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黄大仙儿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在胶东恼朱味,人们对黄鼠狼是又敬又畏;老黄费锐耕、黄大仙儿费锐耕、黄皮子费锐耕、皮精儿恼朱味,都是人们给它起的别号究渐座。老人们总会告诫小辈儿们恼朱味,这黄大仙儿可不能招惹恼朱味,惹了它要遭报应;几乎任何地方恼朱味,如果让老人们说起黄大仙儿的“典故”恼朱味,那便滔滔不绝数不清了恼朱味,总之都是成仙费锐耕、成怪的事恼朱味,说的神乎其神;都说它“千年黑恼朱味,万年白”恼朱味,毛色发黑便是千年之身恼朱味,若是遇到白毛黄大仙儿恼朱味,基本上可以认定它是得道成仙了恼朱味,那得磕头绕着走究渐座。

  小时候恼朱味,奶奶为了哄我早点睡觉恼朱味,总会讲点老人们一辈辈儿传下的故事恼朱味,其中黄大仙儿的故事占了多数恼朱味,现在还依稀记得一句“皮精儿恼朱味,皮精儿恼朱味,吃俺妈费锐耕、捎俺兄恼朱味,明天晌午就来吃俺姊妹俩”恼朱味,以前听到这些总是吓得乖乖的躲到被窝里恼朱味,战战兢兢的赶紧睡觉恼朱味,就害怕不听话被黄大仙儿掠了去做成下酒菜究渐座。

  其实恼朱味,不止传下来的故事恼朱味,身边的亲朋好友里恼朱味,还真就有“见识”过黄大仙儿神通的人究渐座。

  早年间恼朱味,姥爷家的隔壁住着一对李姓夫妻恼朱味,年纪不大恼朱味,辈分却比年长的姥爷大一辈;那会儿都说李家媳妇八字不正恼朱味,早早就克死了娘家人恼朱味,等到她自己成家恼朱味,怪事就缠到自己身上了究渐座。先是自家的两只鸡无故丢了恼朱味,那年月恼朱味,整年的不见荤腥恼朱味,农户家养个三两只鸡恼朱味,即能攒点鸡蛋换个针头线脑费锐耕、柴米油盐贴补家用恼朱味,又能在关键时候卖点钱救个急;鸡丢了恼朱味,当家的老爷们儿少不了骂几句他媳妇儿不中用恼朱味,看不好几只鸡恼朱味,当媳妇的又委屈又心疼恼朱味,跑到街上抹眼泪费锐耕、骂大街恼朱味,说不知是哪个丧良心的坏了心肠恼朱味,咒偷鸡贼这个那个云云究渐座。

  这个事过后不几天恼朱味,她家周围几家养的鸡也无端没了踪影恼朱味,一时间人心惶惶恼朱味,茶余饭后恼朱味,人们都在揣测到底谁是偷鸡的恼朱味,是游手好闲的王六?还是捡破烂的张大麻子?或者是外村人干的?甚至有丢鸡的人恼朱味,专挑饭点儿跑到别人家房前屋后闻味儿恼朱味,偷鸡肯定就会做着吃啊!可到底是没个结论恼朱味,过了几天也就被人们撩脑后了;谁知道恼朱味,没隔太久恼朱味,李家媳妇刚买的小鸡仔又死了恼朱味,死的蹊跷恼朱味,脖子上全是牙印恼朱味,小鸡整整齐齐的摆在她家门前;这下子恼朱味,刚刚被撂下的事又在村子里炸了锅究渐座。

  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开始人们净听李家男人骂媳妇了恼朱味,都觉得他家媳妇可能真的晦气;后来细心的老人就觉出不对劲了恼朱味,之前丢鸡大家都觉得是被人偷着吃了恼朱味,现在这死的小鸡可不一样恼朱味,脖子上的小牙印可不是人的恼朱味,再说恼朱味,整整齐齐的摆在那恼朱味,怎么看都像在示威啊!这一琢磨恼朱味,老人们就说了恼朱味,是不是黄大仙儿做的祟啊?

  要说这事儿对李家媳妇打击可太大了恼朱味,八字是命里带的改不了恼朱味,可被这小小的黄鼠狼捉弄当真是咽不下这口恶气恼朱味,她站到院墙上高声叫骂恼朱味,一口一个小畜生恼朱味,说是见到黄大仙儿恼朱味,非要扒皮抽筋才能解恨究渐座。众人也觉得她可怜恼朱味,好心的一顿劝说恼朱味,好在李家男人不再说啥了恼朱味,这才稍稍消了点气究渐座。

  黄大仙儿之所以“仙”恼朱味,就在于它通人性恼朱味,有“道行”;还别说恼朱味,这件事还真是它做的恼朱味,第一次尝鲜李家的鸡恼朱味,被李家媳妇骂了大街恼朱味,便索性把周遭的鸡都拾掇了恼朱味,后来不解气又把李家的鸡仔祸害了示威恼朱味,这次被李家媳妇指名道姓的骂了个结实恼朱味,心里更是火起恼朱味,这不恼朱味,李家媳妇就犯了灾了究渐座。

