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乡村异事之须弥瓶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我的老家在清明山下的槐安村究渐座。这里地方近海恼朱味,历史上经常受到海盗滋扰究渐座。我爷爷说恼朱味,明末清初时恼朱味,天下大乱恼朱味,这边的红毛夷尤其猖獗究渐座。有一回恼朱味,佛朗机人的船又来了恼朱味,我曾曾祖爷爷的二叔父运气不好恼朱味,偏偏碰上了究渐座。

  佛朗机海盗抓住了他恼朱味,用火铳逼着他带路恼朱味,他就带着一队海盗转圈圈究渐座。海盗后来发觉恼朱味,一火铳打到他的腿上恼朱味,他惨叫一声滚下山崖恼朱味,跌到海里恼朱味,摔断了两条腿究渐座。事关村里人的性命恼朱味,他撑着一口气恼朱味,两只手死命划水恼朱味,往岸上爬去究渐座。

  幸运的是恼朱味,那天他侄子云生就在附近打渔恼朱味,见状忙把他救了上来究渐座。他报了消息恼朱味,一松劲儿恼朱味,就咽气了究渐座。云生不敢耽搁恼朱味,骑着小毛驴就往村里赶恼朱味,愣是赶在海盗到来前把消息带回了村里究渐座。听说海盗要来恼朱味,全村人都慌了神究渐座。

  就在这时恼朱味,来村里要饭的乞丐跑去找里长恼朱味,说他有办法究渐座。

  乞丐三天前抱着个初生女婴来村里乞讨恼朱味,衣服很破恼朱味,脸还挺干净恼朱味,给女婴喝奶用的是澄明通透的琉璃瓶子恼朱味,像个落难了的大家公子究渐座。他每到一家门口就斯斯文文地讲好话恼朱味,还会给人算命恼朱味,讲解几句周易还挺能唬人的究渐座。村人看他可怜恼朱味,都好言好语地招呼他过去恼朱味,从锅底舀给他一口半口的究渐座。云生娘那时生了云生的小弟才几个月恼朱味,见那女婴饿得直哭恼朱味,还抱过去喂了三四顿究渐座。这乞丐说有办法恼朱味,没人信究渐座。他要有办法恼朱味,会穷到没口吃的?

  里长也是没办法了恼朱味,问他:“你有啥法子?”

  乞丐说恼朱味,他知道清明山脚一棵大槐树下有个仙人洞恼朱味,大伙可以带上干粮到那躲一躲究渐座。

  里长都气笑了恼朱味,清明山这一带有几块石头几棵草恼朱味,一个外来的乞丐还能比祖祖辈辈在这里的村人更熟?他们来来往往都没瞅见有什么洞恼朱味,怎么偏他瞅见了?

  乞丐急得抓耳挠腮恼朱味,云生和其他几个后生就跟他去了究渐座。结果大槐树下扒拉开藤蔓恼朱味,真的有个山洞究渐座。大家都大吃了一惊恼朱味,在槐安村住了二十多年恼朱味,愣没见过这个洞究渐座。云生几个人钻进去一看恼朱味,洞里干燥有光恼朱味,确实能藏住人究渐座。

  乞丐说恼朱味,这里他来过恼朱味,里头还深着恼朱味,藏一村子人绰绰有余究渐座。时间紧急恼朱味,云生他们飞腿跑回村恼朱味,到村口就喊“快来快来”究渐座。村人已经提着大包小裹恼朱味,惶惶然等在村口了恼朱味,闻言就拖儿带女费锐耕、牵羊抱鸡恼朱味,跟上去一阵狂奔究渐座。

  后来恼朱味,爷爷告诉我恼朱味,幸亏逃得及时恼朱味,没多久佛朗机人就进村了恼朱味,回去时大伙家里都被折腾得一片狼藉恼朱味,没来得及带走的鸡鸭狗一只都没剩下究渐座。

  进了洞恼朱味,乞丐擎着一盏油灯恼朱味,招呼大家大胆往里走究渐座。他们摸着洞壁足足走了一刻钟恼朱味,突然前面豁然开朗恼朱味,竟也有天有地恼朱味,大伙一出洞就踩进了比大腿还高的麦地里究渐座。

  云生叫嚷起来:“哎呀恼朱味,洞是两头通的!”乞丐摆手道:“没事恼朱味,没事恼朱味,海盗进不来!”

