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农村真实鬼事之附身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双全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恼朱味,一类本究渐座。

  这个消息在当地农村震了三震究渐座。大家都说也没白金生媳妇这些年一个人拉扯孩子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的受这些罪究渐座。一个女人恼朱味,拉扯孩子长大恼朱味,给孩子交学费恼朱味,没有什么外侩恼朱味,钱都是从牙缝里勒出来的究渐座。姥姥说双全这孩子真有出息恼朱味,农村没出几个大学生恼朱味,这孩子考上大学了究渐座。他妈没白疼她究渐座。他爸在下面也算是放心了究渐座。

  双全的父亲叫金生恼朱味,在双全三岁的时候死于车祸究渐座。金生是个实在的男人恼朱味,勤勤恳恳恼朱味,是地里一把好手究渐座。他为人热情朴实恼朱味,平时没别的爱好恼朱味,没事的时候就和兄弟几个喝点小酒恼朱味,唠唠家常究渐座。金生的母亲淑霞能吃苦恼朱味,很会算计着过日子恼朱味,所以夫妻俩攒了点钱买了一辆农用三轮车恼朱味,大概类似于现在的狗骑兔子究渐座。他们在农闲的时候种了些菜费锐耕、果子恼朱味,有了些收成就开了车拿到城里的集市卖恼朱味,金生总说:攒些钱让孩子读书恼朱味,咱们就烂在这土坷垃块儿里了恼朱味,但是要让孩子走出去恼朱味,见世面究渐座。话说双全也是生得乖巧聪明恼朱味,三岁就能背好多歌谣了究渐座。大家都夸双全以后一定有出息究渐座。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恼朱味,谁都没想到恼朱味,不幸就要降临在这个三口之家究渐座。

  有一天金生去集上卖菜恼朱味,碰上了邻村的表亲恼朱味,俩人格外的热乎究渐座。集市散了的时候恼朱味,金生执意要送表亲回家恼朱味,表亲拗不过金生恼朱味,只好答应恼朱味,俩人有说有笑的到了表亲家究渐座。表亲盛情邀请金生吃顿饭再走恼朱味,金生是个好交际的人恼朱味,也不推托恼朱味,就坐下了究渐座。表亲让婆娘弄了几个菜恼朱味,表亲说恼朱味,咱们这么长时间没见恼朱味,怎么也得喝两盅啊究渐座。金生本来就是馋酒之人恼朱味,这一说也来了兴致恼朱味,表亲的婆娘端上了猪肉炖粉条子费锐耕、炒豆芽费锐耕、鸡蛋摊韭菜恼朱味,又炸了一盘花生米恼朱味,饭菜喷香恼朱味,俩人推杯换盏的恼朱味,就喝了不少究渐座。眼见着到了下午恼朱味,金生起身告辞恼朱味,表亲说恼朱味,金生你今个儿就别走了恼朱味,你喝这些我不放心你开车究渐座。金生说:不当事恼朱味,这点酒算啥恼朱味,表亲见留不住恼朱味,也知道他的脾气禀性恼朱味,便随他去了究渐座。

  话说淑霞在家里左等男人不回来恼朱味,右等还不回来恼朱味,眼见着天就黑了究渐座。她缝着活计恼朱味,心不在焉地恼朱味,一下扎了手恼朱味,淑霞心想恼朱味,不好究渐座。

  淑霞找了村里的几个青壮年恼朱味,沿途去找恼朱味,终于在路边的树林旁找到了金生恼朱味,他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究渐座。有人闻到酒气恼朱味,以为他睡着了恼朱味,拍了他的肩膀刚要骂恼朱味,发现方向盘已经杵进了金生的肚子里恼朱味,肠子肚子留了出来究渐座。淑霞一声尖叫恼朱味,晕了过去究渐座。

  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金生弄到县医院恼朱味,医院的大夫脑袋摇得跟布楞鼓是的恼朱味,不行了恼朱味,时间太长恼朱味,感染了恼朱味,你们往市里医院转吧究渐座。

