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回来工作的鬼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方华工作勤勤恳恳恼朱味,老板娘很喜欢他究渐座。因为有次发工资恼朱味,老板娘给了他一个额外红包究渐座。老板娘是财务主管恼朱味,而老板则每天坐在办公室里无所事事恼朱味,签几份已经决策好的文件恼朱味,来证明他还是公司的老板究渐座。也是因为这样恼朱味,老板娘几次和他发生口角恼朱味,大概意思是老板娘觉得老板太过坐享其成究渐座。而作为职工的方华和其他同事一样只当没听见恼朱味,瞒头做事究渐座。

  第二天方华上班发现恼朱味,没有看到老板和老板娘恼朱味,正当他感到奇怪的时候恼朱味,同事小吴说:“昨天晚上恼朱味,老板他们坐飞机去度假了究渐座。你看看恼朱味,有钱就是好啊恼朱味,老婆不开心就立马飞机带她出去散心究渐座。”说完恼朱味,小吴露出羡慕的神情究渐座。方华回到自己的位置恼朱味,打开电脑说:“我们现在努力工作恼朱味,相信以后也会有这么一天的究渐座。”小吴笑着摇摇头恼朱味,调侃说:“你才来半年呢恼朱味,满身的鸡血用都用不完啊真是究渐座。”方华没有理会恼朱味,他相信凭自己的努力会有好的结果的恼朱味,而且他的努力老板娘是看在眼里的恼朱味,他已经很感激了究渐座。

  日子就这么平淡的过着恼朱味,直到有一天老板来上班恼朱味,无比悲痛的告诉他们恼朱味,老板娘在度假的时候发生了意外恼朱味,不幸去世了究渐座。方华无比意外恼朱味,意外的是老板娘的意外恼朱味,老板的说法是身体的意外恼朱味,可是方华觉得不大可能啊恼朱味,因为他在公司半年多一直感觉老板娘身体很好究渐座。更加值得奇怪的是恼朱味,老板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悲伤的表情恼朱味,他现在的时间在外面比在办公室的时间多了究渐座。至于财务主管的空缺恼朱味,是新来的一个老会计究渐座。方华想恼朱味,也许是老板在外面早就有人了吧恼朱味,所以对于老板娘的意外根本不在意恼朱味,但是方华有点难过恼朱味,不是因为老板娘之前给的额外红包恼朱味,而是觉得他的价值在公司只有老板娘能够看到究渐座。临近下班的时候恼朱味,老板来了趟公司恼朱味,方华来到老板办公室恼朱味,提出想去拜一下老板娘究渐座。老板听后颇感意外的说:“不用了恼朱味,有这份心就好恼朱味,你们继续上班恼朱味,不用过来究渐座。”方华愣愣的回到了办公桌恼朱味,看着老板又春风满面的离开恼朱味,感觉老板娘的死真是不值得究渐座。方华下定决心恼朱味,下班的时候他在办公室里呆一会恼朱味,就算是陪老板娘了吧究渐座。

  方华等其他同事都走了恼朱味,才慢慢的站起身恼朱味,对着财务办公室的方向鞠了一个躬究渐座。方华待天黑了才起身准备离开恼朱味,他走到电梯间发现灯什么时候灭了恼朱味,就想拿出手机照一下究渐座。可是一摸口袋才记起手机在办公桌上恼朱味,于是他反身去拿手机究渐座。刚走到办公桌恼朱味,他听到电梯门开门的声音恼朱味,方华想这么晚了会是谁呢?方华接着手机微弱的光亮照向出门的方向究渐座。可是恼朱味,让方华吃惊的是恼朱味,在手机亮光的照射下恼朱味,他看到了又熟悉又害怕的身影恼朱味,他既然看到老板娘站在那里究渐座。方华一个手软手机就掉在了地上恼朱味,他慌乱的蹲下身去捡恼朱味,却发现老板娘刚才站的位置没有脚恼朱味,难道是老板娘的“鬼魂”回来了究渐座。方华想起老人有说过恼朱味,死去的人第七天会来到熟悉的地方恼朱味,如果此时你看到他们恼朱味,你不能去喊他们恼朱味,要不然他们会不能好好投胎的究渐座。方华大气不敢出的蹲在地上恼朱味,脑子却在飞速的想着:按理说头七应该回家才对恼朱味,可是老板娘却回到了公司究渐座。可想而知公司是老板娘的心血啊恼朱味,她也舍不得这里究渐座。方华蹲在地上腿脚开始发麻恼朱味,可是又不敢出声究渐座。过了很久恼朱味,他没再听到任何声响恼朱味,就慢慢起身恼朱味,搭电梯下了楼究渐座。到了传达室恼朱味,方华问门卫大伯有没有看到“可疑的人”究渐座。方华只能这么说恼朱味,他不想因此让门卫大伯白白吓一跳究渐座。门卫大伯却不好意思的回答恼朱味,刚才去了趟卫生间恼朱味,没看到什么“可疑的人”恼朱味,然后反问方华恼朱味,怎么那么晚还在公司究渐座。方华支支吾吾的说是加班就回了家究渐座。