  村民们只得先信了他恼朱味,你牵着我恼朱味,我扶着你恼朱味,磕磕绊绊出了麦地究渐座。到高地上仔细看看恼朱味,不是后山也不是邻村恼朱味,山河陌生而瑰丽究渐座。麦子结着九个穗儿恼朱味,沉甸甸的究渐座。林子里每棵树都高得遮天蔽日恼朱味,看上去长了上千年了恼朱味,锯倒了树桩上头够盖个房子究渐座。最重要的是恼朱味,这里花开花落恼朱味,鸟唱蝉鸣恼朱味,一片太太平平的光景恼朱味,真是多少年都没感受到了究渐座。

  村人四散走了走恼朱味,发现这里果然安逸究渐座。已经有人商量起来恼朱味,要在这搭个棚子恼朱味,那搭个猪栏究渐座。里长被小孙子搀着走了一小圈恼朱味,欢喜得笑迷了眼究渐座。等回过味来恼朱味,村人一个个跪在地上叩头恼朱味,大喊老天爷开眼恼朱味,菩萨慈悲究渐座。

  当晚青壮们就砍树枝锯木头恼朱味,女人们把巨大的箬叶编成板子恼朱味,先搭了些栖身的棚子究渐座。第二天一早恼朱味,乞丐叮嘱大家安心在这里呆着恼朱味,他抱女儿出去看看恼朱味,一去就再没回来究渐座。大家在地上找到一行字恼朱味,他让村民记着日子恼朱味,等太平了就可以出去究渐座。

  后来大家在这里日子越过越好究渐座。这里没有天灾恼朱味,风调雨顺恼朱味,庄稼和果子都可劲儿地长恼朱味,不怎么花力气就有个好收成恼朱味,没人会饿肚子究渐座。不用缴皇粮恼朱味,不会遭遇战乱饥荒究渐座。

  小孩一个接一个地生恼朱味,白胖的人越来越多究渐座。老人们扇着蒲扇含饴弄孙恼朱味,说八辈子都没过过这样的神仙日子了究渐座。渐渐的大伙就把这里当成了故乡恼朱味,把外头还在打仗的事儿都给忘了究渐座。

  云生算是个有点志气的恼朱味,总有个当兵杀海寇的梦究渐座。两年后的一天恼朱味,他下了决心恼朱味,打了个包裹恼朱味,沿着原路返回究渐座。洞里的草已经长得很长了恼朱味,藤蔓密层层地开着花究渐座。云生拿镰刀一路砍恼朱味,好容易又走到了洞口恼朱味,却遇到了一扇木头门究渐座。他狠劲儿推开木门恼朱味,看到眼前的一切恼朱味,他呆了究渐座。

  他所在的洞口是一个玻璃瓶的瓶口恼朱味,一只巨大无比的手正攥着瓶子究渐座。这个巨人乌巾裹头恼朱味,身穿蓝布直裰恼朱味,独自坐在马车里恼朱味,有着一张熟悉的面容究渐座。正是当年那个抱着女婴的乞丐究渐座。

  云生慌兮兮地爬出了瓶口究渐座。他还没反应过来恼朱味,身子就“噗”地变大恼朱味,“啪”地掉在了这“乞丐”身边究渐座。

  “乞丐”挑眉笑了一下:“云生恼朱味,你怎么出来了?”

