼朱味,我一着急就跑到五楼去了究渐座。我跑到四楼半刚一转弯的时候恼朱味,我突然看到五楼的楼梯口上探出一个小孩的脑袋究渐座。这个小孩也就五六岁大的样子恼朱味,小孩的脸那么的白啊恼朱味,根本没有一点血色究渐座。正当我一愣神的工夫恼朱味,他突然冲着我咧嘴笑了究渐座。他笑得别提多吓人了恼朱味,完全就是两个嘴角在向上动究渐座。脸上其他的地方都不动的究渐座。我一下子就吓蒙了恼朱味,也没多想就从那里直接跳下来了究渐座。‘我看他的表情和刚才的动作绝对不是在撒谎恼朱味,就赶忙扶他起来一瘸一拐地下楼走了究渐座。”张宇说完后喘了口气恼朱味,从他的眼神里我感到他对昨天发生的事还是有点心有余悸究渐座。

  我听他说完之后也有种后背凉凉的感觉恼朱味,我对张字说:“昨晚你就没有再上五楼去看看是不是真的?”张宇听完我说的话气得差点没吐血恼朱味,他瞪着眼晴对我说:“我哪有那么大胆子啊?你还别挤兑我恼朱味,要是你没准还不如我呢究渐座。”他一句话就让我想起了昨晚的事情恼朱味,我也马上没了底气不说话了究渐座。

  张宇又说:“昨天给陈晨吓得不轻啊恼朱味,今天还不知道能不能来上学呢究渐座。你看这都快上课了恼朱味,他还没来呢究渐座。”我看了一眼陈展的位置恼朱味,确实是空着的究渐座。莫非他真的看到了什么?和我昨晚的遭遇有没有什么联系呢?我又一次陷入了沉思究渐座。

  又过了两天恼朱味,陈晨终于来上学了究渐座。我马上跑过去问他那天的情况恼朱味,他一听我提起这件事说话马上就变得结结巴巴究渐座。他又重复了一遍那天的经过恼朱味,和张宇说的一点也不差究渐座。我又把我那天晚上遇到的那件事和他们讲了一遍恼朱味,大家互相看了看也都解释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究渐座。

  后来这些事不知道被谁传了出去恼朱味,闹得整个学校都沸沸扬扬究渐座。不时有别的班的同学过来求证这些事是不是真的究渐座。还听有的在这附近住的同学说这里原先是个乱坟岗恼朱味,后来才推平了盖起这座教学楼的究渐座。

  最后随着学习程度的紧张恼朱味,这件事也就平息下去了究渐座。不过恼朱味,五楼是再也没有人敢随便上去了究渐座。

  这个就是我遇到的唯一一次持续多宗的奇异事件究渐座。不过恼朱味,经过这件事情之后我的胆子也更大了究渐座。所以我觉得人的胆量还是和后天的锻炼有一定关系的究渐座。

Tags: 趴着 小孩

本文网址:/guigushi/15423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