  隔天一早方华像往常一样去上班恼朱味,却被告知昨天公司遇到小偷了恼朱味,而那个愚蠢的小偷把财务室翻了个乱七八糟恼朱味,万幸没有值钱的东西丢失究渐座。方华原本没在意恼朱味,可是老板却把方华叫进了办公室究渐座。方华疑惑的问:“老板恼朱味,有什么事情吗?”老板拍了拍桌子说:“方华恼朱味,你被开除了!你好歹是大学毕业生恼朱味,而且我也不嫌你没工作经验把你招进公司恼朱味,你倒好恼朱味,吃里扒外究渐座。”方华更加疑惑了恼朱味,“老板恼朱味,我……”老板更加生气了恼朱味,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恼朱味,在办公室里来来回回走了一圈恼朱味,还是气愤不平的说;“昨天晚上你怎么那么晚下班?传达室的老李可告诉我你很晚才回的家恼朱味,财务室翻得乱七八糟的你想干嘛?”方华大呼冤枉恼朱味,说:“老板你听我说恼朱味,我怎么可能偷东西呢究渐座。而且财务室他们都是锁门的恼朱味,就算我进得去我也没什么好偷的啊究渐座。”老板被方华这么一说恼朱味,好像想到了什么恼朱味,尴尬不已的说“那个小方啊恼朱味,对不起恼朱味,错怪你了恼朱味,你先出去吧恼朱味,好好干活究渐座。”方华原本想把昨天看到老板娘的事情说出来恼朱味,可是想到无凭无据的就出去了究渐座。方华心不在焉的回到办公桌恼朱味,然后打开电脑究渐座。小吴凑过来问发生了什么恼朱味,方华无精打采的没说话恼朱味,拿起文件夹去了车间究渐座。方华怎么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恼朱味,先是晚上离奇的看到了死去的老板娘恼朱味,然后是财务室离奇的“失窃”恼朱味,可是又没什么东西损失恼朱味,所以老板也没有报警究渐座。方华就这样迷迷糊糊的上了一天班究渐座。究渐座。

  回到家的方华恼朱味,习惯性的去摸口袋拿手机恼朱味,却翻了个遍没有恼朱味,才想起手机再一次落在了办公桌上究渐座。他披了一个外套就出了门恼朱味,路过传达室恼朱味,却没见老李恼朱味,而是一个新面孔恼朱味,想来是新来的门卫吧究渐座。方华摁下电梯按钮恼朱味,电梯却迟迟没下来恼朱味,就索性走楼梯上了楼究渐座。刚踏进办公室恼朱味,却听见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恼朱味,难道是公司还有其他人究渐座。可是办公室是一片黑暗的恼朱味,如果有人的话应该开灯究渐座。方华伸手去开灯恼朱味,却转念一想恼朱味,“难道是有小偷究渐座。”方华摸黑蹲着身子恼朱味,一步一步的往自己办公桌方向挪去恼朱味,看到财务办公室有一丝亮光恼朱味,他摸到手机刚想拨打110的时候恼朱味,眼前的一幕让方华没了下一步的动作究渐座。方华再一次看到老板娘坐在那个之前的位子上恼朱味,翻着大大小小的文件夹恼朱味,她的脸很白恼朱味,头发凌乱的散开着究渐座。方华不自觉的想恼朱味,“难不成鬼都是这样的吗?老板娘白天不好出来恼朱味,等到晚上大家走了恼朱味,她才出来工作究渐座。看来老板娘更多的是放不下公司的工作啊究渐座。”方华正想着恼朱味,却经不住打了个喷嚏恼朱味,他迅速用手包着自己的嘴巴恼朱味,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究渐座。“方华恼朱味,我已经看到你了恼朱味,你那么晚来公司有什么事情吗?”是老板娘的声音恼朱味,方华没敢出声恼朱味,因为他不敢想象和“鬼”说话是怎样的画面究渐座。“方华恼朱味,我不在的日子恼朱味,老板是不是每天都出去啊究渐座。”老板娘继续在问究渐座。方华没敢搭话恼朱味,跌跌撞撞的逃出了公司究渐座。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恼朱味,他想平时没做什么坏事恼朱味,今天却让自己结结实实的撞上了“鬼”究渐座。