  云生点点头恼朱味,瞪着他手中的瓶子究渐座。瓶子透明无瑕恼朱味,有个细长的瓶口恼朱味,瓶子里草木丛生恼朱味,细看烟云渺渺恼朱味,时有光芒射出究渐座。里面爬动着几百只黑黑的蚂蚁究渐座。有的钻进极小的木房子里恼朱味,有的爬上小土丘恼朱味,有的背着小蚂蚁恼朱味,有的扛着米粒费锐耕、草杆究渐座。云生越看越惊恼朱味,抢过瓶子细瞅究渐座。这回他看到了“麦地”边一个眼熟的小土丘恼朱味,看到了自家的“房子”恼朱味,门口一只大蚂蚁正带着一只小蚂蚁玩耍恼朱味,应该就是云生的娘和小弟究渐座。旁边木杆子上栓着一只褐色的蚂蚱恼朱味,应该是家里的牛究渐座。

  云生“啊”了一声恼朱味,浑身打颤究渐座。

  “乞丐”忙把他手里的瓶子拿了回来:“小心恼朱味,手抖别拿究渐座。”

  云生指着他恼朱味,“你费锐耕、你费锐耕、你”了半天没能说出话来究渐座。

  “乞丐”微笑道:“你都看到了恼朱味,告诉你也无妨究渐座。这瓶子是我祖传法宝恼朱味,叫作‘须弥瓶’恼朱味,大的东西装进去能变得很小究渐座。以前我还用它当我家囡囡的奶瓶子恼朱味,能装很多奶水恼朱味,可惜乱世恼朱味,也讨不到多少究渐座。”

  云生想好好地讲话恼朱味,可开口牙齿都抖“:囡囡恼朱味,还好吗?”

  “乞丐”道:“她好的咧恼朱味,我托付给我嫂子了究渐座。”

  云生指着瓶子:“这两年恼朱味,我们就在里头过日子?你就一直带着我们?”

  “乞丐”道:“埋在树底下不安全恼朱味,难保被洪水冲了费锐耕、野兽刨了恼朱味,还是带在身上放心究渐座。我没那么容易死的究渐座。瓶在我在恼朱味,瓶失我亡究渐座。”

  云生心有所感恼朱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究渐座。到了镇集上恼朱味,“乞丐”请他吃了茶饭究渐座。云生说恼朱味,还是想回去告诉大伙恼朱味,“乞丐”也点了头恼朱味,用瓶口对着云生念了句“须弥芥中藏”恼朱味,云生就一下子被吸了进去究渐座。

  回到瓶子里恼朱味,眼前依然还是杂草丛生的狭长石壁究渐座。云生摸着石壁心头突突直跳恼朱味,跟做了场大梦一样究渐座。他一口气没歇恼朱味,赶着跑回了村子里恼朱味,把外头看到的事儿告诉了村里人究渐座。

  里长敲着龙头拐杖恼朱味,骂他是做梦做迷了究渐座。云生不服气恼朱味,带着杨根费锐耕、水根等几个朋友出洞去看究渐座。到了洞口恼朱味,亲眼看到外面的世界恼朱味,几个人都吓得怕了究渐座。是真的恼朱味,他们几百个人生活的地方恼朱味,是别人手里的一只瓶子究渐座。“乞丐”正端着火铳恼朱味,架在渔船的船舷上瞄准究渐座。见胸口揣的瓶子传来动静恼朱味,低头觑了一眼恼朱味,低喝:“呆会儿!回去究渐座。”

  杨根他们就缩回了头恼朱味,再没敢出来究渐座。云生回去想了几天恼朱味,还是跟他娘说想出去杀海寇恼朱味,背着三十斤烙饼子出了瓶恼朱味,跟“乞丐”道了别究渐座。

  后来云生真的参了军恼朱味,也杀了十来个海盗恼朱味,还当过千户究渐座。他再次见到“须弥瓶”恼朱味,是在四年后究渐座。那时他已经被海盗抓了恼朱味,关在佛朗机人的甲板底下究渐座。

  一天清晨恼朱味,他被鞭子抽着擦洗甲板恼朱味,看见一个船员正靠着桅杆恼朱味,托着这个瓶子恼朱味,用一种看待极其重要之物的眼神注视着它究渐座。他是黑发白肤恼朱味,只眼睛有点绿恼朱味,像个混血倭人究渐座。云生不认得这个雇工恼朱味,但能在死前知道一村子人还有人在守护着恼朱味,他就能安心了究渐座。