  那是个晌午恼朱味,姥爷正在午休恼朱味,忽然被一阵异样的呼喊声惊到恼朱味,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恼朱味,尖锐刺耳恼朱味,一听便不是正常人发出的;姥爷赶紧跑到门外恼朱味,这个时候恼朱味,李家男人正从门内连滚带爬的出来恼朱味,脸都吓白了恼朱味,见了姥爷话都说不全乎恼朱味,一个劲的嘟囔说吓死了费锐耕、吓死了;姥爷往他家门口一站恼朱味,就见李家屋里的物件基本上被砸了个稀巴烂恼朱味,李家媳妇站在内屋门槛上恼朱味,张牙舞爪的叫着恼朱味,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恼朱味,无论声音费锐耕、动作形态都完全变了恼朱味,而且横竖都有股邪性;仔细一听恼朱味,她念念有词的说自己就是黄大仙儿恼朱味,修炼得道恼朱味,还说吃几只鸡算啥恼朱味,接下来还要祸害人呢!

  李家媳妇恼朱味,不恼朱味,自称黄大仙儿的这个女人恼朱味,声音越来越大恼朱味,加上李家男人的呼救声恼朱味,村里一半的人都赶过来了恼朱味,年纪大点的老人先是吃惊不已恼朱味,继而对旁人说恼朱味,莫非真的被黄大仙儿附体了?这可得赶走它啊恼朱味,不然得伤了人的性命!

  谁还有这胆量恼朱味,众人早就被眼前的“李家媳妇”吓傻了恼朱味,怎么平日里正正常常的一个女人恼朱味,突然就变得如此邪行?一股子戾气让人不寒而栗!

  姥爷打小不信邪费锐耕、胆子大恼朱味,他一开始也被这场面吓着了恼朱味,平日里轻易话不多的李婶突然变得狰狞恐怖恼朱味,换了谁也得心里一惊!吃惊归吃惊恼朱味,当听到老人说可能是中邪恼朱味,必须要赶走黄大仙儿时恼朱味,姥爷暗暗动了心;一来恼朱味,人命关天恼朱味,邻邻居居的不能不管;二来恼朱味,自己打小就被算命的瞎子告知八字硬恼朱味,加上胆子大恼朱味,自恃不怕;再者恼朱味,上次全村丢鸡恼朱味,姥爷家的鸡也在其中恼朱味,论私仇恼朱味,也得一并报了究渐座。

  想到这恼朱味,姥爷赶紧问说话的老人恼朱味,村里最有“学识”的王老爷子恼朱味,这样的情况恼朱味,眼下该怎么处置究渐座。王老爷子赶忙说恼朱味,早年间听老辈儿说过恼朱味,这八字不合的人恼朱味,容易招惹不干净的东西恼朱味,要是这样的人被附了体恼朱味,必须得由八字硬的人去掐他的人中和虎口恼朱味,才能把黄大仙儿“请”走究渐座。听到这恼朱味,姥爷说了声我的命硬恼朱味,仗着胆子就冲上去了恼朱味,众人见姥爷毫无惧色恼朱味,也都壮着胆子跟着涌到院子里恼朱味,这倒是把被附了体的李家媳妇吓了一跳恼朱味,声音抖得小了三分究渐座。

  原来恼朱味,这位黄大仙儿也是欺软怕硬的主儿恼朱味,原以为虚张声势能吓住众人恼朱味,没成想人群里有我姥爷这样八字硬费锐耕、胆又大的主儿恼朱味,一瞬间就怯了三分;趁其慌乱之际恼朱味,姥爷一个箭步冲到近前恼朱味,一把就按住了李家婶子的虎口;这时李家男人也回过了神恼朱味,上前掐住了媳妇的人中恼朱味,就见李家媳妇全身颤栗恼朱味,嚎啕惨叫恼朱味,直喊“饶命”两字恼朱味,登时就翻了白眼恼朱味,昏死过去究渐座。王老爷子凑上前一看恼朱味,说道八成是给赶走了恼朱味,这下大家才松了口气恼朱味,赶紧端来水灌醒了李家媳妇;夸姥爷有胆量的恼朱味,称赞老人是宝的恼朱味,抚慰李家夫妻宽心的恼朱味,感叹世间万奇的恼朱味,总之是众人叽叽喳喳一通说道恼朱味,也算有惊无险究渐座。

  可黄大仙儿被这么一折腾恼朱味,可算是恼透了恼朱味,隔天恢复的差不多了恼朱味,又来祸害李家媳妇;就跟彩排好了似的恼朱味,呼啦超恼朱味,一众人又围到李家院子给姥爷壮胆恼朱味,隔大老远恼朱味,黄大仙儿就喊恼朱味,哎呀恼朱味,那个人又来了恼朱味,不敢了啊;接着就被掐的又是一阵惨叫恼朱味,一个劲的向姥爷求饶;姥爷一边狠掐恼朱味,一边质问恼朱味,以后还敢不敢来了恼朱味,再来就绝不轻饶!黄大仙儿信誓旦旦恼朱味,说是绝不再来恼朱味,再来就天打五雷轰;姥爷这才松了手恼朱味,放它走了究渐座。可是恼朱味,谁也不能总守在家里恼朱味,这黄大仙儿学乖了恼朱味,专等地里忙时恼朱味,姥爷他们都下地了恼朱味,便来李家附到李家媳妇身上作怪恼朱味,三番两次恼朱味,李家媳妇的身子骨可就受不住了恼朱味,眼看的是一天不如一天究渐座。

