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福顺的夜遇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村里有个后生叫福顺恼朱味,帮人开车送货的恼朱味,按现在的话讲就是干物流的究渐座。那时候村里人都在种地恼朱味,出了一个工人可稀罕了究渐座。福顺和他的老解放成了村里人羡慕的对象究渐座。姑娘们都想坐坐他的老解放车究渐座。话说有一次恼朱味,他要把货送到一个与北京相邻的城市恼朱味,本来应该住一晚的恼朱味,但是福顺年轻恼朱味,不怕累恼朱味,块头足恼朱味,胆子也大究渐座。就想当天打个来回恼朱味,连夜赶回北京究渐座。于是福顺把货送到恼朱味,办妥了交接事宜恼朱味,他谢绝了对方的挽留究渐座。喝了口水恼朱味,加满油恼朱味,车头一调恼朱味,一脚油门就驶上了回家的路究渐座。七几年的时候恼朱味,哪来得现在这么多的柏油路究渐座。现在就是三更半夜出来恼朱味,大街上还有黑车趴活呢恼朱味,买卖家也都亮着灯究渐座。可是那个年代恼朱味,物质非常匮乏恼朱味,人民的生活相当的单调恼朱味,如今好多的繁华地带恼朱味,那个时候就是一片野地究渐座。

  话说福顺回家的时候要经过一条土路恼朱味,两边都是玉米地究渐座。一个人毛都没有恼朱味,连个虫子叫都听不见究渐座。方才送货路过此地的时候是正午时分恼朱味,一点没觉得怎么地恼朱味,现在小风一吹恼朱味,福顺觉得脖子有点凉究渐座。奶奶的恼朱味,怕个胸究渐座。福顺嚷嚷了一句恼朱味,不禁心中有点笑话自个儿恼朱味,怕个P恼朱味,这油还足得很呢恼朱味,真来个什么恼朱味,撞他丫的究渐座。话说这福顺也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恼朱味,这么一嚷嚷立马觉得不怕了恼朱味,又开了一段路恼朱味,满顺利的恼朱味,就是土路有点颠簸究渐座。徒增人的疲惫感究渐座。福顺的老解放一路颠簸着开出了玉米地恼朱味,平安无事究渐座。

  夜凉如水恼朱味,周围乌七嘛黑的究渐座。

  转眼间恼朱味,车子驶到了另一段路上恼朱味,路两边都是一人多深的沟究渐座。眼看着到了凌晨4点多恼朱味,福顺想恼朱味,快到家了恼朱味,暖床热被先睡一觉究渐座。这么一想恼朱味,睡魔袭来恼朱味,再加上路途劳顿恼朱味,福顺昏昏欲睡的恼朱味,好几次差点钻到路边的沟里究渐座。他强打了精神恼朱味,硬着头皮继续往前开究渐座。突然恼朱味,借着老解放昏黄的车灯恼朱味,他看见前面路中间有个白色的东西恼朱味,福顺清醒了一些放慢了车速恼朱味,大概是野兔什么的动物吧究渐座。不对恼朱味,好像究渐座。究渐座。究渐座。车慢慢开近究渐座。福顺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恼朱味,他猛踩了刹车恼朱味,仿佛过电一样恼朱味,睡意全无恼朱味,他永远也忘不了他眼前的一幕究渐座。

  一个女人恼朱味,穿白色衣服恼朱味,(款式不记得了恼朱味,那时候那么紧张恼朱味,谁还顾得看有没有蕾丝啊)她双手掩面恼朱味,手指缝稀疏恼朱味,似乎透过指缝在朝外看究渐座。长发凌乱究渐座。似乎所有的鬼故事都是女的费锐耕、长发费锐耕、白衣究渐座。但是她确实就是这个样子的究渐座。最离奇的是恼朱味,她是跪在路中间恼朱味,一动不动恼朱味,就那么捂着脸面朝着福顺的方向究渐座。这大半夜的恼朱味,为什么会有女人跪在路中央?为什么她捂着脸?要是有事她为什么不求救?

  福顺想喊娘恼朱味,但是喊不出恼朱味,他觉得心提到嗓子眼儿恼朱味,堵住了喉咙究渐座。冷汗恼朱味,流了下来究渐座。

  可就在这一楞神的功夫恼朱味,什么都没有了究渐座。

  福顺揉了揉眼睛恼朱味,稳了一下心神恼朱味,仔细看恼朱味,确实没有恼朱味,又看看四周恼朱味,黑压压一片恼朱味,死一样的寂静究渐座。究渐座。究渐座。方才仿佛是一场梦恼朱味,可是脖子上的冷汗却又是那么地粘腻究渐座。

  福顺不知哪来的力气恼朱味,刚才手脚哆嗦得像棉花套子一样地软恼朱味,这会儿就好像打了鸡血究渐座。他猛踹了一脚油门恼朱味,朝着家的方向狂奔恼朱味,车子绝尘而去恼朱味,在夜空中发出刺耳的声音究渐座。

  到了家门口恼朱味,福顺狼狈地停了车恼朱味,便开始狂擂门究渐座。此时已是早上6点钟究渐座。“谁呀?催命!”“是我呀恼朱味,娘”福顺惊魂未定恼朱味,门吱呀开了恼朱味,福顺娘出门看见福顺脸煞白恼朱味,就麻利儿地让孩子进屋:“你是怎么啦恼朱味,顺子?”福顺舀了一瓢水大口地喝着恼朱味,只感觉一瓢水下去一阵通透恼朱味,从头舒服到脚恼朱味,好像刚才一直憋着口气恼朱味,不敢出来究渐座。“娘恼朱味,我撞邪了究渐座。”福顺把自己的遭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娘恼朱味,福顺娘想了想说:“孩子恼朱味,这是好鬼啊恼朱味,要没有她恼朱味,你一准儿得扎沟子里恼朱味,这大半夜的恼朱味,有个好歹儿地谁救你啊究渐座。你要是出了啥事恼朱味,叫娘怎么活恼朱味,一家人可都靠你呢究渐座。”福顺一听鼻子有点发酸恼朱味,也顾不得怕了究渐座。后来还是找了些纸钱恼朱味,与他娘一起恼朱味,到一个十字路口烧了究渐座。算是感谢究渐座。从那以后恼朱味,福顺再也不干这赶夜路的事了究渐座。

  如今的福顺已经成了肚大秃顶的大老爷们儿究渐座。他和我母亲认识二十多年恼朱味,如今一起吃饭的时候恼朱味,还会提起这事恼朱味,一说起来恼朱味,当年的后生如今已经略显老态恼朱味,脸上的肥肉激动得崩儿崩儿直蹦恼朱味,大家就取笑他恼朱味,您真行恼朱味,这邪行东西都保护您恼朱味,他就说恼朱味,可得了呗究渐座。二十多年前的事恼朱味,现在我还记得倍儿清楚呢恼朱味,吓死了恼朱味,可别再遇见了究渐座。

Tags: 福顺 夜遇

本文网址:/guigushi/15420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