  云生听同样关在这里的几个老兵说恼朱味,那个绿眼睛的老许不是坏人恼朱味,是卧底恼朱味,自己人究渐座。是他传递消息恼朱味,让他们没有遭偷袭全军覆没恼朱味,也是他在海盗不给吃不给喝费锐耕、大家渴得互相喝尿的时候恼朱味,悄悄地送食送水进来究渐座。

  两月后恼朱味,海寇听闻上岸的那批人有了新的青壮俘虏恼朱味,准备把船底一半人都给杀了究渐座。老许通风报信被发现恼朱味,拔腿就跑恼朱味,还没来得及跳下海恼朱味,就被海寇一火铳打死了究渐座。瓶子跌在地上恼朱味,瓶口裂了恼朱味,上千的黑蚁从瓶子里涌出来恼朱味,站起身变成了人究渐座。

  此时残阳已尽天色昏黑恼朱味,海盗几乎被吓死究渐座。村人从福窝里一下子掉到这儿恼朱味,被许多火铳和刀枪指着恼朱味,也是吓掉了魂究渐座。

  云生隔着铁栅栏喊道:“你们这几年当神仙活够了本恼朱味,现在庇护我们的瓶子破了恼朱味,恩人死了恼朱味,你们还要浑浑噩噩等着被宰吗?”海盗一火铳打中了云生的腿究渐座。

  人群一阵骚乱恼朱味,许多人哭叫出声究渐座。里长抬手叫大伙安静恼朱味,上前和颜悦色地跟海盗头目说话恼朱味,说这瓶子是个宝物恼朱味,里面沃土辽阔恼朱味,米粮满仓恼朱味,供应不绝究渐座。海盗闻言恼朱味,便叫村人带手下进去究渐座。里长的孙子便自告奋勇带四个海盗进了瓶子究渐座。

  很快他们就出来了恼朱味,四个海盗兴奋得要死恼朱味,叽里呱啦地跟头目说里面的盛景究渐座。这小头目心也痒了恼朱味,叫一支小队都跟他进去究渐座。进去之后恼朱味,云生突然示意把瓶子给他究渐座。没等海盗阻止恼朱味,云生的弟弟就抢过瓶子递了过去恼朱味,云生拿瓶口对着海盗恼朱味,喊了声“须弥芥中藏”!

  海盗们一下子都给吸了进去恼朱味,云生捡起地上他们掉的手电筒照着恼朱味,一只只黑蚂蚁正慌乱地在瓶中爬动究渐座。他从裤腿上撕下一条布恼朱味,把碎了的瓶口塞住恼朱味,喊道:“拿东西来恼朱味,砸死他们!”

  村人从红夷大炮边的弹药箱里抬出了一颗铁石填充的炮弹究渐座。云生把瓶子横放地上恼朱味,大伙把炮弹抬到了瓶子正上方究渐座。

  须弥瓶瞬时被砸得粉碎恼朱味,一股血水从石头底下滋了出来究渐座。

  再后来恼朱味,全村老少回了槐安村种地恼朱味,看天吃饭恼朱味,祠堂里的英烈墙上至今还写着许多人的名字恼朱味,包括云生和他的小弟究渐座。

  祠堂里祖宗灵牌边恼朱味,供上了一个无字灵牌恼朱味,还有一只用无数碎琉璃片复原的瓶子究渐座。

  我很小就听说了这个故事恼朱味,很久以后恼朱味,才在《太平广记》里看到:唐贞元中恼朱味,在杨州坊市间恼朱味,有人自称胡媚儿恼朱味,用一个琉璃瓶行乞恼朱味,几十万钱入瓶大如粟粒恼朱味,牛马入瓶大如蚊蝇究渐座。税官相试恼朱味,他就将税官押送的数十车轻货都装入瓶中恼朱味,消失不见究渐座。

  也许槐安村的须弥瓶恼朱味,便是这样有空间法术的瓶子罢究渐座。

Tags: 乡村异事 须弥瓶

本文网址:/guigushi/15423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