  李家男人急的跟热锅蚂蚁似的恼朱味,跑来跟姥爷商量对策恼朱味,姥爷说恼朱味,要不咱就给它来个虚虚实实吧究渐座。第二天恼朱味,姥爷照常收拾好农具下了地恼朱味,不多会儿李家媳妇又在家里炸了锅;这次可不比前几次恼朱味,李家男人并没有着急忙慌的跑出去叫人恼朱味,而是冷着脸站到一旁恼朱味,这黄大仙儿正纳闷呢恼朱味,只见姥爷一个箭步从窗户外窜到炕上恼朱味,一把就按住了虎口和人中恼朱味,这下黄大仙儿可就苦了恼朱味,被掐的满头大汗恼朱味,呲牙咧嘴恼朱味,一个劲的喊饶命;姥爷哪里肯放过她恼朱味,说你出尔反尔恼朱味,这样作祟是会要了人命的究渐座。那黄大仙儿凄凄惨惨的告饶恼朱味,姥爷便问它恼朱味,你住在哪里;黄大仙儿一开始还不肯具体说出来恼朱味,只说自己住高楼大厦恼朱味,过会被掐的挨不过恼朱味,只好说恼朱味,自己就在屋后的草垛底下安家究渐座。

  后来才知道恼朱味,这黄大仙儿到底是道行浅了些恼朱味,换做年岁长费锐耕、道行高的恼朱味,万万是不会说出自己的藏身之所的恼朱味,一旦泄了地址恼朱味,死期也就近了究渐座。

  知道了老窝恼朱味,姥爷松了手恼朱味,黄大仙儿一溜烟的从李家媳妇身体里撤走恼朱味,姥爷留下李家男人照看他媳妇恼朱味,自己出去喊上早就埋伏好的一帮兄弟恼朱味,来到屋后的草垛前恼朱味,一众人拿着棍棒铁锨恼朱味,把个草垛围了个严严实实究渐座。这草垛架在一摞石头之上恼朱味,全是长年累月堆攒的麦秸恼朱味,底下的老些年了恼朱味,早就发霉变黑恼朱味,上边的还是当年新掀上的究渐座。众人原本想一把火烧了恼朱味,可又怕风吹火急恼朱味,着了附近的房子恼朱味,再或者让黄大仙儿趁乱跑了;正犹豫时恼朱味,一个眼尖的后生发现草垛底下的几块石头被摩擦的比较干净恼朱味,估计就是黄大仙儿进出的洞口了恼朱味,姥爷说恼朱味,不烧了恼朱味,把草垛搬开恼朱味,把石头清理了恼朱味,它刚被掐的够呛恼朱味,众人围着也不怕它能跑了究渐座。

  主意已定恼朱味,众人围成两圈恼朱味,里面的扒草垛费锐耕、掀石头恼朱味,外面的就负责拿着棍棒防止黄大仙儿跑掉究渐座。不大一会恼朱味,草垛搬开了恼朱味,石头也起开了恼朱味,顺着洞口往下挖了不深一块恼朱味,黄大仙儿的“宅子”就被翻出来了恼朱味,不小的窝里恼朱味,全是鸡毛费锐耕、骨头恼朱味,一股臭味熏得近前的几个人不由得退了几步恼朱味,但见一只灰白毛色的黄大仙儿奄奄一息的蜷缩在窝里恼朱味,可眼睛却仍贼溜溜的转着恼朱味,看的人一身鸡皮疙瘩;姥爷八字硬恼朱味,被大伙推举来除害;姥爷走近了恼朱味,不由得一声叹息恼朱味,对黄大仙儿说恼朱味,你也是得了道的恼朱味,怎么就这么心眼小呢恼朱味,毕竟人不能随便你糟蹋恼朱味,之前也给你机会改正恼朱味,可你还是胡作非为恼朱味,没办法恼朱味,今天只能替老天收了你;说罢恼朱味,姥爷闭上眼恼朱味,送了黄大仙儿一程究渐座。

  打这以后恼朱味,李家媳妇再没被附过体恼朱味,身子一天天好起来恼朱味,还养了几个儿女恼朱味,现在还依然健在呢;只是姥爷很多年前便去世了恼朱味,空留给我们这些后辈一个堪称不可思议的故事恼朱味,想来常叫人唏嘘不已究渐座。

  每当有人问我真假恼朱味,我只能套用人们常说的话来回答:信则有恼朱味,不信则无!要知道恼朱味,这个世界恼朱味,有多少我们无法用科学去解释恼朱味,而只能冠以“迷信”的事儿呢!

Tags: 黄大仙儿

本文网址:/guigushi/15422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