  金生死在了去市医院的路上究渐座。

  金生因为喝多了撞到了路边的树上恼朱味,方向盘顶进了肚子究渐座。当时天气热恼朱味,好多人看见他都以为他把车停在阴凉里恼朱味,趴方向盘上睡觉呢恼朱味,人就这么给耽搁了究渐座。淑霞一直在旁边恼朱味,但是他们一句话都没说上恼朱味,金生就这么走了究渐座。

  消息不胫而走恼朱味,大娘大婶们都过来看望淑霞恼朱味,想着最可怜的是她娘俩究渐座。一部分人安慰着淑霞恼朱味,一部分人分头给两家老人报信究渐座。等老人来了又是一顿哭闹恼朱味,白发人送黑发人恼朱味,姥姥说当时她也掉眼泪了恼朱味,金生这人不错恼朱味,平时家里有个什么东西坏了主动帮着修修恼朱味,特别热心肠究渐座。可是人死不能复生恼朱味,丧事还是要办的究渐座。

  出殡那天恼朱味,姥姥也去了究渐座。淑霞披麻戴孝的恼朱味,整个人憔悴的不行恼朱味,眼窝深陷恼朱味,到是双全恼朱味,似乎还不懂得什么是死亡恼朱味,什么是永远的分离恼朱味,孩子偎在母亲怀里恼朱味,不知所措的忘着满院子的人究渐座。

  这时候恼朱味,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究渐座。淑霞说话了究渐座。但那分明是金生的语声究渐座。只见淑霞望着人群:“给我口酒喝究渐座。”她俩眼呆滞究渐座。人群一下子炸开了恼朱味,大家都没见过这阵势究渐座。还是村里的老人见识多恼朱味,有个大娘一把把孩子从淑霞身边拉到自己怀里恼朱味,孩子哇地就哭了究渐座。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恼朱味,这是金生上了淑霞的身究渐座。

  这时候李大爷站了出来恼朱味,他是村里的老人了恼朱味,识文断字的恼朱味,很有些威望恼朱味,村里的红白喜事都是他主持大局究渐座。金生的事也是由他张罗的究渐座。李大爷上前一步:“金生啊恼朱味,我知道你走得太急恼朱味,不放心究渐座。你就放心吧恼朱味,以后村里人会照顾淑霞和双全娘俩的究渐座。可淑霞并不听这些恼朱味,她开始自顾自嘟囔起来恼朱味,嘴里念念有词究渐座。大家支着耳朵听恼朱味,终于听明白恼朱味,她说的是谁谁谁欠了咱家多少钱恼朱味,咱家又欠了别人多少钱究渐座。在场的几个大娘都抹眼泪了恼朱味,这是金生走得太突然恼朱味,没来得及交待两句恼朱味,看孩子一眼恼朱味,不放心啊究渐座。最后还是金生娘上前:“孩儿啊恼朱味,娘记住了恼朱味,你放心恼朱味,俺一定把孙子照顾好恼朱味,让他有出息究渐座。”此话一出恼朱味,只见淑霞一翻白眼儿恼朱味,昏过去了究渐座。淑霞娘和几个妇女冲上去又是掐人中恼朱味,又是铺撒心脯子恼朱味,终于淑霞缓过气来恼朱味,双全扑到娘怀里恼朱味,淑霞悲从心中来恼朱味,几个人哭作一团究渐座。哭够了恼朱味,大家一起葬了金生恼朱味,临了在他坟上洒了满满一坛他爱喝的酒究渐座。

  总听说农村发生俯身的事儿恼朱味,但是当真事发生在眼前还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究渐座。那语调恼朱味,难道真是淑霞思念丈夫过渡造成的么?我们不得而知究渐座。后来老人们都说恼朱味,双全这孩子这么有出息恼朱味,那是金生用命换来的恼朱味,这就是命究渐座。

Tags: 农村真实鬼事 附身

本文网址:/guigushi/15420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