  方华打了个车回到了家恼朱味,打开电视机让其他人的声音参差进来恼朱味,以至于他不会那么恐惧究渐座。可是这个时候恼朱味,门铃响了究渐座。方华平静了一下问“谁啊?”对方没说话究渐座。方华透过猫眼恼朱味,却见老板娘“站”在门外究渐座。刚恢复平静的方华吓得不敢开门恼朱味,可是门铃却一直按个不停究渐座。方华靠在门上恼朱味,无力的说“老板娘恼朱味,你放过我吧恼朱味,我没有对不起你啊恼朱味,你不要找我啊究渐座。”老板娘停止了按门铃转用力拍打门恼朱味,方华想自己行为端正不怕什么“鬼怪”恼朱味,就把门打开一看恼朱味,发现老板娘直直的站在地上恼朱味,脚上还穿着鞋子呢究渐座。老板娘迅速进了屋究渐座。“方华恼朱味,你听我说恼朱味,我没有死究渐座。”老板娘坐在沙发上恼朱味,顺手把电视机关掉究渐座。方华更加清楚的看到恼朱味,原来老板娘是有影子的恼朱味,那就是说她还活着恼朱味,是真实存在的究渐座。可是……!“你一定觉得很奇怪是吗恼朱味,我来告诉你究渐座。”老板娘像看穿了方华的心思一样恼朱味,娓娓道来:“我和你们老板结婚二十年了恼朱味,结婚前我们什么都没有恼朱味,我们婚后白手起家成立了这家外贸公司究渐座。他刚开始的说话和你现在一样勤勤恳恳恼朱味,踏实稳重恼朱味,每天在外面跑销售究渐座。可是事业稳定之后恼朱味,他就每天在办公室无所事事了恼朱味,公司的钱不是出去吃饭喝酒就是去外面娱乐了究渐座。我几次三番劝他恼朱味,我们成立公司不容易恼朱味,可不曾想他既然还在外面包了小三究渐座。哼恼朱味,而且还用公司的钱买了房子究渐座。”方华以为老板娘会哭恼朱味,可是眼前的女人却坚强无比恼朱味,她继续气愤的说道:“他提出和我离婚恼朱味,我不同意究渐座。他想让我把他的娱乐消费作为公司正常支出恼朱味,我不肯恼朱味,他就和我吵恼朱味,有时候在家里他还打我究渐座。”老板娘冷哼了一声恼朱味,方华没有接话究渐座。“那天他假心假意说带我去外面散心恼朱味,结果是他精心策划好的究渐座。他想杀了我究渐座。”方华无比震惊恼朱味,开口道:“可是老板并没有成功恼朱味,你逃了出来究渐座。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你是刚逃出来是吧恼朱味,你是想来看看公司的账目恼朱味,可是被我不小心撞见了恼朱味,所以你就躲了起来究渐座。今天你知道老板没有报警所以又来了是吗?可是恼朱味,可是老板娘你为什么不报警呢究渐座。”老板娘苦笑的说道:“他说我死了恼朱味,那我就死几天恼朱味,等我查完帐我去揭发他恼朱味,我再出现也不迟究渐座。”方华看着对面的老板娘恼朱味,四十出头白发已经占满了她的黑发恼朱味,她任劳任怨却换来一个负心的男人恼朱味,方华有些感触恼朱味,他知道明天是该自己提出辞职的时候了究渐座。

Tags: 回来 工作

本文网址:/guigushi/15422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